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腥风》

第38章 跟踪追击

作者:云中岳

黎明前的阵黑过后,便是曙光初现的破晓时分。

府城通向江边码头大道中,二十余名男女绕过城西大道,折入北行大官道飞掠而走,像一群丧家之犬,每个人皆浑身浴血,脚下沉重不怎么灵活。

后面一两里,三五成群也浑身浴血,有些受了伤脚下同样也不灵活的人,也循踪穷追,总人数不下于三十,比前一批奔逃的人多些。

离城三里,距望江亭还有一半路程。

第一群追赶的人速度最快,共有七个人,走在前面的正是三眼功曹和女飞卫夫妇,已有气喘现象发生,精力耗损得差不多了。

绕城追赶,全程将近二十里,追的人辛苦,逃的人也不轻松,双方精力将竭,追上了也无余力狠拼啦!

斩草除根,岂能不追?

他们看不见一两里外逃走的人,但事先已知道仇敌要逃往何处,所以追的路线十分正确。虽则不知道逃走的是些什么人。

正放眼追赶,脚步声沉重,前面右侧的右行道树下,火光一闪,出现两盏气死风夜间照路的小灯笼。

“咦!有人。”三眼功曹心中疑云大起,江湖好汉夜间走路从来不屑用灯笼,扭头向跟在身后的执事大爷朱仁低叫,“叫后面的人赶快跟上,那两盏灯可疑。”

信号发出,最前面的人脚下一慢,等候后面三五成群的人加快跟上,同时也利用机会调和呼吸,让体热有发散的机会,每个人都大汗淋漓,亟需调息恢复精力。

渐行接近,看清路旁排列着六个人,有两人高举着灯笼,似在列队相候。

“穷寇莫追,呵呵呵……”长笑声打破沉寂,“林大爷,这规矩你该懂。”

“哦!四海游神公孙兄。”三眼功曹心中一宽,“公孙兄,我现在不乘机追上去斩草除根,他们就会登船远走高飞,日后严家的走狗像潮水般涌到,死的将是我了,不得不追。”

“那不是穷寇,林大爷。”四海游神摇头苦笑,“你始终棋差一着。看来,千柳堤秘窟……”

“咱们把它挑了。”三眼功曹兴奋地说,“咱们得到确实的消息,替大乾坤手助拳的凶魔们,也藏在秘窟内,因此知会侠义道负责追凶的人分头行动,果然所料不差,天柱峰三魔两魔被诛,中州双残也死了一残,漏网的人大概过去不久,你们没看见?”

“看见了。”四海游神说,“二十余名漏网之鱼中,没有大乾坤手,没有天殛真君,没有一个猛兽。我想,你们在秘窟中大开杀戒,并没发现真的大乾坤手,也没有天殛真君,更没有严家的黑龙帮副帮主金角黑龙。”

“这……唔!的确没发现这些人。”

“林大爷,秘窟留下的人,也并不知道大乾坤手一群主脑并不在内,他们只看到大乾坤手的女儿在秘窟进出,便认为大乾坤手也理所当然在内了。”

“咦!公孙兄的意思……”

“大乾坤手利用那些人,和你们拼个两败俱伤,他算定你查出望江亭的踪迹,让你相信他失败后,会从此地乘船逃走。所以,他将计就计,引你们这些精疲力尽的人追来,他已先偕同首脑人物,在望江亭附近布下天罗地网,等你们追来送死。”

“我不相信。”三眼功曹执拗地叫。

“好吧!不信你就追吧!”四海游神鄙夷地冷笑着说,“你不像是一个号令万夫的江湖大豪,倒像是一个没有头脑的莽夫,难怪大乾坤手处处占上风吃定了你。生有时死有地,我何必多管闲事,你请吧!”

“公孙兄,可否请多透露一些?请。”执事大爷朱仁却不鲁莽,上前行礼请教。

“在下受张兄弟所差,天一黑就在望江亭附近埋伏了。”四海游神不忍心断送这些江湖群豪,只好直说,“大乾坤手那些人,二更天就来了。他早就算定你们的行动步骤,事先早已派人至江西请救兵,早两天才接到信使传来的消息,知道救兵到达的时刻。秘窟的消息,也是一步步按计透露给你们的。张兄弟与荀姑娘、十方瘟神,已和天垣宫的人取得协议,以出其不意的快速行动,四更时分赶到江边,清除江西来的走狗。如果不成功,望江亭附近,你们将增加十倍强敌。你们这三二十个精疲力尽的人,老天爷!三岁小孩也该知道结果。”

“太岁张……”

“我这位兄弟是人中之龙,算无遗策。你们再三提防他,他仍然不放在心上,但不想高攀你们,因此宁可与天垣宫的人采取联合行动。”

“公孙兄,也难怪我们提防他。”三眼功曹讪讪地说,“他对小女的行为……我道歉,我欠他一条命的恩情,我会向他面致谢意和歉意,他还有何指示?”

“这……”

“公孙兄,请赐示。”

四海游神的江湖声望与地位,比三眼功曹差了十万八千里,目下三眼功曹居然谦虚地请赐示,不啻把四海游神的地位,提高至平起平坐甚至更高。

“张兄弟如果成功,他会发信号通知。”

“下一步呢?”

“你们知道,大乾坤手的女儿,所训练的那些黑衣杀手,是如何阴狠可怕。”

“是的,的确可怕。”

“夜间先期布伏……”

“威力可增三五倍。”三眼功曹知道谦虚了,甚至语气流露出恐惧,“咱们这三十余条好汉,闯进他们的口袋里……”

“刹那间便会死掉一大半。”四海游神毫不客气,“剩下的几个,禁不起天殛真君与昊天教主两妖道一击,全军覆没已成定局,尚义小筑在江湖正式除名。”

“公孙兄,我岂能罢手?”三眼功曹叹了一口气,“我不甘心……”

“天一亮,他们如果上不了船,如何?”

“对,白天就不怕他们的暗器了。”

远处江边上空,一枚蛇焰箭破空上升,划出一道上升的火流,在高空爆炸,青白色的闪光过后,火星四散摇曳而下。

“张兄弟成功了。”四海游神欢呼。

“江西方面真来了人?”三眼功曹惊问。

“你还不相信?”四海游神大摇其头,“张兄弟要大乾坤手,要金角黑龙,你们最好不要和他争,他和天垣宫的人会策应你们的。祝顺利,好好准备吧!诸位。”

吹熄了灯笼,六个人越野走了。

“咱们准备,公孙兄,谢啦!”三眼功曹欣然叫。

东方发白,天终于亮了。

十方瘟神出现在望江亭的西南角,那一带树丛隐伏着十八个人。

“你们必须作壁上观。”十方瘟神向现身相迎的人,用无比坚决的口吻说,“这是黑道群雄生死存亡的总结算,你们侠义道人士绝对不可以参与。三眼功曹与你们多少有些交情,不便断然拒绝你们的加入,所以你们参与了袭击千柳堤秘窟的行动,天知道日后江湖朋友怎么说?太岁张的声望,不容许你们破坏,他参与望江亭之斗,希望你们作壁上观。”

“钟老哥,还有几个凶魔逃来此地……”一名虬须人沉声抗议。

“他们逃不了,阁下。”十方瘟神的嗓门更大,“你们坐观虎斗坐享其成,居然还不满意?”

“这……”

“话我已经传到,听不听悉从尊便。”十方瘟神不再多说,“惹火了太岁张,你们不会有好日子过,很可能黑道群雄生死之斗后,再来一次黑白道总结算,天知道日后要有多少人遭殃?你们要负全责,哼!”

老怪杰转身大踏步走了,脚步声沉重,以表示心中的不满,责怪侠义道人才不知好歹。

站在望江亭向江岸远眺,可以看到搁在江岸上的三艘船,桅杆上仍然飘扬着三角黄底绣黑龙旗,黑道人士都知道黑龙旗的来历。

活的人只有两个,把守在江岸两端,禁止有人接近,是天垣宫的人。

舱面摆满了横七竖八上百具尸体,血腥刺鼻。

远在望江亭的人,仍可隐约分辨出是尸体。

这是说,后援已绝。

后援的人不按期到达,等候的人已经知道大事不妙,看到三艘船的光景,便知道凶多吉少啦!

其实,大乾坤手发现三眼功曹并没追来,便有了不祥的预感。

情势有了变化,天衣无缝丝丝入扣的妙计,在紧要关头出了预期以外的意外,功败垂成难以善后。

天亮了,终于发现外围有人出没,他们陷入包围,进退无门。

布伏的人,仍然眼巴巴枯候强敌进入。

等到日上三竿,依然毫无动静。

几个首脑坐在亭子里,不住向下眺望等得心焦。

“天杀的!他们等什么?”已恢复道装的打扮,面目阴沉的炼魂修士田寒焦躁地叫。

天殛真君的四位弟子中,这位大弟子性情最为暴躁,武功与道术也最佳,受困在这里难免焦躁不安。

“他们在等我们失去耐性,离开有利的地势和他们拼命。”昊天教主冷冷地说,“他们会来的,在天黑之前必定会来。天一黑,他们就留不住我们了。”

“如果我所料不差,太岁张目下已成为他们的司令人了。”大乾坤手咬牙切齿恨恨地说,“我策划经年,以取代三眼功曹接收他的地盘,被这小狗乘机插手而功败垂成,而且造成小狗崛起的情势,我实在不甘心,我要向这小狗挑战,除去小狗,三眼功曹易于应付了。”

“问题是,你胜算有限。”天殛真君泄气地说,“三人全力一击也毙不了他,这个祸害只有江西来的人才对付得了。”

“我的人恐怕已经……靠不住了。”金角黑龙懊丧地说,“江边那三艘船上的尸体……唉!这小狗怎么可能消灭了我三船人?”

“他一个人,就把云雾谷的人全杀光了。”昊天教主泄气地说,“三妖仙的武功道术,比贫道更高明些,结果……罢了,目下咱们必须打算如何脱身方是上策。”

“一步错,全盘皆输。”金角黑龙洪斗不胜懊恼,自怨自艾也有意埋怨,“江西来的人,不能如期到达,我就该带了我的人先走的,偏偏听信曾老兄的话,十分肯定地说三眼功曹的残余一定会追来送死,因而留下来希望能竟此全功,没料到两头落空,陷入如此绝望的困境。目下咱们进退失据,有何良策脱身?”

“洪副帮主,你又有何良策?”昊天教主反问。

“这……集中一点突围。”金角黑龙沉声说,“没有人能拦得住我们,出其不意快速一击。我担心他们并没合围,集中人手向咱们突围的方向穷追猛打。”

“出去试探一下就知道他们的部署了。”大乾坤手慨然说,“我先去试试看。”

“曾师侄,你是名义上的主将,怎能亲自出马?”天殛真君不悦地说,“你如果出了意外,这里就成了群龙元首,人人自危的绝境,势将慌乱中各自打算一哄而散,一发不可收拾,你不像一个成功的领袖人才。”

“曾兄的确不宜亲自出马。”金角黑龙说,“古往今来,主将亲冒矢石鼓舞士气的事件,十件中最多只有一件成功事例,主将一死群龙无首,因而溃败的,却占十之九,甚至比例更高。这样好了,我派几个弟兄试试。”

不等大乾坤手是否同意,匆匆出亭找他的弟兄去了。

“我也派人试试。”昊天教主也自告奋勇,“至少可以表示咱们还有主动出击的力量,不能等他们任意前来叫阵,灭咱们的威风,证明咱们不是困兽。”

昊天教主还有几个可用的人,不想在这里坐以待毙,所以也自告奋勇派人试探,当然心中另有打算。

以望江亭为中心,大乾坤手所布下的防卫网,周径约百步左右,人都利用草木掩身,以暗器攻击为主,尽量避免现身相搏。

大乾坤手这些先期潜来布伏的人,有二十余名之多,加上从千柳堤秘窟劫后余生,负责将三眼功曹引来的二十余名,共有五十名可独当一面的高手可用,三眼功曹如果硬闯,将付出可怕的代价。

如果没有压倒性的实力,想攻入谈何容易?三眼功曹显然有所顾忌,因此久久不曾发动。

黄龙山是府城人士游春欣赏江景的风景区,草木繁茂一片葱郁,通向望江亭的小径只有一条,从其他方面接近,必须穿越草木幽森地带,人埋伏在内仅用暗器攻击,占尽了优势。

三眼功曹不是傻瓜,不想用无数人命做代价冲上望江亭决战。

张文季与荀姑娘、十方瘟神,率领四海游神十四位弟兄,扼守在亭西百余步外一处山腰斜脊上,透过树梢,可以看清望江亭的光景,看不到埋伏在亭四周斜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章 跟踪追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华腥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