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垒情关》

第十六章 一技震群雄

作者:云中岳

“佛爷在问你。”

“在下不是在回答吗?”

“你到底是不是?佛爷学的是正宗武术,不屑与旁门左道的妖人斗法。”

“在下曾说过是白莲会的妖人吗?”

“你虽未说过,但你必定是白莲会的妖人。”

“这可是你说的。”

“那……你……你的飞刀会拐弯……”

“会拐弯的暗器多着呢!”

“天下间会拐弯折向的暗器很多,但会拐弯折向又可收回的飞刀,佛爷却不曾听说过。”

“是你孤陋寡闻。”

“听说早年已退隐了的暗器之王千手神君许四海,他的飞刀据说就可拐弯,你是不是他的门人弟子?”

“我像不像他的弟子门人?”

“呸!你这小子从不正面回答,姦滑已极。”

“哈哈!不姦不猾,活不到现在嘛,秃驴。”

这时,二妖到了和尚身后,叫道:“和尚,不必和他斗嘴,让老夫毙了他。”

贼和尚正在火头上,不由大怒,猛地转身大吼一声,一铲拦腰便扫。

二妖廖汝仲做梦也未料到婬僧突下毒手,大吃一惊,百忙中向下跃,双臂一振,侧飞丈外。几乎断送了一双腿。

不戒魔僧不给他有喘气的机会,火杂杂地跟到,一连五铲,把二妖迫得连换五次方位,手忙脚乱,先机一失,反击无望。

两人像走马灯一般追逐,逐渐绕至林华的东南面。东南,正是上风。

蓦地,丑骑士大叫道:“小心迷香。上风!”

林华心中一震,立即屏住了呼吸,向侧一跃两丈。

“当”一声大震,不戒魔僧的方便铲抛出五丈外,烟尘滚滚。

接着是“砰”一声暴响,魔僧的身躯冲倒在地向前滑。

魔僧的两名同伴飞掠而出,抢救婬僧。

二妖在同一瞬间狂笑震天,猛扑尚未站稳的林华。

同一刹那,林华大笑一声,左手一扬。

丑骑士到了,一手勾住他的虎腰低喝道:“屏住呼吸,退!”

他并未受到迷香的袭击,但对丑骑士仗义相助的情义十分感激,任由对方强而有力的手挽带倒跃两丈外。

这瞬间,他嗅到一丝奇特的幽香。身形倏止,两人双脚落实。

“谢谢你,老弟。”他含笑道谢。

丑骑士一惊,急急放手退至一旁讶然道:“咦!你不怕迷香?”

“怎么不怕?上次就着了道儿,几乎送掉老命。”

“但你……”

“我已看出老妖其意在我,心中已有所警惕,而你的叫声也及时提醒了我,所以未被迷翻,我去拾回飞刀,这老妖惊破胆了。”

二妖以为林华必定倒地,因此毫无顾忌地冲来,等发觉林华以飞刀袭击,双方已挨近至丈内了,只看到寒芒一闪即至,毫无闪避的机会,百忙中临危拼命,止步运功护体,半甲子修为的气功发挥了护体的威力,硬按飞刀。

可是,气功发晚了些,而且林华也以内力御刀,“嗤嗤嗤”一阵刺耳锐啸传山,二妖的灰袍出现了两条裂缝,两把柳叶刀划助而过,再回转反刺在背心和右胯下。

衣破、皮伤、血出,飞刀也被震落。

二妖心胆俱寒,掩住破衣狼狈而遁。

林华拾回飞刀,向吴大爷一群人走去,叫道:“黄山双妖,你们还不走?”

大妖接住了二妖,低声急问:“怎样,伤了吗?”

“不要紧,只是这小子的飞刀防不胜防。”二妖惊魂未定地说。

“你留心他们,我去斗他一斗。”

“千万小心,他的剑术霸道而邪门……”

“我理会得。”

对面,林华接着叫:“吴大爷,蔡二小姐与令媛皆已脱险,黄山双妖已无人质可恃,为何不起而反抗?把他们埋葬掉,动手。”

“你的话是真是假?”吴大爷高声问。

“你瞧,是真是假?”他用手向院门方向一指,大声叫。

众人扭头看去,吴芬正偕同小弟与及大批老少,携刀带剑奔出院门,向广场奔来。

吴大爷大喜,拔剑怒吼:“杀,休放走了他们。”

呐喊声乍起,广场大乱。

十八名蒙面人发出一声忽哨,奔向大开着的南寨门,匆匆撤走。

不戒魔僧的两名同伴,已带了昏迷的婬僧溜之大吉。方中和兄弟则追赶这两个帮凶,五个人已走了多时。

二妖知道大事去矣,带了从人也急急撤走。

只有大妖心中冒火,不肯走,一声怒啸,身剑合一猛扑林华。

丑骑士一声怪笑,向林华叫,“让我会会这位大妖,一比一公平交易,其他的人退。”

声落,人已迎出,剑虹映日,撤下了一把宝光四射耀目生花,晶亮如一泓秋水的宝剑,也是身剑合一迎击,双方像电光石火般接触了。

人影乍合,剑影八方飞射,但见人影飘摇,剑虹急剧地吞吐合张,“铮铮铮”一阵令人闻之心悸的双剑接触震鸣声急如狂风骤雨。

两人用的都是正宗的剑术,功力相当,棋逢敌手,你进我退全力进攻、封架、冲刺、闪避,一切花招全免了,全用进手的招式疯狂进攻,寓攻于守全力相搏,进退闪挪姿态美妙,所用的招式有限,抓注几微空隙便奋勇进击,但见剑影在对方的胸腹间吞吐间缩,道道剑虹接二连三飞射,每一剑皆想钻隙而人,每一剑皆危机间不容发,好一场武林罕见,势均力敌的凶狠危险的恶斗。

铁城寨的人,全被这两位剑术高手的恶斗所惊,提心吊胆在外围观战,除了两人的搏斗声浪外,似乎万籁俱寂。

只有林华是清醒的,他在一旁替丑骑士压阵,追随两人的招术与神色的变化。

各攻了百十剑,两人开始汗透衣襟。

“铮铮铮!吱嘎嘎……”触剑错剑的刺耳声浪仍然不时爆发,双方仍然似快打快,但功力悉敌,谁也控制不住短暂的优势。

林华随着两人移动,突然叫道:“大妖,假使你想使姦用下五门迷香弄鬼,我要废了你,让你在世间活现世,你最好给我安静些,千万别打算用手指去推动袖底的迷香管塞。你们一比一公平决斗,谁也不必用诡计暗算,不论胜负,只要你不捣鬼而不死于剑下,你都可以离开,不然,在下不会放过你的”

“哼!一个江湖小辈,还用得着老夫用迷香?笑话。”大妖傲然地说,手上一紧,攻出十余剑之多,抢进了两丈左右。

“少吹大气,你们功力悉敌,三天三夜怕也难分出胜负。”林华不屑地说。

丑骑士这时夺回了先机,猛攻十余剑,将大妖迫回原位豪气飞扬地叫:“宗兄,不要三天三夜,不久他便可油尽灯枯了,在下年轻,有用不竭的精力,岂怕一个老朽长期缠斗?”

“你少做清秋大梦。”大妖怒叫,急攻两侧。

“依我看,老不以筋骨为能,大妖,你还是见机溜之大吉算了。”林华大笑着说。

正斗间,一匹快马驰入寨堡门,两名庄丁刚拦出喝令下马盘问,突然扑倒在地。

骑士是个蒙面人,背剑,外罩披风。坐骑飞跃过地上扑倒的人上空,驰入广场,距众人约有三二十丈,在腰中拨出一把匕首,在众人愕然注视下,脱手将匕首掷出,坐骑一声长嘶,人立而起,跃转向寨门飞驰,消失在吊桥的那一端。

一名庄丁拾起匕首,奔回叫:“禀主人,匕上有一封画了鬼头的书信。”

庄丁将匕首和书信呈上,书信正中画了一个青面獠牙的鬼头,没写收信人的姓名,也未落款。

吴大爷见到鬼头,脸色大变。

寨外突传来一声怪啸,大妖封出一剑,跃出圈子撤腿便跑。

丑骑士衔尾急追,大叫道:“胜负不分,你走得了吗?”

两人先后奔出寨门,奔向至府城的小径。

林华对丑骑士甚有好感,略一迟疑,也就追出寨门。

铁城寨有一条小径,通向南北大道,但另有一条小径直达府城。大妖走的是通向府城的小径快逾奔马,根本不理会追来的丑骑士,走得甚是匆忙。

小径至府城也有五里,沿途全是田野和山波地带的果林远出两里地,大妖向左一折,进入一座杏林。后面,丑骑士发觉大妖失了踪,看四下无人,便进入路右的树林,隐起身形向内搜。

由于小径曲折,沿途林深草茂,只消在转弯处往路侧的树林中一钻,追的人如果落在十丈后便不可能发现遁走的踪迹了。林华的轻功比两人都高明,他不走道路,从路侧的树林追踪,因此五骑士不见有人跟来,而林华却紧盯住他不放。

“这小家伙将人追丢了。”藏在林侧的林华暗叫。

丑骑士搜入里余,远远地便看到前面一株大树后有衣袂飘动,不假思索地向前急掠,接近至十丈内,树后的人突然现身,原来是十八名蒙面人之一大笑,说:“你来得好,咱们正要找你呢!”

丑骑士一怔,仍然向前接近,冷笑道:“妙极了,在下也要找你们呢!”

“找咱们有何贵干?”

“要你们罢手!”

“罢手?”

“是的,罢手,只许在铁城寨外騒忧,不许入寨乱来。”

“咦!阁下的意思是……”

“闹闹可以,不许侵入。”丑骑士斩钉截铁地说,声色俱厉,不容误解。

“哦!我明白了,你确是为了蔡家的两位闺女而来。”

“就算是吧。”

“你不问问咱们要找你的缘故吗?”

“那是你的事。”

“找你有件事商量。其一,两个丫头咱们负责完整地交给你,但你必须助咱们一臂之力。其二,咱们擒入期间,请勿前往浑水摸鱼。”

“阁下的话,说得非常动听。”

“你最好答应,不然彼此不便。”

“如果在下不理会呢?”

“你不会笨得不仔细权衡利害。”

“咱们双方各执已见,那么,无可商量”

“悉从尊便,反正在下已将条件开出来了。你贵姓大名?”

“咱们非亲非故,不攀交情,通名免了。你的条件与我无关,我的条件阁下尚未答覆呢?”

“你的条件咱们无法答应。”蒙面人一字一吐地说。

“你的条件在下不予理会。”丑骑士也坚决地答。

“那么,你妨碍咱们的行事,只好先除掉你了。”

“彼此彼此,在下也认为你们碍事。”

蒙面人高举左手,冷笑道:“在十八人围攻下,你插翅难飞。”

四周的树上,接二连三有人往下跳,十八个人一个也不少,将丑骑士围在中间,十八枝剑遥指,身陷重围。

丑骑士泰然怪笑,说:“在下最欢迎围攻,方能痛下杀手,你们上吧,多多益善。”

他撤剑立下门户,冷然屹立严阵以待。

蒙面人举步迫进,冷笑道:“你轻视不戒魔僧也没将黄山双妖放在眼下,自然艺业不凡,必有真才实学,在下先会会你,一比一给你一次机会,上!”

“你上啦!一比一,在下不伤你就是。”

“你倒会吹牛,接招!”蒙面人蒙放地沉喝,剑出“寒梅吐蕊”抢先进攻。

双剑乍合,丑骑士也用的是“寒梅吐蕊”,几乎同时出招,同是凶狠的进手招术,看谁能抢得到中宫。

“铮铮”双剑两次接触,同向左移,互换方位,谁也没抢到中宫。

“好!再来!”丑骑士豪气飞扬地叫,疾冲而上,剑闪无数电虹,排山倒海似的向蒙面人攻去。

五招、十招……似乎势均力敌。廿招,蒙面人脚下乱了。

丑骑士愈战愈勇,攻势逐渐显得剽悍狂野,压力渐增,光华四射的宝剑幻化道道电虹,连续飞射绵绵不绝,寻隙蹈虚无孔不入,终于控制了全局,每一剑皆凶险绝伦,每一剑皆指向蒙面人的胸腹要害。

“唰”一声轻啸,蒙面人的右胸襟裂了一条四寸长裂缝,未伤肌肤,可看到裂缝内的月白色中衣。丑骑士一声怪笑,又是一剑拂出。

蒙面人惶然飞退八尺,惶然急封。

丑骑士跟踪追袭,“天外来鸿”跟踪追刺。

“铮”一声暴响,蒙面人拼全力架开刺来的一剑,侧飘八尺,脚下大乱。

“丢剑!”丑骑士威风八面地叫,如影附形迫进伸剑振出一朵剑花。

“转身!”身后有人叫,双剑乍合。

丑骑士如果想击落蒙面人的剑,必定被后面抢出援助同伴的人所伤,只好转身应敌,大旋身剑发风雷,撤出了重重剑网。

“铮铮铮”暴响似连珠,人影倏分。

“哎……”身后抢攻的两名蒙面人之一,跃出丈外以手掩住左肩惊叫,肩外侧有血涌现。

另一名蒙面人的手中,只剩下半段残剑,被震断了尺余锋尖。

丑骑士刚收势,便感到肋下一麻。刚低头察看左肋为何发麻,便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一技震群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垒情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