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圣女》

第20章 瞒天过海

作者:云中岳

当晓色朦胧,旅客是动身时光,车马向北奔驰时,负责监视的人感到一头雾水,然后惊慌失措,发出十万火急的信号,车马已经远出三里外了。

出其不意,回头返奔府城,这种出乎意外的举动,的确让那些牛鬼蛇神不知所措。

人都乘夜赶到前途埋伏去了,根本不可能在一天半天中把人召回。

所有的人,都是在府城得到风声,知道官府要捉人,因而被迫急急忙忙,陆陆续续撤走的,不可能集合大批人手,在途中抢夺王若愚,人少又不敢妄动。

张姑娘的声威,在峪山已经表露无遗,而且人手众多,十个八个人追上动手,很可能把命送掉,所以只好等候夭黑歇息时,再大举袭击。

结果,死了不少人。

现在,又匆匆忙往回追,同样来不及集中人手,徒呼荷荷。

电剑公子二十余名男女,留下一个人照顾断了腿的罗兄,夜间被九幽门那位可能是侠义道名宿,夺命一锥欧不群所惊之后,匆匆返回住处,连夜南奔赶到前面去,另订妙计等候好机。

得到消息时,他们已经远出三十里外了,群雄一窝蜂往回赶,电剑公子一群人也不例外。

一去一来,相差了六、七十里。相差最远的人,甚至有百里以上。

近午时分,他们在路旁的一座小村店打尖午膳。这里,距龙门镇远在二十里外。他们赶得很急,坐骑将要力竭啦!

村旁的小店有三家之多,先到的已经有二十余位英雄好汉,当然都是一些颇有名气的高手名宿,在江湖颇有地位的人物。

至于他们是不是两条龙或九幽门的人,就无从知悉了。

真巧,他们到达时,金眼太岁和四随从风雨雷电,比他们早来片刻,店伙刚将酒菜送上。

“哈哈!你们也赶回来了?”金眼太岁怪笑,举手打招呼:“过来坐,我做东。”

“正打算叨扰你一顿酒菜呢!”电剑公子毫不客气,拖了飞龙剑客和寒梅就座,八个人正好一桌。

其他的人略一客套,另占了两桌叫酒菜。”在正式冲突你死我活之前,双方仍算是见面点头的朋友,在峭山,双方就曾经走在二起。客套一番,敬了一轮酒,客客气气表面相当融洽。

“真要赶到洛阳去?”金眼太岁问:“显然追不上了,这时他们该已接近府城啦!”

“郝庄主,你愿放弃吗?”电剑公子不作正面答复。

“当然不愿。”

“所以,非到府城不可,不是吗?”

“我不想超过龙门镇,在香山一带等候机会。”金眼太岁坦然他说:“老实说,我真有点招惹不起大野狂狮,在他的地盘内撒野,会遭殃的。”

“我准备到城东的白马寺去等,或者到金塘故城找朋友暂住。”电剑公子胸有成竹,说出自己的打算:“我相信王若愚身上的毒,不可能扫:出,张姑娘必定会带他去找解毒的专家、往东走开封的可能性甚大,肯定不会再南走汝州,这条路不好走。”

“他娘的!这个小女人怎么这样厉害?”金眼太岁不理会寒梅在座,粗活脱口而出:“居然把许多高手名宿风云人物,耍得奔南逐北团团转。”

“一定是百了枭婆的鬼主意。”剑公子恨恨地说:“老果婆是人精,阴狠恶毒,诡计多端,这一手还真够绝,有效地脱出天罗地网。”

“那小女人真的非常厉害。”飞龙剑客是敢承认失败的人,对张姑娘其实也有好感,至少姑娘曾经在龙门镇,帮助他脱出穷家三友的魔掌:“她那些侍女与男随从,决不是咱们这些江湖龙蛇所能对付得了的,咱们最好不要公然向她下手。”

金眼太岁曾经与穷家三友,为了王若愚的事发生冲突,知道飞龙剑客在龙门镇,与穷家三友周旋的经过,自然而然地产生同仇敌汽的念头。

“不论公然或暗算,凌兄,你都不便向姓张的小女人下手。

当初她在嵋山,其实并没亏待你和神刀夭匝,你没向她报复的理由。”金眼太岁居然有恩怨分明的气概:“假使要向穷家三友讨公道,在下会站在你的一边。”

己少废话啦!咱们的目标不是穷家三友,那三个老混蛋老卑鄙,也不值得咱们费心机。”电剑公子把话拉回正题:“咱们要查出藏宝图到底落在何入手中了。找王若愚,只是必要手段中的一部分。他在洛阳放出消息,居然说有三份藏宝图,又居然说另两份分别在黑龙和九幽门手中,咱们找他求证真假,并非专门图谋他。哦!郝庄主,你曾否发现夺命一锥欧不群的踪迹。”

“晤!三天前在洛阳,我曾经在洛阳东关看到他。”金眼太岁坦然说,撇撇嘴:“这种良命侠义的混蛋,不会是参与夺图而来的,根本不必理会,也不值得费心机防备他。也许,他是来找大野狂狮攀交情的,这混蛋专会趋炎附势,结交名人高手以抬高身价,标准伪君子真小人一个,哼!”

“那就对了。”电剑公子冷冷一笑。

“什么对了?”金眼太岁不明所以惑然问。

“他是九幽门的人。”

“什么?可能吗?”金眼太岁拒绝相信。

“天下没有不可能的事……”电剑公子将昨晚几乎挨了一锥的事详说了,最后说:“侠义英雄暗中参加黑道组合,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白道名宿改行做强盗,也平常得很呢!你不必大惊小怪。把这个人弄到手,必定可以刨出九幽门的根底来,因为这混蛋的武功与声望,在江湖极有份量,在九幽门的地位,必定相当高。”

“咦!刨九幽门的底,对你有何好处?”金眼太岁颇感惊讶,“咱们这些人,暗中和黑道组合斗法较劲,或许胜任愉快。

公然挑衅讨公道,就太过愚蠢自不量力了。你可不要和他人真的玩命。老弟。”

“了解对方的根底,可以顶作防范呀!”电剑公子不介意对方的惊讶神色:“九幽门也参与夺图,据说他们以往曾经洲有另一张。按悄势,九幽门已经与咱们有了严重的利害冲突。

多了解他们一分,便可多一分胜算,至少可以提高警觉,仪防他们偷袭暗算呀!”

店门外蹄声急骤,有三匹健马向北急驰而过。

飞龙剑各足向门而坐的,店门外的驻马场不大,店距、道仅三二十步,在店内可以看到官道的动静,往来的旅客、在眼下。

“他娘的!说曹操曹操就到。”飞龙剑客几乎要跳起来。

“是穷家三友三个老卑鄙,他们也往回赶了,最好追上去,托他们毙了出口怨气。”

“是啊!追!”金眼太岁欣然叫,立即找来店伙,用荷叶包了还没吃完的食物,不可理会电剑公子,带了四随从动身飞骑急赶。

“冬悔为人含蓄,很少与人交谈,也许她是女流,不便与这些粗豪的大男人打交道。

她是最冷静的旁观者,已看出金眼太岁并非真的意在追逐穷家三友,而是借故离去,以摆脱电剑公子这些人。

金眼太岁也是参予夺图的人,与电剑公子当然有利害冲多,表面上大家和和气气,保持表面上的礼貌,一旦面对决定性的时刻,必然会拼个你死我活。

电剑公子敢向九幽门挑衅,哪在乎他金眼太岁几个人?

目下电剑公子的人,多了四五倍,一旦谈得不愉快,反脸成仇,那就麻烦大了,乘机脱身是情理中事。

因此,她心中暗笑,并没介意,这位大名鼎鼎的雄风庄主是个胆小鬼。

厅角一桌有五名食客,一直就留心电剑公子这一面的动静,把所订的话,皆听了个字字入耳。

就有人介意他们的话,有两个中年佩刀的人,拎起凳旁的包裹,离开同伴出店走了。

金眼太岁并作真的要赶上穷家三友,远出里外便缓下坐骑,不时左顾右盼,察看路两侧的茂密树林。

山野中林深草茂,人隐身在内神不知鬼不觉。

又远出两里左右,风神发出一声暗号,往路右的树林一指,随即策骑入林。

是一处山脚的茂林,一株合抱大的树干上,有人用利器砍了一个斜十字,似乎是闲得无聊的依夫,信手在树上砍了两刀,并无其他用意。

五人牵马入林,三入看守坐骑,金眼太岁带了风神,悄然深入。

草长及肩,林下的视界有限。

两人循有人曾经走过的空隙走了百十步,分枝拨草的遗迹清晰可见,可知先前经过这里的人,为数不少。

前面传出一声忽哨,金眼太岁也回了一声低喝。

草声鞍箭,钻出两个村夫打扮的中年人。

“哦!是郝庄主,难怪知道欧老兄的信号。”他们脸有病容,显然曾经化装的中年人抱拳行礼:“在下姓李,李三,幸会幸会!”

“哦!李兄,久仰久仰。”金眼太岁客套地回礼,当然他知道李三不是真名:“欧兄呢?咱们曾是朋友,因此知道他落脚的信记。”

“我知道。”李三点头:“很不巧,欧老兄刚走,追踪三个飘忽在这左近的可疑灰衣人,从左面山腰走的,何时返回无法逆料。郝庄主有急事找他吗?”

“在下可以转达,要不请庄主在此等候。”

“事情并不急,在下也不能等,只好请李兄转达了。”

“在下必定把话传到。”

“请告诉他,有人认为他是九幽门的人,可能打主意从他身上挖九幽门的底,务必要他小心了。在下与他交情不薄,不希望他受到暗算或陷害。”

“哦!谁认为他是九幽门的人?”中年人眼中厉光暴射,不安的神情显而易见。

“电剑公子。”

“晤!这个浪得虚名的小混蛋剑客,他身边的人愈来愈多了。”

“李兄,欧兄真的是九幽门的人吗?”金眼太岁忍不住追问,这是十分犯忌的事。

两条龙与九幽门,都是故作神秘的黑道组合。除了少数几个首要人物,有意无意地透露身份名号之外,其他的人必须严守秘密,除非夜间出动,白天出动也必定化装易容。

但平时散处,以原来的身份名号活动,万一在组合内的身份暴光,便不许白昼活动了。

要探问某个人是不是两条龙九幽门的爪牙,确是十分犯忌的事,对方将毫不迟疑加以否认,白问了。

“这怎么可能?”李三坦然微笑:“欧兄是江湖上名号响亮的侠义人物,决不会暗中参,”九幽门这仲黑道组织。他这次暗中跟踪江湖群雄在左近活动,用意是冷眼旁观群魔乱舞,如无必要,他不会出面打抱不平主持正义,毕竟这次聚会的群雄太多太强,他还不够出面管闲事的份量呢!”

“那我就放心了。”金眼太岁如释重负:“保持令名不易,一失足便万劫不复。我是江湖枭雄,连我也不敢沾惹两龙一门。请转告他,小心电剑公子谣言中伤陷害。告辞。”

“在下一定转告。庄主好走,不送。”

送走了金眼太岁,两人回到休息处,另有两个人在冬树下进食,看打扮便知道是同伴。

不远处系有四匹坐骑,有鞍袋,有马包。

树下摆了不少食物,四人是在这里进食的。

“怎么一回事?来人是谁?”倚坐在树下的一位同伴问,没流露关心的神色。

“金眼太岁。”李三席地坐下,抓起烙饼准备进食:“来找欧老兄示警的,说电剑公子已猜出欧老兄是本会的人,要欧老兄小心,他两人早年出道时,是很要好的朋友,各有各的局面,表面上彼此回避,暗中却有密切往来,好意传警,颇够交情。”

“你没告诉他欧老兄已经先走了吗?”

“无此必要,反正晚上见面再转告就是了。”

“不一样的,你会误事的。”同伴正色说:“咱们奉命在这里等人,何时离开还不得而知。让他去找欧老兄,可以争取时效,让欧老兄早些在心理上有所准备,消息愈早知道愈好。

你知道吗?”

“老哥,不要把事情看得那么严重好不好?”李三用不以为然的语气说:“曝露身份,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任何秘密组织,人逐渐增加,活动日渐频繁,决不可能长久保持秘密,最后终将走上化暗为明的路。这种事迟早会发生的,何必大惊小怪?”

草丛中传出一阵阴笑,草声箭籁,两个青衣佩刀人快速地钻出,现身时已接近至丈外了。

四个人丢掉食物跳起来,而且刀剑同时出鞘。

“嘿嘿嘿……”那位三角眼佩刀人拔刀在手,狞笑慑人:“晚发生不如早发生,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瞒天过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门圣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