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圣女》

第19章 众矢之的

作者:云中岳

对面屋顶上,电剑公子与五位同伴,一直就在屋顶上冷眼旁观,目击事故发生与结束,对片刻问的博杀毫不动容,是真正的冷眼旁观音。

“只有两个人,就击溃了三方面的强劲对手,真了不起。”

一旁的飞龙剑客,惊骇的神情显而易见:“老天爷!我栽得不冤。这个姓张的小姑娘,到底是何来路?她的剑有鬼,有邪,没有人能接下她一剑,可怕!”

“的确可怕,有人看清她的剑路吗?”电剑公子也神色不安,向左右的同伴问。

“光度幽暗,咱们又相距甚远。”飞龙剑客苦笑:“你的绰号叫电剑,快速如电,誉满江湖,连你也看不清剑路,咱们更糊涂啦!”

话虽有奉承的含义,其实也含有自嘲的意味。两人都是名剑客,居然看不清一位小姑娘的剑路,等于是承认技不如人。

“她才是咱们最强劲的劲敌。”电剑公子语气冷森:“我还以为王小辈是最可怕的劲敌呢!”

“哦!你也准备向她索取王小辈?”飞龙剑客一怔,大感惊讶。

“咱们是为何而来的?”电剑公子不作正面答复。

“这个……”

“你的同伴伤亡殆尽,就此甘心?”

“当然不会甘心……”

“你放弃了?”

“当然不愿放弃。但……藏宝图不在这小姑娘手中,咱们……”

“王小辈。”电剑公子冷冷地说。

“藏宝图也不在王小辈身上呀!”

“神力金刚那份藏宝图,一定在他身上。”电剑公子肯定地说:“黑龙接收神力金刚时,根本没有时间逼问藏宝图的下落。王小辈救走了神力金刚,没得到藏宝图肯放人?你真笨,连这点也想不通。”

“这个……”

“再就每个人都注意他,每个人都是笨蛋吗?”

“你真想打他的主意?”飞龙剑客仍有点不以为然:“对付得了张姑娘吗?老实说,我还真不敢向这个妖女递剑。目下王小辈在她的保护下,百了果婆也站在他的一边,恐怕连两条龙也奈何不了她,天知道会付出多少代价?两条龙恐怕也付不起,因此迟迟不敢前来抢夺。倒是这三批牛鬼蛇神勇气可嘉,狂妄无知,一头撞进来送死。走吧!我可不想跳下去挨剑。”

“我不急,慢慢静观其变。”电剑公子不想走:“公然抢夺得不到好处的,没有把握我不会妄动。咱们定下心好好袖手旁观,既可了解小女人实力,也可知道情势的演变。谋而后动,我宁可玩阴的。”

身后斜方向的邻房屋顶上,出现百了枭婆的身影。

“你们再静观其变,就会失去好机啦!”百了枭婆刺耳的语气令人害怕:“一旦两条龙或者九幽门,集中人手全力一击,还轮得到你们吗?”

“老枭婆,你是有意潜伏在妖女身边,等候机会带走王小辈的?你这一手相当绝呢!”电剑公子大声说,以便让下面张姑娘听清两人的对话。

挑拨离间,电剑公子的用意昭然若揭。

“怎么想,悉从尊便。”百了枭婆毫不激动:“你这个坏剑客,玩阴的是你的本性。老身会睁大眼睛拉长耳朵,看你能玩出什么妙花招来。”

电剑公子身侧的一个中年人,猛地飞跃而起。

一声阴笑,百了枭婆一闪不见。

中年人一扑落空,脚刚沾瓦面,身侧已幻现一个黑影,戴黑头罩,穿黑紫身衣。

没错,是出现在仰天寨的打扮怪异杀手。

“罗兄小心!”电剑公子大叫,飞跃而出。

刀光一闪,罗兄的右脚齐膝而折。

“是黑龙的杀手,”邻房的屋顶有人高叫。

电剑公子来晚了一步,已救不了罗兄,黑衣杀手贴瓦面一滑一挫,消失在屋脊后。

“救……我……”摔倒在瓦面的罗兄,断了右脚怎支持得注?骨碌碌向下滚,伸张手脚,狂叫求救。

扑空的电剑公子,知道不可能追得上杀手了,急急抓住罗兄的背领止住滚势,不得不先救人要紧。

“难道老枭婆与黑龙有勾结?”飞龙剑客大感惊讶,向同伴说:“她和杀手在一起出现。”

并非一起出现,而是在同一处地方出现。

其实黑衣杀手的出现,是在百了枭婆消失的稍后一刹那。

但黑夜中,不可能看清变化。

“什么勾结,哼!她很可能就是黑龙的人。”同伴纠正他的说法:“两条龙和九幽门的人,如果他们不承认自己的身份,谁知道他们属于那一方的人,也许,你飞龙剑客就是某一条龙的人呢!”

“胡说八道。”飞龙剑客大为不悦:“李老兄,你说话不要带束、。我飞龙剑客在江湖有我应有的地位,不是可以受人驱策的贱骨头。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你很自负,认为你可以取代我十大剑客的地位,所以……”

“你少臭美。”李老兄撇撇嘴,哼了一声:“你这种由无聊人士瞎起哄,捧出来的十大剑客,不值识者一笑,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剑客呢!好笑,哼!”

飞龙剑客轨然大怒,伸手拔剑要争口气了。

“咱们走。”已抱起罗兄的电剑公子向同伴下令:“可能有大批杀手赶来,咱们暂且回避。”

飞龙剑客只好罢休,放弃拔剑的举动。

电剑公子寄住在镇尾的一家民宅内,距旅舍仅百十步而已。

今晚他带四名同伴。前往旅店看凤色,本来是打算“看”的,所以只去几个人。

出乎意外地。“看”出了意外,付出了看的代价。

他心中明白,那黑衣杀手,本意是对付百了枭婆的,没料到他的同伴罗兄,恰好在紧要关头,闯进了风暴的中心,送掉了一条腿。

百了枭婆公然站在张姑娘的一边,出面保护工若愚,计算王若愚的人,除去百了枭婆以减少威胁,是顺理成章的事。

虽然牺牲了一个罗兄,但此行不虚,他总算目击张姑娘发威,知道是可怕的劲敌。而张姑娘的随从,也是武功极为可怕的高手。

他对那些穿了柔软贴身衣,形如鬼怪的黑衣杀手不陌生,在仰天寨他与王若愚联手,就杀死了一个。

到底那些杀手是不是黑龙的人,未经证实他不敢断定,反正那些杀手一出现,决不会是一个两个。

他只有五个人,而且有一个断腿待救的罗已怎能应付众多的杀扫所以不得不暂且回避。

回到住处,他立即下令严加戒备,预防黑衣杀手夹袭,严阵以待。

在峪山,黑衣杀手袭击入山的群雄,显然旧事重演,黑衣杀手再次出现,必定也向所有参与追逐的人下毒手。

目下他虽然人手众多,实力空前雄厚,三五个黑衣杀手,决不敢冒险袭击,如果发动,来的黑衣杀手必定数量可观,他必须在心理与行动上有所准备。

果然不错,有入跟来了。

刚打发所有的朋友歇息,他与飞龙剑客、寒梅,三位中年同伴,仅喝了半壶茶,便听到负责警戒的人,发出有敌接近的信号。

吹熄灯火,屋内屋外漆黑。

小院子对面的屋顶,卓立一个人影,夜风一吹,裙袂飘飘。

是一个穿裙的女人,不是鬼怪似的黑衣杀手,而且穿了淡色的花衣裙,因此轮廓分明,黑夜中依然可以看清身影,不是隐身的夜行入。

女人不言不动,极有耐心静候变化,挑衅的意图明显,表现出的行动却又似无敌意。

电童ij公子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被一个女人站在屋顶上示威,修养再好的人,也忍耐不了多久,愈看愈肝火上升,何况他本来就是一个狂妄的坏剑客。

他无名火起,出厅冲入院子,一鹤冲霄跃登瓦面,有意卖弄脚不踏檐。

前空翻身形上升疾翻,轻灵地向屋脊飘落,轻功出类拔萃,似乎人体的重量已经消失了。

眼一花,花衣裙女人的身影,在他转正身形飘落的瞬间,一眨眼人便消失在眼下。

他大吃一惊,真以为对方会变化幻没。

刚稳下马步,轻笑声人耳。

“轻功可圈可点,还不错。”悦耳的女柱声音,从左侧方传来。

转身一看,他愣住了。左侧方另一家民宅的屋顶,花衣裙女郎裙袂飘飘卓立。

这是说,这一眨眼间,女郎已到了邻屋的屋脊,相距远在六七丈外了。

还不错这三个字,决非真的奉承赞美,含有嘲弄讽刺成份,距赞美还有一大段距离。

他心中虽惊,却也怒火上冲,哼了一声,狂鹰展翅,双手一拍一振,身形疾冲上升。

这次,他的双目睁得大大地,不信这女人真的会变化,如何能在他眼下消失。

果然看清了,女郎身形一转,像是破空而飞,淡淡的身影像流光,两起落升沉,便出现在更远处另一间邻舍的瓦面。

立即激起他的好胜心,一提气疾落疾起,身形似电,望影飞逐,急如星火。

在屋下埋伏候敌的人,怎知屋上的变故?连员关心他的寒梅,也不曾上屋策应。

乡镇的民宅没有楼房,高低差有限。追逐所耗的体能也有限,双方有意较量轻功。三追两追便到了镇的东北角,降下一座相当大的晒麦场。

他十分愤怒,疾冲而上,掌发似奔雷,毫不客气直攻中宫,一记现龙掌拍向高耸的酥胸。

女郎本来一直保持一跃的距离,约三丈左右,突然止步转身,双方几乎撞上了,所以他一掌攻胸不是他有意轻薄,而是接触太快,骤然攻击出乎本能,一种急切间必然的反应。

女郎的反应更快,纤手一抬,两人的小臂相交,力道空前猛烈,同向侧方震出八尺外。

幸而双方的力道相当,承受打击力的韧性也相等,如果有一方稍弱,必定发生稍弱一方骨折的现象。

虽然说仓猝问交手,但双方早已神功默运,出手早有心理上的准备,因此旗鼓相当。

“咦!”电剑公子大感惊讶,这女人居然硬接下他神功骤发的雷霆一击,怎能不惊?

女人在体质上,本来就不比男人强悍,不宜硬碰硬和男人力拼,显然这女人比他想象中的劲敌更强劲。

“你练的是阴煞大潜能。”女郎一说出他的根底:“出手果然阴狠可怕,难怪你的名号在江湖声威慑人,你一定出其不意杀了不少高手名宿。”

“你也不弱呀!阴狠的程度决不比我低。”他心中暗惧,戒心提升至最高:“如果我挟技自珍,出手藏拙不用上神功潜能,我的手铁定被毁,这时该已手毁人伤任你宰割了。姑娘贵姓?”

“我姓许。阁下,其他不必问了。我知你是电剑公子,不想探究其他。”

“你是专门来找我的?”

“不错。”

“在下深感荣幸。许姑娘,请问有何指教?”

他完全敛起狂态,表现得询询温文,流露出公子的气概,说话雍容有礼。

夜色朦胧,相距远丈,双方皆面目可辨。

从外表看,他知道这位许姑娘,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郎,所散发的幽香颇为醉人。隆胸细腰,曲线玲戏,引人逻思。腰间所佩的长剑装饰华丽,必定不是等闲人物。

“阁下为何光临客店。”许姑娘问。

“那是我的事。”

“也在打王若愚的主意?”

“无可奉告。”他傲然地说。

“你们在峪山所发生的事故,我一清二楚。”请姑娘以坚定的口吻说:“你故意示弱引他受人注意,以掩护你的意图,一定另有用意。”

“那也是我个人的私事,目下江湖朋友都知道了,并不影响我电剑公子的声誉地位。”

“你言不由衷。”

“你……”涉及他的隐私,他要冒火了。

在狭石镇他败在王若愚手下,已是声威一落千丈,虽则出于他周详的计划,但怎么可能不影响他的声誉地位?

他的十大剑客排名第三的地位,几乎已被王若愚所取代了,所以入山期间,他就不曾受到重视。

为达到目的,是需付出代价的。

他成功地把王若愚推出来露面,以减少群雄对他的注意,目的是达到了,代价是声威一落千丈。

要说他心中不在意,那是欺人之谈。

因此出山之后,他便大举招朋引类,不但表示声威仍在,仍具有号召力,也增加实力壮大自己,用意就是挽回失去的声威,他仍是名震江湖的名剑客。

“你今晚前往袖手旁观,不但有意示威,也表示你意在挽回在峪山失去的声誉地位。至于是否另有企图,我就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众矢之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门圣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