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圣女》

第08章 义释金刚

作者:云中岳

“嘿嘿嘿……你这混蛋脚下有护腿护肚,双手也必定有护臂。”矮小蒙面人一面游走找机会切入接近,一面用阴森的腔调嘲笑:“前胸也必定有掩心甲类玩意,仅欠头盔而已。整个人象躲在乌龟壳内,混蛋!能下刀的部位有多少?你是这样称雄的?好可怜。”

连声怒吼,出山虎暴怒地连攻九刀,可怖的刀光紧迫追逐,彻骨刀气汹涌如潮。

矮小蒙面人八方游走,似乎在刀光下萎缩,不可能抓住近身的机会,闪动的身法十分灵活,单刀甚至不敢招架,双刀接触的机会等于零。

但出山虎如想击毁单刀,也势不可能。

蒙面入滑溜如蛇,不运刀封架,绕圈子左闪右避,有时冒险抢近侧背,偶或虚晃一刀,攻其所必救。

死缠下去,谁也休想主宰全局。

“出山虎,不要浪费精力了,我这位小兄弟,可以缠住你三天三夜,你什么事也不用干啦!”为首蒙面人在不远处大声叫:“你还有百十名弟兄困守在空相寺,他们如果出来,你的实力仍在,所以在下希望能平安离开山区,和你谈条件。双方都有有利的条件,你必走乐意接受。”

出山虎浪费不少精力,真也奈何不了矮小蒙面人,大喝一声,把矮小蒙面入一刀逼退出丈外。

“本山主不与你们谈条件,你们必须滚出山区。”出山虎磺刀卓立,口气依然强硬:“四把刀冲阵,游斗的机会微乎其微,三两冲诸,本山主杀人如屠狗,保证可以砍掉你们一半人。”

“嘿嘿嘿……少吹牛了。我们有更霸道的兵刃,专门对付你们这忡亡命勇夫。只是,咱们不希望双方死伤惨重,所以愿意和你谈条件。”

“本山主不和人谈条件……”

“你会谈的,两败俱伤,毕竟不是愉快的事。”蒙面人鼓掌三下

六名蒙面人,押出一群背捆了的男女。

“这些人,都是江湖上的超等高手。”蒙面人继续说,“我们把他们全部活捉,不费吹灰之力,证明咱们有坚强无比的实力,可以应付峻山的盗群。”

俘虏人数不少,十分壮观。其中有张姑娘主婢三人。紫衣仙子与两侍女,也被捆得花容失包。

朱姑娘与六名随从,气色甚差显然曾受到摆布。

百了枭婆最惨,被打得口鼻流血。

另有两男两女,也萎靡不振。

“有九个年轻貌美的江湖大美人。”另一蒙面人高声说出条件:“送给你做押寨夫人。男的全是武功高强的江湖豪强。他们不死,你们峪山今后休想安逸,把他们杀了,今后可免日警夜防的后患。这些男女,换神力金刚,如何?”

青衣人首领哼了一声,领了八名同伴出列。

“出山虎,不要上他们的当。”青衣人首领沉声说:“咱们同心协力,把他们毙了,这才是永除后患的不二法门、贵山寨弟兄不需要这些江湖男女交换……”

“阁下,你不要陷出山虎于死境。”

蒙面人首领抢着说:“恶斗一发,短期间结束不了,包围空相寺的盗群,必定闻声蜂拥而至,届时不但出山虎凶多吉少,你们也将没有凡个人活着离开山区。”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青衣人首领声色俱厉:“出山虎,咱们上吧!速战速决,迟则生变。”

“对,速战速决,上!”出山虎举刀怒吼:“歼灭他们,片甲不留,杀!”

四把刀一合,奋勇疾进。四面八方同时发动,呐喊声雷动。

看守俘虏的六个蒙面人,把男女俘虏拖倒在地,只留下两个人看守,另四人挥刀剑冲出斗场。

蒙面人所使用的喷火喷水绝技,在群殴中发挥不了多少威力,前面喷出眩目的火光,后面已被人乘机贴身行致命一击了。

近百名高手,在草木丛中舍死忘生拼杀,惨号声此起彼落,血腥刺鼻。

两个看守俘虏的人,紧张地注意右方的声息,显然有人在二十步外狠拼,听得到声息,却看不见人影。

两入一刀一剑两面一分,随时准备扑上攻击现身的敌人。

他们却忽略了身后,一个蛇行鸳伏的人影,正快速地从他们身后接近,毫无声息发出。

男女俘虏皆被排放在草中,面向下伏卧,双手被牛筋索背捆,双脚也用限绳拴住,只能活动半尺左右。

限绳上面连接着捆手的牛筋索,动一动就加一分勒紧的力道,休想把背捆的双手,从脚下退到前面来。

豪无疑问地,他们的双手曾经被行家所制,无力挣扎,根本不可能解脱手脚的束缚。

张姑娘心中十分惶急,知道大事去矣!不管落任何人手中,她的下场令她不寒而栗,落在强盗们手中,她不要活了。

她后悔,已来不及了。

突然,她听到博杀以外的微小声息,声息就发生在身侧。心中一动,转首抬脸察看。

她看到一只穿快靴的脚,轻柔地落在她的肩旁。可惜,她无法把头抬高,无法看到脚主人的面孔,这个,人落脚象发现鼠踪的猫。

不是两方歹徒的人,歹徒们正忙于搏杀,奔东逐北见入便先下手为强,不必像蹑鼠的猫。

还来不及察看,这人已经飞跃而起。她猛地扭转身上望,看清了所发生的景象。

是一个她不陌生的人,王若愚。

王若愚真像扑向猎物的猫,一爪击落一个蒙面人的后脑,借力前侧射,一时锁住另一蒙面人的喉,整个人向前飞翻。

有骨折声传出,另一蒙面人的颈骨,在向前飞翻时折断了。

第一个蒙面人,已经头骨裂陷倒下了。

王若愚急滚而起,没收了死尸的刀。

“我们双手的曲池被制,软手法。”她挣扎着坐起急叫。

王若愚动作灵活,不象是受了重伤的人,快速地割断众人的绳索,一面信手替他们解了左右曲池的禁制,手法干净利落。

“你们快走,速离险地,盗群们快要赶到了。”释放了最后一个人,他丢掉刀匆匆他说,向左面的树丛一窜,形影俱梢。

“等我!”朱姑娘急叫,便待追赶。

“小姐,不能跟着他。”她的男随从抓住了她:“我们精力未复,碰上盗群死路一条。先脱身速离险地,以后再说。”

“这小子命真大。”百了枭婆一面活动手脚一面说:“穷家三友今后的日子必定不好过。”

“老婆婆,这个人是谁?”朱姑娘问。

“王若愚。”

“咦!是他?”朱姑娘一怔。

“假不了。”

百了枭婆懒得多说,急急走了。

两个中年青衣人,尽责地看守四个俘虏。两人都用刀,随时准备攻击接近的对手。

对方各找对手狠拼,哪有傻瓜不顾自身的安危,前来抢夺俘虏?必须等到决定性的时刻到来,最后胜机的一方,寸会来劫走或带走俘虏。

原来有四个青衣人,负责在附近警戒,但已先后与接近的几个黑衣人,发生激烈的搏斗,已经远离现场,已经没有外围的警戒了。

两人发现赤手空拳的王若愚,出现在一旁时,颇感意外和吃惊,也看出不是蒙面人的同伙。

王若愚外表所流露的神情,也不象有敌意,身上没带有兵刃,背着手泰然自若走近,目光在四个气色极差的俘虏身上瞟来瞟去,表情如谜。

“不许走近!”一名青衣人沉叱,汤刀跃然慾动:“干什么的?”

入山群雄为数甚多,每个人都心中有数,皆是为了神力金刚的藏宝图而来,有机会一定会把神力金刚掳走,有志一同不甘人后。

“想看看你们到底在争些什么,擒住的到底是不是真的神力金刚。”王若愚在两丈外止步,盯着青衣人似笑非笑:“你们搜获藏宝图了?”

“屁的藏宝图。”青衣人沉声说:“你以为神力金刚.会笨得把藏宝图带在身上,在天下各地乱跑?没知识,去你的!”

“那你们捉他干什么?”

“要他带咱们去取藏室图。据他招认,藏宝图放在山东某一处亲友处,只有他才能前往取得,收藏的地方,只有他才知道。”青衣人坦然回答。

这也等于明白表示,即使把神力金刚夺走,也不可能立即取得藏宝图,不要枉费心机。也可能有意隐瞒他们已经取得藏宝图的事实,即使把神力金刚夺走,也起不了多少作用。

图才有价值,人并不重要。

“在下把他带到山东找图,不必劳驾你们出动大批人手奔波了。”王若愚笑吟吟重新向前举步接近:“而且,你们过不了那些蒙面入的一关,他们另有许多江湖好汉接应,似乎相当了解你们的动静。”

“咱们也有人在外接应。”

“对,那些黑衣戴头罩的杀手,他们就是不断暗杀人山江湖群雄的人,风雨之夜在仰天寨扮鬼怪偷袭的死士。他们暗杀入山的人,减少你们出山之后的威胁,做得非常成功,但现身交手,对那些蒙面人并无多少威胁。知己不知彼,你们注定失败的命运。”

“我们已经知道他们的来历,咱们应付得了。”

“真的呀?”

“那是当然。他们是神龙会的人,其中没有真正的超绝高手。他们在跟踪神力金刚期间,再三被咱们供给的假消息所愚弄,一句话,不难对付。”

“你们呢?你们又是何来路。”

“你配问?站住,不许再接近了。阁下不象是他们的人,亮你的名号。”

“你也不配问。”王若愚继续接近。

一声冷笑,在侧方的另一蒙面人,以令人目眩的奇速,刀光一闪,挥刀扑上了。

王若愚仰面便倒,一刀落空,倒地时脚反而向前滑,一脚挑在刀还来不及收回的蒙面人下裆要害。

“啊……”蒙面入单刀脱手,双手悟住下裆,上体前俯,砰一声倦缩着栽倒。

打交道的蒙面人大骇,一跃而上。

王若愚一滚而起,双手齐扬,手中的两束草枝,象暴雨般洒在蒙面人的脸上。

草屑从普通的入手中洒出,决不可能造成伤害;但从王若愚手中洒出,每一根草叶都具有伤人的威力,触及双目,眼珠必定受伤。

他同时斜扑而出,一掌劈在蒙面人的左耳门上。

砰一声大震,蒙面人倒下了,立即昏厥。

拾刀割断其他三人的捆绳,他一掌拍昏神力金刚,抱住双膝抗上肩,向南面林深草茂处飞掠而走。

神力金刚并非真正的铁打金刚,当初被人擒住逼供,已经被摆弄得遍体鳞伤,已成了半条命的平凡人,连走路的精力也将丧失净尽,连一个三流人物也反抗不了,成了朽壤似的泥菩萨。

从昏昏沉沉中醒来,第一个反应便是发出痛苦的呻吟,挣扎着挺身坐起,首先便看到坐在身旁的王若愚,正专心地用火刀修削一根两尺余长手棍。

江湖朋友的百宝囊中,如果带有火折子,也就必定有火刀和火煤管,没有这两种工具,火招子形同废物,没有发火工具怎能引发火焰?

江湖人所使用的火刀,有多种用途,与普通民间所使用的小有不同,要小些,是不足三寸半月形钢造品。刀背打击火石,直形刃边开锋,可以当作工具刀使用,当然可以当作切割的工具,甚至可以用来作兵刃。

有些高手所使用的掌中刀,就是从火刀加以改造的。

—声虎吼,神力金刚双手箕张猛然扑上了,求生的念头,激发了剩余的精力。

糟了,王若愚的手棍,无情地痛击伸来的一双巨爪,再在双肩敲了两记。

“嗯……哎晴……”神力金刚痛苦地叫号,重新倒下痛得趴牙裂嘴。

“放乖些,阁下。”王若愚邪笑,安坐不动,重新削刮那根手棍,似乎认为手棍的光滑度不够满意:“最好别让我敲碎你一身贼骨头,我还不想要你的命,你的命值亿万财宝,骨头却不值半文钱。”

“你……你想怎样?”神力金刚咬牙问。

“坐起来说话。”王若愚沉叱。“你躺在地上象个老太爷,象话吗?”

“你……你是谁?”神力金刚吓了一跳,不敢不挣扎着忍痛挺身坐起。

“王若愚。姓王,大笨蛋的意思。”

“你……”

“我问你,你的藏宝图,是从何处抢来的?”

“去你娘的!我……”

手棍一杨,神力金刚乖乖闭上嘴。

“藏宝图真藏在山东某一处地方?”王若愚追问。

“这……”

“不许撒慌!”

“没错,在我家。”神力金刚点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义释金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门圣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