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圣女》

第21章 虎啸显威

作者:云中岳

小轿到了安乐窝,车马已由三总管周杰准备停当。

王若愚气息奄奄,两位男随从将他小心翼翼,抬放在那辆敞篷小马车上,真像一个将见阎王的垂死者。有被褥将他夹牢在车上,半倚半躺,可以看要阵三方的景物·身旁,收藏着一把剑。

峪山事故之前,他是合法的带刀保镖。以后,他身上并没带武器。

现在,他准备,他准备用剑。

应付众多高手围攻,剑不是良好的武器,威力比刀差远了,他真应该用刀。

他今后所要面对的,将有许多许多,各式各样的三山五岳牛鬼蛇神,为名为利将生命投入的江湖龙蛇。

最主要的强敌,是两条龙和九幽门j他所传出的谣言风声,把一池水搅浑了。

黑龙和九幽门,各拥有另一份藏宝图。

这表示有三份藏宝图,分别落在某个或某些人手中,不论回的真伪是否可靠,这并不重要,逐鹿的江湖龙蛇,唯一的念头是将图据为已有,怀图的人,便是追逐的目标。

黑龙和九幽门,也是群雄追逐的目标。

如果这两个组合的首脑们聪明,及时撤离一哄而散,群雄便没有什么好争的了。

黑龙和九幽门怎肯一哄而散?

牺牲了不少爪牙,不将神力金刚那份图弄到手,怎能甘心?

另有人放出风声,肯定指出神力金刚的藏宝图,确在王若愚手中,所以他才成为最明显的追逐目标。

这次峪山夺图事故,唯一的目标使是神力金刚这份藏宝图。至于黑龙与九幽门是否真的另有一份,谁也弄不清是真是假。众所周知,再愚蠢的人,也不会承认怀有藏室图,替自己带来怀壁其罪的灾祸。

小马车是预先购的,由三总管周杰亲自掌鞭。

车前车后,男女十随从策马前后戒备。车后,另拴了两匹备用驭马,一匹鞍辔齐全的良驹、

姑娘与百了枭婆分乘坐骑,负责策应。

声势颇为浩大,一二十条龙蛇真不敢打他们的主意。

快速地准备停当,立即动身快马加鞭,直奔龙门镇,出了镇进入山区,这才恢复正常的脚程,浩涪荡荡向汝州逊赶。

监视眼线所看到的印象是:他们急于逃命,要尽快摆脱追踪的人。

王若愚确在车上,不是假的。

未牌左右,又光临老地方:伊镇。

未晚先投宿;太阳还高挂在半天空,他们居然落店投宿。

因为病人不宜再继续劳顿了。

投宿人同一家小客栈,店主人心中叫苦连天。

早几天院子虽则没有尸体留下打人命官司,但洗掉血迹。

仍呵嗅到中人慾呕的腥味。现在这批客人又来了,显然又要发生血腥事故啦!

小客栈前面的官道,两侧的行道树是老愧,每诛粗可两人合抱,浓的蔽天,行人可免口晒之苦,也是歇脚避暑的好地方。

两个风尘仆仆,雄壮膘悍,背了包裹的中年人,支着手杖在树下歇息,盯着店前照料车马的人发呆,也透过店门向里眺望。

“这时就歇息落店,到底有何用意?”那位佩了刽刀的人向同伴问:“抗兄,猜得透他们的玄机吗?这未免太反常了吧?”

杭兄佩的是雁翎刀,一种沉重的短剑,铜铃眼中不时有厉光闪烁。这种眼睛常常可以愚弄人,外表必定显得蠢笨,瞪着凸眼珠傻呼呼,容易让人认为他没有威胁。

其实这忡人如果怪眼一翻,便成了怒凸的凶睛,发起威来十分可怕,凶暴残忍,令人做恶梦。

那把雁翎刀,就有令人做恶梦的威力。

“屁的玄机。”杭兄铜铃眼一翻。凶睛怒凸,“重施故技而已,利用客店防守。再往南三十里,没有村没有店,只能找路旁的简陋民宅茅舍住宿,能挡得住打上门的人吗?所以非在这里投宿不可,上次他们就利用房舍扼守,宰了不少龙蛇。

洪老哥,咱们机会来了。”

佩刽刀的洪老哥狠盯了出店的张姑娘一眼,眼中有异样的光芒,贪婪、慾望、热切等等表情一一呈现,连呼吸似乎也起了变化。

姑娘是出店找三总管周杰的,周杰正在督促三位同伴安置车马。

她已经洗漱毕,换穿了宝蓝色的劲装,有随时应变的准备,甚至连剑也佩上了。

她的劲装委实令人想入非非,曲线玲拢,十分抢眼,外表虽然显得刚健炯娜,但举动端庄柔和,流露出淑女的风华,令人怀疑她穿错了装,应该穿裙才合身份。

人生得美,劲装又玲瑰透剔带有艳味,举动像淑女,难怪洪老哥看得直了眼,七情六慾齐往心头涌。

“他娘的!这个小妖精真……真够味……”洪老哥充满情慾的怪睛,一直追随着姑娘转:“真是个够女人味的妙人儿……你说什么机会,杭兄。”

这时,总算听到杭兄的话了。

“你他娘的着了迷,心都跑到那小妖精身上了。”,杭兄拍了洪老哥一掌:“我是说,机会来了。”

“什么机会?”洪老哥的怪眼,仍然落在姑娘身上。

“埋伏的人都赶到前面去了。”

“没错。”洪老哥信口答,怪眼中*火涌升。

“跟来的人还没来。”

“也许吧。”

“现在只有咱们两人在场。”

“也许吧。”

“你到底是否在听?”杭兄冒火了。

“我在听呀!你说吧!”

“咱们出其不意,抢先杀进去,刀子搁在王小辈的脖子上。

他如果交不出藏宝图,砍了他。”杭兄得意洋洋,似乎在王若愚的脖子上,已经搁上了他的刽刀,有如板上的肉任由切割了。

“我要那个小妖精。”洪老哥伸手向远处的姑娘一指,似乎那已是他的怀中物了。

“你可以抢了她带走。”

“那就干啦!”洪老哥跃然慾动。

右侧不远另一株大树下,出现另一位佩剑中年人,轻咳了一声,以吸引两人的注意。

果然有效,两人扭头察看。

“你干什么?”杭兄沉声喝问。

“你两位的话,在下听了个字字入耳。”佩剑中年人背着手,神态悠闲,微笑带阴森味。

“那又怎样?”

“似乎两位是新来的。”

“咱们闻风赶来参与夺图的,前天从孟津过河来,在府城打听出不少消息,早一个时辰到达这里等机会。你的话有何用意?”

“这表示你们不曾参与所发生的变故,仅从打听的消息中,知道一些慨略的经过。你们要知道,消息通常会走样的。”

“废话。”

“比方说,你们说不清楚那位小姑娘,宰了些什么高手名宿?”

“该说宰了多少浪得虚名的高手名宿。”杭兄傲然地拍拍胸膛:“我不是高手名宿,却宰了不少高手名宿。那个水葱似的小美人儿,见了我这种杀神,必定吓得发抖,我还真舍不得向她动刀呢!”

“那你们就上吧!还等什么?等到其他的人赶来,你们就没有机会了。哈哈!机会稍纵即逝,可得好好把握哪!生的机会如此,死的机会也如此,错失一刹那,可能结果完全相反;悻生不生,必死不死。哈哈……”

这人的话,居然含有哲味玄味,像是颇有学问,可惜杭兄两人听不懂。

第一个向店门走的人是洪老哥,目标是站在马车旁的张卿云小姑娘。

杭兄挪了挪刀,大踏步跟上了。中年佩剑人摇摇头,苦笑一声,吐出两个字:“蠢猪。”

峪山夺图以迄洛阳缠斗,王若愚表现并不佳是事实。

他中毒待毙,也是事实。

张卿云姑娘表现略佳,但并不特别出色,只能保护王若愚逃亡,也是有目共赌的事实。

因此,流传的消息与谣言中,决不会对她与王若愚有利,他俩只是急于逃命的被众人追杀的弱者。

所以,杭兄这两位刚到两天的仁兄,根本没将姑娘放在眼下,也不相信一个水葱似的小美人,武功能胜得了真正名实相符的高手名宿。

他们相信自己的刀,刀可以达到他们所想要的任何目标。

小客店前面的广场不大,有车有马,有店伙忙碌,所剩的活动空间有限。

两人往车旁一靠,就嫌太挤了。

车旁本来有周杰、张卿云姑娘、一位男随从、一位店伙。

加上这两位仁兄,快要挤成一团啦!

“带太爷去找王若愚小辈。”洪老哥迫近至姑娘面前,伸手可及,怪眼落在姑娘曲线美好的酥胸上,似乎随时皆可能伸手抓上一把:“小丫头,你带路。”

姑娘与周杰,早就留意这两位仁兄的举动,不动声色,心中有数,任由对方近身不加干涉,

“啊!你这位太爷,找他有何贵干呀叶姑娘笑吟吟,问话的声调像歌唱般悦耳动听:“他身体不舒服,不宜见客,我不能带你去见他,有事我替你转告好不好?”

“一点不好,我要你带我去。”洪老哥邪笑:“他的事也牵涉到你…你……”

“呵呵!我带你去。”同杰也笑吟吟一团和气:“他虽然身体衰弱,见见客谅也无妨。”

“滚到一边凉快去!”洪老哥怒叫,伸手抓姑娘的手臂:“小女人,你带……”手刚接触姑娘的右上臂,大拇指正想向rǔ房挑抹。

“劈拍劈拍”四声脆响暴起。

姑娘美好纤柔的白嫩小手,表面上看可爱极了,但用正反手法挨阴阳耳光,抽在脸上可就一点也不可爱了,一掌一个印,一捆一条痕。

“你去死吧!”姑娘一面捆耳光一面笑叱,最后退了半步起脚,靴尖吻上了洪老哥的丹田要害。

洪老哥挨了闪电似的四记正反阴阳耳光,眼前星斗满天,不知人间何世,已经陷入半昏眩境界,毫无躲闪机会,呆瓜似的挺着胸膛挨揍。

嗯了一声,洪老兄仰面便倒,手脚一阵抽掐,终于抖了。

几下昏迷不醒。

丹田穴挨了一击死不了,但气海必定崩溃,内脏受损不轻,而且痛楚难当,在片刻间痛昏。

杭兄大吃一惊,本能地手落在雁翎刀把上。

“动刀,你的手一定断。阁下,冲我来。”三总管同杰依然笑容可掬,但所说的活却充满警告性的凶兆,伸一个手指向杭兄勾了勾,举动有说不出的轻蔑感。

一声怒吼,杭兄拔刀了。

刀尖离鞘一寸,雷霆打击骤然光临。

三总管同杰伴同小姑游历天下,小姑娘活泼好动,不知夭高地厚,难免经常惹事招非,反正必定大事不犯,小事不断,他必须充小姐的保护神,大事小事都得费心楼平,普通人哪能胜任?

在武功修为上,他绝对比小姐精纯浑厚,或许在剑术上小有差次,其他方面他都比小姐强一分半分,所以才能充任小姐的总管。

没人知道他的来历,高手名宿都忽略了他,把他看成普通的管家随从,不屑加以注意。

杭兄就有眼不识泰山,以为一刀就可把他劈成两半。

刀刚出鞘,眼一花人影已经贴身,刀失去作用,任何反应也来不及了。

打击之快,有如电泛霆击。

双爪及体,分扣住杭兄的双时1有骨折声传出,一扣之下骨碎而肉不烂。

“去你的!”周杰笑骂,双手一带将人拉近下压,起右膝扑一声响,膝撞在杭兄的小腹上,信手将人推出,

杭兄丢了刀,仰面飞摔出丈外,跌了个手脚朝天,绝望地猛烈挣扎,断了骨的手已失去活动能力,发出可怖的叫号。

“把他们拖到路对面去,半个时辰后他们便可走动了。”周杰向两位男随从吩咐,陪同小姐入店走了。

路对面树下的佩剑中年人,摇摇头举步向南走了,临行也自言自语吐出两个字:“话该。”

反常的行动,的确让许多人措手不及。

上次他们往南走,情势恶劣便逃回府城。

按常情论,他们不可能从原路往南逃,因此有不少人,眼巴巴仕城东城西等候,算定他们必走走东西大官道,不走东必定往西走。

东西大官道城镇多,旅客络绎于途,公然打打杀杀形如抢劫,会出大纰漏的。

末牌时分投宿,也十分反常。

他们应该有多快就走多快,最好能昼夜兼程,别让迫的人赶上,怎么反而早早投宿耽误行程?

只有最精明的老江湖,才会了解他们的意向。

从情势估计对行动生疑,就会找出结论:他们有意等候追的人跟上,彻底了断。

问题是:他们是否有了断的力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虎啸显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门圣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