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圣女》

第03章 击败电剑

作者:云中岳

收拾妥当,他将小小的包裹系在背上,弄了一恨四尺棘木棍做手杖,交代店家锁了客房,何时返店无法预料,反正该回来时就会回来。”

他要进入山区找线索,找他要找的人。强盗们不会在镇上住宿,九宫山七雄是隐身的大盗。嵋山山主有寨,更不会在镇上投宿。

似乎所有的人,皆有志一同,都打算进入山区找线索。知道在镇上等候必定白费劲。

接近南街口,便看到飞龙剑客、神刀天硕各带了两个随从,携有简单的行囊,正昂然出镇向山区走。

镇位于山区的中段,四周全是山,但主山在镇南,绵亘数百里,与熊耳山衔接。再往南延伸,就是有如洪荒丛莽的伏牛山区。

九宫山七雄既然与靖山山主勾结,便成了这一带山区的主人,要进入山去找强盗拼命,真需要有庞大的实力,与超绝的武功,至少能应付百十名强盗的袭击,不然闯进去有死无生。

飞龙剑客是公然行走天下,搜捕神力金刚的人。这次失败得颇为意外,当然不甘心,追踪的心念更切,比其他的人积极,不在乎山中的强盗,不介意危险,急于深入虎穴将神力金刚弄到手,以免去晚了一步,被电剑公子那些人捷足先登。

神刀夭硬无意中扭头回顾,看到了王若愚。

“喂,你也进山?”神刀天诬颇感意外,停下脚步转身打招呼。

王若愚曾经与这些英雄们同船过河,这些英雄们,哪将他一个小穷保镖放在眼下?何况双方素不相识。经过客店食厅的风波,他在这些英雄们的眼中,总算有了令人刮目相看了份量。

他急走两步,跟在众人后面。

“是的,找九宫山七雄。”他信口编出理由:“讨公道;他们不能毒打在下一顿,制死了经穴,就此一走了之,让在下替他们挡灾。电剑公子那些混蛋,就一口咬定在下是强盗们的同党。”

“你对付得了他们?”

“总得试试呀!不试怎知?”

如果没有经过食厅的冲突事故,铁定会被这些英雄们耻笑,骂他自不量力,自寻死路。

“值得一试。”神刀天诬一面走,一面和他谈话:“你有勇气面对金眼太岁与电剑公子,也就有勇气面对九富山七雄。你贵姓大名?”

“姓王,王若愚。在江湖混了三四年,一事无成,混不出任何局面,迄今连绰号也没混到手呢!恕我多问,你们和我一样,从河北岸过河来的,怎么就盯上了神力金刚那些人,中途掀起这场风暴的?”

“咱们在江湖追查天完帝国宝藏的消息,先后己有七年岁月,去年才查出藏宝图在神力金刚手中,因此追踪他的下落。这次在汾阳府,才知道他要从开封入关的消息,因此加快南下,想在中途等候他西行。没想到在陕州投宿,便获得朋友传来的消息,证实他已到了洛阳附近。结果,昨天劈面碰上了。”

“没料到已经有人跟在他们身后。”飞龙剑客加以补充:“结果你已经知道了。如果他落在九宫七雄手中,王老弟,咱们有合作联手的必要,老弟意下如何?”

这两个名震江湖的人物,居然对他一个默默无闻的人称兄道弟,原来是有意笼络他,也可以说有意利用他合作联手。

“峪山山主会不会与九宫七雄联手?他们是同道。”他回避正题:“我看到斗场另有五男五女,外露的气势阴森冷厉,发动时飘忽如鬼魅,所经处淡雾涌腾,可知道他们的底细?”

“峪山山主的人在外围,鬼鬼祟祟活动,可能与九宫七雄有默契,是否联手尚无确证。”神刀天匝不是乱下断语的人,性情倒还坦率:“那十个男女,是从洛阳跟来的人,谁也弄不清他们的来路,来去如风,神秘得很,目标是神力金刚已无疑问,他们曾经杀死神力金刚一位同伴。”

小径在丛山间盘旋,前面一段沿山谷向东南延伸,不久河滩在望,小径穿越一条五六丈宽的湍急小溪流,必须涉水而过。

对岸里外的山脚,两面三角幡高出树梢迎风飘扬,树下隐约可以看到有人走动,甚至可以看到兵刃的闪光,人数可能不少,而且显然严阵以待。

他们可以涉水过溪,快速通过对面将近一里的干涸河滩,但一接近山脚,必定会受到林下的人一拥而出围攻,似乎对方已算定有人入山南行,在此地守株待兔。

七个人站在滩岸上,仔细地察看对岸的动静。

“是嵋山山主的贼旗,没错。”飞龙剑客用肯定的语气说:“他们在阻止任何入入山,把百十名喽罗堵在这里布阵。”

“明里硬闯、所付出的代价太大,大得咱们付不起。”王若愚看出危险,明白表示不愿冒险:“就算得到亿万金珠,付出性命仍是不值得。”

“你不想闯?”神刀天硕问。

“不想。”他坦然说:“山林中施展不开,所以他们不在河床布阵,要把你们这种刀剑通玄的高手,困在山林中搏杀。”

“你不找九宫七雄了?”

“我宁可来暗的,暗中入山,或者,在江湖上等他们。公然往刀山剑海闯,我又不是盖世的英豪,更不是大笨瓜,不想在送性命。”

“晤!你的胆气不够。”神刀天硕嘲弄他说。

“在下如果胆气够,早就名动江湖啦!”

“咱们真要硬闯,可能真会断送在这些山贼手中。”飞龙剑客相度形势,知道对方扼守的地势施展不开:“王小子说得不错,不能明闯。”

“凌老哥也打算暗闯?”神刀天硕问。

“对,天黑后再说。”

“那就回去准备爬山工具。”

暗闯不能沿小径走,势须攀山越岭。这一带山势峻陡,没有爬山工具夜间相当危险。

“该死的!这些山贼的示威方法确也有效,真把咱们唬住了,哼!他们最好别在山外让我碰上。”飞龙剑客悻悻地转身往回走。

“人多人强,强盗们不会和你们英雄式的拼博,不重视个人的声誉荣辱。”王若愚也随后转身:“所以昨天九宫七雄一拥而上,情势不利就一哄而散。”

回程众人脚下加快,连越三座奇峰。

前面山脚下人影出现在路中,是一男一女。

王若愚目力超人,发出有警的信号。

“是昨天那六个神秘男女中的两个。”他向走在他前面的的神刀天硕说:“他们在等候我们,似已料定我们会转回来。那么,表示他们与山贼必有关连。”

“正好找他们了断。”飞龙剑客怒火上冲:“昨天他们乘乱八方騒扰,误了咱们擒捉神力金刚的大事,他们要负责,哼!”

“如果我所料不差,他们也要你们负责。”王若愚苦笑:“所以,他们才在这里等候。我想,他们不是强盗的同路人,“也不知道神力金刚的下落,因此想在你们口中讨消息。”

“去他娘的!他们一定是活得不耐烦了,我先打发他们去见阎王。”神刀天砸粗野地叫骂。挪了挪腰间的冷焰刀,大踏步超越向前接近,怪眼中杀机怒涌。

一男一女年约二十五六上下,人才一表,只是神色相当冷森,一看便知是属于强者的人,至少也自以为是强者,那股阴森傲岸的气氛颇为慑人。两人堵在路中,冷然相候,杀气腾腾,狠盯着也同样骄傲的神刀夭诬走近,不言不动,气势阴森强烈。

“你们在干什么?”神刀天诬受不了阴森冷厉的气势压迫,手按刀把沉声问。

“两件事。”男的语音同样冷森。

“说。”

“神力金刚的下落。”

“混蛋!咱们正在追寻他的下落。”

“所以要你们加紧着手追查,第二件事便是要你们向敝主人投效。”男的一字一吐,语气更为冷森,

神刀天砸是当代十大风云人物之一,威震天下,名动江湖,居然有入要他投效,要求凡近狂妄。

“贵主人是哪座庙的神佛?”神刀天诬居然沉得住气,不曾暴跳如雷。

“届时自知。”

“你知道你在对谁说话?”

“你,神刀夭砸程永嘉。”男的向在后面不远处,跃然慾动怒火高炽的飞龙剑客一指:“他,飞龙剑客凌君豪。你们,都是当代江湖道的名人。”

对方已经知道他两入的底细,居然敢提出这种狂妄的投效要求,可知是有备而来,根本没把他两人看成名人,这位主人的底细,委实令人莫测高深。

“他娘的!我神刀天砸居然被人看扁了。”冷焰刀出鞘,神刀天砸气涌如山:“好,太爷用刀答复你的两件事,给你一刀!”

他的绰号确有震撼人心的无穷威力,刀出必定追魂夺命,威力万钧,所以妄称“天须”,用刀来执行天罚,他代表天,代表神。

森森刀气山涌,冷光破空,刀一动,彻骨的寒涛压力即远及丈外,那种无可克当的凌厉气势,连浑然无知的人也可以感受到震撼。

男的冷然拔剑,冷叱一声一剑封出。出剑的气势并不猛烈,但速度之快,无与伦比,但见剑光一动,看不出是如何运剑的。奇准地与凛冽的刀光接触。

神刀天颅并没用巧招,而是威力万钧的示威性一击,没料到对方敢挥剑硬接,颇感意外。

铮一声狂震,刀光一顿,剑光向侧方流泄而出,刀风剑气一迸而散。

男的被震飘丈外,脸色一变。

神刀天硕也脸色一变,心中暗惊。

冷焰宝刀一击,对方的剑竟然不曾受损,而且显然接下了这一刀。双方兵刃上的劲道相差无几,因为防守封架了人,通常所发的劲道,比攻击的人稍弱,以便封架之后立加反击。

假如对方以攻还攻,硬碰硬全力接触,必定有一方的兵刃受损,对方的普通长剑,决难在冷焰宝刀一击之下丝毫不损。

女的脸色一变,拔剑准备应变。

飞龙剑客哼一声,拔剑上前。

两人的四位随从,也分别澈剑拔刀,两面一分,随时皆可能抢出策应。

王若愚是唯一静止的人,他身上没带有刀剑,支杖站在后面冷眼旁观,虎目中涌起极端惊戒的神情,目光落在路右山坡的茂密树林内。

树林就在路旁,一男一女就是从林子里现身的。

林中传出一声忽哨,男女两人身形急闪,疾退两丈,持剑欠身行礼相候。

首先踱出两位明眸皓齿,眉目如画的美丽年轻俏恃女,彩裙飘飘莲步轻盈,似乎小蛮靴并没沾地,而是贴在草梢滑行。所佩的剑装饰华丽,真有几分飘飘若仙的仙女临凡气概。

接着出现的穿翠蓝衣裙美少女,更为出色,明艳照人,五官匀称,出奇地灵秀,那双令人想做梦的明眸,出奇地明亮清澈。

后面是四男四女,打扮是侍女随从。其中两男两女,正是昨天出现的十男女中的四个。与刚才现身的两男女,昨天都出现在斗场。斗场陷入混战,九宫七雄的盗群一拥而上,暗器与毒物齐飞,所有在场的入皆有所顾忌,形势大乱,因此这十男女的表现,与飞龙剑客这些高手名人一样,没有出色的表现。

今天,男的表现得可圈可点,接下了神刀天砸凌厉的一刀,气势仍然强烈。

以一个随从来说,所表现的实力,已经令人难以置信了,神刀天硕可是威震江湖的超拔高手名人呢!

“属下无能,请主人处罚。”男的欠身请罪。

“不怪你。”美丽少女微笑挥手:“你所面对的神刀天诬,是宇内超拔的刀客。小春。”

“小春在。”左面侍立的俏侍女欠身应赌。

“你去接他几刀。”

“小春遵命。”

“不可伤他,留他有大用。”

“小春知道。”

“挫挫他的锐气就够了。”

“是的。”

“去。”

“遵命。”恃女泰然向神刀天硕走去,徐徐拔剑出鞘,神情一冷。

两人对话字字入耳清晰,托大的语气,令神刀天硕与飞龙剑客又惊又怒,甚至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不知道所碰上的人,到底是何种可怕的神圣。

十三个男女,似乎一个比一个出色。在人数上,已超过飞龙剑客的人一倍。这位侍女小春,年龄决不会超过双十。以一个年华双十的侍女,面对一个威震江湖的风云人物,居然神态轻松从容,主人的武功造诣,岂不更为可怕。

又惊又怒,心里的压力相当沉重。神刀天硕不敢再狂傲,小心地扬刀立下门户全神侍敌。

“你可以全力施展你的天诬三刀。”

恃女小春语气托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击败电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门圣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