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圣女》

第15章 双龙相搏

作者:云中岳

笑无常一走,其他怀鬼胎的人,不敢再妄动,以免大吃苦头。

嗜血夜又象斗败了的公鸡,垂头丧气带了两名同伴匆匆溜走。

两个打扮得不三不四的村姑,避至壁角一桌埋头进食,回避王若愚的目光,表示脱出是非圈外。

王若愚不想久留,喝掉两壶酒,填饱了五脏庙,兴高采烈返回旅舍。

他露面的消息可能已传遍全城,目的已经达到了。

他有意让所有的人知道,藏宝图可能在两条龙手中。也明白表示,他要争夺藏宝图。

冲突的消息传出,辗转相传,肯定会逐渐走详。

引起的猜测也将人言人殊,情势愈乱愈好,两条龙不会有好子日过。

两个村妇目送王若愚的背影出店,立即召来店伙会账准备跟踪。

另一壁角的食桌,过来了两个中年人。

“请留步。”生了一双三角眼的中年人伸手虚拦,笑容怪怪地:“坐啦!在下有事奉告。”

两村妇扫了两人一眼,互相打眼色示意。

“好,本姑娘洗耳恭听。”村妇重新落坐,态度颇为骄傲:“你们胆气不够,有什么好说的?说啦!希望不是一些不中听的废话。”

“两位姑娘从永宁金门山来?”

中年人泰然在对面坐下,不介意村妇的骄傲态度。

“晤!你们的眼线很能干。”

“凝真观主来了吗?”

“你问这种话就不上道了。你们是……“

“妙手毒心江……江兄,追查另一条线索,近日或许能赶同……”

“哦!原来你们是黑龙。”村妇的脸上,并无惊讶或喜悦的表情,只有冷淡:“请转告江前罪,敝观主已不管他的事了。敝观主不久前知道他是黑龙的人,很不高兴呢!”

“咦!诸位跟踪王小辈前来洛阳,难道不是想完成江……江兄的委托吗?”中年人讶然间。

“现在是本观自己的事了,与贵会无关,各行其是,不要干涉我们的事,好吗?”

“这……可否等江兄返回时……”

“敝观主不会见他。”村妇坚决他说:“也许,敝观主未能、完成江前辈所托,愧见江前辈吧!目下本观办自己的事,不希望与贵会有所牵连。”

中年人脸色难看,僵住了。

“贵观为王小辈而来,该是事实。”另一中年人陪笑,态度诚恳:“有敝会的人配合,岂不多几分成功的希望?”

“不一样,阁下。”

“姑娘……”

“江前辈的唯一要求,是杀死王小辈。而敝观对他的看法已经有所改变,我们不要他死。”

“我们对他的看法,也有了改变。”中年人急急表白:“本会也不要急急杀死他,要活口。姑娘,我们的目的是相同的。”

“为何改变看法?”

“他可能从神力金刚口中,知道藏宝图的正确收藏处,所以……”

“敝观主对藏宝图毫无兴趣,只要他这个人。”

“本会也要这个人。”中年人语气斩钉截铁。

“那就各行其是,请勿干预。”

“姑娘……”

“后会有期。”村妇突然站起,谐同伴掉头便走。

“这些妖妇会误事。”目送两村妇出店,中年人向同伴低声说。

“可能的。”同伴冷笑:“说不定她们不自量,胆大包天向咱们抢人呢!如果王小辈先落在咱们手中,她们很可能不顾一切向咱们袭击抢人,哼!”

“但愿她们不会。赶快向上级禀报,得多派一些人手盯牢她们。”

“必要时,哼!永除后患。”中年人凶狠地说。

西关与西关外的一带城外街市,才是府城真正的商业区,市肆繁荣,商旅云集。

陆续闻风赶来看热闹的江湖人士,以及曾经参予嵋山夺图的劫后余生群雄,皆在这一带落脚。

他们并不承认失败,也不甘心。

更希望查出藏宝图的真正得主,以便日后策划夺图的大计。

亿万财富,谁愿意轻易放手,这世间本就是人为财死,马为食亡的世界。为名为利,都值得以生命投入。

这些人如果不为名利,来做什么?这些人几乎都是老江湖,精明机警,消息灵通。已经知道河南岸一带,已由实力强大的凡个组合所盘据。实力不足的人如果卷入,很可能遭多“消灭的厄运。至少,他们知道两条龙都在河南岸一带活动。

他们并不真的闻龙丧胆。

那些人除了人多势众之外,没有什么真正的惊世人才撑大梁,必要还可以和两条龙放手一拼。而且那些人不可能一天到晚,一大群聚集在一起耀武扬威。

没到生死关头,还是避免与两条龙接触,保持距离为妙。

所以住在河北岸的江湖群雄,小心地避免与两条龙公然挑战。暗中却等候机会放手一搏,把藏宝图弄到手,快速遁脱远走高飞。

王若愚的出现,所放出的风声,引起各路群雄的注意,纷纷暗中活动准备大举。

王若愚竟然敢向两条龙公然叫阵,公然表示要抢夺藏宝图,也让群雄惊诧。有些人根本不敢置信,认为安乐窝大白酒坊的事故,是不可靠的谣传。最感惊讶的人,是在西关落脚的电剑公子,和拥有颇大实力的金眼太岁。

电剑公子不再孤单,他把十二位暗中分批活动的朋友和爪牙,集中起来住在一家旅店内,与金眼太岁的人毗邻而居。

寒梅郭姑娘也住在同一家旅舍伊洛老店。她正式以朋友的名义,与电剑公子同进退,事实上她也对电剑公子甚有好感。

电剑公子和金眼太岁,都是曾经被王若愚戏弄得灰头土脸的人,对王若愚的戒心也最高。王若愚的声威突然鹊起,对两人的威胁也最大。至少,两人都认为这不是值得欣慰的消息。

午后不久,伊洛老店的店堂冷冷清清,距旅客落脚的时光还有两个时辰,店伙们懒洋洋提不起劲。

店堂的四名店伙,倒有三个趴伏在柜上打瞌睡。

进来一个背了包裹,气色甚差,身材雄壮,脚下有点不便,满脸病容的人,用青布卷住的雨伞,里面暗藏着一把长剑。

唯一有精神的店伙不以为怪,这时候有零星旅客落店,并非稀奇的事。在柜内笑吟吟欢迎旅客光临,顺手推醒一旁的掌柜夫子。

“客官辛苦了,欢迎光临小店。”店伙从柜内绕出,一团和气伸手接包裹:“客官气色不怎么好,可选一间清净的上房。仲夏天气忽凉忽热,身体不适是常有的事,要不要小店请一位郎中看看?”

“少多嘴,我这鬼样子与天气无关,也不是病,要清净上房倒是必要。”旅客紧抓住解下的包裹,拒绝店伙代劳:“时雨时晴,你这鬼地方也实在烦人。”

“客官可有贵重物件交柜叶柜内的掌柜夫子,展开旅客流水簿,摆弄文房四宝,一面润笔一面说:“请客官将路引登记,要住几宿?”

旅客从怀袋中,掏出用布包妥的路引交柜,目光却往店堂的后面探索,像在寻什么。

“在下姓凌,住一天算一天。”旅客是飞龙剑客凌君豪,目下病容满脸,豪气全消:“有位陈春风的人,身边有些朋友,他们住在哪一边,我也要在那一边要一间上房,单间也无妨。”

陈春风是电剑公子,两人同是名列十大剑客的风云人物。见面经常你嘲我讽,在排名上心存芥蒂,其实并无仇恨可言,小冲突谁也不多作计较。

说曹操曹操就到,右厢出来了电剑公子,借同两位朋友踏入店堂。

“哈哈!是你?”电剑公子先发出嘲弄性的怪笑,看清飞龙剑客的脸色,赶忙神色一正:“你像个鬼,遭到什么祸事了?”

“我的朋友全死光了,最后四位昨晚死在龙门客栈。”飞龙剑客痛苦地说:“他们做得太过份了,锄除异己的手段变本加厉,我这条命能保留到现在,可能真有鬼神在暗中保佑呢!”

“咦!谁下的毒手?”电剑公子惊问。

“不知道,猜想该是黑龙。天杀的狗娘养的坏种穷家三友,也在打在下的混帐主意……”

趁店伙领路至客房机会,电剑公子和朋友一同往里走。他将昨晚经历的变故简要地说了,等于是提醒电剑公子须严防意外。

计算神力金刚的人甚多,人人志在抢夺藏宝图。而最先发动袭击的人,就是飞龙剑客和他的朋友,抓住在半途相逢的好机,迫不及待两面夹攻。现在,失败得最惨的人,可能也是飞龙剑客了。剩下他单人独剑,孤掌难呜,甚至不敢独自逃命远走高飞,似乎注定了要全军覆没。

客房在第三进东院,电剑公子十余位朋友,住东西两厢的十余间上房。安顿毕,电剑公子与十二位朋友,在东院的厅堂与飞龙剑客品茗,详叙遇险的经过。

“九幽门不会放过我是一定的,但不可能先一步赶到龙门客栈,屠杀我的四位朋友。”飞龙剑客说出自己的猜测,表示对事故的看法:“我是在穷家三友的口中,推断是黑龙做的好事。穷家三友在镇外等我,说客栈内我的朋友,已受到不明来历的人所监视,所以他们三个混蛋,出镇外等我……”

“凌兄,这里面大有文章。”电剑公子截断他的话,提出疑问:“那些来历不明的人,既然能派人在龙门客栈监视你的“朋友,难道就不会吕派一些人在镇外等你?黑龙人手众多,仅派人在一处地方守候,未免太不合情理吧?”

“陈兄,你的意思……”

“如果不是九幽门……”

“九幽门计算我,已不费吹灰之力顺利得手,没有理由把我的朋友也算上,也不可能派人至龙门客栈监视,无此必要。

他们更不可能预先知道我能脱身逃走,一怒之下屠杀我的朋友,他们尽可毫不费力地,先一步把我的朋友一起捉住,一起拷问,岂不比拷问我一个人,来得有效?”飞龙剑客肯定地说。

“所以,那是穷家三友做的好事。”电剑公子冷笑:“他们先宰了你的朋友,再在镇外等你送死。那三个老猪狗的话,你如果相信,铁定会上当的。”

“晤!有此可能。”飞龙剑客意动,咬牙切齿:“如果是他们,他们必须付出代价。”

“他们是大名鼎鼎的名宿,这次峭山夺图,他们却是表现得最恶劣的人,偷偷摸摸躲在一旁干见不得人的勾当。连刚刚闯出名的王小辈,也被他们三个老名宿暗算,杀你的几个朋友,又算得了什么?这三个天杀的混蛋,我们真该提高警觉,严防他们暗算谋杀。”

“我已经不能逃,在路上更危险,只好躲到城里,等风声过后再说。”飞龙剑客那英雄末路的可怜相,委实令人同情:“躲到你这里,不嫌我碍手碍脚吧?如果因此连累你,那

“算了吧!凌兄。”电剑公子苦笑:“老实说,咱们都是些亡命,一旦灾祸临头,拼命的勇气仍是有的。俗语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那些混蛋如果嫌我碍事,把藏宝图看成他们的禁裔,不许他人染指觊觎,就算你不和我们在一起,他们也会向我动手的。留下吧!多你一把剑,咱们也多一份杀人的力量,多一分声势。让他们来吧!谁怕谁呀!”

情势不由人;飞龙剑客即使害怕,也不可能也不敢单独远走高飞。在途中被人杀死,不如留下与仇敌拼向。

目下所有的群雄,皆需要人手助势。无论他投奔任何人,都会受到欢迎。除非对方是没有出息的胆小鬼。

胆小鬼不会留下,早就闻风远逸啦!

敢来参与夺图的人,也不会是胆小鬼。

那时,天津桥(上浮侨),皆因春夏水涨而拆除,设有渡船往来。渡船甚少,也不是往来要津,等渡船要等上老半天。

南来北往的旅客,通常经过仁惠桥。

因此三座浮桥(下浮桥在府城东南角)的南岸一带,只是一些小村落,很少引人注意。

九幽门所占据的庄院,就位于上浮桥(故天津桥旧址)南岸。一条小径沿河岸伸向安乐窝,沿途草木葱宠,视界有限。

再南面,便是青葱的麦田,小农舍疏落其间,视野要!”宽多多。有人在田野的小径上行走,老远便可发现是不是本地的村民。

十余名携刀佩剑的男女,沿小径飞掠。一看便知不是本地人,速度逾奔马。

午后阳光普照,视界可及十里外,如想在田野不被人发现,那是不可能的事。

必须用最快的速度,赶到目的地行碎然的、骤不及防的雷霆攻击。

在乡郊打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双龙相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门圣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