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圣女》

第31章 圣女如愿

作者:云中岳

这位首脑人物,的确非常了不起。反应之快无与伦比,看到乍现的激光,便知大事不妙,根本不可能收招封架。猛然上身一仰,身形飞退。硬从激光的尖端逸走,退出丈外仍感到左胁麻麻地。

那是激光及体前,奇异的剑气逼迫护体神功所发生的无形压力,所造成的攻破内家气功的现象。

“你的剑术很不错,具有强攻的气势。”姑娘堵在窄门口,并没乘胜追击,轻举着长剑,具有名宗师级威严:“但还不够好,只能向纯粹防守的人攻击,应付不了我借势反击的技巧,你相当幸运。”

如果不幸运,锋尖可能已贯入左胁。

双方正面交手,左半胁几乎不可能被击中。

施展的空间窄小,不可能八方回旋,决不可能被直兵刃沾及左半身。

这位首脑是行家,当然知道自己幸运。

露出外面的双目,涌现惊讶甚至恐惧的神情。

“你……你的剑上有鬼。”首脑用怀疑的口吻说:“本会的盟旗令主黎姑娘的龙泉软剑,才有折向攻击的能力,而你的剑……”

“我这把剑极为平凡。”

“可是……”

“这是御剑的技巧,你应该懂。你不够份量,可否请你们的会主出来与本姑娘打交道?”

左侧不远处一个身材高瘦的人,打出要那位首脑退的手式。

可知那人并非真的首脑,这个高瘦的人地位要高些,可以用手式下令。

“你还不配与咱们会主打交道。”高瘦的人取代了同伴的位置,举起的剑龙吟隐隐:“在下是三大副会主之一,第二副会主焦二。小丫头,你以为你能死守多久?”

“我有信心杀掉你们一半人。”姑娘用目光观察两侧的人,计算的结果共有二十一个完好的:“如果我是你,就不会愚蠢得再死掉十个人,换我一个毫无成就的后生晚辈,就算你们能杀掉我,也决不可能向王大哥夺取莫须有的藏宝图。你这样做,对你的弟兄来说,未免太残忍了。他们参加你们的黑龙会,并不是为了替你们送死。而你却要不论代价要他们送,他们能得到些什么?贪图些什么?快乐地去死?剑穿心能得快乐吗?你……”

一声怒吼,焦副会主用雷霆万钧的猛烈攻击,阻止她的胡说八道,扰乱心志。

招发射星逸虹,强攻硬压,剑吐出似乎爆发出一声轻雷。

“铮!铮铮!”三声剑鸣震耳慾聋,火星飞溅。

攻势太过快速猛烈,姑娘不可能用巧招封架或反击了。剑退一步,退近窄门。

第四剑有如电耀霆击,无可克当。

姑娘一剑急封,脚下突然一打滑。

方砖地积了血,滑溜如油,一脚踩在血上,重心立失。

焦副会主自然而然地一剑走空,大喜过望,狂冲而进。

左手像闪电般抓出,要抓住她的发髻。

她扮成村姑,秀发挽成髻正好一把抓。

焦副会主这条左臂,似乎突然增长了一倍。可能是极难练成的通臂绝技,化不可能为可能。从不可能伸及的角度伸出,像是突然幻现的第三只手。

一声轻笑,姑娘的左手似乎更快些,快得难见形影。

食中两指突然疾弹,正中焦副会主的左手脉门,有骨碎声传出。

姑娘其实并非滑倒,而是诱人上当的陷阱。

指中的,身形斜降的瞬间,右手剑把支地,左脚疾飞,快逾电光石火。

“呃……”

焦副会主惊叫,胯骨挨了一脚,急冲的身形遽然加快。而且向上飞冲,身不由己冲入穿堂。左手已失去活动能力,腕骨断裂,手当成了死肉。

门内的周总管毫不感到惊奇,小姐滑倒他也毫不在意。

向侧略闪,让焦副会主凶猛地飞冲的身躯掠过,信手一掌劈在集副会主的后脑上。

“还有谁赐教?”

姑娘重新堵在门外举剑叫,神走气闲,真有宗师的气势。

砰然大震中,焦副会主摔倒在穿堂中立即昏厥。

连声怒吼,暗器似飞蝗。

姑娘闪电似的退入,藏身在门侧躲避暗器。

窄门仅容一个人出入,两个人就嫌挤了。这些黑龙杀手,真可以称死士,潮水似的往窄门挤。镖箭飞刀种种暗器打头阵,人则随后涌入,奋不顾身,视死如归。

姑娘与周总管占了地利,掩藏在门两侧,挫低身躯闷声不响用剑砍刺。

来一个杀一个,剑刺腹下砍脚。逐一收拾,合作的默契极为圆熟。片刻间,门内摆平了九个人。

有三个断了一脚的人,被压在下面狂叫救命。

“屠光他们,不然脱不了身。”姑娘愤怒地大叫,挥剑冲出门外。

“左面是我的。”周总管也随后跟出。

还剩下十二个人,左右各六。

死毕竟不是快乐的事,可怖的搏杀,把剩下的人镇住了。他们不退,堵在甬道两端。却又消失了进的勇气,进退两难。

姑娘也不能进,必须扼守住窄门这唯一退路。

她面对着不远处的六个人,也进退两难。

即使能杀死六个人,从这一面冲出,外面是否还有黑龙爪牙?九幽门的人还没露面呢!

“不能出去!”周总管及时提醒她,打消她冲出去的念头:“他们不可能久留的,只有这处地方能守能攻。冷静俟变,小姐。”

一阵阵奇异的啸声绵绵不绝传来,高低起伏差异甚大。深入内室堂奥,依然清晰可辨。甬道两端的十二个黑龙爪牙,出现騒动现象。

“准备退回原处,即将有变。”周总管神色有点紧张,徐徐退至窄门侧方。

姑娘依言后撤,也退近门旁。

如果情势有变,两人随时皆可退入穿堂。甚至退入秘室,或者进入不可测的荒废地窟。

甬道两端的人,咬牙切齿重新逼进。

附近横七竖八躺了几具尸体。几个受了重伤的人,已连滚带爬避至两侧的壁根,以手掩住创口待救。

姑娘扬剑候敌,神功默运,准备行雷霆一击。

对面逐渐逼近的六个人,居然失去猛然冲上攻击的勇气。六把刀剑与六把匕首前伸,成一列缓步逼近。刀剑森森如林,想利用刀壁剑墙并排强压硬逼。

一声娇啸,她身形暴退。

这瞬间变化万千,令人目不暇给。

她对面的六个黑龙爪牙,以为她发信号要退入窄门。不约而同猛然一起前冲,刀剑整齐地递出。

同一瞬间,周总管从姑娘的上空飞越,头前脚后破空疾射,剑向前吐出狂野的电虹。

同一刹那,姑娘不退反进。鱼跃而出贴地立即侧滚翻,剑飞旋如网。

一上一下,双剑激发出漫天彻地雷电。雷霆一击,生死一搏。攻击完全出乎意料之外,变化之快令人目眩。

突然两人向一方联手合击,受到攻击的几个黑龙爪牙连人影也无法看清。

周总管先前所面对的另六个黑龙爪牙,毫无策应的机会。发觉不对,疯狂的瞬间搏杀已经结束了。

雷电乍敛,两人已退回原位,扼守在门侧,两支剑血迹斑斑。

“呃……啊……”叫号声刺耳,人体纷纷倒地。

六个人,三断头三折足。

变生不测,生死须臾。发生得快,结束似乎更快。

两人耗损了不少精力,幸好快速地收拾了六个人。如果慢了一刹那,便会被另六名黑龙爪牙阻断了退路,受到前后夹攻。

另六名爪牙,厉叫着一涌而上。

是时候了,不拼命就得退。

毫无思索权衡利害的时间,双方一动便决定了生死存亡。

行将接触,狂笑声震耳。三个人影奇快地到了六名黑龙爪牙身后,从后面猝然偷袭。有如虎入羊群,与姑娘两人同时发动,宛若前后夹攻。两支剑风雷骤,一根长的方便铲更是山崩海立。

姑娘一剑贯入一名爪牙的胸口,飞退拔剑。

“守住门!”她大叫,再次暴退。

周总管也砍掉一名爪牙的脑袋,剑使刀招是对付群殴的技巧。

身形疾闪,从方便铲的铲尖前退出险境,退至窄门旁呼吸一阵紧,眼中有惊诧的神情流露。

“不要过来!”姑娘沉叱。

六个黑龙爪牙撒了一地,伤势沉重难以救治了。

“穷家三友!”周总管终于看清助他俩夹攻的人,惊疑地低呼。

穷家三友怎么可能帮助他们?本来就是死对头,难怪姑娘的叫声饱含不安警告意味。

周总管也大感惊异不安,难以置信。

六名黑龙爪牙,有四名是死在穷家三友手下的。

“快走,后面有可怕的高手追来了。”穷儒刹住脚步,不敢接近:“你们如果不走,别挡路。”

姑娘其实并不怎么感到惊讶。三个老卑鄙一直就神出鬼没,鬼鬼祟祟烂打,浑水摸鱼。

把所有参与夺图的人当成竞争的劲敌,明枪暗箭齐施,无所不用其极。当然也把两条龙与九幽门的人当成竞争者。

不久之前,这三个老卑鄙就被九幽门的人追入她住宿农庄。她是目击者,目击三个老卑鄙杀了不少人。

那些人表面不像是两条龙的爪牙,因为他们并没穿两条龙的特殊装束。可以断言的是,那些人一定是两条龙中的一条。

黑龙这些人,是从城南赶来的,紧跟在穷家三友身后。

可知在城南被他们所杀的人,很可能就是黑龙,所以穷追这三个老卑鄙。

现在,幽暗的甬道内狭路相逢,突然发现黑龙的人,立即偷袭攻击是本能的反应。

并不怎么意外,决非因为存心帮助她而慨然出手歼除黑龙爪牙。

至少,在意识上双方不算是敌人了。

她丢开不久前在路旁凉亭,向穷家三友公然挑战的敌意,退近窄门,让出甬道。

“要走请便。”她向徐徐接近的穷儒说:“你们三个老卑鄙,打了就跑是你们的惯技。我们撤走,可不想冲出去与大群黑龙爪牙拼命,更不希望与守在外面的九幽门杀手拼死活。黑龙与九幽门可能已经联手,你们最好也找地方躲一躲。”

“两条龙与九幽门,皆公然露面大举出动,明白表示要以杀戮手段公然抢夺藏宝图,一切有关的人,皆是他们歼除的对象了。”穷儒一面说,一面接近至一丈左右,摆出诚恳的和善面孔:“小姑娘,不要计较咱们与王小辈的过节好不好?在崤山那种情势下,你虞我诈清除竞争者,是正常的手段,你们不否认也除去不少人吧?”

“我们除去的,全是向我们下毒手的人。而你们……”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总之,这是身入江湖,身不由己,必须如此方能达到目的的正常手段,没有放在心上誓在必报必要,是吗?情势殆危,咱们何不暂时联手自保?”

暂时联手共度危机,这建议用意良佳,但这是枭雄的作风,临危苟免的可耻行径,即使是无敌意的双方临时联手,也会被方正人士卑视。

“你这老贼的话污我之耳,我真该到洗耳河去洗耳朵。”姑娘笑骂:“一些土鸡瓦狗,何足道哉?你们看,片刻间这里就摆平了二三十个人。你们走吧!那些人绝对奈何不了你们穷家三友。”

“唔!你们两个人,就摆平了这许多高手。”穷儒举目四顾,看到几个仍在痛苦呻吟的人:“难怪快要成为死村了,求援信号已无人理会。”

姑娘没听清穷儒含含糊糊的话。

“我说你们非常了不起,比王小辈更可怕,估错了你们的能耐,你们比王小辈更具有威胁性。难怪在洛阳,你敢公然与无数高手名宿为敌,敢公然保护王小辈。算了,你们不需与任何人联手,自保绰绰有余。咱们要出去,你们真不走?”穷儒止步问。

“我们不走,你们请吧!”

穷儒扭头向同伴举手一挥,指指甬道左端。

“躲在屋子里不安全,小心他们放火。”

穷儒重新举步,泰然超越姑娘所堵住的窄门,向甬道左端走。

周总管站在门内,冷然留意三友的神色变化。

“就算他们不顾天理放火烧村,我们也不怕。”姑娘不在意地说:“这里有避贼防火的地窟。”

“我知道,所以……”

三人是鱼贯而行,向甬道左端走的。

穷儒领先超越姑娘所立的窄门口,后跟的穷道恰好与姑娘并齐。

断后的穷僧倒拖着方便铲,似乎显得无精打采。

总之,三个人外表的神情,皆不曾流露出敌意,显得满不在乎。

周总管眼神一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圣女如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门圣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