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底扬尘》

第25章

作者:云中岳

方士廷的突然现身,令血魔三个老魔头大吃一惊。现身处相距不足五丈,三个宇内大名鼎鼎功臻化境的魔头,竟然事先一无所知,怎不令他们吃惊?

血魔首先就脸上挂不住,厉声问:“小辈,你躲在此地多久了?”

方士廷徐徐举步接近,笑道:“刚到的,在下来得不是时候吗?”

火堆旁的卓老哥与劳兄,皆神色凝重地站起,挪开三脚架以免食物被烤焦,狠狠地打量这位不速之客。

老尼姑看清是他,心中一宽,但也心中凛凛,弄不清他的态度是敌是友。

血魔重重地哼了一声,接着问:“为何要问你?你是七星盟的人?”

“不必多问,反正你要问驼神的下落,在下保证不会令你失望。”方士廷一面说,一面接近至丈外了。

“你小子的态度很狂,你知道你在向谁说话么?”血魔沉声问。

他背手而立,仍然不在乎地说:“年青人谁不狂?在下也不例外。你,穿一身火红,红是火,是血,你如不是火神仇泰来,便是血魔郝伯龙,当然不是无名小卒,不然,岂敢如此托大?”

“老夫血魔。”

“久仰久仰。”

“小辈,你大概也不是什么无名小卒吧?”

“你认为在下是无名小卒么?”

“通名号。”

“你血魔今天居然肯如此客气地问名号了,异数!”

“你少废话。”

“好!少废话,言归正转,你问驼神季大爷的下落,有何用意?”

“老夫要找他办事,午前曾经发现他的行踪,之后便突然失去他的下落,竟然平空被他溜走了。”

“哦!原来如此。这位老尼姑,是怎么回事?”

“她是早年名号响亮,晚年却默默无闻的慧净老尼。你别小看她了。咱们三个人整整追逐她两个时辰,方被击伤内腑跑不动了,咱们正要逗她玩玩。”

“她与你们有仇?”

“没有,她在黄山修真,经常在沿江大埠化缘,对七星盟定然了如掌指,与七星盟的人同时出现九华山,必非偶然,因此老夫要从她口中取得消息。”

“哦!除了她的身份之外,你知道她与四明怪客的关系么?”

慧净老尼心中叫苦,方士廷将要不利于她,揭穿她是龙玉雯的师父的身份了。

血魔一怔,讶然问:“你知道她与四明怪客者狗有关系?”

“知道。”

“说来听听。”

方士廷又调转话锋,反问道;“你们群魔聚会九子寺,人都到齐了么?”

“你问这些事有何用意?”血魔沉声问。

“随便问问而已,并无用意。不久之前,在下碰上了天聋与矮仙,他俩说了不少九子寺的事。”

血魔脸色一变,急问道:“他俩人目下在何处?”

“到池洲去了。”

血魔冷冷一哼,怒声叫道:“你小子撤谎!午前,天聋地哑五个人,在中峰北麓的茅屋中,拷问七星盟老二神鹰的口供,老夫因追寻驼神离开了他们。返回时天聋与矮仙失了踪,神鹰也不见了,而地哑与雷神及五路财神,却死在蚁巢下惨不忍睹。好小于,这件事定然与你有关,你得从实招来。”

方士廷呵呵笑,说:“在下听说你要找在下合作,所以从池洲赶来了,在末弄清你们的实力前,合作二字未免言之过早。阁下,你能接得下四明怪客多少招?”

“百招之内,他休想占得上风。”血魔傲然地说。

“三十招之内,阁下如能在我手下平安无事,便证明你阁下不是吹牛,并非浪得虚名,在下便与你们合作。”

血魔勃然大怒,怒火冲天地叫:“什么?你说什么?你……”

“你明白在下说什么,对不对?来吧,阁下,在下等你动手,徒手相搏或者拼兵刃,在下奉陪。记住:三十招,不可错过机会。”

血魔暴怒地解下剑,厉叫道:“你小子气死我也,老夫横行天下四十年,第一次见到你这种不知死活的小狂徒。”

劳兄更被激怒得七窍生烟,象一头怒豹般,闪电似的奇速飞扑而上,既不发声警告亦不作势准备,出其不意突然急袭,凌空扑出双爪话探,双脚急端,完全神似一头从树上扑向猎物的大豹。

相距在两丈左右,再快也快不过眼睛。方士廷在对方突起发难前,便已看出警兆,对方一动,他已留了神,直等到对方近身,方扭身闪让,右手乘势反拂,掌贴上了劳兄的右臂。

劳兄一扑落空,正想扭身半空折向进击,却身不由己,偏向飞出,远出两丈方能消去扑势落地,速奔四五步方稳下身躯。

“劳兄小心……”叫声传到。

“转身!”身后传来了方士廷的叫声。

劳兄经验丰富,已知方士廷跟来了,猛地向前一仆,贴地斜窜丈外,方倏然转身跃起。

刚挺身而起转正身躯,眼前身影入目,仅来得及眨眼扭头,“砰”一声左颊便挨了一重拳,只感到满天星斗,已运功抗拒,但仍然禁受不起这重如山岳的拳劲打击。

总算不错,挨打不忘反击,一爪抓住了方士廷的右小臂,铁爪功真力发如山洪,平时抓石如粉的铁爪功,抓血肉之躯该是摧枯拉朽。

可是,抓住的小臂坚愈金钢。

接着,“砰”—声响,右肋又挨了一重拳,万斤劲道,直撼内腑。

“砰噗噗……”按理而至的是七记重击,只打得劳兄无法招架,似乎天旋地转,日月无光。

“啊……”劳兄终于狂叫一声,砰然倒地。

“起来!”方土廷叫。

劳兄用衣袖拭掉嘴角的血迹,一声低吼,挺身跃起。

刚站稳,“噗噗”两声闷响,左有肩头各挨了一掌,力道千钧。

“哎……”劳兄闷声叫,再次倒地。

“起来。”方士廷冷叱。

劳兄吃力地挺起上身,狠毒地死瞪着威风八面的方士廷,一咬牙,伸手拔剑。

“啪”一声响,方士廷一脚飞起,将剑连鞘一同踢飞,系带寸断,飞出三丈外去了。

这瞬间,劳兄抓住机会跃起,一掌拍在方士廷的小腹上,用了全力。

这一掌像是拍在皮鼓上,有韧性的肚皮反震力出奇地凶猛,只震得劳兄身躯又反弹而去。

“躺下!”方士廷同时沉喝,一掌拍下,”啪“一声正中玉枕。

劳兄“蓬”一声爬下了,立即昏厥。

这一场快速绝伦凶猛可怖的恶斗,自开始至结束,劳兄完全失去封招拆解的能力,只能光瞪眼挨揍,方士廷招不虚发,拳掌记记落实。

血魔与卓老哥惊呆了,直至劳兄昏倒爬不起来,仍用意似不信的目光,困惑而惊骇地注视着方士廷,似乎不知该怎办才好。

方士廷拍拍手,向两魔走去,冷笑道:“突然下手袭击,不像是成名人物,那位老不死的贵姓大名,谁能告诉在下么?”

“你把他怎样了?”血魔悚然地问。

“打昏而已,死不了。”

“你小子难怪敢如此托大,呼雷豹劳安琪被你在片刻间打昏了。”

“哦!他是江湖四猛兽的呼雷豹劳老畜?哼!闻名不如见面,如此而已,在下委实失望得很,浪得虚名!”

卓老哥一咬牙,拔剑道:“四猛兽并非浪得虚名,而是从刀山剑海中闻出的名头。劳兄败了,只怪他学艺不精。怨不得人。在下八荒狮卓秋原,要领教阁下的剑道绝学,保证不会令阁下失望,拔剑!”

方士廷拨剑出鞘,淡淡一笑道:“要斗剑?在下奉陪,是点到即止么?”

八荒狮卓秋原是四猛兽之一,四猛兽的艺业,彼此相差不远,因此,八荒狮并不敢冒险狂言,点头到:“好,点到即止,你上。”

“你年长,年老力衰,该你进招。”

两人立下门户,由八荒狮先攻,三招礼让一过,一声沉叱,剑势进发,剑气漫天,“羿射九日”狠招抢制先机疯狂进击,一口气连攻九剑。

方士廷轻灵地闪避,飘逸地冲刺,从容化解对方排山倒海似的剑势,不时神乎其神地剑从对方的剑山中突入,迫对方撤招自保。因此,事实上八荒狮攻出的九剑,只有前两剑威力惊人,后七剑攻得极为勉强,一而再自暴空门,所以看似凶猛霸道,其实无法威胁方士廷的任何部位,九剑劳而无功,一盛二衰三竭,败象已露。

“你也接我九剑。”方士廷豪壮地叫,招发“河汉星沉”,先从下盘进攻,第一剑便几乎刺中八荒狮的右膝,危机间不容发。

八荒狮后退避招,用“划地为牢”拆解,招刚出,方士廷的招已变,第二剑走中盘排空而入,直迫心坎要害,一闪即至,剑气迫体。

八荒狮大骇,左闪拂剑。

“第三剑!”方士廷豪气飞扬地叫。

“嗤”一声锐啸,是剑尖击破护体真气的异鸣。

八荒狮暴起丈余,老脸一阵青一阵白,伸左手按住右颊,有血从指缝中沁出。

被击中头面,如不是失手,那是不可能的事,除非对方的剑术高明得出神入化,不然免谈。

八荒狮并非失手,右颊确是挨了一剑。

“承让承让。”方士廷收剑说。

八荒狮心中雪亮,暗自庆幸保住了老命,收了剑,垂头丧气地说:“没话说,老夫认栽。从此,我八荒狮的名号一笔勾销,从此退出江湖,江湖上不再有我这号人物了。”

“阁下就此退出江湖了?”方士廷问。

“不错。”八荒狮豪气尽消地说,转向血魔道:“伯龙兄,请从此别。”

血魔仰天吸入一口气,苦笑道:“卓老哥,一时挫折,算不了什么……”

“伯龙兄,你还不醒悟?平心而论,咱们不要说斗四明怪客,连斗云龙双奇也毫无把握。长江后浪催前浪,世上新人换旧人,咱们都老了,自古英雄出少年,咱们何必再在江湖上活现世?”

“这……老兄未免太经不起风浪了。”

“就算是吧。伯龙兄,你也该急流勇退了。”

“你……这样吧,咱们这次助九天玉龙了结……”

“不必了,兄弟告辞,请代向施兄致意,不克面辞了,再见。”

说完,抱起昏迷不醒的呼雷豹,踉跄而去。

血魔目送两猛兽去远,方向方士廷冷笑道:“阁下的艺业,委实令人莫测高深。”

“夸奖夸奖。”

“哼!阁下的名字,总可以露一露吧?”

“在下正是你阁下要找的人。”

“你……你是?”

“方士廷,桐城浪子方士廷”也有人称在下为死神,你阁下怎样叫,在下并不介意。”

血魔大掠,骇然叫:“原来是你!”

“是我,有何不妥么?”

血魔伸手拔剑,沉声问:“是你废了色魔侯天祥兄?”

“他祖上有德。为恶不殃,祖先必有余荫、荫尽必殃,那次在下不杀他,算是他祖先还有余荫。如果他再在江湖采花杀人,不久将荫尽必殃。”

“哼!你……”

“你有何高见,要和在下动剑么?奉陪。不过,在下必须先行奉告,你如果自问比八荒狮修为强上百倍,尽管动手,不然你得自爱些。”

血魔的剑不知不觉地插回鞘中,口气一软,说:“咱们找你,希望你能与咱们联手,一举铲除四明怪客那群白道群丑,除去云龙双奇,为武林伸正义,替江湖朋友造福开条生路,你肯不肯?”

“哼!你们一群人不成气候,上次你们仅烧了龙家的避尘山庄,而你们却死伤惨重。那次如果不是在下恰好赶上,救了沧海客与如意神魔几个人,恐怕那次你和金魔赶到,正好赶上送死。”

“什么?你……你救了沧海客与如意神魔?”

“还有一个铁笛瘟神,他们的伤都是在下替他们医治。”

“你唬人吧?怎么没听沧海客提起此事?”血魔意似不信地问。

“他提不提那是他的事,你何不去问他?”

“这……你打算……”

“在下不要你们干预方某的事,这次如果不是你们现踪,伤了神鹰邓二爷,在下早已擒住风尘三杰的两个了。我警告你们,你们的事,在下不加过问,你们也不许干预方某的事,不然休怪方某心狠手辣。”

“方老弟,咱们同仇敌忾……”

“住口!你是不是没听清楚在下的话?”

“这……”

“你走吧。”

“方老弟……”

“不走,你可以拔剑,等什么?”方士廷咄咄迫人地说,虎目出光,脸色一沉,威八面风。

血魔心中怒极,但却敢怒而不敢言,咬牙道:“好,我走,后会有期。”

“不错,山与山不会碰头,人与人总会见面,方某在江湖恭候。”

血魔走向慧净老尼,猛地拔剑出鞘。

方士廷跟到,沉声问:“你干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底扬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