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圣女》

第07章 虎困凤擒

作者:云中岳

愈往下走,树林愈茂密。

两山之间,形成一处林深草茂的谷地,幸好树林太过浓密,林下的野草荆棘反而不怎么茂盛,走动尚无困难,视界也可远及二十步外。

这与南方的山林不同,南方山林中人在内几乎寸步难行。

降下谷地,走动的痕迹消失了。

三女不死心,仍在附近穷找痕迹。

视界有限,她们根本不知身在何处,除非爬上最高的树梢,才能找到山峰定尚。

从日色估计,她们知道已处身在两山之间,谷地的对面,也就是熊耳山的东南麓,也许是山南,往西就是空相寺的范围了。

至于相距到底有多远,她们不知道。

据她们在山上所观察的形势,谷地没有强盗盘据。

崛盗们隐藏在熊耳山空相寺的外围山林中,谷地可能有一些巡逻放哨的强盗而已。

当然啦!凭估计并不一定正确。

进入不见天日的谷地丛林,看不见远山,的确很难知道身在何处,只能辟路而走,盲目地到处乱钻,

这一带正是所谓穷山恶水,实在谈不上什么风景。从花花世界一头闯入的人,最希望的事就是闯出去。如果没有目的,这些江湖群雄决不会冒险闯进来。

为名为利,不论任何时间,任何险境,皆值得费尽心机全力以赴。

自称姓朱,以本山区主人自命的朱姑娘,对电剑公子颇有好感,不但让电剑公子平安离开朱家村,也让同行的金眼太岁离去。

她要等候武功最高明的玉若愚。

因为她从入山群雄所获的消息,皆指称王若愚武功最高,曾经击败了电剑公子。在仰天寨,玉若愚的宿处,留下了四具杀手的尸骨。而其他宿处,只有被杀手杀死的群雄死尸。

她在朱家村等候王若愚,等了个空。

六位随从的注意力,已被电剑公子和金眼太岁所吸引,被王若愚乘虚而入,来去自如。

她熟悉山区的形势,早已悄然抵达这处谷地。

入山的群雄如想接近空相寺,找强盗们讨消息,追查神力金刚的下落,必然得通过谷地,再潜行进入寺外围强盗们的地盘。

她很有耐心,等候群雄采取行动接近。以王若愚的表现估计,必定也从谷地通过。她知道对面山腰,那些江湖群雄聚集在一起,向空相寺侦查窥伺,却不见有人下来,深感困惑,这些人难道真的被强盗吓往了?

终于,看到有人出现了。

紫色的身影入目,是紫衣仙子和两侍女。

紫衣仙子艺高人胆大,比其他群雄胆气壮些。

三个女人就敢向强盗们接近,表现比那些高手名宿要出色多多,也表明她是一个相当自负的英雌。

她的警觉心极高,江湖经验也极为丰富,居然在草木丛生的树林内,发现有人潜伏。

一打手式,两恃女左右一分;自纵列探进,改为横列排开戒备。

她的傲气又流露出来了,在原地屹立,不言不动,有耐心地等候潜伏的人现身。

片刻,又片刻,似乎时光已经停顿了。

等候石破天惊的事故爆发,大多数人会沉不住气。她不同,她的耐心与镇走超人一等。

双方的耐心皆超人一等,在耐性上就旗鼓相当。

艺高人胆大,她对自己的武功信心十足。

当初她卷入管闲事的纠纷里,在众多高手旗鼓相当列阵中,她敢于挥剑而出主持公道,可知她的胆气是如何超绝了。除了胆气之外,她的冷静耐性也超人一等。

通常,自以为是主人的一方,是不会长久等候的,势将沉不住气先一步有所举动。

人影徐现,仍是小村姑打扮的朱小姑娘,左胁下挟着连鞘长剑,脸上有令人奠测高深的笑意。

“有胆气并不足取。你明白,是吗?”朱小姑娘并没有示威的意思,淡笑着接近至丈外、

“我不明白你的话意何所指。”紫衣仙子颇感意外,对这位出奇秀丽的小村姑消失了敌意。

“你明白的。”朱小姑娘神色一正,淡笑消失:“你明白像你这种美丽的姑娘们,落在强盗手中,会有何种结局。强盗们对子女金帛,有完全的支配权。”

“不会有那种结局发生。”紫衣仙子手往四周一指:“我不会往盗群中闯。山林莽野,任我纵横。即使碰上意外,我也知道如何面对危难。”

“有这个必要吗?”

“这个……”紫衣仙子一阵迟疑。

“除非你也志在藏宝图。”朱小姑娘冷冷一笑:“亿万财富,真实也用不着以生命交换争取,何况那亿万财富,是否存在谁也不知道。”

这次进入山区的人,如果说志不在藏宝图,恐怕无人能信,彼此心知肚明。

紫衣仙子曾对寒梅表示,打算冷眼旁观,也意在找那天群起而攻的人,是不是峪山山贼。

这理由非常牵强,寒梅当然不会相信。

自以为找到借口的人,不会介意别人是否相信。

“你也志在藏宝图吗?”紫衣仙子沉着地反问。

“你认为如何?”朱小姑娘不作正面回答。

“心照不宣。”紫衣仙子也不作肯定回答。“问题是,你埋伏在这里的用意,我很想弄明白。”

“我也在设法解开某些谜团。”

“什么谜团?”

“某些人……某一股山贼,勾结外人,把怀有藏宝四的几个人,藏匿在空相寺。目下他们正与娟山山主两三股山贼谈条件,空相寺就是他们谈判的地方。”

“这并不足怪呀!”

“问题是,怀有藏室图的人,是否真的藏匿在寺中?再就是你们这些外人,也纷纷衔尾追来,沿途互相残杀,你们怎能肯定身怀藏宝图的人,真的被山贼们围困在空相寺?”

“因为江湖群雄发动擒捉神力金刚时”的确有山贼在场参与。群雄皆认为神力金刚必定已经落入山贼手中,因此有志一同入山图谋。至于到底落在哪一股山贼手中,群雄无法证实,只能以嵋山山主为目标,追查线索的方法是正确的。峭山山主的动向,也主宰了群雄的行动。空相寺群盗大聚会,也委实令人起疑,有效地将群雄吸引到此地来,下一步谁知道会发生何种怪事?所以,我希望能早些查出一些可疑征候来。”

紫衣仙子有耐心地,为自己的行动解释。她也技巧地避免涉及藏宝图的事,掩饰她此行的真正目的。

“你三个人,就敢接近空相寺?你有把握杀散外围的大群山贼?”

“那是不可能的事。”

“那你……”

“捉一两个活口,我该有这份能耐。”紫衣仙子的口气颇为自负。

“等你陷入他们的埋伏中,再说这种大话,我算是服了你。好吧!我不阻止你,你去吧!”朱小姑娘有点不悦,冷笑着退走。

“且慢!你原来打算阻止我的?”紫衣仙子急叫。

“不错。”朱小姑娘止步:“因为你也是女的,我不希望你成为山贼的押寨夫人。”

“你……”

“小看了山贼,铁定会遭殃的。”朱小姑娘伸手一指:“前面不足两里地,是他们的外围警戒线,你去吧!祝你幸运。”

“谢谢指点。”

“上面那些人,为何不见下来?”朱小姑娘问。

“他们在等机会,也许会等到天黑。”

“有个叫王若愚的人,也在上面?”

“不知道,应该在。哦!你知道这个人?”

“只知道他是人山的江湖群雄中,武功最高明的一个。”

不远处传来一声刺耳的阴笑,树丛后钻出面目阴森可怖的百了枭婆。“武功最高明的人,死得最快。”百了果婆一面装近一面说:“从陕石镇至仰天寨,直至现在,有不少武功高强的人,先后被杀了。王小辈不久之前,被穷家三友出其不意打落这一面的陡坡,目下生死不明,恐怕尸体已经跌落某逊坑穴里无法寻觅了。”

“咦!真的?”朱小姑娘惊问。

“老身就是下来找寻他的。”

“穷家三友。晤!我听说过这三个怪物。”朱小姑娘喃喃自语:“据说,他们并不穷……”

“穷?他们是真正的大富豪。”百了枭婆冷笑:“他们向苦主敲诈勒索,金银都是以干两万两计算的。哦!你们在这里多久了?”

“我在这里歇息了一个半时辰。”朱小姑娘坦然说。

“嗜!王小子如果受伤不死,不会到达这里了。”

“老前辈,你找他……”

“老身把他看成有出息的晚辈。”

一阵阴笑从南面传来,视线被树丛所阻挡,看不到发笑的人。

朱小姑娘举手一挥,两位潜”伏的随从,猛然长身而起,向笑声传来的方向扑去。

一道眩目的闪光,在树林中一闽即没。然后是砰然大震传出,枝叶摇动声人耳。

“嘿嘿嘿……”阴笑声仍在原地发出。

接着,四面八方皆有阴笑声传来,听声源,约在二三十步外,草木挡住了视线,看不见发笑的人。

这次,紫衣仙子沉不住气了,一打手式,与两位侍女向右侧方悄然冲出。

“嘿嘿嘿……”阴笑声充满树林,四面八方不知到底有多少人发出示威性的阴笑。

毫无疑问,她们已受到包围。

百了枭婆向另一侧冲,寿星杖拨折了不少枝叶。

朱小姑娘与剩下的四名随从,向先前两位随从扑出的方向疾冲。

眩光连闪,光度淹盖了灿烂的阳光。

人体倒地声连续传出,阴笑声更为刺耳。

女人固执的程度,决不比男人差。

张姑娘就是性情固执的女人,找不到受伤的王若愚,她决不罢休,领了两恃女降下谷地穷搜踪迹,踪迹早就无可寻觅,她仍不放弃。

隐隐传来一些不寻常的声息,相距甚远,她并没在意,仍在谷底附近,留心察看踪迹。

很不妙,有断枝残草出现,仔细观察,发现的确有人曾经在这一带走动,而且人数不少。

“很可能是强盗们留下的踪迹。”恃女小春神色有点不安:“小姐,不能再往前走了,碰上大群山贼,那就麻烦大了。”

“一定要找到他。”张姑娘固执他说:“他受了重伤,逃不了多远的。他不会笨得往强盗盘据的地方逃,也逃不了那么远;强盗们还远在好几里以外呢!这附近有人经过,当然也可能曾经有强盗在这一带走动。”

“为了防险,可否把我们的人召来?”侍女小春已感到不测的情势,感觉出凶险的存在,“多几个人,自保也多几分保障,进可攻,退可守……”

“与大群悍盗奢言攻守,你怎么这么笨?——张姑娘大摇其头:“强盗们涌到,咱们唯一可做的事,是尽快远退,退出他们的威力范围外。我们十几个人,能像天兵天将一样行兵布阵吗?”

一面说话一面急急寻找踪迹,因分神而忽略了某些小征候。

一些坑洞皆被茂草所掩盖,如不一脚踏入,根本就不知道是坑洞,从侧方通过,不可能发现坑洞。

第二名侍女小秋,两次经过一个坑洞,看不出附近的及腰野草有何异状,也没料到有人会潜藏在草丛中,只知道留意是否有人倒卧或歇息。

坑洞中,躲着一个人,渭缩成小小的一团。

进入坑洞的茂草,已经小心地拨归原状,即使是寻踪的行家,也不易看出有人潜藏的痕迹。

穷僧的方便铲十分沉重,是浑铁打磨的重家伙。

游方僧的方便铲,本来是窄小轻巧,作为野行途中,掩埋无人理会的人兽尸体,用途颇为广泛的工具。但穷僧这把方便铲,却是杀人家伙。

变生仓猝,铲拍中王若愚的背心。铲边如果击中,将比钢刀更具威力,毫无疑问可以劈开人体。被铲平拍在背心上。即使有护体内功保证,也将伤及内腑,这一击深重如山,再加上穷道的一记雷霆万钧劈空掌,真可以把铁打的人打得变形。

但穷僧穷道都是见多识广,武功惊世的名宿,看到他被打飞时身躯变形的态势,便知道有点不对。

可是,后续闻声赶到的人甚多,情势已不容许他两人追下陡坡察看结果,急急脱离现场,无暇追下察看王若愚的死活了。

两个名宿都感觉出某些不对,至于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对,她们又说不出所以然来,没有多少具体的印象。

反正被打飞的身躯,的确与他们所知的情景有所不同。有何不同,他们又无法肯走。

一直就躲在另一侧的穷儒,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虎困凤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门圣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