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圣女》

第26章 围困分袭

作者:云中岳

五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急如星火循踪穷追,距灌木丛还有三二十步,追得最快的人倏然止步,仔细察看三个假书生所留下的踏草痕迹,不时用锐利的目光,搜索灌木丛,似在寻找可疑征候。

“不能追进去。”大汉神色凛然,举手阻止同伴继续再进。

“怎么啦?”一位同伴问。

“有埋伏。”

“唔,可能的。”同伴立即拔刀戒备:“矮树丛到处都可以潜伏,咱们绕过去。”

左首的另一座树林,奔出电剑公子八个人。

“喂!咱们分从两面绕。”电剑公子一面飞掠一面高叫:“咱们从左面进去。快,别让他们把人带走了。”

五大汉显然认识电剑公子,人的名,树的影,知道对方的名号根底,便知道是敌是友了,至少知道对自己是否有威胁。

“好哇!咱们负责右面绕过去。陈兄,速战速决。”大汉兴奋地叫,立即付诸行动。

枝叶摇摇,埋伏的人移动了。强敌不上当,分从左右绕走,速战速决只是虚张声势引人上当,其实意在绕过去以便追赶逃走的人,怎能仍在潜伏处等候?电剑公子那句别让他们把人带走了的话,无意中透露了玄机,追人要紧,不需费神对付埋伏。

斗智斗力,电剑公子都有充足的本钱,知道他的底细的人,必定将戒心提升至极限。

人一动便暴露形迹,情势恶劣。

紧要关头,电剑公子表现得出奇地强悍,身形似电火流光,无畏地冲入灌木丛,每一起落足有四丈上下,三五起落便到了灌木丛的西北角。

撤伏的人,恰好窜出树丛边缘。

一声长啸,电剑公子身在空中拔剑出鞘,单人独剑飞扑而下,剑光如匹练从天而降。

是四名俊美的男女,不约而同猛然转身,四支剑有如剑涛汹涌,吐出满天雷电。

“铮铮”两声狂震,火星飞溅,电剑公子侧飘落地,再急退两步。

四个人两男两女,竟然没占上风,最先接触的一男一女,飞震出丈外,女的甚至仆倒再滚了一匝,跳起后脸色泛青。

电剑公子的七位同伴到了,一涌而上。

“分一个给我。”飞龙剑客首先挥剑超越。

右方人影也涌出,五大汉到了。四比十三,凶多吉少。

仅电剑公子一个人,便敢无畏地冲向四个人,敢面向四支剑强攻,可知双方的实力相去远甚。

再一声怒啸,电剑公子再次挥剑抢攻,光芒一闪,便隐没在一位美丽女郎的右胁。

好快的出剑速度,真的迅疾如电,美丽女郎的剑完全来不及封架,也无力闪避,光到剑入体,锋尖直透内腑,手中剑已抓握不牢,脱手丢剑。

“黑龙!”电剑公子在同一瞬间沉叱。

剑光脱出女郎的身躯,光华折向、迸射、中的。

从侧方冲来的一名大汉,听到黑龙两字,猛然失惊身形疾扭,剑随身转,猛然挥出。

大汉是从右侧斜冲而来的,目标是一名英俊的年轻人,听到叱声,身形已在电剑公子的右侧不远处,相距不足八尺。

八尺,应该有应变的时间。但对电剑公子来说,八尺空间移一步就够了。

剑光一闪,如击败革,贯入大汉的胸腹交界处,锋尖几乎透背而出。

“呃……”大汉丢掉剑,双手抓住了入腹的剑。

“你是周会主的心腹,会外你是名武师,登萍渡水江千里,我早就知道你的底细了。”电剑公子伸手牢牢地扣住对方的右臂,不许对方倒下:“你认命吧!”

“你……你你……”

登萍渡水已发话困难,痛得浑身发抖,双脚发虚。

“我知道你的底细,你已经死了一半了。”

“呃……哎……”

电剑公子放手,一扳剑,登萍渡水向侧跌出,倒在地下挣扎呻吟。

不远处,暴乱已止。

四男女倒了,另四名大汉也倒在自己的血泊中。

交手激斗中暗算同伴,十拿九稳保证可以成功。

“追!”电剑公子收剑下令,急如星火。

躲在远处观战的无我瘟神,脸色不正常。

“这混蛋好毒。”他向躲在一旁的百了枭婆说:“即使不暗算,那个人也禁不起他的电剑一击,他侮辱了剑客的声誉,可怕。”

“这才是这混蛋的真才实学,王若愚今后必须特别小心他弄鬼。”百了枭婆也有毛骨悚然的感觉:“功臻化境,剑术通玄,加上诡计多端,多谋善诈,上当的人不知凡几,假以时日,他将成为威震天下的一代枭雄,他具有充足的枭雄条件。”

“确是如此。”

“瘟神,你我更需特别当心。”

“就算他跪在地上向我请安,我也不会对他掉以轻心。”无我瘟神摇头苦笑:“我瘟神已经够恶毒了,他比我更恶毒一百倍。”

“瘟神,你配称恶毒吗?据我所知,你就不会无缘无故地杀人,也不会毫无警告地杀对你保持友好的人。”百了枭婆一面说,一面飞步趱赶。

两人远远地盯牢电剑公子八个人,藉草木掩身小心翼翼紧锲不舍。

呼哨声此起彼伏,似乎有不少人循声追赶。

三个假书生跌跌撞撞,进入一座坡顶的寺院。

追得最快的人,相距已不足百步。

寺院四周,出现隐约的刀剑闪光。

一个彩衣丽人,出现在寺门外的山门牌坊下,手中轻拂着光华闪烁的长剑,笑吟吟地目迎已停止奔跑,放缓脚步调和呼吸的八个人。

是电剑书生八个人,居然不敢放胆冲进。

寺院是本州四大丛林中,排名第三的吉祥寺。寺规模并不大,有三进殿堂和几间禅房,花木扶疏,颇为幽静,是出家人修真参禅的清静地,三十余名和尚,都是本州颇有名气的有道高僧。

现在,山门外有一位美如天仙,手中有剑,傲视天苍的三十余岁漂亮女人。

全寺静悄悄,内外不见有人走动。

佛门清静地,不该有刀兵血光。而所有光临的男女中,所有的人都携刀带剑。似乎今天谁都心中明白,刀光血影是无可避免的了。

所有接近的人中,似是早有默契,并不急于接近打交道,纷纷隐身在附近的树林中,有意静观其变,或者等候好机。

毫无疑问地,吉祥寺己布下了死亡陷阱,贸然闯进去的人,必将受到致命的打击,如无周详的准备,没有人愿意冒失地闯进去冒险。

最先赶到的电剑公子八个人,就聪明地在树林中藏匿歇息,在没弄清底细之前,避免躁急妄动。

当然,他有他的打算。

时势需要制造,枯等是不可能产生有利情势的。

不久,他出现在牌楼前。

面对这位艳光四射的美丽女人,电剑公子表现得颇为得体,甚至出色,丝毫没流露为色所迷的神情。他本来就以英雄自命,英雄其实对美色的需要并不强。俗语说英雄爱美人,事实上并不怎么正确。

要保持英雄形象,就不能摆出风流倜傥,色迷迷的恶形恶相。

“在下坚持,你必须放他走。”他神色泰然从容,但语气十分坚决:“姑娘,我可以郑重保证,王老兄绝对不曾从神力金刚处,获得那份藏宝图,你把他逼死也是枉然。我不能让你毁了他。”

“我们捉他,与藏宝图无关。”美丽女郎剑已经归鞘,态度倒还友好:“就算得到了藏宝图,我们也不会愚蠢得远至庐山挖宝。”

“我不管你们捉他的原因为何,反正这严重影响了在下的利益。”

“确是如此。”美丽女郎冷笑:“这世间的一切纷争,绝大部分原因皆出于利益摆不平。”

“姑娘能明白就好。”他也脸色一变,冷冷一笑,“在下牺牲了不少利益,有计划地把他捧出来,让他成为众所注目的目标,以掩护在下的行动。你们如果不释放他,目标一失,所有的人失望地一哄而散,在下的目的岂不落空?所以……”

“所以,你露出了狰狞面目,出动身边的人手,威胁本姑娘放人。”

“你明白就好。”

“甚至,一旦力所不逮,你甚至会不惜暴露真正的身份,大举全力相图。”

“你说什么暴露真正的身份?”他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虎目中杀机怒涌。

“你心中明白我说的什么。”美丽女郎警觉地退了三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本姑娘人手充足,敢冒大不韪在虎口中夺食,当然有相当的神通,挖掘出一些所谓秘密勾当。一旦揭开你的秘密,你再也休想打起剑客的旗号为所慾为了。你走吧!不然就得拔剑闯我这一关。”

“好吧!在下就闯你这一关。”他冷然拔剑。

“我知道你会表现英雄气概的。”

美丽女郎徐徐拔剑,但缓缓向后退。

左右三十余步外的草丛中,钻出两个穿青道袍的中年老道。

“小心她的断魂飞雾,占住上风位置。”一个老道厉声高叫:“她是灵飞姹女的门人。”

后面的隐身树林,掠出他的一位同伴。

“陈兄,交给我。”这人一面高叫,一面飞跃而进。

“她是我的!”他怒叫,人剑疾进。

美丽女郎身形疾退,奇快地退入山门前的右侧树林。

一道电虹远在二十步外破空而飞,从女郎闪入树林处掠过,一步之差,电虹落空。

是他的同伴,远在二十步外发射的暗器,威力惊人,居然能在二十步外发射,而且相当准确,飞行的速度快得令人难以置信。

是扔手发射的中型铁翎箭,沉重、锋利、飞行难辨形影,暗器名家百步穿杨董明的成名绝技,可伤人于三十步内,破内家气功则需在三丈内发射。

用手劲不可能百步穿杨,但在十步内予取予求决非夸大。

电剑公子不敢硬闯,对断魂飞雾深怀戒心,仓猝间屏住呼吸一击即使他能办得到,怎能长期停止呼吸追击?一击无功便急向后撤。

四人站在牌坊前,还真不敢硬闯。

“道长认识这妖女?”电剑公子向老道问。

“以往不认识。”老道冷冷地说。

“以往?”

“贫道师兄弟修真邙山上清宫,家师闲云真人。追魂女魅是家师的师妹,帮助这些妖女暗算王若愚。贫道已经调查得一清二楚,家师是被这些妖女杀掉灭口的,因此跟来等候机会,要她们偿命。”

“道长,急不在一时。”电剑公子大喜过望:“何不先暂且到树林中歇息,大家好好商量对付她们的妙策?她们走不了的。”

“好,贫道人孤势单,需要诸位施主相助一臂之力。贫道有辟毒的葯物,也许施主可以用得着。”

“妙极了,在下感谢不尽。”

寺后也有人堵住,吉祥寺成了被困的孤寺。

外面的人正在设法进去,但短期间无法展开行动,如果贸然冲入,所付出的代价可能得不偿失。

里面的人也在等机会脱身,枯等将是死路一条。大白天即使能杀出一条血路,也势难平安地远走高飞。天黑,是唯一的生路。

当然另有办法,要制造机会并不难。

堵在寺后的人为数不少,打扮形形式式,似乎不是同伙,分散在各处不相往来。但在行动上,却又表现出形式上的统合,那就是各自按兵不动,没有人愿意打头阵发起攻击。

僵持许久,后门终于出来了两个年轻美丽的女郎。

寺后一带是果林和菜圃,供应寺内僧侣的果蔬。莱圃附近,踱出两个中年人,一佩剑一佩刀,神色漠然向两位女郎接近。

双方颔首示意打招呼,态度同样和气。冲突还不会发生,敌友还难以划分,互不相认,不需见面便怒目相向,必须保持风度。

“你们是黑龙?”那位瓜子脸姑娘含笑问,吐气如兰,语音悦耳动听。

“在下否认。”佩剑中年人说,也一团和气:“大白天,黑龙是不会出现的,除非有绝对必要。目下情势并不急迫,并非绝对必要。”

“我知道,即使你们是,也不会承认的。”

“哦!你知道就好。在下姓张,姑娘贵姓芳名可肯见告?”

“我也姓张,本家呢!江副会主来了吗?他应该来,是吗?”

“我不认识什么江副会主,也无权判断他该不该来。姑娘不必枉费心机,在我口中你问不出什么的。”

“你们做得实在太过份了,江副会主更做得绝啊!难怪这年头世态炎凉,人人都靠出卖朋友以求名利。你们真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围困分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门圣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