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圣女》

第18章 明保暗护

作者:云中岳

“不能再动剑了。追上也枉然。”百了枭婆低声说:“何况决难追及这三个行狗。他门逃窜的本领极为高明,什么肮脏的地方都敢窜,你不敢。”

“可是……”

“小丫头,咱们必须带了王若愚,尽快离开洛阳,加快远走高飞。”

“这么严重?”姑娘意似不信。

“比你想象的更严重。”百了枭婆苦笑:“王府的护卫拥有生杀大权,捉人时通常先把人废了。一旦落在他们手中,必定生死两难。”

“刚才那人是护卫?”

“不是。”百了枭婆摇头:“他也是一番好意,不希望江湖群雄葬送在这里。他的话绝对可信,因为他有朋友在伊王府任职学舍教头。”

“他是……”

“大野狂狮,上一届武林十大豪侠之一。”百了枭婆是魔道人物,对豪侠怀有极高的戒心:“上次在砍石镇,他在暗中冷眼旁观,很可能曾经跟踪某些人入山。这人嫉恶如仇,为何不出面制止入山群雄厮拼,很可能是入山的群雄,都是邪魔外道,没有制止的必要。”

“那他今天……”

“河南府是他的家乡,真要发生大血案,他哪有好日子过?所以出面示警,希望不要出事。”

看热闹看风色的人,已陆续散去,一个个去意匆匆,可知都打算及早离开。

北面还有几个人逗留,其中一个老村夫向百了果婆打手式。

“咱们得赶快些。”百了枭婆最后说。

“那人是谁?”姑娘看到老村夫打手式,可惜她看不懂手式的用意。

“无我瘟神。”百了果婆一面走一面说:

“他与老身颇有交情,用手式表示大野狂狮的警告不假,很可能王府护卫已经出动,要我们赶快远走高飞。”

“我真的不甘心,王若愚他……”

“先带他走再说。小丫头,追凶是次要的事,目下最急切的,是找善治毒的人。”

“婆婆,那无我瘟神……”

“他善用瘟,不善用毒。”

大野狂狮出面示警,所引起的騒动颇为激烈,聚集在洛阳的牛鬼蛇神,纷纷另作打算,大多数实力单薄的人,狼奔象突急急离境躲灾。

一场即将掀起的风暴,因之而风消云散。

江湖人不论是英雄好汉,或者是邪巨外道,一旦引起官府的注意,大张挞伐,结果下场将够惨的。

民心似铁,宫法如炉;一旦落了案成为通缉要犯,很可能江湖步步生险。

亿万财富固然重要,但弄到手的希望并不大,犯不着冒生命之险留在洛阳,寻觅不知下落的藏宝图。

第三批出面在各处走动,向牛鬼蛇神提警告的人,也有八位之多。领队人是龙门镇的仁义大爷摩云神手谷旭,名气不小的豪侠人物。

八人是向府城走的,不远处安乐窝在望。

路右的树林中,接二连三出来了七个人,一个个膘悍魁梧,佩刀挂剑,气势慑人,冷然在大道中一字排开,断路的意图显而易见。

摩云神手八个人也携有兵刃,本来就有必要时用武力驱逐的打算,远远地看到七个人列阵相候,便知道将有事故发声了。

在三四丈外止步,八个人也左右分列,气氛一紧,彼此心中有数。

摩云神手向同伴打手式,独自上前。

对面也出来一个膀阔腰圆,胁下带了九环刀匣的高大粗壮中年人,有一双精光四射,眼神极为阴森的胡狼眼,一双手又粗又长,满嘴乱须,真像一头大猩猩,很可能双手有千斤神力。

“阁下,你和大野狂狮一群人,是有意传播谣言,吓唬咱们这些五湖四海好汉吗?”这人身材雄伟,说起话来却尖锐刺耳。

“在下用不着吓唬任何入,仅冲江湖道义传警而已。”摩云神手也气大声粗,一字一吐:“王府护卫与府县的公人,即将大举出动是事实。胆大而又不信的入,不久便可与他们拼死活。尊驾必定胆气超人,艺高人胆大,有万夫不当之勇,当然不怕吓唬啦!在下谷旭,请教尊驾高名上姓?”

“你不必知道在下是准,在下知道你是摩云神手谷旭,这就够了。或者,你可以叫我张三。”

“好,就算你是张三。张三老兄,尊驾率领众多好汉拦路,但不知有何见教?”

“张某也要向你老兄,提一些警告……”

“哈哈!张老兄,我知道你的一些警告,意何所指。”摩云神手怪笑:“你老兄请注意,搞清楚你到底目标是什么。咱们是一番好意,千万别把好心肝当骡肝肺,透露凶险风声,难道对你们不利?”

“哼!咱们……”

“张三老兄,你不要不满意,咱们洛阳虽则没有什么惊世伪人物,在江湖鞭轻重。我摩云神手只能算是二流人物,大野狂狮也聊可名列一流名宿,哪比得上那些身手超绝威镇江湖的超等龙蛇?所以咱们不敢得罪各方牛鬼蛇神,希望保全一些明智的朋友。你不必警告我什么,我不会逞英雄和你在刀剑上争强。我们不会管你们的事,你满意了吗?”

鲜明地表明立场,任何一位相关或不相关的朋友,皆旷防谢本地的同道,及时透露这种凶险的讯民以便选择明智的行动。

但隐约地表示,对方如不满意,采取迁怒或误解的暴烈行动,当然会以自卫的行动回报。出动众多的人手,就是自卫的具体表现。

强龙不斗地头蛇,地头蛇有充足的自卫能力。路旁闪出无我瘟神,与百了枭婆并肩而行。

“老太婆,你怎么卷入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是非里?”无我瘟神不安地埋怨。

“什么大不了的是非啊?”百了枭婆笑问:“你认为我愈老愈不知利害,返老还童?”

“不是吗?”

“什么意思?值得如此大惊小怪?”

“所有的龙蛇,都在千方百计,找王若愚探听消息,以证明……”

“什么消息?要证明什么?”

“消息说除了神力金刚的一份藏宝图,可能落在两条龙于中。又说黑龙与九幽门各拥有一份藏宝图。据说,消息是王若愚传出的。因此所有的龙蛇,都想找他证实消息的真假。”无我瘟神说出一连串亟待证实的谣言。

“那又怎样,不是有人传出,王若愚已被追魂女脸,用七步追魂针杀死了吗?”

“七步追魂针并非中者无救,有解葯就死不了。所以,在中州客栈,有人出面与追魂女魅抢夺中了针的王若愚。你与那姓张的小丫头,替王若愚出头追凶,你知道会掀起多大的风波,那些龙蛇的注意,全放在你们身上了,你在自找麻烦。”

“我不在乎麻烦……”

“老天爷!你还嘴硬?”无我瘟神怪叫:“江湖中牛鬼蛇神,也许不敢对你百了枭婆怎样,但两条龙与九幽门,可没把你百了枭婆看成人物。”

“我也不在乎他们,让他们来找我好了。”

“真该死!你还不了解问题的严重性?”

“有多严重?”百了枭婆仍不在乎。

“你在明,他们在暗。刚才五六个人在场,你知道那几个人是两条龙或九幽门的人?所以他们要你的命,是十分容易的,你……”

“让我去担心吧!老友。”百了枭婆打断了无我瘟神的话:“他们如果找我,会付出代价的。哦!你能不能解七步追魂针的毒?”

“不可能,老太婆。我用瘟;或者可以解一些十分普通的小毒。咦!你真知道王若愚的下落?”无我瘟神大感诧异:

“拖了这许久,人应该死了。”

“他还没死。”百了枭婆叹了一口气:“我们在找指使追魂女魅下毒手的主谋,追魂女谜与王若愚无仇无怨,素不相识,没有向他下毒手的理由。再就是希望找到会解毒的人。”

“目下最重要的事,是赶快远离洛阳。”无我瘟神郑重地说:“我敢打赌,官府已经知道,是你们毙了闲云真人,捉你们的人一定来得很快。”

“哎呀!”百了枭婆惊呼。

“如果你们进了大牢。任何事都办个成了。”

“闲云真人不是我们杀的……”

“官府肯相信你们是无辜的?”

“真糟!得要小丫头赶快离境。”

“要快,迟恐不及。我走龙门镇南下。如果你们也走龙门镇,或许我可以替你们策应。”无我瘟神匆匆说完,转身快步离去。

走龙门镇是唯一的去路。

东奔或西走,都必须过河经过府城。

这时,谁还敢经过府城自投罗网?

张姑娘的随从领班周杰,非常干练精明,办事效率极高,有条不紊,迅速准确,仓猝问,他便买了一部轻车,用来救运失去行动能力的王若愚,亲自担任车夫。

他自己的坐骑与另一匹备用驭车健马;栓在车后同行。

百了枭婆也有坐骑,组成十二人的车马队,立即动身南下,匆匆越过龙门镇,向南又向南。

阵容庞大,不可能保持秘密。

府城像被捣肢的蚁窝,三山五岳的牛鬼蛇神,像乱蚁般四散奔窜,大半龙蛇是从南面脱身的。

近午时分,城内城外开始抓人。

几个来不及走避的龙蛇。以及毫无所知闯入府城地境的江湖人士,遭了池鱼之灾,被捉进大牢严加侦讯,有案的人灾情惨重。

这条通汝州的官道,穿越两百里山区,但可通车马,沿途也有村落市镇,只是山深林茂,道路不靖,往来的商旅必须自求多福。

所购置的马车,其实是最为普通的小货车,由一匹马拉动,车厢是栅形的,四周撑起支柱,上面架一张青布篷遮阳挡雨,载一个人胜任愉快。

他们动身不算晚,但比他们早离开的人相当多,有些自备有坐骑,有些人则徒步跋涉。

电剑公子共有二十二骑同行,他的人愈来愈多。

在洛阳期间,不断有人加入,实力逐渐雄厚,朋友都是一些江湖知名人物。

有志一同加入谋夺藏宝图的人,也都是名号颇为响亮的高手名宿。

现在,他的实力已凌驾雄风庄之上。

雄风庄庄主金眼太岁郝彪,却不愿与他人结成同盟,各走各路,各怀鬼胎,心照不宣。

所有的牛鬼蛇神,皆心中有数,藏宝图共有三张。分别落在两条龙或九幽门手中,不管是真是假,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而坐失良机。

当然,他们不敢公然放出风声,从两条龙或九幽门手中强夺,仅暗中留心等候机会。

两条龙和九幽门固然可怕,但为了亿万宝藏,值得用性命搏取,利字当头,赴汤蹈火何所惧哉,杀头生意有人做,为一文钱而打破头的人多得很呢!

所有的人,都在明暗中留意,哪一位仁兄仁姐,是两条或九幽门的人,这三个神秘组合的山门,到底在何处潜藏?

在外面活动的爪牙,不可能把藏宝图带在身上到处乱跑,必须直捣山门所在地,才能抢夺藏宝图。或者到庐山去等,等他们前往挖宝。

到庐山枯等是下策,没有任何一个大傻瓜,会在风声正紧期间,带了大批人手前往挖宝,势将等风声过后,再前往挖掘,那可能是三年五载后的事了。”

百余年来,不时有人前往挖掘,再等几年又何妨,

谣言毕竟是谣言,必须找线索加以证实,三张藏宝图到底是真是假,不证实岂能贸然而动?

追谣,是求证的正常手段之一。

谣言出自王若愚口中,而且是公然散布的。目下他被毒计所伤,仍有命在。

可想而知,所有的人都想找他。

两杀龙与儿幽门,毫无疑问会以他为目际。

同时,他们怀疑他已从神力金刚手中,获得一张藏宝图,他成了各方注目的中心。

他目下已在张姑娘有效保护中,找他的入真不敢妄动。

在峭山,姑娘表现得十分出色。

至少她降服了飞龙剑客和神刀天砸,而且随从有十名之多,再加身边的百了枭婆,想妄动的人,真需具有强大的实力,而且需付出可怕的代价。

跟在后面两里地的五个人,就不敢跟得太近。

五个人不是一伙的,从谈话中可以看出,他们只是同路临时结伴的人,走在一起成为朋友,人多也可以壮胆,目标是否相同并不重要。

已经远离府城三十里外,后面已看不见龙门镇的形影,山势逐渐上升.河谷地逐渐开展。官道在河谷盘旋,前面看不见张姑娘的车马,后面不见有赶路的入,树林挡住视线,视界不及里外。

“欧阳兄,你认为鹰爪孙玉、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明保暗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门圣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