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底扬尘》

第23章

作者:云中岳

笑和尚听到了钟鼓声,已知道洪山寺方面彻底失败,艺臻化境的无尘方丈也不可恃,便知死神已向他伸手相招,劫数难逃了。

他一挺胸膛,仍然笑嘻嘻地说:“哈哈!能在九泉之下与好友们相聚,也是一大快事,夫复何求?”

方士廷也笑意盎然,说:“和尚,你不该叫好朋友们来送死的,呵呵!”

“施主差矣!贫僧并未存心要朋友们送命,而是他们为道义挺身相助,为朋友两肋插刀,贫僧自始就不会要求朋友们助拳,他们的打算贫僧毫不知情。”

“那你怎知道他们死了?”

“秦施主毁了右掌,他走报洪山寺,然后到了这里,所以……”

柴门倏开,秦者弟用伤巾裹住了有掌,放出门外扬声道:“不错,智圆大师并不赞成咱们助拳,用计暗算皆是在下的主意,阁下冲我来好了。”

“也好,你等一等。笑和尚,方某想,你活着其实也没有多大意思,七位好朋友已为你而死,你活着也不会安心,对不对?”

笑和尚怒声道:“不错。”

“那么,你有何打算?”

“哈哈!贫僧与你生死一拼。”

“呵呵!你行么?”

“哈哈!你以为贫僧肯伸出脑袋让你砍下来?你来免想得太天真了;明知不可为而为,死也要死得英雄些。哈哈!你动手吧。”

方士廷呵呵笑,说:“阁下与方某无冤无仇,又末先向方某叫阵动手;因此,方某不打算要你的命。”

“哈哈!你这一手,必定另有阴谋,比公然说杀我还令人害怕。”

“当然,这是有条件的。”

“有条件吧?哈哈!免谈。”

“谈谈也无伤大雅。其一,我要你公开否认你是龙飞的朋友。其二,你必须离开武昌。其三,你……”

“哈哈!免谈,贫僧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真的?”

“那个骗你不成。”

“那就休怪在下是心狠手辣的人。”

“哈哈!我笑和尚就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从来没想到别人如何说我。动手啦!贫僧恭候。”

“唔!你倒是条汉子。”

“哈哈!笑和尚受宠若惊,夸奖夸奖。”

方士廷呵呵一笑,大踏步而上。

笑和尚一声长笑,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双手齐扬,来上一记“推山填海”。

方士廷扭身伸掌一带,“蓬”一声响,笑和尚从他身侧冲过,跌了个大马爬,自己倒了。

方士廷回身便走,笑道:“杀你污我之手,饶你不死。”

笑和尚狼狈地爬起,追出叫:“慢走!我给你拼了。”

方士廷脚下一紧,狂笑道:“哈哈哈哈!在下留着你,让你去纠合一些好朋友来找我,我便可以大开杀戒,痛快淋漓岂不妙哉?杀你一个人,乏味之至。哈哈哈哈!再见。”

声落,脚下如行云流水,冉冉而去。

笑和尚迫至菜园口,脸色灰败地自语道:“老天爷!我得追上龙飞,及时警告他,也许还来得及。”

不久,他匆匆入城,匆匆乘船过江,匆匆到了汉口镇,匆匆踏上了至河南的官道,昼夜兼程追赶龙飞传警,马不停蹄拼命赶。

方士廷早一步返回客店,结帐赶赴码头,乘船东下奔赶江

九江,他旧地重游。

两年前,他在庐山亡命,被龙飞在他身上留下了十处剑疤,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他来了,景物依旧。

在他到达九江的前三天,九江府的七星盟秘坛,闹了个风风雨雨。

七星盟上次为了方士廷的事,与龙飞冲突,死伤惨重,不得不转入地下,重新建立秘坛。

三爷紫燕杨娟仍然是九江秘坛的主脑,她仍然是小姑独处,做她的黑道爷字号人物。

早些天便听说方士廷在四川现踪,正乘船东下。她心中万分欣慰,失踪年余的小兄弟仍在人间,大概这次该在经过九江时,前来与她相聚一些时日了。

可是,一等再等,望穿秋水,依然不见小兄弟到来。她在想:难道沿途又发生意外了?

九江秘坛所在,已移至城西五里的海船窝。山西门渡龙开河浮桥,四里左右是位于洼地的海船窝废墟。这里原是元代建造海船的地方,后来废弃,年深日久,居民逐渐迁走一空。

该地的地势本来就低,原来的港逐渐淤塞,成为一片地涯的沼泽,不宜居住,春秋水涨,附近尽成泽国,成为宵小们的逃捕处。

三年前,海天堤筑成,管制住大江的江水,提长五六里,栽了数千株柳树,目下柳树已高有两三丈,成为九江的消闲处所,渐渐的,沼泽水患消,重新有人迁入居住,海船窝陆续有人建宅,七星盟九江秘坛,年初悄悄迁入了海船窝。陌生人进入这处沼泽地带,很难逃过暗桩的耳目,

那时,浔阳驿并未迁至城东北滨,仍在西门外,面对盆浦口,著名的琵琶亭就在江滨。驿南端不远,是有十二艘大船架成的龙开河浮桥。浮桥是至瑞昌县的必经要道,陆路经过海船窝北端。

阳驿是客船停泊的码头,货船则停泊龙开河河口的龙开河镇九江钞关,两地比邻遥遥相望。两处皆是七星盟的眼线活动区,从湖广下来的船,皆必须在这两地停泊,尽在七星盟的眼线监视下。

从陆路来的人,也经过海船窝,海天堤,过龙开河浮桥,从西门入城。因此,浔阳驿是水陆客商必经的地方。

这天未牌时分,紫燕杨娟的小舟,从龙开河驶入甘棠湖,徐徐靠上思贤桥码头,她打扮得像个村姑,两年来,她朱颜未改,二十六七岁正是完全成熟的好时光,风韵更为动人,水汪汪的大眼秋波盈盈,丰盈的身材显得刚健婀娜十分出色。

舟中有两名村姑打扮仆妇,两名随身保镖,四名舟子皆是七星盟的得力弟兄,身手都是上上之选。兰爷的座舟,自然不等闲。

码头左侧大踏步来了飞蜈蚣谢信,带了一个从人匆匆赶到,向船伙计举手打招呼,一跃上船便往舱门钻。

杨娟正要出舱,含笑向:“飞蜈蚣,有事么?”

“呵呵!三爷,你猜谁来了?”飞蜈蚣欣然地问。

“谁给你打哑谜?有话快说,是方士廷么?”

“呵呵!三爷只记得一个方士廷。”

“你皮痒了,你?”杨娟杏眼一翻叫。

“哎呀!算了吧。半个时辰前?云雷的妹子云莹到了浔阳驿。”

“那位喜穿白衣的云莹?”

“不错,不是乘船来的,从陆路来,咱们的弟兄从浮桥跟踪她到了浔阳驿。”

“目下人呢?”

“仍在咱们的监视下,是否在本城逗留,须留意她今后的行止。三爷,有兴趣么?”

“她来了多少人?”

“带了一名侍女。”

“这贱人十分了得,比云龙双奇差不了多少,咱们如果要打她的主意,风险相当大。”杨娟慎重地说。

飞蜈蚣哼了一声,咬牙切齿地说:“云龙双奇整得咱们七星盟好惨,三爷忘记了咱们三十余位的弟兄血债么?”

“本三爷怎会忘了,李胡子贯碎在石门涧的惨象,如在目前。”杨娟杀气腾腾地说。

“云莹是龙飞的爱侣,对不对?”

“传闻确是如此。”

“斩龙不如屠风,咱们毙了这小贱人。叫那龙飞抱恨终生。”

“这个……恐怕咱们的实力……”

“明枪容易躲,暗箭最难防。”

“万一……”

“三爷,不要顾忌太多。即使是宇内三剑,不运功护体时,与常人并无不同,一把小刀子也可将他们置之死地,何惧之有?”

杨娟一咬牙,说:“好!传下口信,全力相图。这件事我要亲自主持,不许你们这些冒失鬼鲁莽从事。万一失手,这次恐怕不像上次一般幸运了,双奇不铲掉咱们的老根才是怪事。飞蜈蚣,你去挑六七位甚少在江湖露面,而又手脚利落敢于拼死的人跟我办事。”

“三爷,在下……”

“你不行,庐山三凶太抢眼,别人一眼便可看出你的身份,出了事岂不糟了,快去。”

“是。”

“叫他们到得阳释向我报到。”

云莹偕同侍女,乘夜离开了武昌,取陆路直奔九江,兼程急赶。

一早,她们从瑞昌动身。瑞昌至九江一程九十里,但巳牌初,她俩便到落柁山东面十里地的寒桑镇,距九江只有三十里了。

官道上行旅不多,走陆路的客商少得可怜。瑞昌位于幕阜山区,山高林密道路崎岖,很不好走。

主婢俩皆穿了白衣白裳,已是风尘满身,正走间,道路左折,绕过一坡,前面碧桑镇在望。

前面百十步外,走着一个老太婆,点着寿星杖,但脚下依然朗健,只能从背影中看到包头下的发脚呈斑白色,而猜想是老妇,从走路的姿态上看,决不会看出是这老太婆。穿的是灰布衣裙,毫不起眼。

老太婆身后,有一男一女,男的身材高大,穿青直掇,扎脚灯笼裤,背了一个大型包裹。

女的身材娇小,梳三丫髻,穿的是天蓝色短袄,扎脚裤,背影已可看出她曲线玲珑,步履轻盈,胁下挂了一个小包裹,手握住一个三尺余长尺余宽高的藤匣。

云姑娘主婢脚程快,逐渐接近了前面一老一少的身后。首先是男旅客扭头回望。那是一张年青的脸孔,剑眉虎目,玉面朱chún,二十岁上下,正是生气勃勃天不怕地不怕的血气方刚小伙子,在脸上可以清晰地看到目空一切的神情,是一头颇具危险性的rǔ虎。

接着扭头回望的,是穿天蓝色短袄的小姑娘。好美的小妮子,秀眉下那双会说话的钻石般明眸光亮无比,瑶鼻下的樱chún一点红,颊旁可看到隐约的笑涡,是一个十四五岁尚未发育完全的野丫头。

双方接近,小姑娘欣然叫:“穿白衣的姐姐,慢.点走好不好?路上好做伴,我们是到九江的。”

云姑娘灿然一笑,说:“我们有要事,必须赶两步……咦!”

原来老太婆已经闻声转头回望。那是一位像貌慈祥,脸色红润,五官清秀的老太婆,可能已有花甲以上的年岁,但脸容依然显得年青,像个四十来岁的人。

老太婆的右耳垂下方,一颗朱砂痣猩红夺目。

双方的人皆站住了。

老太婆和蔼微笑地,柔声问:“小姑娘,认识老身么?”

云姑娘赶忙谦逊施礼,笑道:“如果晚辈所料不差,老前辈定是风尘三杰的散花仙子商大娘。”

“咦!你是……”

“晚辈云莹……”

“哎呀!你是披云山筑崔大姐的爱徒云雷……”

“那是家兄。”

“难怪你认识老身,说起来不是外人。”

“老前辈请多指教。”

“不敢当。”商大娘客气地说,转向两位年青男女道:“孩子,见过云姑娘。”

“云姑娘你好。”年青人拱手含笑招呼。

“云姐姐你好。”少女也说。

商大娘替两人引见了。年青人是她的孙儿商松,年方及冠。少女是她的孙女商雅芳,年十五岁。

江湖中,宇内三剑固然是武林中的顶尖人物,声誉极隆,武林无出其右。但风尘三杰的名号,也十分响亮。

十年前,四明怪客带了尚未出道的门人龙飞,偕同风尘三杰,日午当中杀入江西太岳黑道巨擎九天玉龙施敏三山小筑,逐走九天玉龙,击伤在三山小筑作客的宇内三邪第二邪血魔郝伯龙,结下了深仇大恨。由此可知宇内三剑与风尘三杰交情不薄。

上次群魔袭击高桥村,闻风赶来相助的云中子太清,也是风尘三杰之一。

这位散花仙子商大娘,名列风尘三杰。她的本名叫任蓉,出嫁后随夫姓商。早年提起散花仙子任蓉其人,黑道朋友无不感到头痛。

双方客套毕,商大娘说:“老身前往南京探亲,也随便带了孙松出门历练。云姑娘走得匆忙,不知有何要事用得着老身帮忙么?”

“晚辈要赶到浙江。”

“到浙江?万里迢迢,太远了,有何贵于?”

“老前辈知道四明怪客老前辈的事么?”

“哦!老身久已不闻江湖事了。”

云姑娘将高桥村的事一一说了,最后说:“晚辈从河南来,在汉阳府接到龙大哥留在那儿的口信,说是希望好朋友们能抽暇至高桥村会合,因此晚辈急于进去应约。”

商大娘脸色微变;苦笑道:“如果真是山海夜叉的师抹在高桥村出现,这件事便麻烦大了。你们与方士廷结怨,又是怎么回事?”

云姑娘将仙人峰血案与及已发生的事说了,又道:“这件事依晚辈看来,其中另有隐情,方士廷可能是受了冤屈,只是他坚拒将凶手说出,而家兄与龙大哥两人又……”

“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底扬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