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圣女》

第05章 群芳斗艳

作者:云中岳

不久,王若愚重新出现在破窗口。

屋中一切依旧,松明依然明亮僻剥作响,那根蜡烛也幽光荧然。

只是,大统铺上,他的包裹不见了。

“混蛋!”他咒骂,跳窗而入:“岂有此理,怎么如此恶劣,把包裹弄走了?”

难怪他咒骂,只有贼和鼠窃,才会顺手牵羊,把对手的包裹弄走。他的换洗衣裤全在包裹内,目下浑身湿透,=没有干衣裤更换,长夜漫漫,委实难熬。幸好百宝囊还在身上,重要物品与财物并没丢失。

四具尸体仍在,但面具皆被取掉,衣裤也撕破了,女鬼怪的躶露胸膛,暴露在火光下颇为刺目。

显然曾经被人如此查验,撕衣的用意,可能是查看身上的特征,以便分辨身份,查验的人是行家,连女人也不放过。

“这混蛋可恶,我不会放过你的。”他恨恨地一跺脚,向门外走。

门外,有人急冲而入。

“他娘的……”他粗话出口,突又急止:“我这里成了旅店,进进出出你来我九今晚哪能安睡?真是岂有此理,太过份了。”

冲入的人,是那位相当神秘的张小姐,后面是两个侍女。三个穿白衣裙的少女,被大雨一淋,这光景真够瞧的,瞥一眼便令人想入非非,那玲珑透凸的美好嗣体,会让正常的大男人失去理智。

他并没失去理智,盯着张小姐大发牢騒。

“你…你在这里……”张小姐沫掉脸上的雨水,风目中冷电湛湛,怒容颇为慑人,指着躶露酥胸的女尸厉声问:“你真该死……你……”

一声剑吟,晶芒刺目的宝剑出鞘。剑晶亮有如一泌秋水,反映着松明的火光,像闪动的火焰,似乎剑本身也在跃然慾动,好一把威力可以绝壁穿洞的神物。

王若愚心中一惊,立即神功默运准备应变。他知道这位姓张的美少女,已收服了飞龙剑客和神刀天拯,派飞龙剑客找他、用意也是要把他当奴才使唤。

大名鼎鼎的飞龙剑客,一照面便栽在那位叫小春的侍女手中。

飞龙剑客曾经向他透露了口风:那叫小春的恃女会妖术;会控制对手心神的秘技。

他并不怕妖术,但将这些女人看成劲敌。

“我在这里睡觉,有什么不对吗?”女尸在他身后,他怎知少女因女尸而发怒?因此毫无愧色,神态轻松:“你要鸠占鹊巢?只要你客气,我会奉让的。”

“你……你为何做这种伤夭害理的事?”张小姐用剑向他一指,象发怒的女皇。

“我做伤天害理的事?你怎么胡说八道……”

一声怒叱,剑吐出凛冽的电光,剑气迸发,传出像是云天深处传来的隐隐殷雷声。剑上注入了神奇的内劲,驱发出凛冽的彻骨剑气。

面对一个一剑便击败电剑公子的对手,张小姐用上神奇内功理所当然。

王若愚吃了一惊,远在丈外,剑一动便感到剑气压体,剑吐出更是见光不见影,速度之快无与伦比,这一剑似乎存心要他的命呢!

他左手一拂,疾退八尺。

铮一声暴响,火星飞溅,他脱手拂出的匕首,在对方的剑尖前震裂成碎片。

他疾退的身形不等稳下,立即重回原地,手杖一伸,精确无比地格住剑脊,左手一掌反拂,掌背佛向对方白嫩的粉颊。

“你可恶!”掌拂出声亦同发。

这一掌如果拂中粉颊,很可能肿起三五天,也可能指甲拂伤粉颊破相。

剑身一转,剑锋立将手杖削断,剑把上抬,把端的云头猛撞他的手肘,反应之快,惊世骇俗。

他不敢不收手,手闪电似的后收,手指一抄,抓住了云头的剑穗。

剑光一闪,剑锋近颈。

他向下一挫,微风起处;最近那枝松明倏然媳灭。

“咦!”张小姐一剑落空,讶然惊呼。

两恃女冲出,超越。

屋中空空,王若愚不见了。两恃女怔在一旁,用目光在各处搜视。

“又被他逃悼了。”侍女小春打一冷战:“这……这怎么可能?”

“他会遁术。”张小姐咬牙切齿:“他修为如此高深,为何竟然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大统铺凌乱地堆放着不少杂物,有强盗们所使用的破烂棉被、衣衫,因走得匆忙,来不及带走。其实也用不着带走,日后他们会回来的。

床最近后端的杂物中,站起穿了深灰色夜行衣,浑身是水,脸上蒙了黑中的人。

夜行衣虽则也是紧身衣,与扮鬼怪的男女们,所穿的紧身有如课体的有伸缩性贴身衣不同,但淋了雨之后,如果是女性,同样曲线毕露。

没错,是女人,剑系在背上,轻灵地跃下来。

侍女小春一闪即至,剑已伸出。

“他穿窗走了。”女人指指窗户:“快得不可思议,我在远处,旁观者清,但只看到模糊的形影一闪即逝。也许,这就是遁术了。”

“你是……”张小姐沉声问。

女人拉下蒙面中,顺手纳入怀中。

“是你,寒梅。”张小姐冷冷一笑:“你躲在这里干什么?”

“本来是找他的。”寒梅脸一红。

“找他?哪一个他?”

“王若愚,我和他有一段过节未了。”

“你算了吧!你是他的敌手。他在这里做下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你是女人,你还敢找他算过节?不怕与这个女人同样悲惨下场?”

“哦!你以为是他所为?”

“不是吗?”

“不是!”寒梅摇头:“这些打扮怪异的人,如何死的我不知道。但剥除他们衣物检查的人,是九宫山七雄的人所为。”

“哦!你……”

“我来时,他与电剑公子在这里交手。九宫山七雄来了五个人,乘雷声冲入。他见机出窗走了,电剑公子骤不及防被擒。那些人逐一查验这四具男女尸体,希望找出身份特征以资辨识,没有人认识尸体的来历,失望地带走了电剑公子。”

“咦!你目击……”

“我仅目击他和电剑公子交手以后的经过。”寒梅为自己的目击经过解释,表示不知交手以前的事:“其实我并非有意来找他的。今晚各处都有袭击,黑夜中谁也弄不清袭击的人是谁。”

“对,我的人多,有三个黑影曾经闯入。我是追那些人而来的,没想到……”

“我发现一个人入侵,飞匕贯入所睡的床。我以为是他,所以来这里向他问罪。岂知刚潜入,后面便冲人五个人,擒电剑公子的人使用单刀,劲道十分可怕,武功比电剑公子高明多多,一照面便擒住了他。”

“你是说,我怪错他了?”

“显然你怪错他了。”寒梅苦笑:“据我所知,他与电剑公于交手,手杖与剑势均力敌。那时,他的衣裤仍是干的。你们进来之前,他刚逃回片刻。他的包裹被那些人顺手牵羊带走了,他还在这里大骂发牢騒呢!”

“我会查明这件事。”张小姐扭头便走。

“小姐,你的剑穗呢?”侍女小春惊问。

张小姐一怔,举剑一看,愣住了。剑穗是饰物,与单刀的吹风性质相同,舞剑时可以增加美感。有些人的剑穗,价值比剑还要高,甚至剑把的云头,也是金玉所雕制的。

张小姐的剑穗,就是一块名贵的翡翠如意,流苏结是一颗指大的珍珠,仅那块无暇的透绿翡翠,真可以值五六百两银子,甚至于两,因为真正的翡翠来自西域。

两位恃女急急取松明,满地乱找,连床下也找了两遍,毫无踪影。

“不要找了。”张小姐怒容满脸,恨恨地跺脚:“他是个贼,贼!哼!”

找也找不到,何必找?当然她心中明白,剑穗的失踪与谁有关。带了两位恃女,她气冲冲地走了。

寒梅有点醒悟,王若愚在交手时,弄了花招手脚,挫了这位张小姐的锐气。

想起被王若愚戏弄的情景,这位女英雌感到浑身不自在,起了某种难以言宣的变化和震撼。

一个女人与男人搏斗,处处吃亏理所当然,忍受不了身躯接触的刺激,最好不要和男人搏斗。

瞥了四具快要完全赤躶的四具男女尸体一眼,她苦笑一声也匆匆走了。

大雨在黎明前停止,暴风雨来势汹汹,十分猛烈,来得快,消失也快。

又是一个大晴天,满山青翠,生机勃勃,溪流则浊水奔流,走动的人必须冒险涉水而过。

王苦愚不想逗留,他必须尽快追上猎物。

神力金刚就是他的猎物。他比那些志在藏宝图的人,更急于找到神力金刚。

当然,他的目标,也在藏宝图,但目的不同。

他走的是另一条小径,南行的山径有好几条。山贼们往来山区各处,有时远出百里抢劫,以及与其他山贼往来,因此这些小径都不怎么明显。

所有入山的人,大多数没带有向导,在这广大的山区中搜寻山贼的踪迹,实在有点自不量力,要是碰上大股山贼,说不定反而送掉老命。

从砍石镇入山的第一天,就被大批山贼堵住了入山路线,没有人敢逞强向山贼挑战,乖乖退回镇上等候机会,等山贼撤走才敢入山。

当然,在山林中,山贼数量虽多、但要消灭这些人山的武功超绝高手,事实上无此可能。山林中可以纵横来去自如,十个八个山贼,禁不起一击。除非被围堵在绝地里瓮中捉鳖,山贼绝对奈何不了他们。

山贼们也心中明白,在山林中与这些武林高手决战,所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大得付不起,所以见好即收,示威之后便溜之大吉。

他今天所走的这条路,应该不会有其他的人走动了。因为据他所知,许多人都打算在山寨附近伺伏,等候屹山山主的盗群返回。没有人知道屿山山主的去向,如何追?

他追,凭他的估计方向追。

应该没有人跟来的,昨晚在倾盆大雨中,大批装束怪异的人乘机袭击,造成不少死伤。这些人所呈现的强大实力,具有严重的威胁,胆气不足的人,必定知难而退,不再冒险深入了。

但他知道,金眼太岁实力最强,这个妖魔号称天不怕地不怕,是不会半途而废的。

还有,那个不明来历的张小姐,人手最多,所表现的实力,似乎比金眼太岁更雄厚些。能慑服飞龙剑客和神刀夭廷,凭这件事就足以惊世了。依常情判断,张小姐这群神秘男女,也不会知难而退,不肯放弃继续深入山区搜寻的机会。

放弃亿万金珠,真需有超人的旷达情怀。为了一文钱,也会互不相让而打破头呢!

远出十里外,山径愈来愈难走了。山径在半山腰的草木中盘旋,地面的枯枝腐草水份足,稍一大意脚下打滑,很可能滚落山崖骨折肉裂。

他失去了包裹,一身轻松,甚至连子杖也不带了,脚下轻快从容赶路。

谁也不知道山贼躲在何处,大雨已毁去走动的痕迹。神力金刚到底落在哪群强盗手中,也无人得悉。所有的人,都象盲人瞎马冒险乱闯,在茫茫山区中找线索,必须找到强盗才能追根究底。

他也不例外,在山区中摸索。

山径绕过一处山鞍,向前面的山谷下降。下面溪流一线,湍急的溪水哗哗有声。远远地,便看到山脚下小溪旁,出现三家茅舍,传出三两声犬吹。

有人,就可以询问山区的动静。

他颇感困惑,这些深山中生活的人,是如何过恬的?这里距陕石镇,已在一天行程以外了,难道附近有其他的市镇?活在这里,未免太孤寂了。自耕自织,能活得下去吗?溪谷两旁,根本没有可耕的田地呢!

与世隔绝,与草木同腐;如果人愿意象野兽般活下去,这世间大概不会有什么争端了。

他像一头伺伏的猛兽,居高临下,仔细地察看下面三家农舍的的动静,看是否有异常的活动出现。他的警觉心,提高至最大限。

间歇地传来几声犬吠。不,该说是犬号,那种近乎矮厉与惊恐的吠声,与狼曝差不了多少。

山区深处的人家,需养猎犬打猎,也防范虎豹豺狼接近房舍,是看家的必养宠物。因此,每一户人家,很可能养三五头猛犬。

下面的三家茅舍,最少应该有十头以上猛大。但仅有一两头犬发出间歇性的吠号,而且不在茅屋前后发声,远离茅屋三五十步外,向茅屋吠叫。

没看到人影,附近看不到走动的人。任何反常的现象,都必须留神。

远离小径百步外,他藏身在一株巨大的古松上,俯瞰三家茅舍,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群芳斗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门圣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