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圣女》

第22章 神龙昼现

作者:云中岳

姑娘睡得很熟,她其实需要充足的睡眠,这几天劳累过度,担惊受怕、精力损耗,需要补充,心悬王若愚的安危,缺乏睡眠,体力透支。王若愚早已看出她精神有点不济,抓住机会让她安睡。

一觉醒来,她发觉东方发白,窗外透入朦胧的曙光,感到神智清明,精力充沛。

她睡在自己的房中,侍女小春轻灵地替她准备洗漱用具,脚下无声无息,不至于惊醒她的好梦。

她仍然醒来了,昨晚发生的事故突然涌上脑帘。

“咦!怎么啦?小春。”她挺身而起。

“小姐,我吵醒了你吗?”小春把面中放在面盆里歉然他说:“要不要多睡片刻,早着呢!”

“哦!昨晚我在若愚房中……”

“王爷把你送回房,叮咛我让小姐安睡。”

“他……”

“到外面巡视去了。”

“昨晚……”

她所记得的是,撼魂魔音传到,她突然昏眩,以前的一段时间,所发生的一切,以后使一无所知了。

撼魂魔音,她对这种以声音杀人的奇技,并无多少印象,也没有听说过具有这种奇技的知名人物。但是,身受之后,她知道这种魔音实在可怕,难以抗拒的奇技。假使没有王若愚在身旁相助,她恐怕撑不下去。

“昨晚不再发生任何事故,小姐。”

“不再发生?”

“是的,没有人再来騒扰。周总管已恢复精力,所有的人也安然无恙,受了些惊吓而已。稍后小姐可问王爷,他才知道昨晚发生事故的始未详情。”

她一跃下床,匆匆梳洗。

王若愚与她的人无恙,她大放宽心。

早膳摆设在客院的小厅中,已经不需严防意外了。

姑娘与王若愚、百了枭婆、周总管、侍女小春小秋是一桌,所有的人皆精神振奋,喜形于色。

王若愚一面进食,一面将击走西城炼气士的经过概略他说了。

“妖道逃掉之后,我亲眼看到远处屋顶,四面都有人飘忽出没,还以为他即将大举来袭呢,所以在外严加提防。”他最后说:“岂知白忙了一夜,居然没有一个接近,真不知道他们在弄什么玄虚,玩什么诡计。”

“你小子轻轻松松宰了红尘双邪,西城炼气士毁剑受伤遁走,把其他的人吓了个心胆俱寒,还有谁敢扮送死的大白痴?”

百了枭婆得意洋洋,眉飞色舞:“这三个恶魔横行天下,那些身手超绝的高手名宿,回避他们有如避瘟疫,真没有几个人敢在他们面前大声说话。他们死的死逃的逃,其他的人哪有勇气前来送死?”

“他们不会放弃的。”王若愚并不乐观:“人多势众,明暗俱来。那些混蛋已认定图在我手上,决不会放弃图谋的机会。

亿万财富,值得流血丢命争取。”

“除非他们能请到比这三个恶魔更高明的人,不然决不敢妄动,我们可以放心大胆赶路了。”百了旯婆估计得相当合清理,世间真正愿意送死的人毕竟不多,昨晚不再受到騒扰,便是最好的说明。

老枭婆的想法,与王若愚的期望有了冲突。

他要从九幽门和黑龙身上,追查另两张藏宝国,如果那些人不招惹他,他就无追查的借口了。

而百了枭婆的希望,却是赶快远走高飞,脱出是非外,摆脱这些人的纠缠。

除了张姑娘之外,没有人知道王若愚追查藏宝图的目的。

张姑娘了解王若愚的心情,但不便说出他的期望。

早膳毕动身南下,沿途极少看到佩刀挂剑的人。

午间在双河集打尖。这是官道分途点,官道一分为二。从京师南下的长途旅客,与赴远任的官员,在这里分道。东走南京或南下江右湖广,走的是汝州道。至荆襄甚至走水路入川,则走伊阳,嵩县。

不论走哪一条官道,都是翻山越岭,林深草茂,走上数十里不见人烟,盗贼猛兽出没的地域,赶路的人如果不按站投宿,随时都可能发生意外。

地势愈来愈高,满目全是崇山峻岭,青绿的原始山林,人迹罕见,官道也愈来愈狭窄,马车必须抛弃了,王若愚不能再装病啦!

其实,昨晚他与西城炼气士打交道,他根本没病的消息,已经众所周知了。

今天不是集期,集上冷冷清清,几间小食店总算还可以供给食物,三二十位旅客中午打尖不成问题。

膳毕,正在品茗,店门施施然进来化了装,背了包裹点着手杖的无我瘟神。

姑娘很乖巧,本来就是个性随和的小姑娘,亲自替老瘟神斟茶,王若愚也客气地肃客就座。

“小子,你很笨。”老瘟神倚老卖老,说话口气托大:“你的确吓跑了不少人,但真正强悍的人并没被你吓跑。”

“晚辈也不想把他们吓跑呀!”王若愚笑吟吟语气轻松:“全吓跑了,就玩不出好把戏了,是不是?”

“被人像缠身冤鬼似的,时时刻刻在左近环伺,日子难过,你不觉得很系人吗?”

“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前辈。”

“所以,我说你笨哪!”

“不笨又如何?”

“你小子这种等着挨打的办事方式,简直就笨得无可救葯。小子,攻击永远是制胜的不二法门,你等挨打,他们就会无所忌惮地拼命地打,不断地打狠狠地打得你头破血流,时时提防旦夕不安,你真受得了?”老瘟神不啻指示机宜,指导后进。

“这……”他有点醒悟。

“去找他们,小子。”老瘟神摇头晃脑,语意充满杀气,本来就是人见人怕的瘟神,说的话决不会牵涉到仁义宽恕:“摆出霸王面孔,见一个杀一个,逐一铲除,赶尽杀绝。老夫可打保票,今后不会再有贪心鬼找你。”

“温爷爷,你可不要教导他成为杀手。”姑娘大感不安,杀人毕竟不是愉快的事:“山旦引起公愤,日后他更会,手血腥了。”

“怎么可能引起公愤?他有大杀特杀的充分理由。大野狂狮那些人,就愤愤不平替他主持公道。小丫头,你不懂江湖牛鬼蛇神的心理,他们都是一些欺善怕恶的混球,你狠狠地宰他们,他们才怕你。你看吧!真正敢招惹百了果婆的人有几个?很简单,谁招惹她,她就一了百了,除非那人真的比她强。”

“前辈,我会考虑你的话。”王若愚拍拍姑娘的肩膀:“我得顾虑你的安全,安全决不会从天下掉下来,让他们不敢撒野远远地离开,才是安全的保证。”

“呵呵!要他们不敢撒野远避,你知道该怎么做,小子,不要迟疑。”老瘟神对他的话表示满意:“要赶走恶狗,你必须挥动棍子捡起石头。敬猴最妙的办法,便是杀鸡。呵呵

王若愚正为了找不到借口而烦恼,老瘟神给了他现成的借口。

那些人仍在左近窥视,待机行凶撒野,他有一千个理由,加以无情的反击。

“我已经有所准备,前辈。”他像是向老瘟神提保证。

“在洛阳,便已谣言满夭飞。”老瘟神加强提示:“有关藏宝图方面,黑龙有一份图,九幽门有一份图,你有一份图,甚至张姑娘也有一份图。神力金刚那一份,也可能在你们任何一方的人手中。前来参与夺图的人,不敢直接向两条龙九幽门打主意,所以你们便成了可欺负的受害者。再加上两条龙和九幽门也找你们,那就难免四面楚歌。现在,知道如何挽回劣势了吧?”

“已有打算。”他肯定地说。

“如何进行?”

“我也有权夺图,是吗?”

“当然。”

“所以,我知道该怎么做。”

“好,老夫拭目以待。”老瘟神放下茶杯离座:“走也,这不关我的事。”

有一个老江湖经常在旁指点,办起事来一定效率甚高,尤其是这一位老江湖,不是方方正正,义理分明的人,所指点的办事手段,必定无所不用其极。而办事如果希望成功,不择手段几乎比义理分明,成功的希望必定倍增,因为义理分明很可能毫无所成。

这次参与夺图的各方人士,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全是些怀有发财梦的江湖龙蛇,夺宝的事件本身,就没有丝毫义理存在,能用义理来光明正大解决吗?

无我瘟神与百了枭婆,本来就是魔道人物,办事不择手段,认为理所当然,所教导后进的手段,决不会在仁义道德上下工夫,必定是非常事用非常手段解决。

丢掉了马车,王若愚换乘坐骑,脸上加了些染疯葯物,一看便知是久病初愈,健康不佳,病容明显的人,骑在马上勉可支持,不可能骋驰赶路。

十三匹健马鱼贯就道,信蹄缓进,奔向汝州。

距州城约有四十里左右,他们并不急于赶路。

山势下降,沿途除了山还是山。

绕过山脚的平岗,路右的歇亭摆放了七具尸体。

勒住了坐骑,由老江湖百了枭婆下马察看。

“这些混蛋为何不掩埋尸体?”老枭婆一面接近,一面嘀咕。

发生血案,江湖朋友通常的处理方式,是无人目击就将尸体埋葬或藏匿,有人目击则尽快远走高飞。如有同伴,须在事后把尸体带走处理,或者摆放在显目处,由地方人士报官掩埋。

察看毕,老枭婆重新上马,一行人若无其事动身,与他们无关,不能留下来处理尸体善后。

“是些什么人?”王若愚扭头向跟在后面的老枭婆问:“是格斗而死?”

“是一些在江湖颇有名气的龙蛇,老身认识两个。”百了枭婆久走江湖,见多识广:“五个死于格斗,两个死在暗器上。

百宝囊与兵刃都取走了,搜过身。当然不是盗杀,是碰上了仇家。毫无疑问是走上这条路,打算夺图的人。可以断定的是,是死于锄除异己的恶斗中。”

“不会是死于自相残杀吧?”

“不会是,囚为同伴该将尸体处理掉。他们是死于锄除异己的,有了和利害冲突,就会一有机会,就锄除竞争的对手。两条龙之间,就明暗间发生了多次拼搏事故,不足为奇。”

“会是两条龙的一条,所遗留的尸体?”

“不知道。两条龙与九幽门的人,除非他们承认身份,谁也无法知道,哪一位仁兄是两龙一门的人,用酷刑也无法迫使他们招出身份。老身与小丫头在你中了暗算之前,就弄到两个可疑的活口,本来想找你设法问口供的,岂知落了空。最后他们仍然死了,至死没招出任何事。他们能成为赫赫有名的神秘组合,有今天的成就和局面,决不是幸运侥幸而获致的,这也是他们成功条件之一。”百了枭婆对江湖上的组合,怀有深深的戒心,一旦这些组合全力相图,人多势众,明暗俱来,三头六臂的人也难以应付这些人的计算,日子难过。

“我是很有耐心的,早晚我会把他们的根底挖出来。”王若愚阴森森地说:“除非他们不再以两条龙九幽门的身份出动。”

“咱们走慢些。”百了枭婆说:“一旦没有机会向咱们下手,他们就会互相残杀,转移目标,先除去竞争者。让他们杀,多杀一个,咱们就少一分威胁。”

“对,咱们走慢些。”王若愚欣然同意。

其实,他们已经走得够慢了。

大道前后,都有人赶路,沿途等候机会,也就不时发生除去竞争者,或者协迫对方合作的搏杀。

那些实力不足的豪强,的确不敢公然向黑龙会和九幽门夺取另两份藏宝图,只敢暗中留心寻找机会下手。同时,他们根本不知道谁是黑龙会九幽门的人,如何下手?

金眼太岁五个人,走在王若愚一群人的前面,相距约在五六里左右,不想抢先赶往州城投宿。假使王若愚一群人半途折向,抄小径改走其他州县,岂不失去保持接触的机会了?

走在目标的前面,本来就是一大错误。

他的实力颇为强大,雄风庄的声咸令群豪侧目,随从四神武功惊世,连穷家三友一比一,也禁受不起四神的雷霆攻击。

五人五骑也不急于赶路,沿途有说有笑神态悠闲,料定沿途不会有人讨野火,没有人敢无端在太岁头上动土,动也无利可图。

在嵋山,他的实力表现也是相当强的,除了一度几乎受制于当地神秘人物朱小玄姑娘之外,其他的人还真撼动不了池,那些可怕的神秘杀手,对他没构成威胁。

在洛阳,他也来去自如,有耐心地在一旁冷眼旁观,留意情势的变化。电剑公子一度打算诱使他合作,他胸有成竹,轻易地摆脱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神龙昼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门圣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