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圣女》

第30章 挥洒自如

作者:云中岳

王若愚不进村,站在村口的老槐树下,有如把守在鼠洞口的猫,极有耐心地等候伸爪子的机会。

村口内有两个人监视着他,凶狠的目光似要将他剥皮抽筋。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想采取进一步行动,反正只要有任何一方超越界限,就会打破平衡局面。

他并不急,这次他的目标是黑龙,九幽门是次要目标。

其实他心中明白,主要的目标该是九幽门。

真正向他大举攻击的,是九幽门而非黑龙。

只不过定找寻的目标,先订定黑龙而已。

“喂!你怎不进来?害怕了?”站在村口右首的人,忍不住向他高叫:“冲进来呀!小辈。”

“我不急,哈哈……”他抱腹大笑:“我对与一大堆蚂蚁纠缠毫无兴趣。你们这些组门结会的混蛋,都是些懦夫胆小鬼,凭人多在江湖横行霸道,我犯得着和你们计较?我王若愚虽然是毫无名气的小人物,但我仍然重视英雄气概,挥刀舞剑杀你们这些有如暴民的人,委实于心不忍。我要等你们的门主,希望他能像个人样,不要看轻自己扮缩头乌龟,能挺起胸膛和我公平了断。喂!你们的门主是不是西城炼气士?他的妖术道行颇高,他扮懦夫胆小鬼,你们这些追随他的人,没感到羞耻吗?”

“西城仙长只是本门的贵宾,咱们中有专门对付你的人……”

“九幽二鬼王?不怎么样嘛。个人武功修为,他们比西城妖道差了一分两分,凭他们能对付得了我?开玩笑!两个比两个,他们也比不上红尘双邪。”

“你别想套口风,反正咱们的人到齐,你就知道你所面对的人,是何来路了。”

路北人影大踏步而来,漪欤盛哉,足有三十人以上,一个个神气万分。

领先的人,赫然是电剑公子陈春风、飞龙剑客、寒梅。

有些人身上有血迹,有些人手脚部分缠有伤巾。

但即使受伤的人,也精神抖擞,威风凛凛。获得胜利的人,就有这种声势和神采。一旦失败,就成了斗败了的公鸡。

人多势众大规模搏杀,赢得输不得。赢了不可一世,输了兵败如山倒。他们是赢家,受伤的人也觉得光彩。

绕过树林现身,已接近至五六十步。

所有的人,皆看清堵在村口的人是王若愚。当然,他们还没发现村口的两个人是何来路。

王若愚的气色好多了,脸上的淤肿也逐渐消退,精神大佳,比不久前死了一半的可怜相完全不同。

最大的不同,是他目下手中有刀。

这是说,他所受制的经脉已解,所以精神旺健,而且可以用刀了。

“呵呵!你这大笨蛋逃到这里来了,真命大呢!”电剑公子得意洋洋,大踏步走近说:“唔!气色不错。受到逆经制脉术的人,似乎不会如此有精神呀!会不会是回光返照,快要死了?”

“我死了,你一定非常高兴。”他嘲弄地说:“上次你知道我快要完蛋了,大发慈悲放过我。这次,不会因为我精神好了些,油然兴起杀我永除后患的滥主意吧?你瞧,你眼中已涌现杀机。”

“我为何要杀你?去你娘的!你少臭美。”电剑公子狞笑:“我成功地捧出你这位大英雄,替我吸引群雄的注意,替我挡灾,我正好平平安安办事。你死,在我反而是一大损失;你不死,一点也影响不了我的声威名头。喂!你在这里干什么?”

“等人。”

“等人?”电剑公子向村口的两个人一指:“他们是些什么人?”

三十余名男女,分散在两侧,一个个全向村中观察,已看出气氛不对,每个人眼中皆有警戒的神色,至少神情显得有点不安。

“等九幽门的门主。”他一语惊人。

“什么?你在等九幽门的门主?”电剑公子果然大惊小怪。

“有什么不对吗?”

“你这混蛋一定是到了回光返照的最后时辰。”电剑公子摇头苦笑:“快要死的人,语无伦次是正常的事。要不,那就是你快要疯了。回光返照,本来是最清明的。大概你念念不忘,九幽门在伊镇夜袭的仇恨,临死仍然希望幻想成真。”

“混蛋!你看我像快要疯了的人吗?”他大吼大叫,刀向前一伸。

电剑公子本能地疾退两步,不想受到刀的威胁。

“一定是。”电剑公子也大声说:“幻想是不可能成真的,你……”

“你他娘的把我看扁了。”

“你……”

“不信你可以去问那两个人。”他向村口的两个人一指。

“他们是……”

“九幽门的人,高手中的高手。”

“胡说八道。”电剑公子嗤之以鼻。

“你不信?”

“当然不信。”

“你敢进村去吗?”

“进村?”

“是呀?进村。西城炼气士躲在里面,九幽二鬼王躲在里面,很可能是等他们的门主赶来,带有专门对付我的可怕高手。他们有三十余个男女,扮懦夫胆小鬼,躲在里面不出来,要等我闯他们的埋伏。你们也有三十余位英雄好汉,正好势均力敌,闯进去到底要死多少人,可就无法预估了。喂!大剑客,你敢不敢进去?”

他这番话,有如晴天霹雳。

这些人表面上精神抖擞,胜利者的面目神气万分,骨子里却精力耗损过半,虚有其表,外强中干,要他们与没经过搏杀的九幽门再拼命,活的机会有多少?

闯进去要死多少人,实在不用估计。

“混蛋!你想吓唬我?”

电剑公子意似不信,也不想相信。

“你和那两个杂碎打打交道,岂不就明白了?我把他们赶进村,可就无法把他们赶出来,他们躲在里面布埋伏,我一个人怎敢闯进去驱赶?”

“对呀!”他举起手中的单刀:“这把刀,是一个自称总领,掌理外务地位仅次于门主,姓米的混蛋所有,我从他手中夺来的。”

“乾坤定一刀米龙。”有人惊呼。

任何一个秘密组织,年深日久,身份逐渐暴露,决不可能永远保持秘密。

久而久之,便会转暗为明,不再是秘密组织,正式打起旗号公然活动了。

这次崤山夺藏宝图,两条龙和九幽门一些重要人物,先后一一被人认出身份,秘密逐渐暴露了。

“这把刀品质不错,足有三斤六两。”他轻拂着单刀,刀发出隐隐虎啸龙吟:“聊可列为宝刀级利器。但如果狂妄得取绰号为乾坤定一刀,一定是疯子、狗屁。我给了他几耳光,该把他的狂妄梦打醒了。”

“你这混蛋说得像真的一样。”电剑公子悻悻地说。

“我并不认识乾坤走一刀,是不是这个人我不敢说,反正村里面有九幽门的首脑人物,错不了。据姓米的说,西城炼气士是他们九幽门的贵宾,这位贵宾不敢接受我指名单挑,却是千真万确的事。你如果想求证,那就进去查呀!”

“这……”

“九幽门可能与黑龙有勾结,所以他们从城南赶到城北来,很可能与黑龙会合,是否专为去对付我,只有他们才明白了。所以,我等他们了断。”

“我不信。你受到逆经制脉术所制。只剩下半条命,居然敢说……”

刀光一闪,刀尖以分厘之差,猝然掠过电剑公子的鼻尖前,然后传出摄人心魄的刀气迸发声,与龙吟虎啸似的刀吟。

刀光掠过之后,电剑公子才吓了一大跳,本能地疾退八尺,可知王若愚运刀之快,骇人听闻,连反应最快速的眼睛,也突陷入盲点而反应慢了一刹那。

假使王若愚这一刀再伸张分厘,电剑公子的鼻尖可能裂成两半了。

看清他一进一退出刀的人少之又少,连一旁的飞龙剑客与寒梅两位高手也没看清变化。

“你少在我面前嘴皮子逞能。”王若愚邪笑:“我敢打赌,你们如果闯进村里里去,能有三分之一的人逃出来,我算是输了。你们三十余个残兵败将,对付得了西城妖道与九幽门二鬼王?我不信。”

“去他娘的!原来你的禁制已解。”电剑公子是行家,终于看出端倪了。

“没错。”王若愚说:“你这混蛋在后悔了,错过杀我的机会啦!”

“你……”

“你最好不要打立即杀我的烂主意。”王若愚脸一沉,不怒而威:“你说过,我被你利用的价值消失了,总算还有点良心,没乘我之危下毒手灭口,所以我不计较你利用我的阴谋诡计。你大杀黑龙对我有利,功过相抵我原谅。但如果你再转恶毒的念头,你将永远后悔。”

“一旦时辰到来,哼!”电剑公子咬牙说。

“我相信,时辰一到,你一定会向我撒野的,情势不由人,由你不得。喂!你不打算进村求证吗?”

“我与九幽门没有你打我杀的必要。”

“是吗?两会一门本来就水火不相容,再加上藏宝图的利害冲突,不乘机你打我杀才是怪事呢!”

“胡说八道。”电剑公子向同伴挥手示意:“咱们绕村走,这里没有咱们的事。”

小径贯通小村,经村西往南伸展,前后视野有限,田野、树林、房舍……视线远不及百十步。

南面怪啸声破空传到,片刻北面也传来唿哨声。

把守在村口的人脸色一变,电剑公子也大感不安。

“怎么有这许多人赶来?”王若愚也感到惊讶。

村口人影急窜,西城炼气士出来了。

王若愚心中一动,一声长笑,飞掠而走。

视野不佳,到处都可藏匿,这就是西城炼气士三十余名高手不敢穷追王若愚的主要原因,三两个追等于白送死,人多了,王若愚掠走如飞,无法追及,所以希望在村子里布伏,把王若愚堵死在绝地里围攻。

王若愚一走,所有的人只能干瞪眼。

电剑公子也不慢,打出急撤的手式,由北面原路退走,速度比王若愚差远了,退出小径立即越野急撤。

三方面的人,都以为对方的大援赶到,先撤走以免受困,各有打算。谁也摸不清对方的底细,各各聚集严阵以待。

三方面的人在村口面面相对,立即分为两方。

南北两面赶到的人,会合在一起。

南面来的是三十余名黑龙男女,北面来的二十余名也是黑龙的人。

北面来的二十余人中,倒有一半伤痕累累,一看便知是恶斗后幸存的残余,丝毫不曾受伤的人不到一半。

南面来的三十余人中,有些受了轻伤,气势仍在,是从城南撤回的主力人物。

九幽门的人说,西城炼气士是他们的贵宾。

这妖道位高辈尊,喧宾夺主,他作了司令人,对外交涉由他负责。

凭他的老前辈声威,对外交涉稳占上风。

这次也不例外,在村口与九幽门的人列阵相候,和黑龙打交道,他俨然以主人自居。

“你们是怎么一回事?不会是向九幽门兴师问罪吧?”妖道位高辈尊,说话毫不婉转。

双方都不了解情势的变化,人手似乎不约而同集中行动,双方都志在夺取藏宝图,毫无疑问,立场是敌对的,即使表面上不曾正式撕破脸,面面相对,气氛当然不怎么友好,误会在所难免。

“本会与贵门并没决裂,道长该知道目前双方仍然保持相安局面。”黑龙为首的人态度不亢不卑,头罩内掩藏的面孔,看不出喜怒哀乐表情:“你我都是从城南赶来的,你们比咱们早片刻而已。你们为追赶王小辈而来,咱们赶来为的是电剑公子一群江湖龙蛇,刚才……”

“刚才王小辈在这里,电剑公子那些人也刚走。”西城炼气士往北一指:“你们一部分人是从北面来的,该是追逐电剑公子那群人,应该了解情势,你们南面来的人错过堵截的机会了。九幽门曾经派人与贵会联络,希望能合作共同对付强敌,一直不曾获得贵会肯定的答复。目下情势已完全失去控制,你们会乘机除去咱们。”

“如果双方能捐弃成见,愿意衷诚合作,诸位会把电剑公子那群鬼鬼祟祟龙蛇,当成共同的强敌吗?”

“那是一定的。”西城炼气士冷冷地说:“那些狗杂种鬼鬼祟祟在一旁窥伺,等候机会浑水摸鱼,早晚会是你我的心腹大患,唯一永绝后患的良方,是彻底清除他们,不然后患无穷。”

“好,咱们一言为定。”黑龙为首的人欣然说:“为表示在下的诚意,咱们把王小辈的女侍奉让,如何?”

“奉让?你这位仁兄真会说笑话。”西城炼气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挥洒自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门圣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