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圣女》

第13章 若愚探微

作者:云中岳

送走了九幽门的人,绝爪飞星的人仍在屋外逗留。

“四海飞狐,你为何找我?”绝爪飞星冷冷地问,保持甚高的警觉。

“就是有关王若愚的事,我是专程来找你们的。”四海飞狐不介意对方的敌意,语气友好。

“开玩笑!这种混混小辈,值得咱们名震天下的神龙会注意吗?”

“应该值得,阁下。”

“为何?”

“你们曾经捉了不少人,准备和黑龙谈条件,胁迫黑龙交换神力金刚,最后谈判失败才来硬的。似乎你们并没有将神力金刚抢到手,而所捉到的人,也插翅飞掉了,可有其事?”

“没错。”绝爪飞星坦然承认。

“你们捉到的人中,有百了枭婆。”

“对。”

“有一个姓张的漂亮小女人。”

“没错。”

“有紫衣仙子。”

“晤!你都知道?”

“所以才来找你呀!”

“理由何在?与王若愚小辈何干?”

“王小辈曾经和姓张的小女人,以及百了果婆走在一起,是从永宁走洛河过来的。你们就轻易放弃追究她们脱逃的内情,也不介意她们日后找你们报复?”

“真有其事广绝爪飞垦讶然问。

在嵋山向黑龙抢夺神力金刚,他是主事人,黑龙怎肯放弃既得的利益,与潜伏在外的爪牙两面夹攻,双方死伤惨重,都是大输家,都认为神力金刚落在对方手中了,因此都不肯甘休。

在山林中拼搏,谁也无法兼顾俘虏,自然认为俘虏被对古夺走了,没有追查下落的必要。他所擒获的俘虏,其实并没有多少威胁黑龙的份量,神龙根本不怕多几个敌人,这些俘虏对黑龙的威胁微乎其微。

这些人如果不被黑龙夺获杀掉,反而对神龙有潜在的威胁,因为他是用埋伏与诡计擒获的,那些人可能心怀激忿找他报复。

黑龙夺获这些人,故示仁义加以释放,唆使她们向神龙报复,这是极有可能的事,甚至会在暗中加以支持,他岂能忽视这潜在的威胁?

“晤!真该派入仔细调查。”他扭头向一名同伴说:“这件事相当重要,你那边能派出人调查吗?”

“我的人手已嫌不足。长上,请不要在我的人身打主意。”那位同伴脸有难色。

风雨慾来,情势紧张,谁愿意被抽调人手?

“看来,你们根本不屑理会这件事。”四海飞狐向后退走:“所以毫不知情,找你们讨消息,不啻问道于盲,我得另行设法了。打扰啦!再见。”

“飞狐.你最好离开黑龙远一点。”绝爪飞星似在提警告:“不摆脱他们,是相当危险的。”

“你威胁我吗?”四海飞狐已退出三丈外,不悦地沉声问。

“你说过,黑龙有你的朋友。”

“没错,我各方部有朋友,那又怎样?”

“不要让咱们认为你和黑龙并肩站。”

“我四海飞狐不在乎威胁。”

“我记住就是,哼!”

“我也不是善忘的人。”四海飞狐扭头便赵步步为营,警觉地离去。

风云际会,各方牛鬼神蛇大会洛阳。

除非神力金刚露面,不然很难风消云散。

真正知道神力金刚最后露面的人,当然不想说出,以免成为风暴中心。

另一个人是神刀天匝,两人是狼狈为姦的搭裆。神刀天砸就比他聪明,脱险之后便不辞而别,穿山越岭远走高飞,目下可能已逃出千里外了。当然,这是他的想法。

他不能独自悄然远走高飞,他还有四位朋友共进退,要走也得走一起,多几个人至少可以壮胆,拼起命来,也多八条胳膊。

他的朋友很多,品流非常复杂。说严重些,他的朋友几乎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神刀天砸就不是好东西,有难时独自溜淖了。

他与四位同伴在映石镇会合之后,匆匆东走洛阳。

他本来另有一批朋友,踉在神力金刚身后西行的,峭山群雄一博,这群朋友眼看大事不妙,先后抽身一走了之,他却与神刀天硕不死心追人山区,被整得灰头土脸,几乎丢掉老命。

他当然不死心,仍然妄想攫取神力金刚的藏室图,因此在接到另一位朋友五湖浪客,派人送来的口信,约他在安乐窝中州客栈见面,奉告有关藏室图的消息,便欢天喜地前往赴约。结果,一头钻进死亡陷阱里。

五湖浪客并没来,来的是九幽门恶魔。

他并不知道是王若愚救了他,只匆匆间感语音有点耳熟,事后也就把这件事忘了。

脱身之后,他愈想愈气愤填膺,五湖浪客廖明是他的知交,做梦也没想到五湖浪客会出卖他,简直是狼心狗肺的死仇大敌。

他应该知道,死仇大敌通常是由最要好的朋友变成的。

四更天,他带着浑身痛楚,一步步向龙门镇的北栅口接近,像个大病经年的老病鬼。

九幽门那位黑袍人,把他打得夭昏地黑,浑身都是瘀伤,走一步就牵动痛处实在难受。

他来龙门镇与其他四位同伴会合,决定与同伴找五湖浪客算账。

他不敢找九幽门报复,恐怕一说出九幽门的事,这四位好朋友,必定变色而走,弃他而去了。

在狭石镇,这四位好朋友就不肯随他入山冒险。

龙门镇在府城南面二十余里,他走得相当辛苦。

天色大明之前,栅门是不能开启的。栅门的功能与城门一样,天黑闭栅不许任意夜间进出。

他必须飞檐走壁入镇,不然就得等天亮。而现在要他爬栅跳墙,那简直是要他的命。

他不能等天亮,打算绕镇侧,找小街小巷的出口,这些小街巷是不设栅门管制出入的。

刚打算绕入路右的小径,前面数十步的栅门阴影里,踱出两个身材修长的人,缓步向他接近。天色太黑,看不到面貌,却隐约可以分辨旦1,他们佩了刀或剑,决不可能是镇民。

“你来了吗?”其中一人高叫。

他感到双脚发软,心向下沉。

“我真蠢!我为何来找他们?”他心中狂叫,知道走不了啦!

九幽门的人知道他的底细,买通五湖浪客引他去送死,当然知道他的朋友,在何处落脚。引诱他至中州客栈会晤,目的就是要他离开同伴。对付五个人得付出代价,对付一个人轻而易举。

是的,他真该听王若愚的话,赶快远走高飞,却愚蠢地回来送死。

这两个家伙,一定是九幽门的人,算定他脱险之后会前来找朋友,他早该想到出事的前因后果的,现在后悔已来不及了。

没有力量逃走,痛楚会耗去他全部精力。身上没带有寸铁,想拼命也无剑可用,力不从心。

“你……你们不要做得太……太过份了。”他咬牙切齿,准备忘了痛楚,全力扑上去,用双手和对方拼了,大不了把捡回的命又豁出去。

两黑影发出一阵阴笑,渐来浙近:

可以看清人影的轮廓了、郊外有星光,拉近至十步左右,便可分辨人影。

“怎么是你们?”他心中一宽,不必再用余力把命豁出去

“你以为我们是谁?”那人阴笑着问。

是穷儒和穷道,不是敌人。穷家三友不知为了何事向王若愚袭击,出其不意把王若愚打下陡坡,那与他无关,他与任何一方皆无交情。

“我以为你们是九幽门的妖孽。”他叹息一声,大有英雄末路的感觉:“他们逼我招山区所发生的事故,以便猜测藏宝图的下落,把我整得好惨,我是死里逃生,还以为他们在这里等我呢!”

“你落在九幽门的人手中逼供,居然能死里逃生?”穷儒意似不信:“可能吗?任何人到了他们手中,有如入瓮之鳖,笼里的鸡,你凭什么能死里逃生?你本来就是一个浪得虚名的蹩脚剑客,决不可能逃出他们的控制,你骗谁呀?”

“嘿嘿嘿……”穷道的阴笑特别刺耳:“老哥,看他这畏妄缩缩的鬼样子,的确像吃足苦头的人。说不定他真有本事,从九幽门的人手中遁走呢!其实他的飞龙剑法并不坏,不要嘲笑他了,他已经够可怜啦!嘿嘿嘿……”

如在平时,他不曾受伤,或者有剑在乎,不愤怒得跳起来才是怪事,怎受得了两个者卑鄙的人冷嘲热讽,他可不是善男信女。

但现在虎落平阳,只有忍下了。

“你们尽量嘲笑吧!我认为。”他强忍怒火,心中恨极;“你们不是在这里等我吧?”

“是等你,没料到真等到你了。”

“等我?你们知道我会来?”他心中一跳。

“知道。”穷儒不多作解释。

“为何等我?有事?”

“是的。”穷儒似乎懒得多说一个字。

“我们到镇上的龙门客浅谈。我宴在有点难以支持,”穷家三友恶名昭彰,坏得头上生疮脚底流脓,还会有好事找他?好事又何必在镇外无人地带等?见面又何必冷嘲热讽?

如果能在客栈谈,他就有朋友助势了。

穷儒是坏精,怎会不知他心中所打的主意?

“不必到镇上去了,龙门客栈你那四位朋友,不知何方神圣派有几个人暗中监视着他们。”穷儒总算说出在镇外等候的理由:“咱们不想浪费工夫,捉一个家伙探他们的底。”

“哎呀!”他大为焦急紧张,立即想到九幽门。

“不是九幽门的人。”穷儒似乎看穿了他:“九幽门的人,落脚在安乐窝西南,洛河旁的一座庄院里,不会派冬远来龙门镇,他们忙得很。”

“他们忙着屠杀异已。”他想起那些被当堂处决的人,感到脊梁发冷。

“江湖朋友,人人都在做这种事,屠杀异己,没有什么好怪的。”穷儒的话说得轻描淡写,却充满凶兆。

他心中暗惊,难怪他们计算王若愚,把屠杀异己当作平常的事,王若愚那时已声威鹊起,也是争夺藏宝图希望甚浓的人。

除去竞争者,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所以入山的群雄自相残杀,更有杀手不择手段向群雄下毒手。

“我已经下再插手夺图的勾当了,也无此能力。”他警觉他说,等于是宣示脱出竞争,也是示弱的宣告,让对方不要把他看成必须除去的竞争者。

“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做得对。”

“找我有何见教。”他知道,这件事不解决,这两个老坏种不会放他走的,所求不遂不会甘休,但愿所提的事他能解决。

“你知道神刀天诬的下落吗?”

“不知道,还没离开熊耳山,他就匆匆走了,猜想他心中害怕,不会回狭石镇,很可能走熊耳北麓出陕州,走回头路远离是非。”

“他的确打算出陕州,但走不了。”

“咦!你……”

“我知道。”

“他……”

“他落在某些人手中,招了供。”

“哎呀!招什么供?”

“你,还有姓张的女人,都知道神力金刚的去向下落,要筹你证实他的供同是真是假。”

“咦!你……”他大吃一惊,悚然后退。

“他说,是王若愚小辈救走神力金刚的。”穷儒一步步紧逼着他:“是真是假。等你证实。还有姓张小女人,你们必须三面对证。”

他知道危机来了,扭头撒腿狂奔,忘了身上的痛楚,生死关头他浑忘一切。

被弄去三面对证,事后他能逃一死:杀人灭口,是天经地义的金科玉律。

他本来打算奔入路左,钻入路旁黑暗的树林逃命。

“飞龙剑客,往这里走。”路北官道中,传来他熟悉的娇叫声。

他心中狂喜,拼命沿路狂奔。

穷儒一把抓空,没料到他突然折向。听到娇叫声,本能地收手刹住脚步,不敢穷追。

“联手!”穷儒大叫。

穷道疾冲而上,松纹古定剑出鞘。

两个老卑鄙也知道来人是谁,所以不敢单独应付,来人的底细他们知道,两人联手才能对付得了。多年来三个老卑鄙一直走在一起,碰上劲敌就会联手进击,联手的默契十分圆熟。

奔出十余步,脚下一软;几乎摔倒。

“你真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飞龙剑客站稳了,兴奋得说话也增加了不少中气,咬字清晰精神一振。

是张卿云姑娘,恃女小春小秋在左右后方戒备。

“退到后面调息,一切有找。”张姑娘缓缓拔剑,目中紧盯着冲来的穷儒穷道“还有一个躲在路旁的入,一起冲上来。”

果然不错,穷僧一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若愚探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门圣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