《九华腥风》

第35章 寄心簧叶

作者:云中岳

“毫无疑问。”十方瘟神肯定地说,“三眼功曹无法查出大乾坤手的真正藏匿处,虽有一大群狐鼠替他工作,显然大乾坤手对州城的情势,比他还要熟悉。”

十方瘟神见到了三眼功曹,却失望地回来了。

张文季似乎不感到意外,自始就不曾寄望三眼功曹能供给确切的消息。

“别忘了昊天教主,这妖道才是府城的地头神。”张文季说,“三眼功曹的黑道朋友,可以控制府城的城狐社鼠,但这些人只能活动在下九流阶层,了解一些见不得天日的地方角落。而昊天教主早年的徒众教友,包罗了上流阶层的豪门仕绅。俗语说,侯门深似海;城狐社鼠根本不可能出入这些地方,怎么查?一些次要人物分散在城内各处落脚,吸引了城狐社鼠的注意力,也构成最好的掩护网,让三眼功曹在这些次要人物身上浪费工夫。”

“三眼功曹也用这种方法,进行引蛇出洞的计谋。”荀姑娘也加以补充,“连林翠珊那丫头,也不知道她老爹究竟隐身在何处指挥,她知道南陵老店只是一处引人注目,却毫无作用的幌子。所以大乾坤手派人杀她而不捉她,因为捉到了也问不出所要的口供。”

“看来,两方都把注意力,放在对方的首脑身上,以便行致命一击。这期间,分别向次要的人騒扰,牺牲一些人弃车保帅,掩护首脑人物活动。”十方瘟神自以为是分析,“各显神通,看谁能抢先得机,这场即将到来的首脑对决,必定有极精彩的可看性。小子,你大可坐山观虎斗,让三眼功曹杀死那条龙,你杀或他杀并无不同。”

“问题是,三眼功曹不一定能杀得了金角黑龙。”张文季的看法不同,“不论双方谁胜谁负,这条龙都不受影响。胜了,他死不了,负了,他可以幻化一道黑气遁走。而我,却又得大费手脚。哦!三眼功曹所说的眉目……”

“他们在两天前,就发现望江亭有可疑的人活动,也看到准备举火用的柴堆,北行至贵池码头的大道右侧田野荒郊,日夜皆可以偶然发现有村夫行走,这些村夫根本没有在田野荒郊行走的必要。为了怕打草惊蛇,所以三眼功曹故意把追查的重点放在城南,故意忽略城北,其实已暗中作了万全的准备。”

望江亭也叫贵池亭,在城北五六里的黄龙山上,前可望大江,后可远眺九华。

府城并不在江滨,有一条七八里大道通向江滨的贵池码头。

“意思是说,大乾坤手如果失败,必定从江上远走高飞?”

“船一定是江西严家的,所以准备烟火信号。三眼功曹的江上朋友,已控制了沿江的船只,决难阻挡严家的快船,用船接人是唯一可行之道。”

“唔!有意思。”张文季不住点头。

“小子,什么意思?”十方瘟神惑然问。

“夜间从黄龙山进城,脚下放快些,需要多久?”

“片刻可到。”

“那就对了。”

“对什么?”十方瘟神追问。

“合乎情理呀!”

“合乎什么情理?小子,别卖关子。”

“大乾坤手并无必胜的把握,他的人死得差不多了。”

“对,你和荀丫头宰了他不少超拔的高手。”

“所以,退的意念较为迫切。”

“有道理。”

“那么,他为何要躲在城里枯等?”

“哎呀!”十方瘟神恍然大悟。

十方瘟神出外打听消息,希望证实某些疑团。

张文季不需坐等消息,他心中已有打算。

“小萱,我们也到城南走走。”他向正缝补的荀姑娘说,“先沿城外走一圈,从九华楼到拱翠楼,再沿千柳堤看清溪,绕到城西的昭明太子西祠午膳,如何?”

荀姑娘一颗芳心已有着落,心情特别舒畅平静,闲着无事,她清理出张文季的衣裤,拈起针缝缝补补。

她的行囊已从旅店取来,行囊中有针线。

姑娘们在江湖行走诸多不便,不带针线必定有麻烦,发生打斗衣裙难免有破损,不及时缝补岂不尴尬?

以往她随三位师侄行走,任何事不用她操心,不但盘缠充足,而且有人使唤。

自从独自行走之后,她必须完全自立,准备了一切江湖行道者的必需物品,逐渐习惯了流浪者的生涯。

“好啊!”她急急收拾针线,不胜雀跃,“我换衣裙,片刻就好。”

“不能换衣裙,要换劲装。”张文季说,“随时皆可能发生意外,这期间你不能扮淑女,这叫做一入江湖,身不由己。”

“真扫兴。”她嘟起小嘴埋怨,“他们最好识相些,别在我们游兴正浓时撒野。”

九华楼和拱翠楼,都是城南三座城门的门楼,可以远眺九华,近览齐山。

不久,两人手挽手沿堤顶西行。每株柳树皆粗如牛腰,秋蝉鸣声震耳。

“青城天下幽,洞天福地。”张文季指指对岸的齐山,“这种小巧玲珑的山丘,倒是散心的好地方,我的家乡也全是山,山养活不了多少人,有些人一辈子也没进过城,愚昧无知得可怕,一辈子只知道如何设法填饱肚子,其他一切皆与他无关。如果世间每个人都如此满足地活下去,就没有什么名利好争了。”

“还是要争的,张爷。”姑娘微喟,“我看过青城西北一带深山的居民生活,为了夺取你身上的衣衫,他会毫不迟疑杀死你,因为他们一件粗布衣,很可能要穿一二十年,平时宁可光赤着上身。”

“那并不奇怪呀!”张文季笑说,“都市里下九流剥猪猡的骗棍,同样会为了一件衣衫而谋财害命。”

谈谈说说,前面一株大柳树下,踱出一身翠绿衣裙的林翠珊,显然经过着意的打扮,成了又俏又娇的淑女,女英雄的形象完全消失了。

两位女随从也改穿了墨绿衣裙,佩了剑。另一位多挟了一把剑,是林翠珊的。

一照面,林翠珊的脸红到脖子上了,平时明亮无所畏惧的凤目,也因羞怯而不敢平视。

荀姑娘先是一怔,然后气往上冲。

“张爷已经宣告,不再和你闹着玩了,你还不肯罢休吗?”她冒火地说,“我讨厌不自量力的人。”

“没你的事。”林翠珊暴躁的本性又恢复了,“我要和张爷谈谈,你最好避到一边去。”

“你要和我谈什么?”张文季颇感意外,这位大小姐似乎在气质上,有了明显的改变,不再像目空一切的女强人,“荀姑娘是我的好朋友,不需要她回避。”

“我是专程来向你道谢的。”林翠珊居然表现出女性的忸怩,“我不是不知感恩的人,我欠你很多很多,只是你窘得我无地自容,我……”

“我抱歉,林姑娘。”张文季也感到脸上一热,知道玩笑开得太过火了,“大家不要把这件不愉快的事放在心上,你们可以把全部精力,用在大乾坤手那些人身上,不必再为了我的事分心了。”

三眼功曹派了人在他附近窥伺,他一清二楚,就算并非怀有恶意,他难免有点不安的感觉。

这些黑道人一旦牵涉到利害关系,态度的转变令人难测吉凶,行动也就难免有所顾忌,万一引起误会就可能发生事故。

“人都撤走了。”林翠珊当然不便说,他宣告订压寨夫人的事只是戏言之后,窥伺的人不再对他怀有戒心而撤走的。

“那就好。”张文季信口敷衍,“令尊迄今仍然查不出大乾坤手的下落?”

“还没有。张爷,家父希望能和你商量……”

“抱歉,在下与令尊不能在一起有所接触,以免大乾坤手用大嗓门,向江湖朋友叫嚷我太岁张,与令尊联手计算他。我与令尊虽则目标相同,但目的不一样,令尊与他是霸权之争,我与他是财势之斗,联手一同出面,会引起江湖同道反感的。我猜,你们已经查出,他们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在城南一带神出鬼没活动。”

“是的,他们有意和我们制造决战的机会,如果失败,就向北撤走。”

“是令尊说的?”

“是的,他们并没有必胜的信心,因此退路都安排好了。”

“上船航向江西?”

“那是一定的。”

“他们就希望你们有这种想法。”张文季淡淡一笑,“我要和荀姑娘四处走走,少陪。”

“张爷……”

他已挽了荀姑娘的手,急步走了。

张文季宣称放弃捉弄林翠珊,等于是解除了双方的敌意,三眼功曹这才完全放心,不啻平空多出三分之一的可用人手。

三眼功曹是十分小心谨慎的人,虽则觉得张文季不断帮助他抗拒大乾坤手,但仍然不敢掉以轻心,认为张文季对爱女的威胁难以释怀,不得不安排一批人手,随时准备必要时对付来自张文季的威胁。

张文季的宣告,让这位豪霸放下了紧蹦的心,威胁消失,终于可以将全部力量,用来对付大乾坤手了。

情势有了微妙的改变,三眼功曹度过了两面树敌的难关。终于能从被动转变为主动,增加了三分之一的可用人手,掌握了无后顾之忧的攻击契机。

这是他与大乾坤手的江湖霸权之争,也是他林家与曾家的生死存亡之斗,死了那么多弟兄,他与大乾坤手只许有一个结果:

必须有一个人去见阎王。

他下了破釜沉舟的决心,立即向各处已发现的次要人物藏匿处,发动出其不意的猛烈攻击,彻底剪除大乾坤手的爪牙,以便逼大乾坤手出面决战。

当然,他们亟力避免在公共场所公然杀人。

府城各隐蔽角落,刮起一阵狂暴的血雨腥风。

张文季与荀姑娘在城外露面,用意也是吸引大乾坤手的首脑人物现身。

林翠珊的出现,他俩并没感到惊讶。

两人沿千柳堤西行,一面观赏风景一面谈天,暗中留意变化,要从变化中探出对方的虚实。

堤上有不少游客,其中当然有可疑的人。

没有人能从这些各色各样的游客中,分辨出何者是从没见过面的仇敌。

“她是来向你示好的。”荀姑娘将话题转移到林翠珊身上,“我觉得,她的态度已经完全改变了。张爷,其实,你可以利用情势,接受她的好意,这对你今后的威望有利,尚义小筑旗下的黑道群雄,都会把你当成贵宾,甚至会把你看成自己人。”

“你倒是一厢情愿呢。”张文季大摇其头,“我再一次告诉你,我一点也不喜欢增加我的权势,一点也不羡慕三眼功曹的黑道豪霸地位,因为每天都有人打取代他的主意,他的地位已经到达峰巅,以后不可能永远保持峰巅状态了。而世间没有人能取代太岁张的地位,有我这种成就的人,用不着和我争排名,不如我的人,很难获得与我相同的成就,太岁张是独一无二的江湖神秘之雄,是无可取代的一代之霸。林姑娘前来示好,确是怀有诚意,也意在求证我能否助他们一臂之力。”

“你早已助他们一臂之力了,他们应该知道感恩。”荀姑娘苦笑,“三眼功曹应该亲自来向你道谢,不该派女儿来探口风。”

“目下他正为生死存亡而全力策划,哪能亲自出马和我打交道。”

荀姑娘仍想指责三眼功曹的不是,突然感到小腰肢一紧,身形被一只大手挽住,斜飞出丈外,几乎飘出堤外掉落溪中。

三枚双锋针掠过两人身侧,生死间不容发。

是坐在一株大柳树下的一个游客,背对着他俩,悄然向后扔出三枚双锋针,标准的杀手谋害目标的暗杀手法,按理定可百发百中。

张文季的眼角瞥见有人影移动,及时察觉的侧跃,生死间不容发,逃过双锋针入体的大劫。

他是有备而来,暗算他的人不易得逞。

是一个青衫中年人,偷袭无功,断然放弃继续攻击的机会,一跃两丈,飘落河堤的内侧坡地,向西飞掠而走,用上了全力,向前面林深草茂的隐约屋宅飞奔。

河堤距城根已在里外,堤内草木丛生,竹丛遍布,间或有三两座大宅散落其间,要走到切近,才能看到屋影,草木挡住了视线。

逃走的人正好利用草木脱身,附近能藏匿的地方甚多,躲三两百个人,保证可以不露形迹。

张文季不想追,草木丛中追人十分危险。

可是,荀姑娘却飞掠而出,她心中十分愤怒,这些人的杀手伎俩激怒了她。

有一枚双锋针几乎贴着她的颈侧掠过,生死间不容发,难怪她冒火,不假思索的穷追凶手。

“不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 寄心簧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华腥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