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腥风》

第37章 枉费心机

作者:云中岳

“但你知道我。”

“不错,知道你是冲我太岁张而来的人。”

“对,冲你太岁张而来的。”

“我讨厌刺客杀手。”

“如非必要,我不想扮刺客杀手。”

“今天有必要吗?”他冷然问。

“面对大名鼎鼎的太岁张,当然有此必要。”

“你失败了。”

“并不尽然,还有机会。”

“对,你还有机会。”

“外面院子相当大。”

“对,相当大,足以施展,这是你还有的机会。老兄贵姓,如何称呼?”

“天都羽士。”

他一怔,心中一懔。

“黄山天都观观主。”他的见闻相当广博,脸上神色丝毫不变,“早年的血手无常黄世超,二十年前的江南一道天都羽士,是昊天教主的知交,曾经三上江西龙虎山闹事。你不劝昊天教主到黄山避难,反而替他出头扮杀手,可知你胆气不足,不敢光明正大和我放手一搏。”

“贫道仍有胜算。”天都羽士从柜尾绕出,冷冷一笑,“其实,你比昊天道友高明一分两分而已,用不着夸海口,咱们院子里见真章。”

系上八宝乾坤袋,佩上剑,取下头巾露出冷灰的道髻,昂首阔步向外领先出店。

“总算找到一个可敬的对手,敢于和我太岁张光明正大放手一拼。”张文季一面说,一面跟在后面出店,“但道长的胜算不多,你的武功和道术,决不会比昊天教主高明三两分,真是勇气可嘉,佩服佩……”

对面客房前的走廊,并肩站着十方瘟神和荀姑娘。

这瞬间,他看到姑娘张口惊叫,向他打手式。

声音没有手式传得快,他并没听到惊叫声。

这刹那间,他向下一仆,狂风起处,身影陡然消失,像是用土遁走了。

“小心……”

“小心身后……”

他的身影消失了,姑娘和十方瘟神的叫声才传到。

走在前面的天都羽士,身形飞射而出,速度十分惊人,形影依稀,眨眼间便到了廊前。

同一瞬间,三枚双锋针电射而出,从张文季的背部上空一闪而过,几乎击中了天都羽士身后近尺一同飞行。

天都羽士到廊前,双锋针也劲道消失。

院子宽有四丈余,人和针在同一刹那,从院子这一面,同时到达对面廊下,针已先一刹那向下沉落。

“该死!”天都羽士大吼,双掌齐推,分向廊下的荀姑娘和十方瘟神虚空攻击,罡风一涌而至。

荀姑娘和老怪杰的注意力,全放在张文季身上,也没料到天都羽士的速度快得惊人,发觉不对已来不及闪避,更来不及行功封架了。

“呃……”

姑娘骤不及防,罡风及体如受巨锤撞击,身躯被八尺外及体的掌劲,震起倒退无可抗拒,“砰”一声背部撞在房门上,虚掩的房门被撞开,跌入房内去了。

十方瘟神也好不了多少,背部撞在墙壁上,似乎屋柱撼动,反弹倒地挣扎难起。

早年的血手无常威震江湖,这两掌非同小可,即使两人事先有时间运功,也禁受不起这雷霆一击。

发针的人是曾漱玉,她扮旅客在厅外候机,配合天都羽士引张文季外出的机会,从背后用双锋针行致命一击,却被荀姑娘的手式勾消了。

厅外有两个聊天的旅客,曾漱玉就是其中之一,化装易容术十分高明,扮旅客十分神似,张文季入厅,完全忽略了厅外的人。

三枚双锋针落空,曾漱玉知道不妙,反向厅内一窜,隐入客厅形影俱消。

张文季出现在院侧,幻现即重新回到院中,一声剑吟长剑出鞘,盯牢了天都羽士的身形。

“你这狗都不吃的混蛋。”他怒火上冲,沉声咒骂,“我还以为你真是个可敬的对手呢!去你娘的!原来是这么一个狗养的杂碎,拔剑!我给你公平一搏的机会。”

假使他剑出即发招,天都羽士毫无闪躲的机会。

天都羽士刚止步收掌,剑尖已出现在右颈侧不足三寸,大吃一惊,浑身毛发森立。

“你……没死……”天都羽士骇然叫。

“我没死.你死。”张文季徐徐后退,让对方有拔剑的机会,“我一定要杀死你。”

十拿九稳的圆熟配合,竟然劳而无功,天都羽士的震惊可想而知,斗志迅速沉落,僵在当地。

“你不拔剑,我同样要杀死你。”张文季沉声催促,但怒火已徐徐消散。

他看到十方瘟神正狼狈地爬起,房内也可以看到荀姑娘挣扎而起的身影,两人幸而健在,他立即恢复冷静。

天都羽士的手,按上了剑靶,眼中流露出狰狞的神情,强烈表示出破釜沉舟一搏的决心。

“不要气馁。”张文季大声说,”我仍然认为你是真正的强劲对手,至少比昊天教主的胆气要壮些,他就不敢独自面对太岁张,是一个丧了胆的人,他只敢依杖一些爪牙称雄道霸。大乾坤手也是这种货色,他只会派遣一些可怜的爪牙送死。对!拔出剑来……”

天都羽士的手,突然离开了剑靶,掌出脚动,闪电似的拉近了三尺距离。

掌猩红刺目,似乎平空胀大了一倍,拍出时气流急剧变化,潜劲像是突然迸发而出,挟风雷一涌而至。

张文季早有提防,提防老道情急拔剑抢攻,却没料到是掌而不是剑,一看到猩红的大掌,断然放弃用剑气震散掌劲的念头,身形在掌现的瞬间移动。

掌劲挟风雷而至,他的身形已在劲及时一闪即逝。

剑光激射,森森光影乍隐乍现。

天都羽士突袭失败,侧掠丈外,只感到胁下一凉,寒冰似的剑气掠体而过。

“啪”一声响,八宝乾坤袋堕地,左胁衣裂被划了一条大缝,割断了八宝乾坤袋的系带。

张文季一脚扫出,把盛了各种法器的八主乾坤袋扫飞出丈外。

“天罡赤煞掌!”张文季的剑势,已笼罩了天都羽士,“并不比天殛真君的神魔爪高明,但足以在江湖耀武扬威,用来偷袭,未免太看轻你自己了。”

十方瘟神神色委顿,扶住廊柱摇摇慾坠。

“别……别让他逃……了……小子……”十方瘟神虚脱地叫。

“他逃不了……”

一声怒吼,天都羽土拔剑、扑上、发招,展开猛烈无匹的抢攻,剑起处风雷骤发,一剑连一剑迸射出满天雷电,掏出了平生所学,攻势有如雷轰电掣。

张文季沉稳地挥剑接招,来一剑封一剑,来者不拒,双脚在三尺圆径内巧妙地移动,任由天都羽士从四而八方凶猛地进击,他只守不攻,所有的雷电都被他一一封出偏门,绵密的剑网在他的剑下瓦解。

一声冷笑,他震开强钻中宫的一剑,反击了,剑光一沉一吐,传出一声裂帛响,人影倏然中分。

天都羽士飞退丈外,胸前襟斜裂了一条大缝,有血沁出,左rǔ的胸肌被割裂了五寸长的血缝。

“你老了,反应不够快。”张文季并没乘胜追击,“你一剑也没接下,难怪你用诡计布埋伏,你明知毫无胜算,没有信心所以反应迟钝。再上!”

天都羽士脸上神色百变,握剑的手有点不稳定,深深吸入一口气,蓦地身剑合一猛扑而上,剑光幻化为一道青虹,挟风雷向张文季飞射。

光华暴射,剑鸣震耳。

天都羽士斜震而出,猛地剑转身随,像一道闪光窜出,伸手急抓丢在一旁的八宝乾坤袋。

丢了百宝袋,有如花子丢了蛇,没得玩了,失去制敌的法宝。

光华夭矫,射向天都羽士的手腕。

是张文季从斜刺里伸来的剑,锋尖距手腕不足三寸。

手如果抓住了袋,必定齐腕而断。

“铮!”天都羽士不想断腕,收手扭身一剑急封。

光华一沉,张文季的剑将沉重的八宝乾坤袋挑得飞起丈余高。

天都羽士不死心,飞跃而起伸手急抓扔向上升的八宝乾坤袋。

“小心狗腿!”叱声震耳,光华到了左膝旁,剑气澈体生寒,护体神功决难抗拒这一剑急袭。

眼看到手的八宝乾坤袋,不得不放弃,半空中扭身避剑,同时一掌反击。

又是一记天罡赤煞掌,但威力已明显减弱,劲道减了三分之一,八尺以外伤不了人了。

张文季也恰好一掌拍出,双方身在半空掌劲接实,一声气爆,天都羽士飞震出八尺外,天罡赤煞掌力似乎被万斤巨锤回击挡散,凶猛的反震力几乎把掌骨震裂,猩红的颜色急褪,微腥的怪味四散。

张文季接住八宝乾坤袋,顺手向天都羽士的脑袋砸下。

天都羽士脚一沾地,人向下挫,一闪不见,八宝乾坤袋失去砸的目标。

人影依稀难辨,厅外观战的旅客,只看到依稀难辨的人影隐约幻没幻现,两把剑成了两道急剧飞射的光华,乍明乍灭忽东忽西。

一声剑鸣,人影与剑光再次追逐。

天都羽士的剑是宝物,光华炽盛些,但在刹那间连变七次方位,隐现了七次,皆被逼得向院子中心暴退,每一次皆响起震耳的剑鸣。

行家必定可以看出,天都羽士想逃,速度令旁观的人目力难及,却被速度更快的张文季截住、迫回。

这表示张文季的速度,最少也得快三倍,难怪无法看清人影,剑光也若有若无。

青天白日,像有一双鬼魅在广阔的院子里嬉戏。

又是一声暴震,天都羽十突然幻现在院子中心,踉跄稳下马步,大汗湿透了背胁,呼吸已呈现急促,精力已耗掉了大半。

“你……你不敢杀……我……”天都羽士吃力地扬剑说,“不要妄……想擒……住我……”

张文季的身影也幻现,握剑的手沉稳如铸。

“是吗?”他冷冷一笑,扬了扬手中的八宝乾坤袋,“在下所要的东西,全在你的八宝袋里。”

“没有用,阁下。”天都羽士一面移位一面咬牙说,“葯只能祛除余毒,需贫道用独门的内功疏导。我死,他们也死。”

“真的吗?”

“半点不假。”

“这已经证明,解葯的确在你这宝贝袋中。”

“哼!光是解葯没有用。”

“我只要解葯。”

“那是废物。”

“哦!你以为非靠你的赤煞一炁真火不可?”

“那是一定的。”天都羽士傲然地说。

“天殛真君大概没告诉过你。”

“告诉我什么?”

“他的乾元一炁神功,所驭发的呵气成雷,与用掌所驭发的三成掌心雷绝技。他的两个男门人,炼魂修士和勾魂使者,皆练成了一炁神功。”

“听说过。”

“勾魂使者曾经用掌心雷偷袭,伤了荀姑娘。”

“咦!小妖妇……不可能活到现在。”

“她不会是鬼魂。”

“这……”

“我救了她。”

“漫天大谎。”天都羽士大声说,“乾元一炁至阳内功,可诱发体内先天真火,伤者必死,击实则肉焦骨枯,你救得了?”

“你这人听不得老实话。”张文季冷冷一笑。

“你的赤煞一炁真火是左道旁门,即使火候十成,也引发不了体内的先天真火。这表示你比天殛真君的道行,差了一段距离,他都不敢来和我玩命,你来不啻来送死。”

“你……你无奈我……何……”

“是吗?”

“你不敢……”

“立可分晓。”声落剑出,光华电射。

天都羽士一咬牙,来不及躲闪,一剑封出。

“铮!”一声暴震,天都羽士的剑飞上半空中。

“我认……栽……呃……”

张文季一剑刺入天都羽士的丹田穴,飞退八尺。

“你走吧!不要死在客店里。”张文季收剑说。

剑贯丹田,短期间死不了,只要能不受剧烈震动,能忍受痛楚,必定可以支持半个时辰,抢救及时,甚至可以保住性命。

天都羽士修为精深,忍受得了痛楚,一手掩往创口,挣扎着走了。

张文季把姑娘和十方瘟神,安顿在一间客房内,姑娘在内间,他和十方瘟神在外间,住在一起便于照料,虽则难免有点不便。

姑娘上次挨了勾魂使者一记掌心雷,几乎被引发焚身的先天真火。这次,她再次受到热火的煎熬。

掌心雷比赤煞一炁掌厉害霸道,中者无救。

但赤煞一炁掌却歹毒无比,致人于死的威力并不弱于掌心雷。

掌心雷以内功杀人,赤煞一炁掌更加上以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章 枉费心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华腥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