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腥风》

第07章 侮后恩仇

作者:云中岳

“大姐,算了。”三妖女出现在房中,“这种人如果能收服,反而是得力的臂膀。假使他表面上表现得像摇尾乞怜的狗,那才是心腹大患呢!此时此地他存心反抗,是人之常情,也表示有骨气,须用另一种手段降服他。”

“那就交给你好了。”大妖女停止揍人,将他一脚踢至壁角,转向玉面郎君冷冷一笑,“你知道处境了吧?这个人相当精明,猜透了我们的用意。不错,我们需要人手,你愿意替我们办事吗?”抓起了张文季又是一顿拳打脚踢,打得他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才罢手。

玉面郎君大概第一次看到漂亮的女人发威,第一次看到女人用拳打脚踢对付男人,虽然猜想是杀鸡儆猴向他示威的手段,但他也感到毛骨悚然。

被女人如此酷待,的确不是愉快的事。

“我玉面郎君是识时务的人。”玉面郎君不愿受酷待,无可奈何苦笑,“你们不是唯一玩这种手法的人,大多数的江湖豪霸都在玩,我也玩过。在下落在你们手上了,该怎办我心里有数,我会听命对付大乾坤手,满意了吧?”

“暂时满意了。”大妖女嫣然一笑,“我相信你确是识时务的人,而且你有弱点。而这个没有根底可查的张三,外表落魄不羁,内蕴的那股神秘气质不易了解,所以必须严格试炼,才能决定是否可用。”

“我有弱点?”玉面郎君似不满。

“一个很难找出弱点的人,具有高度的危险性。”大妖女在房门口转身媚笑着说,“风流好色就是你的弱点。我会满足的慾望,你就会心甘情愿追随我,世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慾望,名、色、利、势,各有所慾,追求的手段也各有不同。慾望其实就是弱点,针对弱点下工夫,无往而不利。这个叫张三的人,内心过于深沉,迷魂大法几乎控制不住他,迄今还没找出他追求的慾望是什么,他表面的驯顺都是不真实的,所以他必须受到不断的考验,直至暴露的弱点为止,才能决定是否能用他。你可以放心,我不会用对付他的手段对付你,你好好歇息吧!”

妖女带上房门走了,玉面郎君僵在当地,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被妖女当面揭开弱点,而且有第三人在场,难免心中羞愤难当。

“小辈,她们似乎颇为看重你。”玉面郎君的愤火,找到发泄的对象了。

玉面郎君名动江湖已有七八年,足以把一个初出道的年轻人叫小辈。

“捉来一个人,就把我揍一顿示威,这叫看重?”挣扎着爬上床的张文季,口鼻流血狼狈万分,“最好她们看重你,我再也受不了几下啦!”

“你还有心情损人?”

“我只剩下半条命,哪有心情损人?倒是你,你已经吃了定心丸,她们会满足你的慾望,所以你一点也不害怕,不要找我的晦气好不好?”

玉面郎君气往上冲,冲近床口要动手揍他,但他已经快陷入昏迷境界,只好恨恨地罢手。

“你受伤不轻。”玉面郎君总算天良发现,不再羞愤难当,用同情的口吻说,“我的百宝囊被她们夺走了,要不我可以送你几颗救伤丹丸。我不会真气疗伤术,无法帮助你。”

“我的任脉已被特殊的手法所制,任何人也帮助不了我。”张文季抬手拭抹口角的血迹,元气逐渐恢复,“夏老兄,你如果不曾受制,能逃,还是逃为上策。”

“为何?她们并不想要你我的命。”

“就算她们不要我们的命,大乾坤手也会要的。她们临时用暴力劫持以增加人手,可知已发现成功的机会不多,利用劫持来的人打头阵,驱牛斗虎,你我活命的机会不会超过两成。”

“大乾坤手并不比在下高明多少……”

“他身边的爪牙也并不比他差多少。所以,青城三妖女要增加人手。不瞒你说,如果大乾坤手同行的高手不多,我早就下手了,何必紧跟不舍?”

“你也是为了大乾坤手而来的?”

“对。”张文季挺身坐起,“我闯荡江湖目的与大多数人相同,赚一笔财富以便下半辈子享福。大乾坤手身上,就可以追出大笔财富,这笔财富还没到手,三女妖已经要定了,我当然不甘心,可是无法摆脱妖女的掌握,我……我真的没有希望了,你还有脱身的希望……”

“我不打算逃走,不希望被她们打成你这种鬼样子。”玉面郎君不接受他的劝告,“来日方长,早晚我会轻易脱身的。”

“如果你把她们看成笨蛋,你一定是比她们更笨蛋的笨蛋。”他苦笑,“像我,经脉被制,等向大乾坤手发动攻击时,再在我身上施邪术,或者改弄其他手脚,这辈子休想脱出她们的奴役了,再长的来日也是枉然。”

“哼!我不信邪。”玉面郎君咬牙说,“我这辈子,从没受过女人的左右,只要我有亲近她们的机会,我一定可以争回优势的,我有信心。”

“但愿如此,但……算了。她们又在房外窃听了,我可不想再劝你祸由口出。”

“咦!你怎知她们在房外窃听?”

“想当然而已。”他不作解释,闭上眼假寐。

先后被送来五个人,张文季幸好不再受到杀鸡儆猴性的毒打。

傍晚时分,另一座内房灯光明亮。

大妖女不再扮村姑,彩衣彩裙美艳绝伦,灯光下倍增三五分妩媚,一颦一笑流露出万种风情,这才是她的本来面目。

青城三妖的另一面,是以妖艳的美道姑出现,所以有人称之青城三仙姑。

“夏兄,你如果相信张三的话,保证会上当的。”大妖女傍着玉面郎君,并坐在床口几乎抱在一起了,满室流动着醉人的异香,“她说与大力鬼王争两个小姑娘,说要向大乾坤手夺取珍宝。他要我相信他是为财而来,要我相信他有财色两弱点。”

妖女称玉面郎君为夏兄,可知双方的关系发展得水rǔ交融了。

“他是否为色我不清楚,但确是为财而来,姑娘请相信我的相人术,财的确是他的弱点。”玉面郎君用肯定的口吻说。

“嘻嘻!你的相人术能比得上我的搜魂术高明?”大妖女引导他的手,在饱满高耸的胸脯游移,荡笑令人魂销,“你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我一清二楚……”

“小宝贝,我心里所想的事,根本就不用猜。”玉面郎君邪笑,一把将娇躯扳倒在怀中上下其手,“只是,我对被人用强暴的手段劫持不习惯,希望今后你能用平等的态度对待,我会心甘情愿为你做任何事。”

“现在我可没用强暴手段对待你呀!好人。”

“所以我的心情特别愉快哪!”

心情当然愉快啦!他简直在狂喜。大妖女已被他剥掉了彩衫,丢掉了胸围子,饱满的一双玉rǔ呈现在灯光下,令人心荡神移。

大妖女不住媚笑,不住主动亲吻他的火热的脸颊,有意无意地帮助他剥除衣裙,也主动地剥除他的衣裤,春满斗室。

灯火倏息,一双赤条条男女滚倒在简陋的木床上。

大木床可睡三四个人,新来的五个难友和衣躺在床上,挤得满满的,转侧也感到困难。

张文季是唯一躺在地上睡觉的人,他脸上的肿胀一整天毫无变化,黑眼圈甚至更恶化了些。

但天黑后不久,肿胀逐渐消退,黑眼圈的颜色也快速地变淡。

妖女在房中点了一盏茶油灯,曾经先后入房巡视了三次,看到大男人睡觉的恶形恶相,一点也没感到惊讶。

人睡着了,与死人相差无几,胆小的人如果看到十几个人睡在一起的睡相,很可能被吓昏,那种恐怖的睡相,的确十分难看,与死人差不多,睡相好的人少之又少。

山中的小镇没有更夫,时间对山中小镇的人没有意义,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夜间不会有人在外活动。

张文季在妖女第三次巡视,出房闭上门片刻之后,猫似的悄然而起,先在房门后倾听片刻。

“起来起来。”他轻拍床上两个难友的脸颊,把人拍醒,“噤声,准备走。”

五个难友都醒了,坐起来茫然地瞪着他。

“诸位,不能让妖女押着我们去送死。”他用低而清晰的嗓音说,“机会来了,咱们必须及早逃走。”

“逃走?”一个身材高大的难友淡淡一笑,“咱们为何要逃走?”

“是呀!为何要逃走?”另一个难友说,“姑娘们答应分咱们一份价值巨万的财富,比咱们梦想的财富还要多。咱们在江湖闯荡,哪一个不是为名为利在刀口上玩命?有武功超绝的人领带咱们发财,你还要求什么?”

“你一定疯了。”第三个难友生得豹头环眼,一脸骠悍相,“青城三仙姑帮助在下成名,帮助在下争取江湖风云人物宝座,你却要求在下逃走,平白放弃成名的机会,简直是白痴。”

“你给我听清了,阁下。”他厉声说,“你们只是一些二三流人物,妖女像捡垃圾一样把你们捡来,做她们的走卒眼线,会帮助你们成名,给你们巨额财富吗?不啻痴人说梦。走吧!再不走就永远没有机会了。妖女要的是奴仆,你们……”

“去你的!你少在这儿危言耸听。”第四个难友不悦地说,“也许在下只配称三流人物,但来日方长。当今的超等高手,当年也是三流人物,哪一个风云人物没有贵人扶持,便能扬名立世的?你要走就自己走吧!”

“又是一个来日方长的人。”他失声低叹,“你们继续做白日梦吧!老天爷也帮不了你们的忙。”

他卸下整扇房门,叹息一声径自走了。

天一亮,他到小街的小店,取回寄放的背箩,另找了一根打狗棍做手杖,向南大踏步动身。

上千名香客还没起来动身,大道上只有他孤零零一个人赶路,洒开大步向南又向南。

他一点也不介意青城三女妖对他所加的伤害,他忍受得了没有致命伤害的侮辱。

沿途不时可以追上赶不及宿头,在途中露宿的香客,都是三五十为群的虔诚信徒,妇孺甚少,可知是一些不怕强盗野兽侵扰的朝山客。

他的脚程不徐不疾,一个时辰便走了二十余里,举目远眺,前面数里外是一处歇脚站石庵铺。

路右出现一座歇脚凉亭,有两个人正在亭中喝茶。茶桶甚大,是附近村落所供应的茶水。

是一位穿青衫、气度雍容的中年人,与一位穿了僧便袍的老行僧,栏凳上搁着他们的行囊、布袋、竹杖,法袋、方便铲,一看便知是朝山进香的人。

“嘿!年轻人,歇歇脚,用不着赶路。”青衫人含笑打招呼,“朝山进香不需赶,佛诞还早呢!除非你有意还愿烧头香。”

“歇歇腿也好。”他笑吟吟入亭,卸下背箩,“两位好,昨晚露宿?”

“出家人处处皆可宿。”老和尚将茶碗递给他,“施主气色甚差,怎么啦?”

他脸上仍有些淤血未消,眼眶仍留下淡淡黑圈。

“碰上了鬼,气色哪能好?”他接过茶碗,用竹勺舀茶,“鬼门关大开,什么鬼都在阳世游荡,有些乘机祟人,不甘领受施舍的水饭。”

“你是被人打的。”中年人说,“打得很惨。”

“行家。”他喝了一碗茶,“幸好受得了。”

“酒色财气四堵墙,多少贤人在中央……”老和尚用悲天悯人的神情朗吟。

“被四堵墙围住的,不能算贤人,大师。”他在旁坐下,瞥了中年人的行囊一眼,目光尤其在长长的青布袋停留片刻,“三代之前,贤人早就死绝了数千年。大师该说:多少愚人在在中央。我就是愚人的活榜样,跳不出酒色财气四堵墙。所有来进香的人,都是围在四堵墙内生老病死的愚人,连大师也不例外。”

“施主未免太过愤世嫉俗。南无幽冥教主本尊赦罪地藏王菩萨!”

“哦!大师是九华的僧侣?”

“贫僧是化城寺的首座维那,云游在外三载。”

“哦!功德完满,远道归来,很可能赶上了是非,不会是巧合吧?”

“咦!施主话中之意……”

“中有玄机。”他抢着说,“晚辈提一个人:伏魔尊者释法慈大和尚。”

“老衲正是释法慈。”

“那就对了。”

“施主意何所指?”老和尚老眉深锁,不转瞬地盯视着他,“施主似乎认识老衲。”

“闻名而已,晚辈不认识大师。听说,大师与大乾坤手曾世芳交情不薄。”

“不错。”

“大乾坤手可能已经到了青阳,目下该正在上山途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侮后恩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华腥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