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圣女》

第32章 真相大白

作者:云中岳

姑娘家学渊源练的是玄功,他的玄功更是炉火纯青,打通血脉排除淤积事半功倍。

但姑娘也吃了不少苦头,总算因祸得福打通了奇经百脉,不曾留下后患。

周总管把守住窄门,阻止任何人侵入干扰。

甬道左端,突然传来有人走动的声息。

他心中一动,神功默运严阵以待。

是去而夏来的金门圣女,脸色冷森向他急急接近。

“哦!许姑娘,你的脸色不怎么好。”他当门而立,无意让金门圣女进入穿堂,问话的神情相当友好:“遇上什么困难了?妙手毒心呢?”

“我把他宰了。”金门圣女咬牙说:“我希望王若愚能帮助我,去找真正的黑龙会主。授意妙手毒心坑害我的人,是他们真正的会主。”

“真正会主?”他大感诧异。

“妙手毒心招了供。在我手中任何人也会招供。”金门圣女流露出自负的神情:“他们名义上的会主,是惊天一剑周宏,真正主事的会主,是穷家三友。”

周总管大吃一惊,这怎么可能?

穷家三友从不与人结伴,横行江湖,恶名昭彰,与黑龙会扯不上任何关系。

在崤山甚至避免与黑龙杀手冲突。

黑龙杀手风雨之夜,袭击住在仰天寨群雄,王若愚与电剑公子,毙了几个杀手,穷家三友的宿处,也受到黑龙杀手的袭击。

不久之前,穷家三友突然在甬道右端出现,以雷霆万钧的声势骤然急袭,杀了四个黑龙爪牙。

周总管与姑娘这才减少了戒心,几乎栽在三个老卑鄙手下。

“那是不可能的。”周总管郑重地拒绝相信:“你现身的前片刻,有四个黑龙爪牙是他们所杀的。”

“他们的人死伤殆尽,只剩下六个人,绝对奈何不了你和张小妹,先撤出求援的人已在屋外发出讯号,他们才急急赶来策应的。如果不杀他们自己的四个人,你和张小妹肯让他们接近突下毒手吗?”

“这……”周总管猛然醒悟:“这些江湖枭雄好可怕,什么恶毒的事都可以做出来,包括杀自己人以博取对手的疏忽信任。”

“周叔,许姑娘的消息一定可靠。”身后传来王若愚的语音:“我想起来了,在崤山,黑龙杀手锄除前往夺图的群雄,以便擒住神力金刚的爪牙能顺利撤走。他们三人在外面活动以了解情势,也在暗中进行锄除异己的勾当,看破电剑公子捧我出来引人注意的诡计,因此杀手全力向我和电剑公子袭击。之后,他们发现我才是真正劲敌,所以布下陷阱打主意埋葬我,几乎成功了。许姑娘,事不宜迟,我们去找他们,我知道他们往何处走的。”

甬道左端踱出无我瘟神和百了枭婆,大踏步而来。

“真要知道他们往何处去,何不问我?呵呵!”无我瘟神大笑:“老夫真够幸运,在崤山便打定主意袖手旁观,所以没引起三个老卑鄙的注意,不然他们铁定会设法埋葬老夫的。”

“老前辈知道他们的去处?”王若愚意似不信:“晚辈亲眼看到他们往北走的。”

“转往南走了,用不着往北走啦!派往北面歼除电剑公子一群江湖龙蛇的爪牙,包括他们名义上的会主,几乎伤亡殆尽,火并已经结束,他们还往北走收尸吗?所以一定往南到紧急聚会处理善后啦!老夫知道那处地方,可能电剑公子也知道。斗智斗力,他们还真比电剑公子差了三分两分才华。”

“一切有劳两位老前辈了。”他由衷地说。

“哈哈!别客气,老夫已经陷入甚深,你的事也是我的事,这就走。”

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

在江湖闯荡,能获得老江湖的提携协助,必定无往而不利。办事成功的机率,绝对比单枪匹马闯江湖的人高得多。

无我瘟神与老枭婆,都是江湖人精。

周总管和张姑娘,则有人手替他助势。

没有他们相助,他孤掌难鸣,必定一事无成,仍在盲人瞎马穷摸索呢。

他心不狠手不辣,与这许多见识广的江湖龙蛇周旋,成功的机会不多,失败的机会却倍增。

如果没有张姑娘勇敢地出面相助,哪能活到今天。

□□□□□□

依姑娘的意思,是先到城南把十位男女随从召来,再前往黑龙的紧急聚会处,与黑龙的残余了断。

但王若愚不同意,兵贵神速,紧急聚会处只是事急有变时预定的收容所,随时皆可能撤消,去慢了势必扑空。

目下他们有六个人,他不许姑娘参与,只有五个人可派用场。

他一个人也敢前往叫阵,五个人他已认为太多了。

溃散的人斗志消沉,他有对付那些残余的把握。

九幽门的人已经逃逸无踪,找黑龙名正言顺。

一口气走十余里,前面小径尽处,是东行大官道。道南是汝河,官道上行人络绎于途。

“前面路口有小店,沏壶茶弄些酒菜充饥,歇息养力,动起手来也有劲些。”领路的无我瘟神精力旺,急走十余里不算一回事:“往东两里地是蔡聚,那就是预定紧急聚会处,风声不对便可东奔远走高飞,乘坐骑飞驰谁也休息赶上啦!再往东三里是仁义桥集,他们就是在该集买的坐骑。”

“他们早该放手远走高飞的。”周总管感慨地说:“他们都是老江湖,应该有见识,应该知道王小哥不可能夺得神力金刚的藏宝图,应该及早放手……”

“周老弟,你只知左一个应该,右一个应该。”老瘟神调侃周总管:“天下事如果每件事,都先知道应该与不应该,岂不天下太平?两条龙与九幽门都是威震江湖的强者,王小子却又是默默无闻的无名小卒。他们如不将王小子捉来求证,有何颜面向江湖朋友抖威风?任何一事牵涉到名利,不达目的是不会放手的。”

路口的三家村,是进州城的最后一处歇脚站。西面里余,便是州城的接官亭所在地。

三家倒有两家供应茶水卖食物,往来的旅客通常会喝碗水歇息片刻再就道。

店堂五六副座头,都没有食客。

他们六个人叫来酒菜从容进食,奔东逐北老半天真也饿了,急不在一时。

六个人都是村夫村妇打扮,但店伙计心中怕怕。因为他们带有凶器,送来酒菜便躲得远远地。

两位姑娘不喝酒,老瘟神与老枭婆话多,和两位男士拼酒。

她们也插不上嘴,不时观看店门外大道上往来的旅客,留意可疑的岔眼人物。

“他们也来了。”金门圣女最先看到熟悉的人:“怎么可能从州城方面来的?”

是电剑公子一群人,共有二十二名男女。

脚下甚快,确是从州城方向来的。

“他们到州城召集人手。”无我瘟神用权威性的口吻说:“最少有一半人,不曾参与博杀。这阴险混蛋,这次损失相当惨重,参与搏杀的人可能死掉三分之二,如果没有新的人手加入,怎敢前往斩草除根?看来这混蛋真的成功了,成功地除掉一条龙。”

“你们请作壁上观。”王若愚投杯而起:“我和他有一笔账要算,本来打算结束之后再找他的,不如早些讨教,以免日后找不到他的踪迹。”

“你这小子专做一些无聊的事,正事反而搁在一边。”无我瘟神直摇头:“先前你就该让黑龙把他宰了,日后可以免去不少是非。”

“他要是被黑龙宰了,我就讨不到债啦!哈哈!”王若愚大笑着出店。

老瘟神一打手式,五人也出店站在凉棚下作壁上观,随时准备冲出加入。

电剑公子二十二个人分成两路,大步急赶,一个个汗流浃背,赶得甚急。

远在五十步外,便看到店内出来的王若愚。

“这混蛋怎么会在这里?”电剑公子大感惊诧,脚下一慢:“他娘的!他像个偷吃了一只鸡,肚子饱饱十分惬意的狐狸。”

王若愚挡在路中,脸上的邪笑十分惹人反感。

“他在故意找麻烦,有意等你。”并行的飞龙剑客也脸色不正常:“他还带有不少人。老天爷!他怎么会和这些凶魔走在一起!”

电剑公子当然也看到店外凉棚下的五个人,大感不安。

无我瘟神和百了枭婆,都是魔道前辈。

金门圣女他并不陌生,他亲眼看到金门圣女与黑龙打交道。

在洛阳,金门圣女就曾经警告他,要求合作计算王若愚。

目的不同,最后不欢而散。

这次他与黑龙决战,金门圣女就是引爆之媒。

“该死的!你要干什么?”他脸色难看,气大声粗。

“哈哈哈!你这混蛋知道我要干什么。”王若愚怪笑,手拍拍刀把表示可能要用刀。

“要我向你道谢?休想!”他脸红耳赤:“那五个杂种虽然很厉害,但我应付得了,你帮我摆平他们,我不领你的情……”

“闭嘴!混蛋!”王若愚笑叱:“我并非有意帮你摆平一剑鬼神愁南门杰五个黑龙杀手。我与黑龙本来就是对头,你没欠我这份情,我是向你讨另一笔债。”

“去你娘的!我欠你什么债?我捧你成名……”

“呸!你是什么东西!你配捧我成名?”两人相骂,口出粗话,比比看谁骂的嗓门大:“你知道张姑娘是我的女伴吧?”

“知道。她的确与众不同,愿意为你赴汤蹈火生死与共。”

“所以,我必须替她向你讨债。”

“胡说八道,我从没与你女伴打交道,我欠她什么债,岂有此理?”

“你如果不把她的逸电剑交还,就得摆平在这里。”

“你说什么?”电剑公子嗓音突变。

“你这狗娘养的混蛋,知道我说什么。”

飞龙剑客与寒梅几个人,脸色一变,大感惊讶。

张卿云在熊耳山,被神龙用诡计擒住,没收了她的逸电剑。要利用她与其他一些被擒的人,向黑龙换取神力金刚,这件事不是秘密。

包括飞龙剑客在内,共有七个人戒备着向路旁退。全用怪异的目光,狠盯着电剑公子。

寒梅的眼神最复杂,退的脚步也沉重踟蹰。

这些人都是江湖上名号响亮人物,强悍自负的英雄好汉。

寒梅不但是武林七女之一,而且是颇有侠名的女英雌。

这些人一旦被江湖朋友,把他们看成神龙的爪牙,那就一定声誉扫地,成了黑道组合的不名誉杀手。

“我宰了你这胡说八道的混蛋。”电剑公子倏然拔剑,宛若电光一闪,快得不可思议。

剑光一现便已迸射而出,身剑合一,突下杀手。

王若愚一声长笑,单刀也以令人目眩的速度出鞘。

刀光猛然与电剑乍台,刀影似乎已经消失了。见光不见影,光也依稀闪动,勉可分辨而已。

铮铮铮三声急震,人影闪动如虚似幻。然后不再传出刀剑接触声,但见人影闪动如电。剑影刀光吞吐似灵蛇,你进我退攻隙击虚,无法分辨招式。各用快速的巧招寻暇蹈隙切入,一沾即走,争取机先。

好一场以神意相搏的空前激烈恶斗,刀光剑影飞腾,看不清人的实体形象。

在硖石镇,电剑公子一招便栽在王若愚手中。一个大名鼎鼎名列十大剑客的高手一招受挫。王若愚平地一声雷,跻身超拔高手之林,吸引了群雄的注意。

今天,电剑公子掏出了真才实学,王若愚百招之内,也奈何不了他。

双方的人皆是高手名家,一个个目眩神移。

不久,招式慢下来了,旺盛攻击力消耗得很快的。

终于传出一声震耳的金铁交鸣,人影倏然中分。

“不将剑璧还,你要永远后悔。”

王若愚横刀卓立,脸上仍残留着怪笑,汗水涔涔而下。

但呼吸依然平稳深沉,可知他控劲养力的技巧极为高明。

飞退出丈外的电剑公子,浑身已被汗水所湿透。呼吸急促,脸色苍白如纸。右外臂裂了一条缝,有血渗出。右胯垂下的饰带剩一半,饰了流苏的下半段飘落在路旁,是被刀削断的。

“我非宰了你不可。”电剑公子的眼中杀机怒涌,放射出怨毒、凶狠、狞猛而又阴森的光芒。

声落人动,剑虹激射,风雷声再起,招发七星联珠,疯狂上扑。

第一剑距目标还有尺余,刀光似雷霆啸风声锐利刺耳。

铮一声金鸣,剑崩起斜升。

刀光切入,生死将决。

蓦地眩光耀目,珠状物猛然迸爆。

刀光流逝,人影幻没。

人群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 真相大白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