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底扬尘》

第21章

作者:云中岳

人丛后,踱出两个毫不起眼干瘦老人。一人挽道髻,白发如银,穿灰袍,脚穿踏耳麻鞋。脚下踉跄,似老眼昏花看不见路,腰带上挂了一口破旧的箭囊。另一人穿黑袍,白发胡乱地披下,加了一道发箍,像个带发头陀。三角眼似乎眼皮老往下搭,走路要死不活,手中握住一根晶光闪亮的竹根形怪异的两尺长竹根鞭,小如指头,弹性极佳,不知是何物所造。

挂箭囊的考人摇摇晃晃向前走,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兔死狐悲,物伤其类。我老不死的如果再不出来,且不是眼睁睁看着刘老弟去闯鬼门关枉死城么?”

四明怪客脸色一变,沉声道:“你两个妖孽仍在人间,难怪江湖大乱,武林道义荡然,令人慨叹。”“呵呵!我铁笛瘟神如果不在人间,就没可以收你这心硬如铁,嗜杀成性的欺世盗名孽障了。”拂着竹根鞭的老人接口道:“我如意神魔不想死就不会死,再活三五十年毫无困难,你不必诅咒我啦!人说千手所指,无疾而终;早年老夫横行天下,万手所指仍然活得好好地。哈哈!”

“这怎么好意思?老夫不能等。”铁笛瘟神摇头道。

方士廷从北面挤入人丛,心说:“四明怪客心怯了,这两个老人是何来路?”

方士廷少与江湖名宿高手往来,对铁笛瘟神与如意神魔的名号陌生得紧。从外表看,两个老人干瘦老迈,半死不活老态龙钟,连走路都走不稳,怎么看也不像个练武的人。

但他却从四明怪客的说话口气中,听出了怯意,因此大感骇异,暗中留了心。

他心中,油然兴起了可怕的古怪念头,付道:“这两人必定练有克制罡气的绝学,如果我能获得这种绝技,我年青,有根基.日后对付四明怪客谅无困难,我得设法与这两个老怪物亲近才好。”

当然,如果四明怪客不幸送命,他这种可怕的念头便会自行打消了。

可惜,四明怪客死不了。

“你们想三人倚多为胜?”四明怪客问。

铁笛瘟神干咳了两声,格格怪笑道:“以一比一,可能要拼千招以上,何必拖下去?拖久了对你反而是最痛苦最难受的事。即使你能在老夫手下占得些许上风,你也难逃如意神魔的毒手。反正你死定了,早一刻与晚一刻有何不同?”

如意神魔不住摇头,接口道:“唉!四明怪客,你这人未免太怕死了,你又何必贪恶这片刻活着的时光呢?咱们两人一下子就送你上西天,且不快哉?”

沧海客急忙接口道:“不,三人送他入地狱,而不是两位老兄打发他上西天。”

四明怪客突地一声长笑,亮声道:“老夫宁可一比一,不与你们群殴。哈哈!山区广大,咱们来捉迷藏,你们总会有落单的时候。哈哈……”

在狂笑声中,他像一头怒鹰,从包围在他身后的人顶门上空飞越,如飞而逸,宛若电火流光。

铁笛瘟神一怔,怪叫道:“咦!这位威镇武林的名宿竟逃走了!追!”

如意神魔一跃三丈,厉叫道:“四明怪客,我不信你能飞天入地。”沧海客也急起直追,怒叫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咱们捣了他四明怪客的鬼窝,看他是否还有脸在江湖上鬼混。”四个人走了个无影无踪,九天玉龙大叫道:“咱们走,去收拾避尘山庄的残局。”北面突然传来龙飞洪亮的叫声:“诸位,不必走了,落日谷山区,便是你们葬身之地。”“啊……”有人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众人大惊,向发声处急追。

云龙双奇不见了,地下遗留了两具死尸。

方士廷也不见了,他早已跟踪沧海客去追四明怪客,暂将神偷鬼窃的事置于脑后,他要找机会亲近这几位高手名宿。

落日谷山区广阔,林深草茂,藏身极易。云龙双奇地形热,而且已决定在此地与众贼周旋,采取声东击西逐个击破的手段应敌,一沾即走,造成有利情势,令对方疲于奔命,谁也不敢落单,人多了行动不便,人少了又不是双奇的敌手,因此众贼虽然人多势众,反而占不了丝毫便宜,极为不利。

远处避尘山庄浓烟冲天,已经不可收拾了。

九天玉龙带了人搜完一处山脚,目光落在西北角的一处山坡密林,立即将人分为两拨,一左一右向山坡搜去,他这一拨共有三十余名高手,从左而搜人,自己一马当先,留心地面的足迹。入林百十丈,他眼中一亮,指了指前面萝藤密布的坡地,举手一挥。

众人知道他已有所发现,悄然左右一分,脚下一紧,成弧形向前搜进。

前面突传来一声长笑,云龙双奇出现在一株大树的横枝上,像两张落叶飘然而坠,如飞而遁。

“追!追他上天入地。”九天玉龙大吼。

林深草茂,每个人的脚程皆不同,有快有慢,只追了里余,后面的人便落后了三五十丈,已看不见前面的人。

走在最后面的三个人,其中有一技花田谋在内,这位仁兄似乎不想逞能,走在后面不徐不疾地向前走,向两名同伴说:

“咱们这样追,等于是在大海里捉一条小鱼,白费工夫决不是办法。”“依田兄之见,又待如何?”一名五短身材的人问。

“依田兄之见,回高桥村。”“高桥村已鬼影俱无……”

“你真傻,姓龙的早晚会回去救他的村,对不对?”

“只怕……”

“咱们并未毁村,他能不回来?”

“有道理,可是……”

“可是咱们等不及,是吗?哼!不花些工夫,钓不到大鱼,十年都等了,还计较三天两天?”

蓦地,身后突然传来银铃似的嗓音:

“多等一天,你们便多死一些人而已。”三人惊了一惊,火速转身。

“云雷的妹子。”一枝花惊叫,扭头便跑。

只跑了五六步,前面草丛中升起两位俏佳人,剑芒刺目,劈面拦住叫:

“留下啦!阁下。”是龙玉雯姑娘与她的一名侍女,两人皆穿了一身墨绿色轻装,曲线玲珑,刚健中流露着柔婉婀娜,手中剑映日光。

一枝花大概认识这位带刺的娇花,脸色一变,向侧急窜,同时发出一声警啸求援。

百忙中,他还抽暇回顾,直到两位同伴已被云姑娘的剑影圈住,眼看要糟。

只窜出三丈左右,头前绿影乍现,剑芒入目,龙姑娘已堵住去路,叱道:

“站住,丢下兵刃。”他再次侧窜逃命,侍女已先二步拦在前面扬剑叫:

“婬贼,你的末日到了。”“杀”他怒吼,剑出“寒梅吐蕊”抢制机先进攻,吐出一朵剑花,一道剑虹从中破空飞出,刺向侍女的胸口。造诣不凡,临危拼命了。

侍女封出一剑,“铮”一声双剑接触,火星飞溅,侍女退了一步。

“着!”他暴叱,“流星起月”乖机迫袭,剑上风电骤发,极为凶猛泼辣,每一剑皆指向侍女的胸腹要害,但见剑虹连续疾吐,锐不可当。

侍女从容封架,面对滚滚而来的凶猛冲刺毫无所惧,连对五剑退了三步,最后一声娇叱,还以颜色,一招“天外来鸿”取得了中宫空隙,剑吐出便将一枝花迫退了两步,瓦解了对方的攻势,乘势狂野地突入,以“织女投梭”还击,一口气攻出了五六剑,把急急封架力图挽回颓势的一枝花迫回原处。

一枝花大骇,走不了啦!大吼一声,“狂风拂柳”狠招出手,连人带剑冲进,要拼个两败俱伤。

其实,他并不打算两败俱伤,只想用拼命的手法迫侍女让出去路,女流之辈是不肯拼命的。

但他料错了,侍女却是肯拼肯斗的高手,剑涌千朵白莲,剑影激烈地吞吐,“铮铮”剑鸣刺耳,人剑俱合,双方皆以全力拼老命。

最后,“嘎”一声错剑的刺耳锐鸣传出,风雷骤息,剑虹乍敛,人影分飞。

侍女退了八尺,冷然一笑,举翠袖轻拭粉脸的香汗,沉着地说:

“再不丢剑,便卸了你的狗爪子。”一枝花飞退丈外,脚落实地再踉跄退了两三步,方行止住退势,举剑的手徐徐下垂,右胸出现一处创口,—血缓缓沁出,染红了创口附近的胸衣,他眼中凶光消逝,豆大的汗珠从头下向下滚。

龙姑娘站在一旁,冷笑道:

“先卸了他的右爪。”“小婢遵命。”侍女欠身答,剑举起了。

一枝花步步向后退,脸色灰白,突然浑身一震,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扭身栽倒。

侍女从容走近,一剑挑飞对方的剑,正待将对方的手臂砍下,不远处传来了云莹的叫声:“玉雯妹,快撤,他们的人快到了。”原来玉雯已将另两名大汉刺倒,正收剑奔来。

“带走!”龙姑娘叫。

侍女将一枝花扛上肩,三人向有奔入茂林深处,不久,她们到了一处山崖下,由侍女担任警哨,龙姑娘弄醒了一枝花,开始问口供,她的剑尖抵在一枝花的咽喉上,沉声问:

“你们的人中,是不是有一个叫方士廷的人,他日下在何处?”

一枝花魂飞魄散,但硬着头皮说:

“龙姑娘,我们来一次交易。”“没有交易,本姑娘要问口供。”“这……”

“你说不说?”她厉声问,剑尖下压三分。

一枝花闭上眼睛,一咬牙,说;

“你下手吧,田某反正活不成,死也要死得英雄些。田某既然来了,就没打算活着离开。”云莹冷哼一声,说:

“玉雯妹,这畜生死到临头,依然如此顽强,闪开,我先卸了他的手脚。”一枝花反而看开了,冷笑道:

“除非要田某的命,你们绝对问不出半句口供,田某可不是贪生怕死之徒。”云莹冷哼一声,一剑向一枝花的右肘挥下。

一技花冷冷一笑,闭着眼等死。

剑势一顺,剑锋砍入肉中,抵骨乃止云莹并未将肘砍断。

但一枝花已痛得“哎”一声狂叫,浑身在抽搐。

“你招不招?”龙玉雯问。

“田某死且不惧,何况其他?不招。”

“小姐,用火来烧他。”站在远处的侍女叫。

龙玉雯立即动手解一枝花的腰带,说:

“好,把他吊起来放火烧。”两人七手八脚,缚住一技花的双手,将他吊在一株大树下,开始拾取干柴往下堆。

一枝花惊得浑身发僵,厉叫道:

“这就是你们这些所谓侠义门人的杀人手段么?总有一天,你们会遭到惨烈的报复。这一天不会太远了。方士廷在南昌向你们这些白道群雄报复,大快人心,可惜他心不够狠,杀得太少。今天你们如此杀我,明天便轮到你们了,天下的黑道英雄们,将以牙还牙将你们杀个鸡犬不留。你们快意不了多久的。”

龙玉雯狠狠地地抽了他五六卞,厉声道:

“你们百余人杀了高桥村,数个人火焚避尘山庄,只许你们杀人放火。不许我们以牙还牙么?你只要从实招供。狗命便可保全,不用,你认命好了。”

“在下所说的交易,便是以口供换命。”

“那你就招吧。”“这……”

“招完再放你下来,说!”

“我们这些人中,没有方士廷,他不肯加入,要单独找云龙双奇算帐.坚拒合作。”“他来了?”

“不知道,只知……”他将方士廷大闹芳苑村的概略经过说了,最后说:“至于他是不是已经到了杭州,谁也不知他的下落。”龙玉雯向云莹投过一道询问的目光,云莹点头道:“这恶贼的话可能是真的。”

一枝花叫道:“在下字字皆真,只是九天玉龙会派人伏路拦截,—直就不见回音,深感困惑而已,可能他已经逃到杭州了。”

“派了什么人去援截?”

“蜂娘子等六个人。”“蜂娘子呢?”

“没有回来,只发现她失踪,其他的人全死了,很可能是遭了方士廷的毒手。”

云莹向龙玉雯点头示意,召回侍女将一枝花解下说:“废了这恶贼,免得他再为祸江湖,叫他滚!”

侍女应声在一枝花的腹部中极穴挑了一靴尖,拔银簪再在脐下一寸的阴交穴,与一寸五分的气海穴各插了一针,喝道:“快滚!慢了便加刺督脉灵台穴,你便会成为白痴活现世。”枝花狼狈地奔路,厉叫道:“总有一天,我一枝花将加倍奉还。”等一枝花去远,云莹神色肃穆地说:“他没有来,我们怎办?”

龙玉雯长叹一声,凄然地说:“我……我希望他来,也不希望他来,莹姐,我真不知道该怎办才好。”云莹也失声叹息,说:“愚姐不是不知感恩的人,只是……他如果来了,我……”

“莹姐,他如果来了,你要和他递剑么?’”龙玉雯神色懔然地问。

“我……我不知道。”云莹迟疑地说。

“小妹要阻止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底扬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