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底扬尘》

第18章

作者:云中岳

七月杪,大江两岸炎阳似火。

桐城县西北八里的碧峰山下方家,主人方秀山闭门谢客,门前冷落车马稀。

自从七月鬼节盂兰大会过去后,方秀山总算离开了他闭门苦读年余的披雪阁,与亲友们有了往来。但他的心情始终是沉闷的,脸上的神色从未开朗过。

当地人,并不知他的爱子方士廷且下究竟在何方,也不知方士廷在春秋山杀人。他绝口不提爱子的事,有不识相的人间起,他的回答是简简单单两个字:死了。

“死了!”这两个字在他口中说得轻松,但他的心却在淌血。家门不幸,出了一个杀人的孽子,在一个书香世家珍惜声誉的人来说,死了一个儿子不可哀,出了一个不仁不义的儿子,却是一生中最大的痛苦。

岁月如流,想将这件事淡忘,但他怎能忘掉?

知子莫若父,他当然了解爱子不是凶顽恶劣的杀人凶手,对龙飞登门问罪的事存疑。但转瞬一年,爱子始终不见返家,这一来,他的信心消失了,已对爱子杀人的事深信不疑,他不得不绝望地希望爱子死去,一死百了,死在他乡以免有辱家声,这样结局彼此也好过些。

最痛苦的该是士廷的母亲,她所受的打击比任何人都要沉重。

她与方秀山所抱的看法不同,她的信念是爱子方士廷决不是杀人的凶手。即使爱子真有一天要杀人,而错决不在爱子一方。她与天下间的母亲一样,对亲子有强烈的、不渝的爱,凭母亲的直觉她知道爱子,是无辜的。

这天一早,一位丰神绝世的少年书生,带了一名俊美的小书童,登门拜望本县的名儒方秀山。仆人们已知主人不再谢客,便领着两人到了披雪阁。

披雪阁矗立在花木扶疏的园林中,仆人引书生至楼门外,和气地说道:“公子爷请先至厅内小坐,小的登楼请示我家老爷,至于是否接见公子爷,稍待便可分晓,我家老爷闭门谢客年余,心情不好,精神不佳,如不接见,公子爷请包涵一二。”

“有劳大叔先禀,说晚生无论如何须与秀老面陈要事,务请秀公接见是盼。”少年书生用近哀求的语音说。

“小的当将公子爷的话转达;请里面坐。”

仆人安顿下少年书生主仆,由一名小童在厅中招呼奉茶,持名帖登楼,直赴书房叩门。

“进来。”方秀山在内低唤。

他早读未毕,正在全心全意阅一部周易。

仆人轻掩上门,呈上名帖说:“禀者爷,楼下有一位姓龙的公子爷,前来拜望老爷,不知老爷是否肯接见?小的敬候吩咐。”

方秀山一听是姓龙的,心中一跳,脸色变了。去年清明前夕,龙飞穿了儒装前来拜会,晴天霹雷,令他痛苦了年余岁月。

“他来了,他又来了!”他喃喃地说,接过了名帖,手在发抖。

当他看清了名帖上的具名,心中一宽,不是龙飞,具名是:“晚生浙江龙玉拜。”

他松了一口气,说:“请他稍候,我下去见他。”

“是。”仆人应喏一声,出房而去。

片刻,他出现在厅中,不由一怔。

客人是个年仅十三四岁的少年书生,眉清目秀,有一双充满智慧明澈的眼睛,chún红齿白粉脸桃腮,还是个大孩子,毫无方巾味,所带的书童,也俊秀如处子。

龙玉含笑离座整衣,脸上红云涌现,急赶两步长揖到地,他说:“晚生龙玉,秀公万安。冒昧投帖拜望,秀公海涵,蒙公接见,晚生万分荣幸。”

方秀山回了一揖,笑道:“龙公子不必客气,请坐请坐,简慢了。”

龙玉行礼告坐,方秀山含笑问:“浙江距此数千里,龙公子是游学而来么?”

龙玉定下神,笑道:“晚生四出游学,刚途湖广返程,从经贵地,特来拜会令郎士廷兄,并向秀公请安。”’

方秀山脸色一变,久久方问:“龙公子与小犬相识?”

“晚生去岁在右江相识,意气相投称莫逆。”

“小犬已经去世了。”方秀山木然地说。

龙玉大惊,倏然离坐惊疑地急问:“什么,士廷兄去世了?这……这是何时发生的事?他……是如……如何发生的?”

“去年清明前夕去世的。”

“这……”

“不肖子横死沟渠,桐城方家已无方士廷其人。龙公子,不是老朽不情,那畜生在外胡作非为,桐城方家已不承认他是本族的子孙,因此恕老朽不能尽地主之宜,公子爷回城去罢。”

龙玉紧张的神色松弛下来了,说:“听说年初令郎尚在江西……”

“龙公子,者朽已经表明,桐城方家已没有方士廷其人。公子爷请自便,老朽精神不佳,少陪了。方义送客。”方秀山沉静的说完,说声失礼,径自登楼而去。

龙玉主仆在厅中发僵,主人既已逐客,不走不行,黯然离开了披雪阁,回城去了。

方秀山命方义返家,告知所有的仆人,凡是方士廷的朋友来访,概不接见。

整天,他老人家心乱如麻,傍晚时分,方返回宅院。

这件事替方家带来了一阵不安和騒动,少爷的朋友远道来访,这是破天荒第一次,使得一家大小都不安宁,也像是带来了一阵愁云惨雾。

午夜到了,方秀山,心绪不宁,披衣而起在院中徘徊,不住喃喃自语:“我造了些什么孽,竟生出这种不肖孽子?”

方家的宅院甚大,大厅仅供了家神,在内院另设了家庙,那是把奉祖先的庙堂。

他在愤怒中,也感到无比的酸楚,深深地叹息,信步向家庙走去。

明月当头,众星朗朗,但他的眼前象是出现了黑雾浓烟,心情沉重已极。

家庙的门,不论昼夜皆是不上锁的,以便由仆妇照顾,决不可让神台上的长明灯熄灭,早晚还得上香,两天换一次香花供品,初一十五的礼更是隆重而不可或缺。

推开虚掩着的门,他吃了一惊。

灯火摇摇,神案上有新的供品,香炉上有三炷香,烛台上烛光摇曳;檀香座加燃了两盘檀香。

拜台上,跪伏着一个高大的人影。

“谁!”他悚然地叫。

拜台上的人倏然而起,转过身来日定口呆怔住了。

这人是方士廷,穿了一身青直踱,束发采戴冠,脸上泛现着健康的色泽,因乃父的突然出现而慌了手脚。

“畜生!是你。”方秀山厉叫。

方士廷跪下叫道:“爹爹……”

“住口!你还有脸叫爹爹?”方秀山怒叫,一步步向前走近;

方士廷俯伏在地上叫:“爹,请听孩儿……”

“呸!你回来做什么?”

“孩儿回来向爹娘……”

“闭嘴!畜生!你还知道有爹娘?你在外行凶杀人时,为何没有想到爹娘会因此而受连累?家门不幸,出了你这种败坏门风有辱家声,甚至连累族人亲友的孽子,你……你这畜生!”

“噗”一声响,他一脚将方士廷踢翻,奔向墙角,恰好有一根木棍。

方士廷爬起又跪倒,哭叫道:“爹!请听孩儿申诉,孩儿并未杀人……”

方秀山绰住木棍,一串泪珠滚下襟前,浑身在发抖,铁青着脸说:“畜生!你还敢狡辩花言巧语脱罪?为父已经向衙门打听过,那龙飞是官府中公认的剑侠义士,去暴锄姦的侠客,他会平白无故诬指你是凶手?你!”

“爹,孩儿蒙受不白之冤,尚请爹……”

“噗”一声响,方秀山重重地打了他一棍,怒叫道:“杀人偿命,法理不容,为父先打断你这畜生的狗腿,然后绑至县衙,由县衙派人通知龙飞前来认凶,让国法制裁你这凶顽恶毒连伤六命的凶手。”

他棍下如雨,全向方士廷的腰下部招呼。好一阵痛打;但方士廷仍然跪伏在地,始终不曾倒下。

父子俩都在淌眼泪,方士廷更是痛哭出声,不住叫:“爹爹,请让孩儿申……申诉……”

“你……你这畜生!到……到衙门去申诉,打断你的腿,免……免得你逃走……”

门再次推开了,方夫人掩面哭:“老爷,不能再打了,让孩子说明白……”

方秀山手都酸了,大叫道:“妇道人家,不许多管,出去!”

“老爷,要打用家法打,用大棍打,你下得了手?”

家法就挂在神台右首的壁上,那是两根荆条。

方秀山不用家法,盛怒地说:“反正他是死,不问绞也得问斩。儿子教不好,你我都有罪,打死他也就算了。”

“噗噗噗!”他一连三棍重重地打在方士廷的背上。

方夫人大叫一声,奔上叫:“老爷!你……”

方秀山一把将她拉住,向门外拖,大叫道:“不许袒护他,再不打断他的腿送官究治,总有一天他会做出杀人放火大逆不道的事来,到那时连累九族悔之晚矣!”

角门里窜出老仆纪忠,一把拖起伏地痛哭的方士廷低叫道:“快走!再拖下你将是不孝之子,快!”

“忠伯伯……”方士廷凄然叫。

纪忠不理他,连拖带拉将他拖出角门。

方秀山将乃妻推至院中,回身掩上了大门,怒吼道:“这畜生逃走了,好大的胆子,畜生……”

他追入内堂,那有半个人影?

次日一早,方秀山带老仆纪忠纪孝两人,急急入城扑奔东大街,到了济安堂葯局。

济安堂葯局不是官营的,官营的府、州、县俱称惠民医局,设有官医,称为医师、医生、医士。惠民葯局设自洪武三年,本来每一局设有医生四至六名,十三科俱备(三科为大方脉、小方脉、妇人、疮疡、针灸、眼、口齿、接骨、伤寒、咽喉、金镞、按摩、祝由)。医生医士官,皆须出身医学,各有专科。事实上,医生们人数不够,分科也就马马虎虎,每一名医生可能负责五六科,甚至还有全科的医生。

官医人数有限,因此私医便应运而生,这些私医统称为郎中,而不称医士。但郎中除了那些走方的密医之外,皆受各地官府管制。以县来说,县医学的医官称为训科,郎中须经过考试,方能挂牌行医的。大明的医学制度,与教育制度同样完备。

济安葯局是本城的方姓族人所开设的,规模比惠民葯局要大得多,不但十三科皆备,而且即中多至二十余名。

葯局早年聘了一位何郎中,大名是涤尘。但大家都叫他为何郎中,知道他的大名的人少之又少。何郎中擅长四科,即大方脉、针灸、接骨、金镞。大方脉即今之内科,接骨与金镞即今之外科。

以往,方士廷经常往济安葯局跑,他向何郎中学医,因此口头上他叫何郎中为师父。

何郎中不是本地人,谁也不知他的底细,只知他医道高明,仁心仁术有口皆碑。

方秀山只知爱子向何郎中学医,却不知爱子向何郎中偷偷学内家拳剑,糊涂得可以。

何郎中四前年离开葯局出外采葯,可能已到四川去了,至今音讯全无,下落不明。

方秀山昨晚被爱子逃掉了,余怒未息,一早便入城到济安葯局,看何郎中是否已经回来了。爱子已经逃走,唯一的去处可能是来济安堂葯局找何郎中藏身。

葯局刚开门不久,病人不多,前进是葯局,后进是医室。他沉着地进了医室,医室的管事夫子是方家本支的季字辈子弟,与他是同辈,叫秀琦。

方秀琦在堂口相迎,含笑拱手问好,说:“咦!三哥,你好,今天是什么风,把三哥吹进城来了?呵呵!里面坐,里面坐。”

方秀山沉着地回了礼,笑问道:“琦弟,不必打哈哈,愚兄来找何郎中的。”

方秀琦一怔,说:“三哥,你不是不知道,何郎中一走四年多,至今音讯全无,你怎么今天找起他来了?”

“哦!我以为他已经回来了。”

“没有,局里少了他,委实令人十分怀念,至今几乎三两天便有人问起他呢。我看,八成儿他不会回来了。”

“哦l那我就不打扰了。”

“怎么,不坐坐,……”

“不了,谢谢你,如果何郎中回来,可不可以派人告诉我一声?”

“一定一定,三哥放心好了。”

方秀山带了两仆向西走,纪孝急走两步低声说:“老爷,瞧,龙公子来了。”

龙玉带了仆人,正从十字街口转入东大街。方秀山一怔:“走,从巷子里走。”

其实,龙玉一直就在十街口监视着他主仆三人,从他们入城直至出了济安葯局,始终在龙玉监视之下。

龙玉见他折入小巷,知道已露形进,也就不再跟踪,信步向济安葯局走去。

进了葯局,他向柜上伙计买了一些膏丹丸散,有意无意地问:“掌柜大哥,刚才出去的那位爷,是不是方公秀山,名重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底扬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