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腥风》

第36章 山雨慾来

作者:云中岳

围墙外出现了四个人,墙内也出现两个人。

张文季跨坐在高有一丈二的墙头,凝神吹奏他粗制的怪竹管。

竹管不是横吹的笛也不是箫,非驴非马,反正可以吹得响,而且可以发出八音。

不需音孔控制音阶,完全是用气控制竹叶制的簧片发音,吹的气强弱徐疾,也就是声音的高低强弱,控制不易,但他却能控制自如。

“这家伙在干什么?”墙外的一个灰发人沉声向同伴问,“顽童吹笛?”

“大概是的。”另一人说。

“生死关头,他居然童心未泯?”

“可能的。”

“该死,这表示他一定也不在乎我们。”

“太岁张本来就是什么都不怕的高手,当然没把我们放在眼下,他吃定了大乾坤手那些人,所以才请咱们来对付他。我猜,他并不知道咱们的来历,所以不在乎我们四个人,把我们看成大乾坤手的爪牙。”

“喂!你就是小有名气的太岁张?”灰发人不再与同伴交谈,向墙头上的他大叫。

他不能停止吹奏,他正用心神向荀姑娘召唤。

“你敢不回答?”

他无动于衷,继续吹奏《昆仑神曲》。

“混蛋!你知道咱们是准?”

就算是诸天大菩萨在叫他,他也懒得理会。

“这小畜生可恶,老四,打他下来!”灰发人冒火了,向同伴沉声下令。

一个人影破空飞升,半空中拔出一把精光四射的分水刀,狭狭的刀身光芒四射,刀风虎虎猛扑墙头。

他的右手动了那么一下,剑光闪动有如眩目的雷电。

分水刀斜飞,刀上仍有抓紧的手臂,手臂齐肘而折,离开躯体随刀飞走了。

刀的主人跃势倏止,向下飞堕。

他的剑不见了,早已归鞘,进出有如在同一瞬间用完,似乎刚才他并没拔剑攻击。

似乎不曾发生过任何变故,他仍用双手握竹管吹奏昆仑神曲。

“我的手……”堕落墙下的人,躺在墙根下,用左手紧扼住断肘狂叫。

墙内的两个人,看不到墙外的光景,却可听清一切声息,知道打交道的经过。

当然,也看到扑上墙头挥刀的人。

断臂与分水刀,也恰好飞落墙内。

“江淮四凶的老四完了。”两人之一的高大巨人大声说,是四大金刚中的调天王,大乾坤手的最得力臂膀,地位比八猛兽高一级,“老四,你的手掉在这边了。”

此时此地,这位金刚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说俏皮话,可知身材高,蠢头蠢脑看似蠢笨的人,依然会在紧要关头流露出风趣和幽默感。

四大金刚中的顺天王已经死了,目下只剩下三位金刚。

“我们要不要上去?”另一人问。

“上去?江淮四凶会剥你的皮。”调天王冷笑,“他们的脾气你是知道的,自命不凡凶横傲世,决不容许旁人插手管他们的事,任何善意概不领情。目下他们已经兜揽了这件事,你想自讨没趣吗?”

“可是……”

“那你就上去吧!”调天王爱理不理袖手冷笑。

“好吧!不上就不上。”同伴不再逞强。

假使墙内墙外同起跃起夹击,很可能成功。

重创了一个同伴,灰发人气涌如山,凶睛怒突拔剑出鞘,大吼一声飞跃而上。

张文季的手又动了,右手多了另一根竹管。

《昆仑神曲》的音符,仍然在天宇下飞扬。

身剑合一凌空搏击,剑气迸发有如午夜风涛。

锋尖距墙头的人不足一尺,剑光陡然下泻,剑气一泄而散,灰发人的身躯随即向下飞堕。

眉心出现一个小孔,有鲜血溢出。

《昆仑神曲》仅中断半秒,半秒就可以杀掉一个人。

张文季的右手小竹管,已令人难觉地放回百宝囊。

从小竹管中吹出的一颗豆大小铁丸,奇准地射入灰发人的眉心。

小竹管通常吹豆伤人,碰上高手则用铁丸。

“又报销了一个。”调天王摇头说,幸灾乐祸的意味相当明显。

“你不该说这种风凉话。”同伴用责备的口吻说,“他们毕竟是替当家助拳的人。”

“他们为一千两银子助拳。”调天王冷笑,“江淮四凶从不为道主卖命,从不把别人放在眼下。咱们已经将太岁张的惊世武功相告,他们一千个不相信,居然目中无人一个一个上,怎能怪我说风凉话?”

“唔!四凶靠不住……”

“本来就靠不住。”调天王说,“小心,这小狗很可能要跳进来。”

“咦!”

墙头上,张文季的身影不见了,似乎是突然隐没的,看不到他走的形影。

“真像是飞走了。”调天王骇然叫,脸上有惊恐的神情,“假使他跳进来扑向我们,我们……”

“我们将首先遭殃。”同伴倒抽一口凉气,“咱们没有人能对付得了他。谢谢天!他好像走了。”

“但愿他真的走了。”调天王悚然地说。

张文季不得不走,不能再在这里逗留。

他想用《昆仑神曲》,将荀姑娘引来,也用心灵召唤,荀姑娘应该知道只有他俩知道《昆仑神曲》。

可是,没有任何心灵撼动的迹象。

他并不知道,荀姑娘已被迷魂葯物所扰乱了。

江淮四凶阻止不了他吹奏,也阻止不了他用心灵召唤。

四凶的老大被他用竹管吹铁丸,击中眉心深入头颅深处,摔落墙根像被割断咽喉的鸡,在墙根抽搐挣命。

阻止他的人,他必须冷酷无情地下毒手。

断了右臂的老四踉跄向外逃,被摔落的老大尸体吓坏了,丢了手不要紧,再不逃连命也要丢。

老二、老三这才如恶梦初醒,吓了个胆裂魂飞。

上去的两个人老大老四,根本不曾正式交手,凌空搏击无可克当,结果不明不白一接近就结束了,两人根本没看清是如何结束的,反正,一上去就掉下来了,而太岁张仍然骑坐在墙头,仍然若无其事吹那根怪竹管,似乎刚才并没发生任何事。

“妖术!”老三惊怖地狂叫,首先转身如飞而遁,不理会老大老四的死活,逃命第一。

老二总算够情义,架了断了手的老四狂奔。

张文季突然停止吹奏,一阵心悸,一阵寒颤,毛骨悚然的感觉,像浪涛般袭击着他。

他无法召唤荀姑娘,这表示姑娘已听不到他的召唤。

而心悸来得突然,意味着某些凶险正在发生。

向墙下一跳,形影俱消。

逃出五六丈外的老二、老四,恰好扭头回顾,突然看到人影一落地便消失无踪,只惊得浑身毛发森立。

“他是妖……怪……”老四失血的脸孔,变成了灰青色惊怖地叫。

荀姑娘梦游似的探索着向前走,对外界的反应几近麻木,目光茫然,走动缓慢像瞎子一样。

火麒麟两个悍寇死得很冤,以为她的神智已经受制,必可手到擒来,冒失地争功出手擒人。

却不知她并没完全神智昏迷,所服下的葯物仍发生一些作用,驱动她的潜意识,对及体的压力加以本能的反击。

及体的压力消失,她又恢复迷离恍惚境界,并不知道她在压力及体的刹那间,杀掉了两个威震江湖的高手。

如果两悍寇的手不触及她的身躯,就不会诱发她反击的潜意识,事实上她对体外的一切已失去反应了,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柳林中布伏的人,可不像火麒麟两人那么冒失。

到达柳林的前缘,四个彪形大汉先后长身而起。

当他们发现荀姑娘的行动有异时,便已看出蹊跷。

当然,他们知道姑娘的来历,知道她武功了得,青城小妖女的声威,在陵阳镇一鸣惊人,大乾坤手与三眼功曹的人,对她怀有强烈的戒心。

按他们所布下的埋伏,中伏的人应该昏迷不醒,不可能像梦游般走动,更不可能大摇大摆接近中枢重地。

四人现身,姑娘茫然不觉,仍然一步步向前探索而行,事实上她的确没感觉出有人在前面拦阻。

“不可鲁莽。”为首的大汉伸手虚拦,阻止两个作势扑上的同伴。

“她在有意戏弄我们。”被阻的一名大汉怒叫,“这小泼妇可恶。”

“不对。”为首的大汉说,“你们留心看,她像不像一个失魂的人?”

“唔!是有点不对,快擒下她。”另一位大汉叫,“我看出来了,她的眼珠子不会动。”

“她故意装的。”发怒的大汉怒火未消,“交给我,先擒下再说。”

“试试就知道她是否故意装神弄鬼了。”为首的大汉拾起一块径寸小石,“小妖女,你干什么?”

姑娘充耳不闻,一步步深进。

“噗”一声响,小石击中她的右肩井,打击力十分猛烈,足以击伤锁骨。

一掌落空,她收马步再度缓缓举步。

“她确是失魂了。”为首的大汉兴奋地叫,“但依然可以反击,咱们得设法打昏她。”

“用暗器……”

“不,打昏才能活擒。”为首的大汉拒绝使用暗器,悄然向姑娘身左接近,脚下无声无息。

姑娘不知身侧有人接近,视觉已失去作用。

“噗”一声响,她背心挨了一脚。

潜意识发挥了作用,她一直就保持反击的意识。

沉重的一击把她踢得向前冲了两步,旋身反击掌发似雷霆,这次,用上了内力,掌出霹雳发,阴雷掌的火候相当精纯,有隐雷声传出。

为首的大汉已移位钉牢她的左侧,她这一掌却循压力来处攻击。

发掌之后,她重新举步。

这次,走的是回头路。

“阴雷掌!”为首的大汉是行家,“千万别让她击中,一沾即走,避免被缠住,要不了几下重击,她便会力尽功消了,攻击她的身柱!”

一名大汉蹑手蹑脚到了她身后,一掌拍向她的背心身柱穴,掌一沾体便向下一蹲,斜窜出丈外。

姑娘穴道未伤,但被拍得前冲两步,扭转身又是一掌拍出,阴雷再起。

“再给她几下重的就差不多了。”一名大汉怪叫,从她右侧悄然切入,向下一伏,扫堂腿攻下盘急如星火。

姑娘重心立失,仰面便倒,臀部一着地,来一记后滚翻,狼狈地长身而起,盲目地双掌连挥,劲风挟阴雷连环吐出,阴雷声一掌比一掌低弱。

四大汉轮番攻击,一击即走,把她打得团团转,仆而又起吃足了苦头,真力逐渐耗尽,喘息声隐约可闻。

四头犬攻击一头羊,就是这般模样。

“陈兄,设法缴她的佩剑。”为首的大汉向同伴叫,“你的鬼影功高明,一定可以近身拉出她的剑。”

“我可不想冒险。”陈兄拒绝受命,“稍一停顿,阴雷掌必定落在我身上。她神智已昏,不会想到拔剑的,再给她几下重的,就可以摆平她了。”

声落,飞跃而起,一脚踹在姑娘的背心上,立即借力后空翻远退丈外。

姑娘这次禁受不起了,重重地向前一仆。

“毁她的腿,她就站不起来了。”一名大汉急叫。

为首的大汉从侧方冲上,飞踢她的右膝,她的护体神功因真力将竭而减弱,这一脚定可将她的膝骨踢碎。

不知何处传来一声冷哼,哼声入耳怪影已现。

其他三大汉则只看到眼前一花,为首的大汉身后已多了一个人影,像是平空幻化出来的,不知其所何来。

为首大汉腿已踢出,突然感到背心一震,脊心挨了沉重一击,浑身一震,椎骨像是一节节崩散解体了。

接着背领被人抓住,将他向后拖。

最后所听到的,是同伴的惊叫:

太岁张!

姑娘从混混沌沌中醒来,最先叫出的声音是“哎唷”的叫痛声。

“片刻就不痛了,我已经给你吞服了顺气散淤的丹丸。”张文季坐在她身旁,拍拍她的手安慰她,“你很了不起,神志不清中,居然能承受四个高手痛击,扑打留下不少淤伤,幸好没伤及筋骨。”

她发觉躺在草高丈余的树林内,眼前仍是灰蒙蒙,挣扎着挺起坐起,只感到浑身酸痛不已。

“我……我怎么了?”她茫然问。

“这是你冒失的狂追入伏的结果。”张文季说,“这一带安置了不少泄放迷魂烟雾的器具,你的解葯不对症,能进不能出,险些落在他们手中,幸好我心血来潮,猜想你可能遇上凶险,总算估计正确,及时把你带来此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 山雨慾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华腥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