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圣女》

第24章 铲除异己

作者:云中岳

他们原来是往北行的,河在右面。转身之后向南行,河便在左面。

人往左闪,很可能失足掉下河去,因此袭击的人,必定以为非向右闪不可。

她向左闪,右旋身正好能以最快的速度反击。

巨大的柳树上藏匿容易,但扑下却不可能不发出声响,穿越茂密的又长又浓柳枝,柳枝必定剧烈摇摆。

人毕竟不是燕子,燕子穿柳枝的技巧奇妙极了。

首先是飞镖破空,锲入姑娘先前的位置右侧三步左右。

是三枚三寸六分的标准型钢镖,用连珠镖手法弹出的,比用正反掌扔甩的速度更快一倍,是飞镖高手的得意绝技。

大拇指弹发的劲道骇人听闻,贯入地中仅有一半镖穗露出地面。

通常,大拇指的弹力最弱,只有高手中的高手,才能用大拇指弹发钢镖。

攻击王若愚的暗器,是歹毒的双锋三棱刺,头重尾轻,不用定向穗。也可像柳叶刀一样旋转飞行,两端都可伤人。

飞行时由于没有定向穗。因此目力难及,速度强劲便不易看到形影。

三个人,以惊人的速度下扑,穿越浓密的柳枝,半空中先用暗器偷袭。

镖与三棱刺都是小型暗器,击中要害才会致命,显然对方准备将人射伤,擒住才有希望获得藏宝图。

偷袭,应该万无一失。

三个凶手猛然扑,信心十足以为必可得手。

所以下扑时刀剑还在鞘中,并无应变的准备,跳下来擒受伤的人,不需用刀剑。

发觉暗器落空,已来不及有何反应了。

人快速纵落,脚一点地人已近身,打击似雷霆,拳着肉掌及体,挨一下就够了。

砰然大震中,第一个人倒了。

第二个人接着大翻腾,重重地摔落。

姑娘对付第三个人,轻松愉快,扭身轻轻一脚,扫在那人的左胁软弱部位,一脚就够了,几乎把对方的腰脊扫断,幸好她用的不是靴尖。

“哎……”

那人斜摔出丈外,几乎滚落堤下。

拖死狗似的把三个拖放在一起,不理会对方叫号求饶。王若愚折了一段柳枝,在空中拂得呼呼怪响。

“咱们来问口供。”玉若愚拂着柳枝怪笑:“抽不烂你们一身皮肉,算我王若愚大笨蛋栽了。你。”

他踢了第一个中年人一脚,柳枝在对方的鼻尖拨动。

“贵姓大名?请教。”他开始问口供。

“在……在下史……史龙……”那人手脚摊开浑身抽搐,像快断气的羊:“放……放我一……一马……”

“好,就算你是史龙,活的龙落在我手上,同样会变成死龙。你的镖很厉害,用来偷袭暗算歹毒加倍。饶你不得,先抽一顿……”

“不要……”史龙狂叫:“咱们知……知道你们非常了不起,不……不得不偷袭暗算……”

“唔!似乎理由充分。我不知道你是何方神圣,但我要知道,你们奉谁之命来计算我的。”

“我们是自己来的。”史龙乖乖表白来意:“准备晚上偷偷溜进你的住处,找你要藏宝图。”

“鬼话,你们只是跑腿的眼线,我一定要知道你们的主子是谁。”

“老天爷可以做见证……不,飞龙剑客可以做见证,我们共有六个人,是跟在飞龙剑客后面赶到崤山的,本来准备和他在虎口中争食。我们六个人,由我作主事,我……”

“好,我带你去找飞龙剑客作证。”

“他们好像还没赶到州城。”

“废话,他和电剑公子走在一起,走在我们前面,该比我们早到。”

“他们沿途锄诛异己,偷偷摸摸大杀黑龙和九幽门的人,沿途耽搁,而且抄小径而走,怎能早到?”

王若愚一怔,电剑公子居然有胆量大杀黑龙和九幽门的人?

“你在说谎了,电剑公子那些人,数量虽然不少,但决不敢向两条龙和九幽门挑衅……”

“但浑水摸鱼乘人之危,谁不会?他们就是专家……”

史龙将目击电剑公子一群,突然袭击久斗力竭的十一名高手的事说了。

原来他们就是在里外岭脊藏身,目击电剑公子五个人下毒手的江湖群豪。

目击的六个人中,史龙认识飞龙剑客,也认识电剑公子。

“唔!我相信你的话。”王若愚消失痛惩这三位仁兄的念头,这些贪心鬼不是他要找的目标,踢了史龙一脚,丢掉柳枝:“你们可以服疗内伤的葯了,赶快滚!今后别让我碰上你们,碰上了一定拆散你们一身贱骨头。”

拉了姑娘的手走了,不再理会史龙三个人的死活。

其实他和姑娘动手反击时,便已打定主意要活口,下手有分寸,三人的伤并不严重。

电剑公子杀黑龙和九幽门的人,他并没感到太意外,只是感到诧异,电剑公子的实力有限得很。

在仰天寨,那些黑衣杀手,定然是黑龙的人,几乎要了电剑公子的命。这位大剑客不是善男信女,乘机报复并非奇事,但公然报复,决难禁受黑龙和九幽门的雷霆攻击。

他疑心史龙这几位仁兄,可能是两条龙或九幽门的人,岂知仍然料错了。他不屑和其他的江湖龙蛇计较,这些人实力有限,对他没构成威胁。

白等了一夜,毫无动静,没有人敢进入农庄,在外面窥探的人也不多。

也许,想来的人知道实力仍感不足,不敢前来冒险袭击,以免枉送性命。

让这些人准备充分些,王若愚不走了。

不走,也表示心怯,在州城逗留暂避风头,让那些人放心大胆积极准备。

巳牌时分,王若愚出现在西湖的醉翁居。

州城有两座可称名胜区的湖,是游客消闲的好去处。太史湖在城内,西湖在城西郊七八里。西湖东岸有一座小村,也就形成游人歇息的小市街。游玩与吃喝通常不分家,有你就有我。

那时西湖面积相当大,灌溉附近将近两千顷良田,曲曲折折绕湖游一圈,真有二十里以上,正好在小市街大吃大喝。

醉翁居所供应真正的宝丰酒,绝不渗水,香醇浓烈,后劲足,有口皆碑。

在棚屋式的外座,一面喝酒一面欣赏湖景,菡香阁、迎风亭、翠岚轩、致雨台……一一隐约罗列眼底,还真有点江南风貌。

盛夏烈日炎炎,湖畔柳丝依依,醉翁居四周花木扶疏,微风徐来,暑气不再蒸人。

张卿云改穿了一袭月白小翠花连身衣裙,披上珠串流苏小坎肩,梳的三丫髻,套上珠环钗,清丽俏巧淑女的青春气息引人激赏。

王若愚也青衫飘飘,像个公子少爷,毫无武夫气概,洵洵温文,和蔼可亲,没有人相信他是一个玩刀的镖客。

用布卷了两把剑,但只有行家才知道是剑。

光顾醉翁居当然醉翁之意在酒,姑娘不喝他喝,叫来了一壶酒,八味下酒小菜。

姑娘以茶代酒,两人喜孜孜一面吃一面观赏湖景。

四周的酒座都有游湖的食客,当然有意不在游湖的人。

“汝州山青水秀。”姑娘银铃似的嗓音,足以让四周的食客厅得一清二楚:“水,指两湖。山指两山,据说指风穴山和鹿台山。若愚,明天我们出北门去游山好不好?”

“你这娇滴滴的千金小姐,能去游山?二十里路不怕苦了腿?你这一张扬,明天可就有灾有祸。”王若愚的嗓门也大,有意给有心人听的。

“怎么说?”

“就会有比今天多一倍的强盗,在路上或在山上拦路打劫强抢。”

“嘻嘻……”姑娘娇笑:“汝州可是有王法的地方,哪有强盗在城附近打劫?南面百里外的伏牛山才有强盗,你别吓唬我好不好?你说有比今天多一倍的强盗,有何用意呀?”

“因为这附近已经有不少强盗,准备用刀剑指向我们了。”

“哎呀!真的呀?”

“半点不假。”

“是他?他?他?”

姑娘半真半假,娇笑如花,信手一一指向附近食座的食客。

“别傻啦!小丫头,在他们没动手打抢之前,你怎知哪一个是强盗,他们额上没刻上强盗或贼字,不能硬指某个人是强盗是贼,要等他们拔出刀剑行凶才算数。”

右首一座四位食客,四个人已喝了六壶酒,有些人脸发红,有些人脸发青。

“你两位放心。”那位脸色发青,生了一双吊客三角眼的中年人,嗓门也够大:“只要两位识相上道,没有强盗小贼敢伤害你们,我保证。”

“两位一定可以安全离去,我保证。”不远处一位獐头鼠目的大汉,也不甘寂寞起哄,拍拍胸膛颇为神气。

“呵呵呵……”王若愚大笑,“这年头,拍胸膛保证的人怎么这样多?”

“你看见几个?”三角眼中年人阴笑。

“两个月前,我在京都。”王若愚声震棚屋:“碰上一个最可恶的人拍胸膛保证,结果几乎送了命。那家伙人模人样,却害人不浅。”

“他保证什么?”有人大声问。

“那家伙原来是个下五门小贼。”王若愚的话有了江湖味,不再是公子少爷:“一百两银子要卖一尊翠玉八寸千手观音菩萨像给我,用他那特大号嗓门,拍着胸膛叫嚷:“这是我祖宗传下的传家至宝,来路清白,我保证。’”

“一百两银子买一座八寸翠玉观音,太便宜啦!你没买下来?”

“买了呀!所以……结果……”

“结果怎样?”

“结果被五城兵马司的可敬将爷们,把我弄进死囚牢几乎丢命。”

“不是来路清白吗?那是人家祖上的传家至宝。”

“那是那个混蛋从教坊的一个老鸨婆家中偷来的。教坊的老鸨婆,与五城兵马司的高阶层将爷有交情,报了案,赃物查获,我跳在御河里也洗不清嫌疑;这就是我相信别人拍胸膛保证的结果。”

都可以听得出,他说的故事,是在拐弯抹角骂人,骂得狠毒。

祖上传上的传家至宝,这“祖上”却是教坊里的老鸨婆。

拍胸膛保证的人,就影射是那个卖赃物的下五门小贼。

三个说保证的人,脸都绿了。

那位拍胸膛的,更是羞愤交加,怪眼中杀机怒涌,倏然拍桌而起,另一手徐抬将有所举动。

身形还没站直、转正,左手也刚抬起一半,突然僵住了。

另一桌的一位长了络腮胡食客挺身侧立,左手曲肘抬掌高度及肩,以阳掌略向前伸,形成半握半扣,食、中、无名指中间的两指缝,各夹有叠合的两枚半开锋制钱,大拇指扣住三个指尖。

使用金钱镖的人,通常用正反掌以甩手劲发射,所以有些人称之为洒手法。

用弹,那可是极难练成,须下苦功的绝技。

弹出一枚可以命中,已经相当惊人了。

这位络腮胡食客,显然可弹发四枚,公然亮出,示威的用意昭然若揭,大眼中神光炯炯,狠盯着那位曾经拍胸膛的人。

“穿心手,你的左手再抬高一寸,一定死。”络腮胡食客声如洪钟:“看你的袖箭快呢,抑或是我满天花雨的金钱镖快?”

袖箭最大的缺点有二:一、射程短;二、发一枚便后继无力。所以,这玩意只能用来暗算,或者面对面突下毒手,一丈以外便没有致命的威力。

用袖箭的人,极为真正的武林朋友卑视。这种人,永远不配成为江湖高手,只能算阴毒的下五门人物。

穿心手僵住了,左手不敢再上抬。

四枚金钱镖的威力圈甚大,真不易躲闪。如果一箭落空,那就没有什么好玩的了。横定了心拼个两败俱伤,也愚蠢之至。

“混蛋!你要假装站在他的一边?”穿心手极不情愿地垂下手:“让他毫无戒心地把你当作朋友,以便日后再计算他的藏宝图?”

“我满天花雨只有一个好朋友,那就是电剑公子。电剑公子已经调查过了,神力金刚那份藏宝图,根本不在王老兄身上。你们不断地找他,计算他,找错了门路,敬错了鬼神。”满天花雨也收回手,金钱镖似乎不在手上了:“我知道你混蛋的底细,只是还没握有确证,所以,你现在是安全的,千万不要再撒野,哼!”

“你吹起牛来了,我穿心手的底细,江湖朋友谁不知道?你知道不足为奇……”

“你可能早已投身黑龙,这底细恐怕知者不多。”

“放屁!”

“你不必急于否认,以免让人疑心你做贼心虚,哼!其实,承认了反而对你有好处。”

“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铲除异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门圣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