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圣女》

第14章 鬼王挨揍

作者:云中岳

一个人办事,如果没有目标,就会失去冲劲,提不起斗志。

神力金刚那张图,不是他所追寻的一张,他已经肯定了。

神力金刚的曾祖,是当年天完帝国八虎将之一,家中藏有宝图,是天经地义的事,不可能是他追寻的那一张。

当他知道神力金刚的身世后,便肯定地知道不是他所追寻的那一张图了。

所以,他失去目标,失去追查的热诚,冲劲泄散了,他哪有闲工夫与这些拼斗?所以消极地逃避。

现在,他有了目标。

他不打算走了,第一件事便是上街买日常应用物品,换洗衣物,不想再扮穷极潦倒的浪人。

安乐窝是桥南的市集,早已形成颇象样的市街,商旅来来往往,本来就是名胜区。

但真正前来瞻仰吾家先生邵康节安乐窝故址的人并不多,那是騒人墨客的事。

往来贩夫走卒,对一代大贤吾家先生,没有多少印象。

日上三竿,他光临大街的鞋店。

这是卖皮靴的店,各种马靴、快靴、皮扎翁、短统鞋……就是不卖布鞋,作坊的伙汁都是皮匠。

“客官请里面坐,欢迎光临小号。大胖子掌柜笑吟吟上前招呼,一团和气:“小号的手艺远近驰名,有口皆碑。请问客官是买现成的呢,抑或是订制?”

“订制。”他在长凳上落坐,拍拍脚下快开口的快靴:“全皮的抓地虎。”

“客官,全皮的太重……”

“不要紧,愈重愈好,一脚可以踢死人的最妙。”他半真半假,笑容邪邪地:“靴统要染邑,染白的加金花钉,最神气。”

“老天爷,那会被抓住枷号示众的,那是禁品,客官别开玩笑。”胖掌柜惶然拒绝。

本来,绝对禁止民间穿花俏的靴鞋。白色,更是王府护卫的制式靴,比京都特务厂卫的白靴统稍短些。

但近年来禁令渐弛,民间已有人穿缕花的靴子了。

“好吧!不要白色,要黑,黑得发亮。抓地的钉要纯钢的,踢上一脚可以保证皮开肉绽。”

他胡说八道,用意是吸引有心人的注意。

“客官不是穿来爬山越岭的。”掌柜说。

“对,打架用的。”他的嗓门特大,店外已有人探头探脑看热闹了:“贵地邻近嵩山,少林武技名满天下。但他们穿布统短快靴,薄底便于跳纵。我不同。”“客官有何不同?”胖掌柜召来了工匠,准备替他量脚。“我的腿很厉害,善用腿攻,与少林善守不同;佛门弟子缺乏伤人的霸气。用腿攻不但可以及远,一脚可以把人踢得半死。喂!什么时候可以交靴?‘

“后天。”胖掌柜肯顶地说:“八两银子。”

“你在打动吗?”他大笑,掏出十两纹银:“朝靴也要不了八两银子。不过,只要能做得好……”

保证让客官满意,小店的皮匠是全府最好的。”

“但愿如此。我给你十两银子,所以必须是最上等的皮,最好的工。后天这个时候,我辛换靴。不来,你就另卖好了,不要你退银子。后天见。”

将银子塞入胖掌柜手中,在看热闹的人注视下,昂然出店走了。

哪有这样做生意的?胖掌柜接到银子愣住了。

招摇的目的达到了,观众议论纷纷。

他踏入大白酒坊,店堂中居然有五六位食客。是早膳时光,早膳哪能喝酒?

上酒坊喝早酒的食客,必定是不折不扣的酒鬼。

不可能有人估计他会来大白酒坊进食,这五六位食客应该与他无关。

可是,以后人店的食客,可就不简单了,因为他从鞋店出来至酒坊进食,已经是半个时辰的事了。

安乐窝只有这么一点大,半个时辰可以发生许多事故。

店伙送来几味下洒菜、两壶酒,店堂已陆陆续续进来了亦少人,包括两位打扮得不三不四,难以分辨身份的中年女人。

明显地可以看出,有许多酒客,所穿的衣衫,不论是飘纽的长衫或两件头的直掇,几乎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宽大,腰带不系在外面。

兵刃藏在衣内,不至于引人注目。尤其是短兵刃,更难从外表估计出兵刃的性质。

喝了两三杯酒,他四周的食桌已被其他食客所坐满。

在大庭广众间公然闹事,动刀剑打打杀杀,是极为犯忌的事,要被弄入官府大牢,那就麻烦大了,官府可能穷追猛查,把某些人的根底刨出来。

因此许多暴行事故,绝大多数在夜间发生,或者没有目击者的偏僻处所爆发冲突,出了事不会落案。

人心似铁,官法如炉;一旦受到官府注意,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目下江湖上的十大神秘组合,主要是他们活动在暗处,不敢张旗扬鼓公然为非作歹,因此不易被人发掘根底,没在官俯落案,所以才能保持神秘面目。

一旦出了事落了案,就必须从神秘组合里除名了。

这十大组合中的列名,几乎经常新旧交替,不断更易,很公有保持一二十年的组织,散散合合,你起我落,十个八个认可成立一个组合,三五百人也可组织起来参予逐鹿,一旦出了重大事故,很可能一哄而散、

除了需防暗器之外,不必耽心有人拔刀撤剑行凶。他踞桌大吃大喝,旁若无人。

公然在大庭广众间打打杀杀用刀剑行凶,是犯忌的事智者不为。

但赤手空拳打架伤人,却事属平常,只要不当堂打死人,而又一溜烟跑得快脱离现场,没被街坊捉住送官,就不会有后患。

他是很有耐心的。他在等,等某些人找他打架。

能很快地将人制住带走,也就没有苦主。负责治安的街坊们,是不会自找麻烦报官追究的。

急于捉他的人,一定会采取行动的。

气氛渐紧,有人跃然慾试了,看哪一个组合沉不住气。

通常先下手为强的一方,也就是非常重视他,不希望他落在别人手中的人,避免别人捷足先登。

脚步声沉重,进来了五个相貌威猛的人,吸引了所有食客的注意,全都向这五位爷注目。

这五位爷,本来就有意引人注目,鱼贯站在走道上,五双锐利的怪眼,凌厉地扫过每一桌食客,而且逐一审视,气势极为磅礴。

五个人的目光,落在王若愚身上的时间最长最多,似乎把他的眉毛也数得一明二白,他身上哪一条肌肉长得不对也一清二楚。

“哈!全是些牛鬼蛇神。”那些留了大八字胡,身材特别魁梧的人语含不屑。

“符老哥,别走眼了哪!”留了三络短须的人说:“该说是兴风作浪的湖海龙蛇,咱们这些地方的小鱼小虾,还真不敢招惹他们呢,也招惹不起。”

“对,咱们招惹不起。”鹰目特别锐利,露出一口尖牙齿的人,目光落在一个虬须食客身上:“至少那个什么嗜血夜叉杨广,就是名震天下的嗜血恶魔。咱们这些只能在河南家门口道字号的人,哪敢招惹他自寻死路,咱们所练的几手鬼画符,还不配替他抓痒呢。”

你嘲我讽,几乎指名挖苦。

虬须食客双手十个指头不住伸屈,脸上有狞猛的神情流露,以及强行克制暴怒的表情。

嗜血夜叉杨广,确是乞震天下的嗜血恶魔。

一些地区性的英雄豪霸,怎能与天下级的高手名宿相比?嗜血夜叉杨广,就是天下级的可怕高手。

“中州双奇,你两个杂碎给我好好地记住。”近窗角一桌的一位铜铃眼食客,愤然投杯而起:“强龙不斗地头蛇;咱们光临贵地,并不想招惹贵地的蛇鼠。咱们所办的事,也没损害贵地好汉的利益。如果你们强出头干预,休怪咱们把贵地闹得烈火焚天,你们最好识相些,在一旁袖手旁观是有好处的。”

“你要在敝地闹得烈火焚天?是吗?”站在最外侧,那位同心有一颗豆大朱砂痔的人,阴森地绕过一张食桌,向那人步步走去:“这可是你绝世鬼王洪魁亲口说的,我听得字字清晰,这里还有许多证人,阁下不会矢口否认你说过的话吧?”

这张食桌的一位留了花白胡子老食客,嘿嘿阴笑伸木着挡住去路。

“三眼灵官,何必呢?”老食客的笑容相当慑人,阴森狞恶与笑的意义完全相反。

笑该是表示快乐的自然流露形象,但笑并不能表示真的快乐,有些人在遭受极端痛苦时,却用反常的笑表达。这位老食客的笑容,看的人不但没感觉他的快乐,反而平空生出毛骨悚然的感觉。

“笑无常,你该听到他的话了,这可是他的用意,在下有责任防微杜渐。”三眼灵官也冷冷一笑。

两个指头。挟住了横在身前的尺余长木着。河南不产竹,某些特区虽然有少数特殊竹材生长,但数量不敷应用,挟菜的着是木制的,又长又粗,用来挟大锅煮的面最灵光管用。

两个手指,想挟牢坚实的木着不是易事。

笑无常一手握着,竟然收不回来。

“这期间并没发生血案;并没有无名尸体等候查验;也不曾发生当街杀人凶案;没有通缉犯露面;没错吧?”笑无常的阴笑收敛了,笑不出来啦:“真要闹到那种地步,对你三眼灵官又有多少好处。”

“你能保证?”三眼灵官沉声问。

“当然不可能完全保证。但我绝对相信,所有的人都知道规矩,尽量避免犯忌的事故发生,除非情势实在无法控制。”

“你只能保证你的人,其他……”

“我认为心同此理,其他的人也在守道义行事。据我所知,迄今为止,除了有些龙蛇在数难逃之外,并没有无辜者在死。连九幽门的朋友,也仅囚禁一些无辜的人而已,受些惊吓在所难免,不曾伤命确是事实。”

九幽门占据了一座庄院建立活动中枢,囚禁了庄院主人一家老少,的确不曾伤害这些平民百姓,被处死的都是在江沏闯道的人。

名震天下的风云人物,对地方上的豪霸其实颇有戒心。

这些独霸一方的人,或者在地方上有名望的豪士,武功其实不比那些天下级的豪霸差,只是他们少在外地走动,仅过问本乡本土事务,名号没有天下级的高手名宿响亮而已除非过江的强龙特别强.不然真不愿招惹地方的龙蛇。

穷家三友为祸江湖.但有许多府州,他们就不敢在那些地方公然亮相.那些地方的豪蹋,把他们看成瘟疫,看成猛兽疯狗,发现了就群起而攻,赶他们远离疆界。不许他们为祸本地。

穷家三友在河南府,就不敢公然露面,只敢夜间愉偷摸摸活动,白天躲得稳稳地像地鼠。

河南府有不少英雄人物,三眼灵官,中州双奇,都是地方上的保护神。过往的牛鬼蛇神,还真不敢肆无忌惮公然作案撒野。

当然也有人不怕地方豪霸,出其不意作了案就远走高飞。

在中州双奇与三眼灵官的心目中.穷家三友就是这种作了案就溜之大吉的混蛋,查出他们的藏匿处,铁定会群起而攻。

所以穷家三友的活动范围,每下愈况,日渐窄小,只能悄然往来,作了案立即远走高飞。

笑无常来软的,三眼灵官也就硬不起来。这些龙蛇真要横定了心,不顾一切放手胡为,闹个烈火焚天再一走了之,还真难以收拾呢!

“你们最好守规矩。”三眼灵官收手松奢,脸上寒意仍浓:王府的侍卫已经出城,你们最好早离疆界。出了事,他们会找我,我也会找你们,谁也别想安逸。哼!我说得够明白吗?”

“老夫的听觉好得很呢。”

“那就好,免得说第二遍。”三眼灵官离开食桌,目光落在王若愚身上,举步接近。

“你别瞪着我。”王苦愚嘻皮笑脸:“我可是清清白白,正正当当,有户籍有职业,有合法身份证明的平民百姓。”

“你是吗?”三眼灵官仍然狠盯着他:“你就是王若愚?”

“如假包换。”他拍拍胸膛。

“可有绰号?我寡闻,从没听说过你这个人。”

“刚混两三年。文不能提笔,武不能舞剑,江湖上英雄好汉多如牛毛,哪轮得到我这种人出头,准肯抬举我给我赐赠绰号?混了一二、一年,没混到绰号的人多着呢!我没混到绰号,活该哪!”

“你为何不走?”

“走得了吗,前辈。”他扫了食堂中的食客一眼:“在贵地,我还可以托你们这些菩萨的福,可以暂保平安,一踏上官道,我的命可就难保了。”

“把藏宝图丢爹到街上让想要的人捡,不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鬼王挨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门圣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