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垒情关》

第 十 章 兵败如山倒

作者:云中岳

追,追过了阿思塔纳,追过了托克齐,入暮时分,追到了拉卜楚克城。

火狮牙兰命不该绝,恰好碰上一队逻骑返城,跟踪冲入,立即闭上了城门。他手下,只剩下八十余骑了。一天工夫,一万五千精兵全军覆没,只剩下八十余名,逃了一百四十里。

林华不能冒险攻城,卅余人也无法攻,绕城西走,隐没在茫茫风雪中,他必须离城远些歇宿以免城中大军出击。

卅余名从骑到底不是铁打的人,一个个精疲力尽,找到了数座无人居住的帐蓬歇息,所有的人全躺下了,食不下咽,一个个像泄了气的皮球,连拉克威与神力天王也一样,往火炕旁一倒,手脚一瘫,睡着了。

他先在附近走了一圈,天色虽黑,但雪光依然耀目。这是十余座人已撤走的部落聚居地,附近有拆了帐的遗迹,可知以往必定有四五十座帐,留下来的十余帐定是无法卸走的人留下来的,炕中马粪尚温,大概主人是早上撤走的。

他叫醒那些筋疲力尽的同伴,不客气叫:“不能睡下来,你们这些懒虫想死吗?这样睡下去,不消半个时辰,你们都得变成僵尸,快!起来,先将马匹安顿在帐内,将马匹伺候好,不然你们便没有马可骑了。帐中有现成的生火物,安顿好马匹方许生火。快!谁不听军法从事。”

拉克威吃力的睁开充血的绿眼珠,有气无力地说:“林华,你……你难道真……真是个铁……铁打的人?”

他摇摇头,说:“我当然不是铁打的,我也同样疲劳只不过比你们稍强些而已。我们击溃了火狮的万余兵马而不死,因贪片刻休息而死才冤呢。”

神力天王喃喃地往外走,含糊地说:“我们胜利了,胜利了,我……我在做梦,这梦好……好真……”

三更天,他一觉醒来,只觉心潮汹涌。

火炕中马粪发出暗红色的微弱光芒,四周卅二名健儿熟睡如死,帐外传来阵阵风涛声,帽幕不时发出沉闷的撼动声浪,鼾声此起彼落,震耳慾聋。

他爬起穿着停当,悄然钻出帐外,一阵冷风吹来,雪花扑面。

“又下雪了。”他喃喃自语。

“我没放巡哨。”他突然惊叫。

这是十分危险的事,如果城中派人出来搜索,没有巡哨守卫,他们必定无一幸免,被人把脑袋砍掉也不觉得痛哩!

只有他能支持得住,只好自己担任警哨了。他回帐取过挂在马鞍旁的酒囊,喝了几口酒,佩上大剑重新外出。

风雪一吹,他精神一振,默默地在雪地中坐下,仰望西方沉沉的天宇,不自禁地长叹一声,心潮再次汹涌,梦呓似的轻呼:“你是真的在客喇怕都?你是否仍健在人间?天哪!十年!十……年。”

他感到一阵心酸,颊部眼角凉凉地,流下的两行英雄泪流至颊下便结成了冰。

客喇怕都就在西面廿里外,该城辖境甚广,附近共有廿三部落,速克沁族到底住在何方?满巴是否确是迁向速克沁族的牧地了?他领了卅二个人孤军深入腹地,再前进会有什么结果?

“我必须捉住牙兰,只有捉住他方可问出满巴的下落。”他握着拳头叫,挺身而起,目光转向东面看不见的拉卜楚克城。

火狮牙兰就在城中,乘夜入城搜擒何所惧哉?

他返回帐中,将皮袄翻过来穿,剑改负在背上,拉起拉克威,拍醒对方说:“拉克威,起来起来。”

拉克威像是个没有骨头的人,好半天方清醒过来,有气无力地问:“林华,怎么了?”

“你起来放哨,我到城中走走。”

“什么?你……”拉克威惊跳起来叫,总算完全清醒了。

“我要入城,捉牙兰。”

“你……冲阿拉真神份上,你别和我开玩笑好不?”

“不开玩笑,我是当真的。”

“你一个人去吗?”

“是的,我走了。”说走便走,等拉克威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他已走了个无影无踪,消失在雪地里不见。

拉克威追出帐外,倒抽一口凉气叫:“他是神,是天使派来的使者,不是人。真的,不是人呢。”

土堆的城墙高仅五六丈,他到了城下,一跃而上,沿城头摸近一座碉堡下,他要找人迫口供摸清内部的情势,问出牙兰的住处。

来得正是时候,碉楼内有两个哨兵正在交谈,其中之一说:“这一次牙兰完蛋了,咱们的都督都打回来啦!被他们奴役了十年,该我们吐一口冤气了。等都督的兵马到来,我们开城接应,有冤报冤,有仇报仇,杀那些土鲁番的恶狗,出这口怨气。”

另一人叹口气,愤愤地说:“城主一家老小,我一定要领先杀他个鸡犬不留。”

“你杀个屁,他逃掉了。”

“什么?逃掉了?谁说的?”

“哈律头目说的。”

“见鬼,胡说!”

“不是胡说,而是事实。牙兰不敢停留,喝了一大盆马奶,吃了一条羊腿,便换了衣裤,带了他的廿名亲信,伪装巡卒,从北门走的,可能想回土鲁番领兵。城主前脚送走牙兰,后脚便带了家小偷偷地溜了。”

“真的?”

“怎么不真?你看,今晚上有谁出来巡城吗?城主不在,谁也不想来了。”

“可惜,我们也睡觉吧!守谁的城?走!”

林华不再惊动警哨,失望地走了。

牙兰不愧称西域第一骁将而且机警绝伦,料想不到八十名残兵败将逗留孤城,恐怕守城的人乘机打落水狗,岂不死定了,卅六着走为上着,顾不了疲劳,换了马匹带了廿名来信,连夜逃回土鲁番去了。

这家伙逃出哈密,后来仍然是西域举足轻重的人物。罕慎恢复哈密,重返故土,哈密各族乞朝廷封罕慎为忠顺王,但为朝廷所拒绝,仅升左都督(明朝左为上)。直至弘治元年,方封为忠顺王,这一封封坏了,反而送了罕慎的老命。

土鲁番的阿黑麻苏丹认为罕慎不是蒙古后裔,反对罕慎封王,伪与罕慎结亲,娶罕慎的女儿为妻。罕慎仍然畏惧土鲁番,不敢拒绝,结亲不久,便被阿黑麻诱杀,牙兰重占哈密,卷土重来了。

后来,神力天王与拉克威会同另一回部首领绰卜都,在都指挥阿木郎的指挥下,反攻哈密。牙兰始终与阿黑麻苏丹不相容,这次阿黑麻只给他六十个人统治哈密。结果,牙兰又丢掉哈密,而且,亲弟也因此战死。

但不久,他又夺回哈密。阿木郎逃出哈密,又请来了赤斤与罕东兵,又将牙兰赶走。打打杀杀闹至弘治五年,朝廷改立忠义王脱脱的近属从孙陕巴为忠顺王。

六年春,阿黑麻牙兰也来一次夜袭哈密,困陕巴阿木郎于大王台,击溃乜力克与瓦刺的援兵活擒陕巴,将阿木郎五马分尸,仍由牙兰据守哈密。朝廷对这位牙兰,真是闻之头痛。

名臣马文升上台后,在弘治八年,派许进为甘肃巡抚,力图恢复哈密。许进皆大将刘宁率兵出塞,打破了本朝开国以来官兵不及番境的记录,也是在雪夜突袭。官兵有三千人,而牙兰仅有四百,一鼓攻下哈密,牙兰仍然逃掉了,这家伙逃的本领真高明。

弘治十七年,牙兰又来騒扰。哈密内哄,曾一度做过俘虏的陕巴又逃到苦峪。

朝廷派百户董杰送陕巴还哈,这位董百户胆略过人,单人独刀搏杀五名反叛的头目,击溃叛兵,平定了哈密的内忧外患。

这一年,阿黑麻苏丹死,子满速儿继位,重用牙兰,在正德九年复陷哈密,竟敢打到嘉峪关进犯肃州。

嘉靖三年,又攻肃州,劫掠甘州。四年,再犯肃州。

这一来,与满速儿苏丹起了权力斗争。满速儿为人残暴,慾置牙兰于死地,牙兰只好带了两千心腹,向朝廷投降,被安置在内地。从此火狮牙兰洗面革心,不再兴风作浪,朝廷也无力收复哈密。

林华探出火狮牙兰已经逃掉了,不由心灰意懒,目下,只有到客喇伯都慢慢打听了,也许还有一线希望。

刚抵达帐幕,发觉拉克威已经倚坐在帐角睡着了,刚想将拉克威唤醒,便听到东面传来了马蹄踏震声。

他火速进帐,取了弓箭钻出帐外,推醒拉克威附耳叫:“有十匹马来自东面,快准备。”

拉克威疲劳未复,但一听有人来了,惊得倦意全消,一跃而起。

“十个人我对付得了,不必叫醒其他的人,你替我押阵。”林华从容地说。

蹄声渐近,已可看到雪地远近的人马形影。

他一身屹立雪中,绰弓相候。

近了,人马到了十丈外,忽听一个熟悉的嗓音叫:“咦!这里原来是济尔丹部落的住处,怎么只有几座帐?”

他吃了一惊,不假思索地脱口叫:“罗山,你们怎么也来了?”

欢呼声大起,十匹健马急驰而至,一个个飞跃下马,罗山冲上叫:“老天,可追上你了。”

“林华兄,还记得兄弟甘龙吗?”第二个人抢上叫。

来人是天山四奇、大漠之狼兄弟。甘龙与两位神秘客加上顿巴,共有十人。

“咦!甘兄怎么也追来了。”他讶然问,感到十分意外。

顿巴上前行礼,苦笑道:“你以五百健儿攻下了哈密城,大破牙兰两万精兵,孤军深人,卅余骑穷追一百六十里,委实骇人听闻,我不知你到底是不是神的化身,唉!情爱两字,委实不可思议,也害人不浅,我们十个人可被你累惨了,总算追上你啦!”

“你说什么情爱?”他心中一跳地,不加思索地问。

罗山不住活动双足取暖,说:“我们已完全知道你的底细了,世间除了情爱二字,任何事也无法令你这般疯狂,嘿嘿!真是疯狂。快找地方给我们安顿、不然人和马都得冻僵了。”

他请众人到另一座皮帐安顿,拉克威强打精神过来张罗,送来了热腾腾的rǔ酪和羊肉。拉克威与顿巴原相识,只是并无交情而已。

这次反攻行动,原来哈密卫的人,能上阵的人全部动员,人人有责。但顿巴是苦峪人,无需参予,为何运出敌前,颇令人费解,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帐中生起火,寒意尽消。首先,甘龙向林华致歉,并解释那次的误会,原来那队驼商也不是什么好人,表面上是正当的驼商,暗中却是强盗,碰上结伙同伴的小队商旅,便找机会谋财害命了。

多年来由于其行事谨慎秘密,从来不曾留下活口,直至去年夏初,有人在他们的宿营地附近无意中拖出十余具尸体,方引起安西盟的注意。

无奈该驼队却是安西盟的老主顾,明知曾有一队小商人随该队同行,并未到达嘉峪关,但找不到苦主,自不能置之于法。

后来,终有一次查出三名贩私茶的商贩,带了巨款与该驼队结伴返回嘉峪关,在火烧沟附近神秘失踪。

该驼队委称那三名私贩已先赶返嘉峪关了,但却在他们的钱囊中搜出了巨款,可惜找不到尸体,一无对证二无苦主,也就无奈彼何。

因此,安西盟对此极为不满,久思加以惩戒,恰好那群游骑克昭蒙匪与摩佬族接头,意慾抢劫该驼队。

安西盟正中下怀,便与摩伦族族主暗地里商量,明白表示不管这些克昭人的事,唯一的条件是不许牵涉摩伦族,更不许拖上安西盟,没料到行劫时碰上了林华多管闲事,掀起了无穷风波。事后,发觉有两个来历不明的人,至卫所伪证,诬指林华是劫贼,安西盟为这件事大感意外,事后还派了专人负责调查呢。

接着,甘龙替林华引见同来的两位神秘客。一个是肃州安西盟的负责人李凤,一个是盟堂护法杨钧,是赤斤卫以西地区的负责人。引见华,甘龙神色一正,说:“你的事我们已经替你完全调查清楚了,你所要找的人,我们也有了线索,因此请你立刻离开哈密。”

“甘兄的意思是……”

“你要找的高姑娘不在哈密,我们能指引你去找。”

顿巴也说:“罕慎所告诉你的速克沁族头目满巴,确有其人,但这人是罕慎派在哈密的密谍同时也是火狮牙兰搜刮哈密人的忠实走狗。这人已在一月前离开了哈密,潜赴哈密东北两百甘里的塔勤沁城躲起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林华一头雾水地问。

“说来话长i总之,当你失踪月余返回苦峪,如果我们能遇上你,你根本用不着走这一趟冤枉路。”

罗山接口道:“罕慎在利用你替他卖命,他何曾替你打算过了?甘龙见一到苦峪便着手找你直至你失踪后,甘兄便将内情向我们六人透露,要求我们找你,并求证一些疑团小枝节。没料到你一回苦峪.竟不去找我们,径自秘密至各地说兵去了。好不容易等到你回来,你却克期领兵匆匆西上,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兵败如山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垒情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