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圣女》

第16章 防不胜防

作者:云中岳

在城厢的街市,不会发生公然挥刀舞剑的事。

三眼灵官与中州双奇,已代表河南府的地方豪杰,提出警告,放出风声,如果发生严重的血腥事故,洛阳群雄便会出面插手。因此,白天不会发生公然流血事故,甚至在“活动的眼线,也避免携带不易隐藏的刀剑。

安乐窝位于府城对岸,只会发生一些小斗殴。白天是安全的,除非钻进很少有人行走的小巷子,偏僻处出了意外不能怨人,聪明的眼线不会往小巷于钻。

百了枭婆和张姑娘,就是把两个杀手,架入小巷子弄走的,没有目击的证人,没留下尸体需街坊处理,这种意外事故,不可能有苦主叫苦喊冤。

两人重返市街,奔向小街的中州客栈。

王若愚落脚在中州客栈的消息,一早就传遍全城了。再经过他有意的张扬,中州客栈便成了众所注目的中心。他人手缺乏,最好的力、法便是让对方找他。找他的人,也会带他去找首脑人物。

他对各方的动静所知有限,但却知道,各方的注意力,已经逐渐以他为中心了。

他救了神力金刚的事,已经有人抽丝剥茧找出真相。

他救了紫衣仙子与张姑娘的事,也被人逐渐发掘出来了。有人疑心他已经从神力金刚处,得到了藏宝图,不算是不合情理的推断,固为按常情推测,每一个与神力金刚接触过的人,都有获得藏宝图的可能。

两条龙之间,就相互怀疑对方已获得藏宝图了。其实神龙并没与神力金刚接触,黑龙却认为神力金刚是被神龙劫走的。

神力金刚那份藏宝图与他无关。现在,他知道黑龙和九幽门,各拥有一份藏宝图,其中一份很可能是他所要找的。

他花了将近两年岁月,在庐山调查每一队前往挖宝的人,是否有减宝图按图挖掘。在江湖奔走,暗中追查任何有关藏宝图的消息。

藏宝图有四份,他要找的是第三幅:丙图。据他所知,图上下角的编号是甲乙丙丁。神力金刚说祖传的图是丁图,他深信不疑。

他希望黑龙会和九幽门这两幅图中,有他所要找的丙图在内,他就用不着常年累月在江湖奔波了。

他在客院的交谊小厅品茗,一面向负责小厅杂务的店伙闲聊,不着痕迹地打听消息,也谈些洛阳的风土人情,定下心等候变化。

一定会有人来找他的,文来武来他都有心理上的准备。客店是公众可以往来的地方,不速之客随时皆可能光临指教,或者问罪挑衅。

他心中雪亮,客店中气氛不对,店伙的惶恐神情,便说明了一切。明暗之间,不知到底有多少人,留意他的一举一动,监视网随时光的飞逝而渐趋绵密。

“小二哥。”他向坐在柜内的年轻店伙和气他说:“街上好像没有书坊。在何处可以找得到有雕板师傅,可以印书的书坊?”

“有!客官得过河,到府城西关的周公庙去找,客官想买书?”

“不,印图。”

“印图。”店伙一愣。

“找雕板师父雕板,雕一幅山水图,印三两百张。”

“那很费时呢!客官。熟练的师傅,一天也只能刻一页书。三两百个字而已。刻山水,十天半月……”

“我有的是时间。”

“印三两百张出售?”

“不,到天下备地通部大邑散发。”

“寻人?”

“让那些贪心鬼,兴高采烈你争我夺,引起轩然大波,人人皆有图可按图挖宝,保证天下大乱。”

“客官笑话了。”店伙惶然苦笑。

门外跨入一个中年人,笑吟吟走近他的桌旁。

“老弟,那么,图一定在老弟身上了?”中年人拖出对面的长凳坐下。

“我身上如果怀有这张图,早就远出千里外了,还留在这里追查图的下落?你以为我是白痴?”

“这个……”

“我一定要得到这张图。”他坚决地说。

“你认为图在何人手中?”

“反正是某个人。”

“人还在这坐?那他一定是白痴了。”

“他不是白痴,他太聪明,认为他有能力保护。而且,他想获得另一张或两张图。”

“图还有几张?”中年人大感意外。

“图共四张,缺一不可,这已经不是秘密。我是最近才知道的。”

“神力金刚告诉你的?”

“你可以猜三次。”他嘲弄地说:“我已经透露得太多,今后得靠你老兄广为传播了。法传六耳一定会走样,希望你老兄不要加油加酱传。”

“老弟,可否借一步说话?”中年人压低声音问:“此地不便……”

“在下如果不答应,你桌下的右手就一抬?”

“你会答应吧?”中年人脸一沉:“你说过,你不是白痴。”

“你真蠢,你才是不析不扣的大白痴.呵呵……”他大笑。左手举杯喝了一口茶,“我为何要答应你?我桌下的手对着你。”

“你……”

“你不敢杀我,活的我才有价值,你的上子不是白痴,不会要你背一个死人回去。而我,却可毫不留情地杀死你,呵呵!你还认为我非答应你不可吗?”

双方如果在桌下发射暗器,必定贯入肚腹,势将同归于尽,志在擒活口的人,决不敢妄动。

中年人僵住了,不得不承认失败。

“咱们也一定要得到这张图?”中年人不甘失败,坚决地表示来意。

“谁告诉你在下获有这张图。”他直截了当套口风。

“你不需知道。”

“那你这是硬栽赃,你不能平白指称我有这张图。”

“神力金刚……”

“废话,神力金刚早已象丧了胆的惊兔,翻山越岭回窝了,你撒谎,你撞骗……”

“飞龙剑客知道是你救走了神力金刚。”中年人急急地说。

他心中一动:九幽门。

昨晚他在九幽门的秘窟,救走了飞龙剑客。九幽门的人已在飞龙剑客口中,得到一些线索,再从神力金刚的拜弟鹰爪孙玉口中,知道他救神力金刚的正确口供。

这人八成是九幽门的人,聪明地提起飞龙剑客,却不提鹰爪孙玉,慾盖弥彰。

两条龙的人,目下无暇积极图谋他。

“去你娘的!”他笑骂,“只有神力金刚的人,才知道是我从神龙手中.救走了神力金刚,飞龙剑客那时还躲在山腰上看风景呢!人人都认为我得到了藏宝图,这简直是混帐想法。”

“我只是怀疑而已。”

“你真蠢,两条龙就比你聪明。”

“怎么说?”

“神力金刚先落在出山虎那些强盗手中,后交给黑龙,接着是神龙半途杀出抢夺,最后我才碰上了,救走了神力金刚四个人。想想看,神力金刚能抗拒得了那些人的摆布,敢不将藏室图交出?能不搜他的全身?会轮到我接收藏宝图?两条龙都声称藏宝图不在神力金刚身上,用意就是掩饰自己已经获图的事实,所以,我认为藏宝图必定在某些人手中,我必须夺取据为己有,不然决不干休。老兄,你是哪一条龙的人?”

“我不是……”

“那就快滚!”他含笑赶人:“回去告诉你的上子,不要再来烦我。下次,你不会那么幸运了。”

“你胆敢向我说这般无礼的话……中年人怒火又旺了。声色俱厉。

他的右手从桌下抬起,啪一声响,丢下一枚六寸双锋针,针旋至中年人面前。

镖与单刃小飞刀,技巧精指力足的名家,都可以用大拇指弹出,仅距离不能及远而已。优点是在双手没有多余活动空间处,也可以发镖和刀伤人。

但双锋针一类针形前后有尖刃的暗器,却不能用大拇指发。普通一端尖,尾秃加穗的飞针才能用任何一个手指弹出。

所以王若愚向中年人说,不答应就手一抬,一抬,就是用扔手的劲道发射,似乎早已算定中年人的暗器,不是用手指弹发的,弹发不抬手使劲。

“你走吧!你还不配说这种大话。”王若愚依然笑容可掬,毫不生气:“原物归赵。你的双锋计品质不差,可杀人于五丈外,还可以当暗杀的小刀使用,你必定是暗器名家,可惜还不够好。”

中年人大骇,如见鬼魅,急急抬起放在桌下的左手,意似不信地审视,似乎想看看手是否有毛病,甚至还伸缩五指试试有否不便。

手中没有双锋针,这是错不了的。

急急抓住桌上的双锋针,站起扭头飞奔,像是被鬼所追至,更像发疯。

客堂中有几个旅客歇息,一个个张口结舌。

“客官,你……你在变戏法?”柜内的店伙傻傻地问:“五……五鬼搬运法?”

“别说外行话。”王若愚说:“五鬼搬运,是那些会巫术的盗贼,搬运库房财宝的绝技,决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搬别人手中的物品。”

“那你……”

“他太过专注紧张,手心冒汗,手指一时失禁,针便不知不觉滑出掉落,如此而已。有些人太过专注反而失神,没有什么好怪的。”

合情合理。但店伙却不怎么愿意接受,摇摇头表示不信,出柜提壶替他的茶壶添水。

“我提壶的手如果也失神……”店伙喃喃地说。

“那就有人会被烫掉一层皮。”王若愚接口:“那决不会是我。”

店伙乖乖闭上嘴,小心翼翼冲妥茶,目不敢旁视。

几位旅客,以及在外面院子活动的几个人,掉头他顾,避免与他的目光接触。

他心中雪亮,这间客栈已受到严密的监视。

他并不介意,却妨碍了对他友好的人出入。

百了枭婆与张姑娘,便不敢入店找他。

她们捉到了俘虏,希望找他商量,如何防止俘虏自杀,如何才能获得口供。

她们的化装易容术并不高明,在客饯外便看到门里门外,都可看到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活动。

小街上也有人走动,徘徊。

大白天,她们不可能高来高去、飞檐走壁进去而不被发觉,人毕竟不能像鸟一样,飞进去而任所慾为,所以白昼不是登堂入室的活动时间,夜间才是牛鬼蛇神活动的天下。

她们只好等待,等待有旅客投宿时,再冒充旅客混进去,同时也留心到底有哪些人,在王若愚身边半明半暗活动。

强中自有强中手;大多数身怀绝技的人,通常自负自豪,不承认别人比他强,更不肯承认技不如入,敢与苍天共比高。

拥有众多人手,更是不可一世。办事的原则是:一个人办不了就去两个,两个不行再加倍派遣,决不承认对方比他强。因此,纠纷永远不止。

王若愚心中有数,陆续前来挑衅的人,将一个比一个强,不会知难而退,就此罢手。

吓走了一个暗器高手,下一个前来的人必定更强。

他胸有成竹,已有周详的打算。这次他突然摆出强硬态度,用意就是激怒他的对手,促使目标早些采取行动,最好能让对方放心大胆,兴高采烈把他当作入伏的虎,只要把他往陷阱赶,便可捉住他入槛进押。

他表现得愈强,对方派来的人也将一个比一个强。对方志在必得,他也志在试探。他在客店等候,对方也一定会来。

果然不错,堂外进来了三个人。一个不成功,这次加派了三个。

他颇感意外,大白天,九幽门怎么一反惯例,昼间也派众多人手活动?

他以为这三个人,是九幽门的人,因为都穿了黑长衫,神情阴森骄傲。穿黑,几乎是九幽门的人现身的特定标帜,夜间象一群鬼魂。

其实,夜间活动,尤其是不干好事的江湖人,十之九穿黑。穿黑不易被发现,动时可以一闪即逝,装神弄鬼也易于变化。

刚才那位老兄,穿的却是青褐色的两截装,上衣长仅及膝上的直掇,正式的贫民服装,怀中可以藏杂物,衣下可以藏短兵刃,长的刀剑,也可以藏在里面,用腰带栓住,外腰带放松,外表便看不出内藏的刀剑了。

穿宽大的长衫,或者双层的夹袍,外面不系腰带,连大刽刀暗藏在内也不易看出。

这三个人,外面就不用腰带,里面不知道携有些什么兵刃,似乎有公然用兵刃动武的准备。

“王老弟,咱们谈谈。”领先走近,年约半百眼神极为阴森的人,脸上有僵硬勉强的笑容,在他对面坐下:“方便吗?”

另两人一左一右入座,把他堵死在近壁的一面。

刚才是借一步说话,胁迫他到无人处谈。现在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防不胜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门圣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