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索缚龙》

第10章

作者:云中岳

  天涯怪乞与小魔女,比姜步虚先一步出城,飞步急赶,要在他之前察看情形动静。

  而姜步虚,却是从容不迫大摇大摆就道的,脚程慢了两三倍。

  过了五里集,劈面碰上匆匆返城的第一批人,是由昊天一剑与刀过无情领队,除了

流星剑与神镖客之外,还有三位侠义道中颇有名气的大人物。

  七个人中,竞有两人名列风云十杰,实力极为雄厚,想向他们寻仇的人,真得考虑

考虑后果。

  冤家路窄,偏偏碰上了他们要找而不敢找的姜步虚。

  没有四海游龙与孟姑娘同行,这两位豪杰的胆气大打折扣,因为四海游龙是唯一敢

和姜步虚拼老命的人。

  官道宽阔平坦,视界可及三里外,老远便可看清对面的来人是谁。

  他们不想示弱回避,每个人心中各怀鬼胎,谁愿意装孬种提出回避的意见?因此大

家都不提.只好硬着头皮等候变化。

  其实,人多胆气就壮,七比一,刀过无情的冷焰宝刀,吴天一剑的松纹古定剑也是

名剑,都可以和任何高手名宿放手一拼。

  刀剑联手更是无可克当,因此心中虽然有点虚,但并不害怕。

  姜步虚也看清他们了,脚下丝毫不变,泰然自若相迎,青衫飘飘步履安样,赤手空

拳面对七位佩刀带剑的高手,他夷然无惧,神色反而更从容。

  双方逐渐接近,气氛紧张。

  “妙极了,不是冤家不聚头。”他远在廿步外,便以震耳的嗓音大声说:“柏家的

宅院厅多房众,在下又没有内线,晚上去找你们,真有如在高梁地里抓兔子,白忙一场。

城外是拼死活的好地方,你们来得好,真好!”

  行动可以表现勇气和信心,他的表现给予七位仁兄的心理威胁颇为沉重。

  反之,七位仁兄不得不保持自尊,硬着头皮上,神色上就输了第一步棋。

  官道上旅客三五成群,谁肯示弱丢人现眼?

  终于,面面相对了。

  “老夫正要找你!”昊天一剑冷静地上前打交道:“你也来得好。”

  “当然好,我这人甚少病痛,好得很。”他流里流气地说:“可是,那位刀过无情

孙大豪杰,似乎不太好,表示挨了揍的黑眼圈,十天半月消不了。

  打起精神来,别怕,我又不会咬你,为何躲在后面畏畏缩缩,不敢挺身来向我报一

掌一脚之仇?”

  刀过无情实在受不了,钢牙一咬,大踏步上,与昊天一剑并肩一站。

  “姜步虚,不要嘴上缺德!”昊天一剑强忍怒火:“昨晚你杀了咱们三位朋友,太

过份了。柏老弟虐待你,你并没受到致命的伤害,下毒手杀人报复,天地不容,你……

你……”

  “我严重抗议你这种血口喷人的指控,你简直就是一个生了一张脏嘴的王八鸭婆!”

  姜步虚愤怒地破口继续大骂:“老天爷!你怎么会成为受人尊敬的风云十杰的?要

不是天下的人瞎了眼,就是武林无人。

  说年岁吧!你也活了一大把年纪,毕竟你是一个成名人物,你说的话,每一个字都

要负责的,可不能信口开河,像龟公鸨婆在教坊妓院里一样胡说八道。昨晚一整夜,我

都在柏家游荡,你说我杀了你们三个朋友,拿证据来!”

  “你……”昊天一剑脸红耳赤,下不了台,至少迄今为止,没有人敢把风云十杰骂

得如此恶毒。

  “你们这些可怜虫,用得着我鬼神愁下毒手屠杀?真要杀,昨晚刀过无情这老混蛋,

铁打的脑袋也会破裂,肚子会变成一锅烂肉汤,那有机会亮着黑眼圈,一脸欠揍相在外

丢人现眼?”

  刀过无情毕竟是武功高超的行家,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

  昨晚姜步虚假使存心要他的命,眉心的那一拳只要再增半分劲,即使脑袋不破,双

目也将爆出眶外黑白一齐流,废定了,比丢了鼻子的阴豹更惨。

  “你这小狗狡猾阴毒,偷鸡摸狗打滥仗,你配在老夫面前说此大话?”刀过无情嘴

上不服输,嗓门虽大,脸色却时白时红,徐徐拔刀:“胜得了老夫的刀,再吹牛还来得

及。”

  姜步虚顺手折了一根从头顶上空垂下的柳枝,粗仅如拇指,长约三尺,道:“你以

为手中有一把还算锋利的刀,就以为很了不起吗?

  你出来,别站在人堆里穷嚷嚷表示英雄,我反对杀人,却不反对你用宝刀把我大解

八块;你的刀号称无情,刀本身的杀气极为凛冽,加上你杀人的纯熟精妙技巧,杀掉我

算我命该如此,我的亲朋好友,决不会出面指责你天地不容,上吧!”

  刀过无情怎能不出来?

  一声龙吟刀啸,晶芒刺目的冷焰宝刀完全拔出。迈出五、六步立下门户,

  刀光耀目,刀气慑人,阴森的杀气在空间汹涌弥漫,似乎烈日也突然消失了势力,

一代风云豪杰的气势,也有慑人心魄的威力。

  “你要用柳枝接老夫的刀?”刀过无情阴森森地问,刀势已将姜步虚控制在威力圈

内。

  “有什么不对吗?你怕柳枝?”姜步虚轻拂着柳枝,柳叶簌簌而动。

  “要刀剑吗?”

  “不必。”

  “这可是你自找的。”

  “是呀!咱们都是成年的人,有分辨是非的能力,所做的事都必须负责,包括用柳

枝挡剑,或者与阎王爷过招,都可以算是自找的。少废话,我要进招了。”

  “你随时都可以进招……”

  人影一闪即至,柳枝临头,数十张柳叶簌簌抖动,传出飒飒的风声。

  刀过无情大怒,这岂不是儿戏吗?一声喝叱,一刀斜削临头的柳枝。

  刀过无声,光芒一闪之下,柳枝立折断掉尺余,刀太快太利,吹毛可断,柳枝那堪

一击?

  可是,数十张柳叶,似乎就在刀过枝折的同一瞬间,脱离了柳枝,似乎每一张柳叶

都是枯叶,枝一震便同时脱枝飘落。

  不是飘落,而是像铁弹般弹落,每张柳叶都成了铁弹,也像名家所发的柳叶力,劲

道十足地向刀过无情弹落,向头胸疾下。

  刀过无情怎知会发生这种不可思议的变化?毫无应变的机会,柳叶弹落,有如雨打

残荷,击中身躯与护体神功接触,如金石交击。

  “哎……”这位风云豪杰吃足了苦头,双目难睁,痛楚如浪涛般的光临,狂舞着宝

刀急急后退。

  右手腕一麻,挥舞着护身的宝刀失手坠地。

  刚忍痛睁开朦胧的双目,想察看刀是如何被打落的,铁掌如刀,巨拳如千斤巨锤,

已经暴雨似的光临身躯,拳拳着肉掌掌及体。

  一声哀叫,刀过无情扭曲着摔跌出丈外,发出可怕的呻吟,痛苦地挣扎难起,口角

溢血,鼻血也注流,像是被击中的垂死猛兽。

  电光石火似的瞬间接触,任何人也来不及插手。

  “我要一个个摆平你们,决不宽恕!”姜步虚一脚将冷焰宝刀踢飞出三丈外的水沟,

轻拂着光秃秃的尺余长柳枝:“先打个半死,再卸下身上一些零碎留作纪念,看你们尔

后是英雄呢?抑或是狗熊。谁是下一个接受惩罚的人?站出来!”

  大名鼎鼎的刀过无情,用宝刀斗柳枝,一照面便丢刀挨揍,一下子就倒了,口鼻流

血,挣扎难起,没有人会相信,却事实俱在。

  流星剑胆都快要吓破了。扭头狂奔逃命。

  神镖客胆气壮些,抖手便是三枚追魂透风镖。

  姜步虚身形乍隐乍现,似是从三枚追魂透风镖的窄小空隙中钻过去的,在神镖客的

面前乍现。

  “劈啪!”耳光声清脆,神镖客仰面便倒,口鼻立即流血,乌天黑地翻转身,手脚

并用向路侧爬,一不小心,滚落两尺深没有水的沟底。

  流星剑只逃出十步,柳枝像钢鞭抽上了双肩、背部、腰臀,一鞭一条痕,痛入骨髓,

一声狂叫,脚下失闪,一头栽入一堆马粪中。

  昊天一剑大骇,转身飞掠而走,要与第二批人会合,希望伏魔剑客能对付得了姜步

虚。

  其他的人逃得更快,这些可敬的英雄豪杰知道大事不妙,逃的速度空前绝后,不逃

才是一等一的大笨瓜,为首的人逃,他们还能留下来等死?

  “你们逃得了?站住!”姜步虚飞步急赶,喊叫声震耳慾聋。

  当然不会有大傻瓜站住,反而逃得更快。

  他突然哼了一声,向右一窜,消失在路右的树林内,形影俱消。

  逃的人无暇回头察看,回头必定慢了一两步,拼命向前逃,不管姜步虚是否追来。

      ※        ※         ※

  官道半途向东岔出一条小径,穿越牧泽与逍遥宫故址,可抵小南门,是住在小南门

的旅客,走南下大官道的捷径。

  柏家在小南门内,往来十里庄皆走这条小路。伏魔剑客第二批人,从这条小路来,

也从这条路回去。

  昊天一剑是第一批的人,却走的是大南门大官道,半途碰上了姜步虚,走了霉运。

  七个人,被击倒了三个,其中包括武功最高深的刀过无情。

  跟着昊天一剑逃命的三个人,都是侠义道的成名人物,速度居然不比昊天一剑慢,

逃命的人通常要比平时的速度快些。

  四个人只顾逃命,希望与第二批人会合,却不知伏魔剑客一批人已抄捷径走了。

  逃得太急,忽略了前面路两侧的可疑微候。

  —追赶的姜步虚却留了心,看出警兆。

  这四个家伙不逃散,反而向来路逃,不合情理,因此他早已留心前面的徽候,一发

现警兆,便先一步窜入路旁的树林。

  昊天一剑逃了两里地,却不见伏魔剑客一群人,不管三七二十一,拼命飞奔,不久,

十里亭在望。

  路右的树林荒野,一群有心人跟来了,越野而走隐起身形,保持同样快的脚程,紧

楔不舍。

  越野当然比沿官道狂奔慢,想追及不是易事。

  螳螂捕蝉,不知黄雀在后。

  路旁潜伏着天涯怪乞师徒,远远地留意小魔女激斗孟姑娘。

  师徒俩并不怎么担心小魔女的安全,九天飞魔的轻功傲视武林,小魔女不但尽获真

传,甚至大有青出于蓝的境界。

  因为小魔女的身材娇小,所以显得更轻灵一两分,只要小魔女存心脱身,孟姑娘与

四海游龙只能白瞪眼,决难把她留瞎。

  可是,师徒俩却发现昊天一剑四个人,沿官道狂奔而至,大事不妙。

  多了四个高手名宿,小魔女脱不了身啦!

  催促小魔女脱身的敬哨发出,师徒立即穿林重返不远处的十里亭,准备随时策应小

魔女撤走。

  小魔女不是无法撤走,而是不甘心撤走,孟姑娘的剑术比她神奥不了多少,剑上的

内劲她却深厚一分半分,双方各有所长,胜负末分岂肯撤走?

  四海游龙已听出天涯怪乞的啸声,循声远眺,看到了狂奔而来的吴天一剑四个人。

  等四人接近老花子藏身的树林不远处,立即发出一声长啸。

  “白前辈,搜路东的树林。”四海游龙啸毕,舌绽春雷大叫。

  昊天一剑看到宝蓝色的身影,心中一宽。

  老剑客心中明白,四海游龙身怀不可测的奇学,对付姜步虚,四海游龙比伏魔剑客

更靠得住些。

  虽然四海游龙从来就没赢过姜步虚,吃亏在暴躁粗心和鲁莽上,姜步虚只在小技巧

上占了便宜而已,硬拼死缠,还不知鹿死谁手,至少可以挡住姜步虚,其他的人必要时

可以一拥而上,稳占上风。

  老剑客本来对四海游龙深怀戒心,尽可能与这位狂妄的年轻人保持距离,但今天情

势恶劣,事急且相随,不得不破除成见和衷共济了。

  百忙中扭头回顾,看到跟来的三位同伴,不见姜步虚追来,心中大定,脚下一慢。

  老剑客气喘如牛,不便高叫,向路有的树林一指,意思是问四海游龙,树林内有古

怪?

  “天涯怪乞师徒躲在林子里。”四海游龙会意,进一步加以解释。

  昊天一剑那将天涯怪乞放在眼下,拒绝入林搜寻。

  “姜步虚快来了……”老剑客向来路一指,强抑气息高叫。

  “老花子碍事。”四海游龙大叫:“姜步虚让我收拾他,让他来!”

  昊天一剑想想也对,正好乘机脱身,让四海游龙与姜步虚打交道,向同伴一打手式,

向林中一钻,老花子算得了什么?毫无顾忌地向里搜。

  搜了百十步方圆,那有老花子的踪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蛟索缚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