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垒情关》

第 九 章 绝死逢生

作者:云中岳

他打一冷战,情不自禁退了一步。

疤脸老女人一扬手中的鸠首杖,阴森森地间:“你,谁要你狂妄地下令救火不杀的?”

他再次长揖为礼,欠身道:“祈连以南番人的部落,秋间焚野以避烟瘴。祈连以北,枯草亦可作牲口饲料,地无卑湿,不可放火……”

“呸!不许说题外话。”老道怪叫。

“晚辈只怕火势燎原,人手不够将不可收拾,不但惊扰居民,更恐波及诸位老前辈的仙居,因此只好借重他们救火,确请诸位老前辈宽恕。”

“你知道我们的住处?”老人问,神色不喜。

“晚辈不知,猜想而已。”

“你是苦峪的汉回?”

“不,晚辈来自中原,至苦峪不足一月。”

“你已打听出老夫们在此了。”

“不,晚辈一无所知。”

“你来做什么?他们为何杀你?”

他将出关找人的前因后果一一说了,并说出至苦峪后的种种遭遇从实吐露。

“你来自中原,听说过我们的名号吗?”

“听说过,可惜晚辈生也太晚,不曾得见诸位老前辈的音容丰采。”

“那……你认识我们?”

“老前辈定是楚狂黄公仲秋,那一位定是尊夫人百劫三娘董老前辈。”

“我呢?”老道怪气地问。

“如果晚辈所料不差,老前辈定是邪剑古公春风。”

“你多大了?荡迹江湖多少年?”楚狂沉声问。

“小晚辈虚度廿六春,闯江湖十载于兹。”

“吃那一门饭?”

“晚辈家道殷实,书香世家,靠耕田过活,闯荡江湖仅为找人而已。”

“你既然知道老夫的名号,该知道老夫是名列宇内三狂,位居九大邪妖之一,嗜杀成狂,人神共弃,为何对老夫如此恭敬,是怕死吗?”

他淡淡一笑,心中虽发慌,但不现于词色,镇静地说:“受人之恩不可忘,老前辈是晚辈的救命恩人,受恩而心怀愤怨,何以为人?晚辈生也太晚,可没亲见老前辈杀人狂性如何可怕可僧,岂能凭传言而先怀成见?”

“等会儿你便可亲见老夫发狂了。”

“老前辈…”

“剩下的十七个人,老夫要杀给你开开眼界。”

他大吃一惊,骇然道:“杀降不祥,他们已……”

“老夫的名号如此,不杀岂不是名不符实吗?”

“老前辈请……”

“不许你多说,不然连你也杀掉。”

他一阵惨然,瞥了仍在救火的十七个人一眼,心中一酸。杀人,到底不是好玩的。双方交战有敌无我,那时杀人是势不得已,但要杀一个毫无抵抗力无冤无仇的人,就不是正常人能下得了手的正常现象了。他似乎已看到那十七个人鲜血飞溅的幻影,似乎已听到他们凄厉可怖的叫号声,一阵寒颤通过全身,不由机伶地打一冷战。

他忘了自己的安全,脱口叫:“老前辈,晚辈替他们请命。”

“你替那些要杀你的人请命?”楚狂困惑地问。

“是的,他们也是不得已……”他将已死回人的供词说了。

楚狂冷厉地狠盯着他,冷笑着:“不行,胆敢在老夫住处附近放火,他们谁也休想活命,你给我闭嘴。”

“老前辈……”

“你找死不成?”邪剑叱喝。

他一挺胸膛,大声说:“一个行径怪异的人,必定心中有鬼。怪僻好杀的人如不是心中有鬼的,便是失心疯患了真正的颠狂绝症。诸位不是失心疯的人,而是心中有鬼,藉狂诈疯以压抑心中的不安,或者藉此以泄愤…”

“闭嘴!”

“杀了我我也得说,心中有鬼,必须自己去承受良心的重压,怎可将不幸与痛苦加于无辜的人身上?未免太不公平了,易地而处,情何以堪?试想……”

“小奴才!你好大的胆子。”楚狂怒吼,踏进一步又厉声问:“你不怕死?”

他心中一寒,但硬着头皮说:“晚辈怕死,但非死不可时并不畏缩。”

“目下你并非必死。”

“但晚辈已说出救火的人不死,他们遵从了,定然认为晚辈足以信任,因此留下救火,如果让他们被老前辈杀了,而晚辈却坐视不救,那么,晚辈这一辈子,将永远受到良心的责备,日日夜夜时时刻刻,也会痛苦无尽永受折磨,生不如死。好吧,要杀你就把我也算上。”

“你以为老夫多杀一个会手软吗?”

“我知道你不会,同时,我也不会甘心受死,来吧,我等着你。”他无惧地说,急退三步伸手拨剑。

邪剑哈哈一笑,说:“我邪剑要和他玩玩,仲秋兄闪开。”

声落人间,电射而至,伸手便抓,显得狂妄已极。

林华心中火起,这岂不是太轻视人吗?飞凤剑是武林中有数的名剑之一,可断金切玉破内家气功,对方却徒手进击,未免太瞧不起人了。他不闪不避,起剑迎面点出,剑花倏吐,从容迫进了。

邪剑身形一闪,便从剑侧切入,手搭向他持剑的右手脉门,疾逾电光石火。

他心中一懔,难怪老邪魔如此托大,果然利害,身形闪动间形影乱闪,令人无法猜测究竟要从何处切入,诡异奇奥神秘莫测,盛名之下无虚士,名列两大邪魔名不虚传。他收敛了怒意,立即定下心神全神应战,旋身侧转剑向下沉,拂剑反击,洒出一重剑网,沉住气六合如一避免冲动暴躁,以静制动寓攻于守,先支持片刻再说。

邪剑咦了一声,双掌一分,内家劈空掌力倏发,要用掌力震散剑网以便抢进夺剑。

邪剑古春风在武林名号响亮,与魔箫名列两大邪魔,但名号并不代表他们的为人,而是指他们的武功不同流俗,并非武林正宗,以名之为邪魔,当然,他们的为人也并非无可非议,全部性情怪僻,喜怒无常,行事显得亦正亦邪,并无常轨。大凡身怀绝技而又不同流俗的人,大部个性孤僻性情不同常人,他们也不例外。

魔箫之所以称为魔,是指他的箫音可以令人着魔,可以主宰听者的喜怒哀乐,在行家眼中看来,那是他的声律造诣已修至出神入化境界了,可是行家不多,因此大惊小怪不足为奇。

邪剑,是指他的剑术专走邪门,神鬼莫测,武林中的剑道名家,皆认为他是旁门左道,甚至不认为他会剑术,因此视为邪魔外道。

林华早怀戒心,不退不进,真力贯注剑尖,全力振剑,振散了袭来的可怕掌劲,有宝剑在手他不怕内家掌力袭击,但也感到气血一窒,剑势一缓,退了两步。但他的剑尖,仍然遥抵着邪剑神情相当镇静。

邪剑一击无功,大感意外,不再迫攻淡淡一笑道:“你的内功火候不错,有此成就证明你下过苦功。你的剑是不是飞凤剑?”

林华不敢丝毫大意,戒备着说:“不错,是飞风剑,可破内家气功。”

“你是太白门下的弟子?”

“不是。”

“那……你的剑是偷来的?”邪剑的脸色一变,凶恶地问,先前的笑意全消。

“不是偷来的,而是夺来的……”

夺来两字出口,邪剑已怪眼睁圆,一声怪叫,双手箕张猛扑而上。

林华还不知这老邪魔为何变脸,赶忙出剑自卫,侧身一剑向抓来的手削去。

剑攻出,邪剑人影换位,已到了他的左侧,左手已伸近他的左肩了。

他大吃一惊,暗叫好快。按常情论,他该向右闪退,左旋出剑反击,以阻止邪剑跟踪迫袭。可是,他却前冲,右边大回旋,招出“回龙引凤”,出奇招走险着。

果然被他料中了,邪剑一抓落空,立即俯背追袭,他的“回龙引凤”恰阻止了邪剑的快速进攻,剑尖直指邪剑冲来的胸间七坎要害。

那剑果然了得,冲势倏止,在尖前突然消失,避开了出人意表的一剑,接着从剑侧切入,戟指便点。

林华以静制动的如意算盘落了空,邪剑委实太快了,快得令他难以应付,三五照面被追得手忙脚乱。正慌乱间,他突然下定决心,把心一横,总不能被人主宰了全局处处被动。

人的名,树的影,起初他确是被邪剑名号所镇住,心中发毛,精神上所受的威胁太过沉重,斗志消沉,只求自保而完全丧失了取胜的信心,因此处处受制,险象横生,幸而他的身法也以快速自豪,不然早就支持不住了。

不必胜必定落败,不进击便只有挨打。他把心一横,不再心怯,立即展开了空前猛烈的快攻奋不顾身全力施展所学,每一招皆用两败俱伤的打法,毫无顾忌地冲刺,只要抓住些少空隙,便放胆进攻,十余招之后,果然挽回了颓势,邪剑的一双手不再探近剑影所及的范围了。

邪剑大出意外,突然跃退八尺,须发无风自摇,神色狰狞地说:“想不到你这小辈居然如此高明,难怪能将太白门的镇山宝剑偷来,老夫只好用剑毙了你的。”

林华已出了一身冷汗,但却信心渐增,剑眉一挑,沉声道:“林某虽不是什么英雄人物,但还不至于自甘下流去偷别的剑。”

“夺与偷并没有多少不同,太白门的门人弟子并不出色,保不住这把剑理所当然。但终南剑客今尚健在,居然被你将剑弄到手,谅你也不是终南剑客的敌手,除了偷之外,别无他途。

“林某可不是从太白门人手中夺来的。”

“你想巧辩掩饰你的罪行……”他将在河西夺剑,击溃红衣吊客一众匪徒,救中州镖局镖师的经过说了,最后说:“这件事人证俱在,你不信可前往查证。”

“你的话是真是假?”邪剑脸色稍霁地问。

“反正林某决难在你们三位武林奇人手下逃生,何必花言巧语骗人?”他冷冷地说,神色逐渐冷肃。

楚狂黄仲秋突在远处叫:“你并不需与这十七个番人陪死,早早滚蛋可以活命。”

“林某不想负咎一辈子,大丈夫生而何欢,死而何惧?

要活,活得心安,要死,死得光明磊落。除非你们放过他们十七个人,不然林某只好和你们拼命。”他大声说。

“愚蠢的家伙。”邪剑发出一声咒骂,突然拔剑冲上,手中的剑毫不起眼,是一把极普通需要经常打磨、在中原十两银子便可以买一把的佩剑。

林华立下门户,准备接斗。

邪魔奔近,大喝一声,迎头一剑劈来。

林华一怔,急退八尺,这位邪剑真是邪门,怎么用剑砍劈?剑使刀招,凭什么也算是剑道高手名宿?

邪剑不容许他多想,追到又是一剑砍来。

他不再示弱,左闪、进步、冲刺、出招,一剑探向邪剑的右肋。

“铮!嗤!”两声金呜震耳,前面人影一闪即没,只感到虎口一震,眼前一花,眼角人影乍现,剑气及体,右腰发凉。

他骇然转身,拂剑自救,反应奇快绝伦。

“嗤”一声响,肋衣裂了一条缝,可以看到露出的皮护腰,可能护腰也受损了。

“这叫做‘危机一发’,你这一剑确也值得喝采。”邪剑站在丈外狞笑着说。

原来他拂剑自救,剑掠过邪剑的顶门,几乎击中邪剑的道髻,可惜高了半分。

“你的剑术果然邪门。”他心中懔懔地说。抚着破肋衣倒抽一口凉气。

“你早该知道了,接招!”邪剑傲然地叫,双手持剑,直冲而上,像是斗牛。

他又是一惊,从不曾见过如此用剑的人,如换了旁人,他必定以为是不会武艺的凯子傻瓜,但出之于邪剑手中,他可心中发紧,不知该如何封接了才好,心中一慌,赶忙向左跃退丈外。

邪剑双手挺剑,诡笑着跟踪追到,状极可笑,一面冲来,一面怪叫如雷。不能再逃避了,刚站稳邪剑已到,剑尖己临胸口,他不得不忙乱地接招,闪开正面出剑深入急取邪剑的左胸肋。

邪剑的剑向左轻推,不但格开他的剑,而且近身抢入他的怀中,一声长笑,“噗”一声一脚踢在他的小腰上,力道不轻不重,踢得皮护腰中的飞刀几乎向鞘外跌,巨大的推力将他推得仰面便倒。。

这瞬间,剑芒拂过顶门,他本能地缩头躲避,只感到顶门一凉,风帽飞走了。

也在这一瞬间,他的左手已发出一把飞刀,同时不忘出声喝“打”!

恶斗结束,他倒地滚出丈外爬起,狼狈已极。

邪剑站在两支外,双手支剑哈哈狂笑。

近身相搏,以飞刀袭击,断无不中之理,他存心拼个两败俱伤,理该百发百中。可是,邪剑丝毫未伤,飞刀从邪剑的肋侧飞过,劳而无功。

但这把飞刀,确也吓了邪剑一大跳。

飞刀飞出四丈外,劲道十分凶猛,却被远处的楚狂伸两个指头接住了,举着飞刀注视片刻,叫道:“是千手神君的回风隐形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绝死逢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垒情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