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圣女》

第23章 柳堤情浓

作者:云中岳

王若愚取代了他的位置,青衫飘飘,剑插在腰带上,赤车空拳面对十个蒙面人。脸色不庭康,像久病难愈的老病鬼,但所表现的挺拔坚强无畏形象,哪像一个久病的老病鬼?至少那双神光们炯的虎目,就不可能出现在病鬼的脸上。

“你们都认识我,很好很好。”王若愚双手一张,各抛起戮块三角瓷片:“我要一个个粑你们摆平在这里,让你们慢慢地痛死,”

“准备上!”为首的蒙面人厉叫。

“上一个倒一个,决无例外。”王若愚沉声说:“我知道你们是神龙,各种声、光、水,毒等等暗器,非常的厉害歹毒。所以,在下也用暗器反击,我这种暗器不登大雅之堂,根本就不能算暗器,却奇准无比,可破内家气功,贯人体内如果不中要害,保证会痛得魂飞魄散,痛昏才能免受痛苦。上吧!看谁冲得快,谁快谁先倒,痛的滋味保证妙不可言。”

四个倒地的蒙面人,终于全部可以叫号了,痛得浑身抽痛苦的叫号声令人悚然而惊。

为首的蒙面人脸色灰败,迟疑着不敢下令进击。

“你……你怎么来……来得这……这么快?”为首的蒙面人,竟然惶然间。

“远在五里外.便可看到这座满山的黑松林。”王苦愚居然也有泰然回答的心情:“至少,得防备林子里,有打闷棍背娘氮的小强盗行凶,所以我绕过来看看,果然发现你们这些见不得人的贼,在这里谋财害命。”

“你这混蛋……”

“你们是准备谋害我的,我也有意宰了你们自保,正好了断。首先,拉下你们的遮羞布,我要知道你们到底是些什么人物,把你们的真正身份公诸天下。”

金眼太岁暗中打手式,两神立即奔出,各将一具尸体抱回,已用不着抢救了,风神雨神已经断气,被击中时便已死了。”

“王老弟,算在下一份。”金眼太岁咬牙切齿大叫,两随从的死必须报仇。

“你给我滚到一边凉快去。”王若愚扭头叱喝:“你也不是好东西,回头我再找你。”

金眼太岁打一冷战,退到后面向随从打手式暗号。王若愚如果找他,他哪有勇气挺身而斗?

假使他应付得了王苦愚,还用得着与许姑娘一群来厉不明的男女合作联手?

他不能让王若愚回头找他,必须及早溜之大吉。他向随从所打的手式,就是溜走的信号。

十个蒙面人,不但不除去蒙面中,反而把蒙面中整理得几乎连眼睛也蒙上了。

“一比十,死的一定是你。”为首的蒙面人大声说,色厉内荏徐徐后退:“除非你交出神力金刚那份藏宝图,不然本会

“去你娘的!那张图一定是你们弄走了。”王若愚硬将罪名安在对方头上:“所以,你们派人在洛阳找到我,故意嫁祸给黑龙和九幽门,说他们已往曾经各获得另一份图,以便引开我的注意。我一时糊涂上了你们的当,把消息传出,等于是无条件替你们散布谣言,不再怀疑你们拥有藏宝图的事实。你说,神力金刚那份图,是不是你们夺走的?”

参于夺图的牛鬼蛇神,反正都不是好人,王若愚也参予了。并不认为自己是正人君子,不是好人,就名正言顺可以不择手段。

散布谣言,栽赃、嫁涡、捏造事实、指鹿为马、锄除异己、杀人灭口……都是可用的手段,看谁用得出神入化。

他也会用手段,一口咬定神龙夺走了神力金刚那份图,而且紧咬不放,不轻易松口。

神龙先咬定他,他以牙还牙,理直气壮。

黑龙与丸幽门另有藏宝图的消息,是自称神龙的赵大钱二孙三告诉他的,说得似乎有凭有据,有时有地,似乎不是假的。

当然有嫁祸的可能,是真是假艰难断定,但他必须求证,不论真假,他都必须查个水落石出。

也许,神龙也有一个份图呢!

据他所知。藏宝图共有四份。原来是一幅图,分成为四份,即使获得其中的三张,也毫无用处。因此获得任何一份图的人,必将倾全力寻其他三份,夭知道会有多少人,为这四张图付出生命?

他,也可能是为图付出生命的人。

神龙是否有图,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神龙找他,他必须找借口制造有利情势。

“胡说八道。”为首的蒙面人大叫大嚷:“本会没有藏室图,所以才在你身上打主意。我们已经详加调查清楚,黑龙的确不曾得到神力金刚那份因。神力金刚确是你乘乱救走的,你会毫无代价地放他走吗?九幽门擒住了神力金刚的拜弟鹰爪孙玉,确定是你救走了神力金刚,你带了神力金刚在偏僻处逼供,鹰爪孙玉与其他的同伴并不在场。”

“他娘的!你们的确神通广大,连九幽门的秘密,也被你们查得一清二楚,可知你们说黑龙和九幽门,皆另有一份图,决不是空穴来风。好,我要知道那两份图,你们是从何处得来的消息,我要知道当时他们获图的情形,原因的主人是谁。”

“去你娘的!你在提不可能的要求,你死吧!”

叫吼声中,十人双手齐动,

眩光夺目,视线出现盲点。

两种龙珠漫天飞舞,有如一阵暴雨。

王若愚不是铁打的人,十个高手同时发射暗器,只有铁打的人才受得了,血肉之躯很可能变成蜂窝。

尤其是那些毒粉制的龙珠,一触便碎成粉末,迎风一飘,嗅入些少便大事去矣!

他向后飞迟,向侧抄出,要从侧方制造机会,用瓷片以牙还牙。

绕出四五丈,他颓然止步。

十个蒙面入以进为退,暗器发出立即后撤,卯足全力撒腿狂奔,速度很可能打破平生记录,刹那间便远出十余步外,在树隙中窜走如飞。

在树林中只能窜走,不可能用轻功一跃三四丈。

穷寇莫追,追也迫不上。

扭头一看,金眼太岁已经不见了。

四个蒙面人有两个已经痛昏,另两个痛得发出可怕的p小号。

“你们跑不了的。”他向蒙面人消失的方向高叫:“快回来救你们的同伴。咱们日后见,后会有期。”

这一面的恶斗,埋伏在大道旁的人,可以隐约看到,叫喊声也隐约可闻。

许姑娘一群人先是躲得稳稳地,然后是急急忙忙溜之大吉。

打埋伏必须出其不意,猛然发起雷霆万钧的碎然袭击,事先被人发现,就失去埋伏的作用了。

如果有把握必胜的机契,就没有埋伏的必要了。

她们布埋伏,就表示是势弱的一方,仍嫌实力不足,所以胁迫金眼太岁加入。

埋伏失效,不撤走不啻等死。因此金眼太岁奔回时,埋伏区已找不别人影了。

这位江湖大豪,后悔已来不及了。

最得力的臂膀四神死了两个,坐骑包裹全丢啦!

一败涂地,成了丧家之犬,漏网之鱼。

他们恨死了王若愚,把被神龙会杀死两神的帐,算在王若愚头上了,因为一切起因都是王若愚挑起的,也因为他不敢找神龙算帐。

心须赶到汝州附近.找地方替死了两神善后,岂能让忠心耿耿的爪牙埋尸荒野?

背一具尸走长路,那是一场大灾难。

雷神电神也许身材雄壮,精力充沛,背一具尸轻而易举。有充足的体力负荷,走了两里地,两人胜任愉快,但三里以后,可就每况愈下了。

尸体先是发僵,然后发软,不管僵或软,背在背上都不好受。不受指挥,比背后人困难多多。

精力经不起长期托损,三四里一过,两人脚下开始发虚

身后脚步声急促。有人赶上了。

金眼太岁仍在悲愤中.不注怨天恨地,恨不得插翅飞往州城,却发现八个随从不争气,不但脚下无法加快,反而一脚高一脚低愈走愈慢。

“正好找人抬尸体,”听到脚步产。他心中大喜,不由自主欣然高叫。

扭头一看,大感失望。

后面二三十步,一个半死不活老村夫,点着打狗棍,胁下有一个包裹,正上气不接下气,吃力地奔跑,似乎快要断气啦!脚下沉重,像是随时都可能力竭倒下来断气。

这老家伙还需要别人抬,怎能抓来抬死人?

“你再跑,非跌死不可。”他闪在一旁好意地说。

“再不跑,我……我老人家就……就死定了。”老村夫逐渐奔近,气喘吁吁.咬字含含糊糊。

“为什么,有鬼?在追你?”

“是的……”

“是你的大头鬼。”

“真的,不……不骗你,是……是鬼……”老村夫踉跄奔过:“九幽门的鬼,就……就在后……面,黑袍黑……黑头罩,白…白天出现,哪……哪会有……有好事?快……走

其他的话平平常常,毫无疑处,但“九幽门的鬼”这句话.怎么可能出于一个无知老村夫口中?

他吃了一惊,一眨眼,老村夫已越背尸的两神,扭头向他眨眨眼,脸上诡笑的神情显而易见。心中一动,他飞跃而进。

一声怪笑,老村夫脚下加快,脚下起落如飞,哪像个快断气的老村夫?

“找地方躲一躲,歇息片刻,”他向两神急急地说:“九幽门白昼出动,必定出了大变故,要被他们碰上,凶多吉少。”

往路旁的树林一钻,光躲一躲再说。

不久,蹄声如雷,三十余匹健马飞驰,尘埃滚滚声势惊人。

果然不错,黑头罩、黑袍,九幽门的活招牌,夜间出现,会把胆小的人吓得半死。

如无重大故事,九幽门白昼是不会出现的。

两条龙也是夜间活动的人,但白昼有时也现身。

九幽门大白天以该门的面目,白昼大举出现,在大道中匆匆赶路,是极不平常的事。

等九幽门的人走chún许久,他们才重新就道。

里外的路旁歇脚凉亭有入歇息,是那位老村夫。

“好家伙,你这老鬼扮猜吃老虎;有意作弄老夫。”最先赶到的金眼太岁,脸红脖子粗往亭子里闯:“你认识在下,是吗?”

“呵呵呵呵……”老村夫怪笑,大马金刀坐在亭栏上:

“你那一只金眼是活招牌,老夫当然知道你是老几。好意提醒你及早避祸逃灾,你不感谢我,气势汹汹想恩将仇报?你混蛋!你……”

“老狗你……”他要撇野拔剑。

“你敢在老夫面前撒野?哼!我看你是活腻了,打算陪你的两个死同伴,在黄泉路携手奔向鬼门关。”老村夫老眼一翻,冷电乍现。

“你……”他心中一惊,失去拔剑的勇气。

“老夫已经知道你不是九幽门的人,已没有杀你的胃口。快滚吧!到汝州还远得很呢!”

“你……你是谁?敢作弄在下……”

“他们知道老夫是何方神圣。”老村夫伸手杖向亭后的树林一指。

树林中踱出两个人,熟面孔老相好。

“咦!你们怎么在这里?”他颇感意外:“膨兄,你知道这老鬼的底细?”

是电剑公子的两位朋友,他熟悉的一个是乾坤绝刀廖天虹。

“这老鬼化了装,易了容,所以你不知道他是谁。”乾坤绝刀跳人亭:“郝庄主,你最好不要在他面前撒野。”

“他是……”

“无我瘟神温不群。”

他打一冷战,暗叫侥幸。

老瘟神要向他洒一把瘟毒,他只能活这一把年纪了。

“这老鬼实在可恶。”他警觉地后退,而且移至上风严防意外。

“他也是好意。”乾坤绝刀坐下说:“好在他老来变性,已经少管闲事了。咱们也是暂且回避,九幽门的人过去不久。郝庄主,你的人……他们怎么啦?”

两神已将两同伴的尸体摆放在亭旁,用亭子里的茶水解渴。

“遭了祸事死了人。”无我瘟神抢着说:“你看他一脸霉相,一定是大难不死。

“一言难尽……”他不介意,也不敢计较老瘟神的讽刺,将与神龙不期而遇起冲突的变故说了。

“真他娘的邪门。”他最后说:“今天是什么遭瘟的大日子?神龙和九幽门,皆以会和门的面目出现,在大道上公然活动,成群结队示威,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大事,值得他们白昼公然大举现身?”

“前面三里余是老槐庄。”乾坤绝刀往南一指:“黑龙召集人手,在该处聚会。据说准备向九幽门,强夺藏宝图。九幽门得到消息,忍不下这口恶气,也召集人手,袭击老愧庄,也要夺黑龙的藏主图,就是这么一回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柳堤情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门圣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