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垒情关》

第十二章 化险为夷

作者:云中岳

“高美山滴翠谷远离道路附近廿里内没有人烟,你们不可能是迷失道路的人,那么,定是有意前来向老夫挑战的人了。哼!凭你们这几个不堪一击的五流小辈,怎敢前来送死?说!谁指使你们的?是崆峒三老吗?”

他将避开道路的事说了,最后说:“这是小可的实供,前辈如不相信,那也是无法分辩的事了。”

“这么说来,你是个江湖成名人物了,怕被人追踪,但不知要追你的人是谁?又为了什么?”“小可只知有一个叫徐文海的人,出一千两银子重赏,追取小可的性命,追踪的人全是为赏银而来,到底是些什么人,小可一无所知,幸得这几位朋友呵护,得以从肃州逃抵贵地。这里距平凉多远了?”

“平凉在东北七十余里。”

“咦!不是在江南?”

“见你的鬼。”

“但……窗外有竹。”

“陕西有几处地方产竹,一是西安,凉州高美山也是其中之一,数量稀少,最为珍贵。你说的徐文海,老夫似乎听说过这个人。”

“请问前辈高姓大名?小可姓林名华。”

“老夫张瑞。哦!我想起来了。”

“哎呀!老前辈是不是人称……称……”

“宇内三狂之一,酒狂张瑞。”

“老前辈与楚狂仲老伉丽是道义之交,小可不是外人呢!”

“你是……”

他将在苦峪结交楚狂夫妇与邪剑的事说了,接着说:“三位老人家原定春间重返中原,顺道至太白山将飞凤剑交还终南剑客。”

“哦!难怪不知道他夫妇的下落,原来他们躲到西番去了。你认识九大邪妖中的独脚妖曹孚吗?”

“晚辈闻名而已。”

“曹孚老妖有几名弟子,其中之一便叫徐文海。”

“但……晚辈与他师徒无冤无仇……”

“你得自己去查了,无冤无仇,难道不许他为朋友出力吗?你既然是楚狂的小友,老夫饶恕你了,我带你回卧处,替你诊治缠身的怪病。”酒狂说完,抱起他出室而去。

练武朋友对伤科学有专精,但对其他疾病却一知半解。酒狂却比旁人高明些。但也仅算高明些而已。他将林华带至后进卧室,慎重其事地细问病情,然后开始详细诊察全身经脉。

久久,酒狂苍白的老脸上,明显地涌现着困惑的神情,迟疑地而又坚决地宣布了四个字:“你没有病。”

“但小可却精力枯竭,浑身软弱。”林华苦笑着答。

酒狂不住摇头,乱发像波浪般摇摆,说:“我不管你的病因为何,以目前你的体质与脉象来说,决不可能有病,仅病后所遗留的些少虚弱而已。你是否失去了活下去的意念了?”

“正相反,小可求生之念极为强烈。”

“那就怪了。”

“小可能吃能喝,确知病已痊愈,以为不需十天半月调养,便可完全复元,至于为何仍然如此虚弱,委实百思莫解。”

“除非……除非你吃错了什么。”酒狂眉心紧锁地说。

“不可能的,小可饮食正常,肠胃甚佳,从无异物入口。”

“老夫怀疑你吃了软骨异物,不然何以至此?这样吧,你在此逗留十天半月,我给你服食一种强筋健骨排除毒物的葯,不消半月,任何毒物也将被排除净尽,我这滴翠谷地极隐蔽,不易被人发现,你们大可放心留下。老夫有事至西安,明早便须动身,半月后便可返回,那时你如果尚无起色,我送你到剑阁找元妙真君替你治病。那老牛鼻子医道通玄,善治奇难杂症,你大可放心调养。”

“那么,一切全仰老前辈周全了,小可感激不尽。”

“些许小事,何足挂齿?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

“不知老前辈有何赐教?”

“老夫不是挑拨离间的小人,但贵友五个人,老天敢说都不是什么善类,所以要你交友必须小心。你好好休息,老夫替你准备半月葯物。”酒狂说完,出室而去。

破晓时分,酒狂来了,打扮恢复正常,挽道髻,手点竹杖,将一包丹丸交给他,说这是半月葯量,每日早晚分两次服食,一次服丹丸十颗。即使驱除不了你体内的古怪软骨毒物,也会精力充沛神色健旺,半月后老夫回来,便知道老夫的猜测是否错误了。你那几位朋友前不可吐露老夫的身份。如何圆谎,那是你的事了。”

他诚恳地向酒狂道谢,酒狂淡淡一笑,出门飘然而去。

他吞下了十颗丹丸,天色已是不早,邢永平五个人方悠然醒来,不知身在何处。他们只记得昨夜曾心胆俱寒地与鬼影周旋,被鬼影的大袖一击即人事不省,如此而已。

他们找到后进屋的林华,林华告诉他们说,是被一个不愿留名的武林前辈所救,对方不愿露面,仅准许他们在此暂避风头,十天半月后风声停息再行上路。其他的事,他无法知道了。

邢永平见问不出所以然,也就不再多问,但却坚决反对在此地逗留,此地距崆峒的山门最近风声如已传出,在此地不太安全,必须尽早离开,愈早愈好。

林华经不起邢永平的纠缠,同时,他行动不便,五人坚持要走,留下他一个人,未免风险太大,因此也就不好太过坚持,不得不依他们的主张。

他们不能立即登程,因为邢永平五个人仍感到头脑昏沉,不得不休息一天。次日一早,仍由邢永平带着林华,一马双乘认准方向南下。

慾速则不达,他们迷失在陇山的千山万壑中,出不来了。

崆峒门下弟子,则在平凉至西安之间,穷觅江湖浪子的行踪。不久之后,江湖浪子已落在鬼影子洪泽五个黑道丑类手中的消息,以奇快的速度,传至江湖朋友们的耳目,立即引来了不少正邪双方的高手名家。

早在去年冬,江湖上便传出江湖浪子已远走河西四郡的消息,但并未引起江湖朋友的注意。江湖浪子出道虽有十年之久,但真正在中原走动的日子并不多,与江湖朋友接触甚少,所牵涉的江湖恩怨范围甚小,唯一令江湖朋友留下深刻印象的事,便是多年前仗义相助白道后起之秀八臂哪咤高国华,火焚黑道巨孽威灵仙徐文涛的集贤庄,扫荡黑道群雄,剑毙集贤庄主威灵仙,几乎把湖广冲州府闹了个天翻地覆,从此名震江湖,博得白道群雄无数好评与赞誉,也引起了黑道群豪的恶感。

那次火焚集贤庄事件后,江湖人只知他的江湖浪子绰号却不知他的真姓名。而且那次事后他即远走南疆,一去年余然后北上京师,出塞至朵颜三冲一带极边,一去又是两年,返回中原之后,已是四年后的事了。这期间,谁也不知江湖浪子的下落,他南北奔波少管闲事,不曾透露绰号以真名示人,林华两字毫未引起江湖人的注意,他的出身来历更是无人知悉。

这次要不是在河西四郡透露了名与号,至今恐怕仍无人知道他的底细哩!

当他的行踪从河西四郡传出时,中原冲州府的集贤庄恰好重建完成,死鬼威灵仙的亲弟徐文海正式出山。

在集贤庄落成的那天,柬邀黑道群豪在庄中设宴高会,由乃师九大邪妖中的独脚妖曹孚出面,师弟施玉峰为二庄主。即席宣布继承乃兄的基业,重建昔日声威。酒酣耳热,慷慨激昂咬牙切齿地宣布第一件事是誓报兄仇,分别出重赏捉拿火焚集贤庄的祸首江湖浪子与八臂哪咤高国华,提头领赏者赏银五百两,活擒解交,白银一千两。

那年头,大明宝钞因通货膨胀而无形中成为废物,金银开始流通,以金银折算物价,仍是十分便宜的。

一般小百姓生活简单,八口之家一月的生活费,有五六两银子足矣够矣!一千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想发横财的人多的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徐文海这一步棋真下对了。这就是为何有人到河西四郡鬼混的缘故,一千两银子的诱惑太大了。林华时乖运蹶,偏偏鬼使神差得了一场大病,完全不知江湖的变故。加以他对中原高手名宿并不十分熟悉,自然对那些二流人物更为陌生,对这位自称邢永平的人更是一无所知,糊里糊涂以为他们是救命恩人,死心塌地听候他们摆布,岂不危险?

他已对邢永平生疑,但仍然信任他们,也不得不信任他们,只能暗中留神而已。

在山区中迷失了三天,饥食野兽,渴饮山泉,倍极辛劳,第四天午间,方到了渭河北岸,方发现了人家。一问之下,方知他们到了巩昌府泰州清水县的东境。

两天之后,他们到了凤翔府的宅鸡县,卖掉了马匹,雇了一乘山轿,渡过了渭河,改走河南岸的小道奔向西安。

这条路极少有旅客往来,沿途只间或发现一些附近村镇的村夫,而且人数有限,外乡人经过此地,不可能隐瞒行踪。

南面是千峰万峦高与天齐的终南山脉,齐县以南一带则称武功与太白山,俗语称武功太白,去天三百,就指的是这两座山脉直伸展至渭河南岸,山多田少,地广人稀,有的是千年丛莽与不毛荒原,和成群结队的奇禽异兽,只有近河岸一带,尚可看到零星疏落的小村寨形影。

这天近午时分,接近了齐县与歧山接界的五丈原。这是一处近河谷的一处平原丘陵相错的地区,直至河岸全是相当肥沃的良田。据说,那是汉丞相诸葛武候最后一次兵出歧山,在此驻军与司马懿对阵相持,在五丈原蜀军开垦田亩作久驻打算。可是,传说诸葛亮得了重疾,一病不起蜀汉的国运从此一蹶不起。

目前,五丈原那座最高的丘陵顶端,建了一座相当壮观的诸葛武侯祠,受到当地百姓的祀奉威灵显赫,颇着神迹。据说洞址原是武侯禳星地方。当地流传着有关武候的一段神话,说是武候筑坛禳星求寿,眼看最后一天将要大功告成,却被大将魏廷闯坛禀报军情,一不小心,一脚踢倒了象征生命的七星灯,禳星求寿功败垂成。

五丈原诸葛禳星,人力难以回天,魏廷踏倒七星灯,断送了蜀汉的国运。这当然是神话,诸葛武侯岂是个江湖术士。

五丈原的西北角,是颇为富裕的武侯寨,位于路南,便可看到不远处的武侯祠。每年武侯的诞辰,从凤翔与歧山县派来的祭祀官,皆在武侯村的行馆住宿,这座行馆是本村唯一规模宏丽的建筑。

大道经过村北口,路两旁古柏参天,每棵柏的树龄皆在百年以上,平时是村童们游玩的好地方。但今天,村外村内一片死寂,不时传出一阵阵急促的狗吠,但不见有人。

管勇与洪贵在前开道,中间是邢永平押着的山轿,轿内坐着行动不便的林华。另两人在后面五六丈,像是另一批人。一乘山轿有三台轿夫,轿夫也弄不清他们六个人的来路。

他们皆换穿了村夫装,兵刃藏在所带的长包裹内,遮阳笠戴得低低地,风尘仆仆向东赶。

村口设了茶水站,建有一座歇脚亭,轿夫们老远便叫:“这里是武侯寨,歇歇脚再走。”

林华从窗缝向外瞧。向走在轿旁的邢永平说:“邢兄,这座村寨有点古怪。”

“有何古怪?”邢永平注视着半里外的村寨问。

“近午时分不见有人,其次是狗吠声有异。”

“天气热,中午休息哪,这期间正是农暇时节,平常得紧。瞧,这一带有水稻呢!恐怕是关中少数的产米区之一哩!”邢永平不在意地说。

“最好不要在此地歇息,预防意外。”林华仍抓紧话题说。

“呵呵!放心啦!这条路小弟曾经走过一趟,沿途地广人稀,鬼打死人,除了要防范一二十个小毛贼之外,没有什么要可怕的。”

一名轿夫接口道:“这时节在这条路不要紧,在秋季可得小心些,经常可以碰上狼群,那些饿狼可真吓人哪。”

“其实,一年四季那一天没有狼?”邢永平信口说。

“平时狼不会成群,它们不敢乱来,只敢钉在人后面找机会偷袭,成了群委实可怕急了,五六个人不够它们做一顿晚餐,到了,进亭歇会儿。”

小茶亭容纳不下这许多人,轿子停在亭外。邢永平热心地盛了一碗茶水递入轿内,低声说:“林兄请放心,不会有意外的,沿途你并未露过脸,而兄弟在这一带一无朋友二无仇家,怕什么?”

“邢兄喝了茶吗?”林华问。邢永平口说不怕,其实不无戒心,闻声一怔,扭头大叫:“等会儿再喝茶水。”

他即使不叫,洪费几个老江湖也不会立即喝茶水,他们等到收了汗,方肯进茶水解渴,这是赶长途的人保健的常识。三位轿夫可不讲究这些,他们走惯了长途,体壮如牛,这种天候赶路根本不算辛苦,进得亭来便各自端了一碗茶往口里灌,邢永平的叫声传到,他们已喝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化险为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垒情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