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索缚龙》

第11章

作者:云中岳

显然有某种传音的奇异人或物,正向她传递某种讯息,与传音入密或千里传音完全不同;是一种她感受得到却完全不明所以的传音怪技。

她有点毛骨惊然,本能地想:是鬼所发的异声?趋吉辟凶,是人或兽的本能。

对不明原因的不可思议现象,大多数人都会产生恐惧感,恐惧就会使人本能地逃避,除非之这有极为强烈的好奇心和自信心。

绝大多数的人都怕鬼,她也不例外,蓦地向右飞射三丈外,再一跃便上了官道。

“林子里真有鬼!”她大叫,向北急走。

她一走动,潜伏的人便沉不住气了,认为她要逃走,不能眼看她脱身啦!

潜伏的人,并不知道她是昊天一剑那些人的仇敌。

一声鬼啸,幻影依稀,似逸电,如流光,反正一眨眼间,前面十徐步外路左的林子里,逸出一个淡影,在官道中间幻现,劈面拦住了。

亭外的昊天一剑目力超人,幻现的人清晰人目。

“慾魔韦武!”老剑客脱口惊呼:“果然是妖魔鬼怪,我没看走眼!”

那是一个发如飞蓬,狰狞如鬼,穿了一袭宽大青灰色长衫,左手挟了二把两尺两寸铁怪手的人。

年约半百上下,脸色青灰,双目似乎有绿芒闪烁,即使是大白天,突然现身,真会令人心胆俱寒,以为鬼魅白日幻形。

人影接二连三电掠而出,一个比一个狰狞的人,出现在亭侧,与吴天一剑六个人相距三丈左右,面面相对不住阴笑。

“你们几条小鱼,不值得咱们动手收拾。”那位红光满面,连一双怪眼也反射出红光的人,用刺耳的嗓音说:“白云深,你猜中了,咱们要等你的人赶到,再一网打尽!”

看长相,便知这人是四大残毒之首,血妖鲁雄,所佩的刀也是一色红,红鞘红靶红绸吹风。

这把刀,与刀过无情的冷焰刀同为天下名刀之一,性质相,反,称为血焰刀。

刀本身不可能发生冷焰或血焰,而是注入所练的内劲阴阳性质有异,加上有意渲染的外形而惑人,便成为该刀的注册商标了。

“姓白的,那个小辈是什么人?”另一位三角眼吊客眉,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的厉鬼苗光,伸手指指高坐在亭栏上的四海游龙:“这小辈说的话,也有几分道理,先把你们这几条小鱼吃掉、再等候吃赶来的大鱼,的确省劲省事。所以,咱们只好出来了。”

一声长笑,四海游龙跳下亭栏,迈步上前双手叉腰昂然屹立。

他人如临风玉树,与五个鬼怪似的人物一比,在气势上就超人一等。

他鄙夷的目光,在五个狰狞人物上打转。

“你们还有一个没现身。”他趾高气昂地说:“你们真是所谓的四大残毒吗?啧啧啧!原以为你们全是些三头六臂,一口可吞下三五个人的诸天魔王呢!原来却是这么几个狗都不吃的杂碎,果真是传闻不可尽信。”

几句刻薄伤人的话,把五个凶残恶毒的人,激怒得咬牙切;齿,昊天一剑几个人则心中叫苦直冒冷汗,这岂不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吗?

第五个人最高最瘦也最丑,竹竿似的两条腿向前一跳,像传说中的僵尸走路,一跳便到了四海游龙面前,相距不足八尺。

四海游龙纹风不动,叉腰而立如狱峙洲亭。

行家一眼便可看出,两人表面沉静,其实皆已神功默运,并腿前跳便已表示浑身已潜劲待发。

“活行尸冷寒!”昊天一剑吃惊地脱口叫。

极少在昼间现身的恶毒七大畸形人之一,令人毛骨悚然,闻名丧胆的杀人魔王。

“你!我要你死!”活行尸死板板阴侧侧的怪嗓音,真有入耳生寒的魔力。

“是吗?哈哈哈……”四海游龙却豪笑震耳:“证明给我看好不好?我总不能凭你一句话,叫我死我就自己死,是吗?”

“你就死吧!”

大袖一挥,风雷乍起,强烈的寒涛涌发,蓦地阴雷殷殷,走石飞沙。

四海游龙虎目中杀机怒涌,双手急剧地吞吐拂揉,马步沉实,屹立在走石飞沙中,激旋的气流在他身外形成猛烈的涡流,爆发的寒涛一波一波向外迸散。

三袖、五袖……风雷更骤,寒涛连续爆发。

昊天一剑五个人,变色急退,退入十里亭,整座巨亭像在狂风中摇撼,在风沙中震颤,声势之雄壮,动魄惊心,似乎到了阴曹地府。

“去你的什么东西!”风雷殷殷中,传出四海游龙震聋起聩的怒吼。

殷殷风雷骤变,寒涛爆发的涡流狂猛地外进。

风雷声猛烈三倍,成为霹雷乍雷。乍雷三震,似在同一瞬间爆响。

灰影倒飞而起,活行尸的惊叫声慑人心魄,倒震出三丈外,这才缓下飞势,后空翻一匝臀部着地。

一声撕裂人心的鬼号声再次传出,活行尸的身影,已远在三丈外,发疯似的冲人树林,枝叶摇摇,逐渐去远。

而在第一声鬼号传出时,血妖四个人,已大惊失色,不约而同先一刹那急退,然后随在活行尸左右,惊骇地逃入树林。

风消沙止,尘埃渐散。

孟姑娘出现在四海游龙身侧,仗剑替他护法。

他浑身汗水,雾气蒸腾,双目半闭,呼吸深长,脸色红潮徐徐敛去。

亭中的昊天一剑目定口呆,心中暗叫侥幸。

这才是四海游的真才实学,在碰上强敌猛袭时,突然以雷霆万钩的声势反击,石破天惊。

由于活行尸的袖功,激发出猛烈的风雷寒涛连续进爆,见多认广的昊天一剑,居然无法看出后续更强烈三倍的雷电霹雷,究竟是两人续发奇功所造成的现象则抑或是四海游龙单独发出的奇学所形成的声势?

风沙挡住了视线,老剑客其实没看到四海游龙出招。

总之,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神功绝学作致命一击的可怕拼搏,确是不争的事实。

四海游龙终于呼出了一口长气,全身徐徐松弛,呈现疲态的虎目完全张开,脸上的汗水也干了。

“永泰,你……你感到怎……怎样了?”在旁仗剑戒备的孟、姑娘隆然问,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还好,谢谢你的关心。”他握住姑娘的手,示意收剑:“念慈,记住,下次碰上这活行尸,切记不可让他有充裕的时间行功,他的阴煞大潜能已有九成火候,可伤人于两丈左右,僵尸功火候也有八成,宝刀宝剑如果没有精纯内功御使,也难以伤他……”

“可……可是,我们不能偷袭暗算……”

“那就由我来对付他,你一定要避免和他交手。”

昊天一剑匆匆出亭,脸色仍然不正常。

“蔡老弟,咱们走吧!必须防更可怕的魔头赶来。”昊天一剑徐悸犹存:“要不是你击败了活行尸,吓坏了四大残毒,他们如果一拥而上,咱们……”

“我如果不是担心他们一拥而上留了后劲,活行尸那有命在?哼!”四海游龙挽了孟姑娘举步:“白前辈,他们还有些什么更高明的人物?”

“回去再说,伏魔剑客贺老,知道的消息要详尽些,让他说以便老弟在心理上有所准备。”

六人脚下一紧,急急向府城赶。

四大残毒确有七个人,另两人不在现场。

小魔女当然知道凶名昭彰的四大残毒,对慾魔韦武更怀有强烈的戒心,因为这凶魔酷好女色,是有名的美女鉴赏家兼收藏家。

根据传闻,慾魔在天下各地,建有连他自己也记不清的享乐秘窟,每一秘窟都藏有绝色美女。

行脚天下期间,白天在秘窟大享艳福,由爪牙在外面活动,夜间出去为可观的花红杀人,作案时碰上绝色美女,必定带走送人秘窟婬辱。

因此,四大残毒中,慾魔韦武是唯一留活口的人,留的活口仅限于绝色美女。

至于这些活口美女的结果和下场,可就没有人知道了。

“你走不了,小美人,哈哈哈……”慾魔拦住去路得意地狂笑道:“许久没有碰上像你这般超凡的美女了,含苞待放,灵慧脱俗,好,真好,你一定认识我,我却不知道你,贵姓芳名呀?”

小魔女自以为轻功超凡,岂知看到老魔现身的速度,不由心中暗慎,暗叫不妙。

她老爹号称飞魔,当然并不能真的飞上九天,而慾魔韦武的身法,似乎并不比她的老爹差。

慾魔的年纪,与她老爹不相上下,名头也不相上下,轻功也不相上下。

但论凶残恶毒与慑人的声威,她老爹却差远了,她老爹那能与一个血腥杀手相提并论?虽则她老爹绰号也称魔,此魔与彼魔是完全不同的。

“你说我走不了,我却不信。”她稳定心神,打主意利用智慧脱身。

人的名,树的影;被四大残毒的声威所慑,她在心理上就缺乏信心和安全感。

“你必须相信,小美人……”

她右脚一挑,尘埃飞扬向老魔激射,身形借一挑之力,跃出路东飞掠而去。

身后,狂笑声如在耳后。

脚一沾地,侧翻腾飞两丈,升至顶点再前空翻折向着地,再斜升飞跃,真像怒鹰冲天而起。

“好美妙的八禽翱翔身法,我知道你的底细了!”身侧传出慾魔的喝采声。

她大吃一惊,从落侧窜三丈外。

她以为慾魔的轻功比她高明,一定自始至终紧随在她身后追逐。

其实她不够冷静,由于心中早虚,胆气沉落,只顾逃走,完全忽略了情势的变化。

慾魔始终没能紧迫追逐她,只用控制自如的御音术,以语音跟随她移动而已。

几个起落飞腾;事实上她已远离官道,进入路东的荒野,足有百步以上了。

她心中一定,脚下不敢不停顿,拔剑拉开马步,逃不掉只好拼,作最坏的打算。

这里,已经看不见十里亭了。

这一心虚停顿,慾魔已找住机会近身了。

“不要枉费心机了,哈哈!”慾魔狞笑,迫近至八尺内随时皆可出手:“九天飞魔是你的什么人?”

她终于醒悟,慾魔根本没有她灵活,并不能如影随形跟牢她。

“那是我爹。”她镇定地说:“你讲不讲理?”

“讲理?理很难讲,小美人。”慾魔得意扬扬,眼中*火涌升:“四大残毒从不与人讲理、这世间有理讲不清,不如不讲,小美人,跟着我,我保证善待你,我会给你任何女人所喜爱的东西,我会……”

“闭嘴!你……”

“哈哈哈哈!首先,你得学乖,那就是在我面前,你必须永远表示唯命是从……”

两人抢着说话,她抓住好机会侧射三丈,急剧地连续五折向,最后发现老魔两次追错了方向,已被她摆脱出五六丈外了。

正想用全力飞逃,老魔休想拉近这五六丈距离,无奈她何了。

“要活的!”远处的老慾魔急叫。

她刚作势纵出,突觉气机一室,真气泄散,双腿一软,踉跄两步摇摇慾倒,眼前星斗满天。

她这才发觉,手脚已不听指挥,长剑脱手掉落脚下的草丛。

前面两丈左右,一个戴了鬼面具,头上戴了遮阳帽,穿了一袭黑中泛灰的宽大长衫,佩了装饰华丽长剑,身材不高不男不女的人。

“在我太真玄女有效控制下的人,想不活也无此可能。”这人的女性嗓音十分的悦耳。

她心中叫苦,完全绝望了,身形一晃,跌翻在地。

南海妖女、慾海婬娃、蓬莱宫一代妖姬太真玄女,正是慾魔的无数姘头之一,也是天下十大迷香宗师之一。

只有练成不需呼吸奇功的人,才不怕这位慾海婬娃。

这位专门罗致俊男美女的南海女妖,训练了一群男女弟子为祸江湖,凡是家有佳子女的各门各道人士,包括最凶狠的豪霸,皆对这位慾海婬娃怀有强烈的戒心。

通常,这妖女独自行走时,不带男女随从示威,白天便戴上鬼面具掩去本来面目,穿着黑或青灰色宽大长衫,与道袍相差无几。

太真玄女,一听便知是女冠一流人物。

“谢啦!太真,我以为你跟不上呢!这小美人的轻功,似乎已获她老爹九天飞魔的真传,没有你,真会被她飞掉呢!”慾窿大踏步走近,道:“许久没遇上这种有根基的灵秀小美人……”

“我要。”太真玄女伸手虚拦要俯身擒人的慾魔,语气坚决肯定不容误解:“我比你更需要有根基的俊男美女,反正日后会给你的,不要和我争。”

“太真……”

“我是当真的。”

“好吧好吧!”慾魔苦笑道:“但你得保证,在我享受她之前,不许你的人沾她,你保证?”

“唷!你威胁我吗?”太真玄女娇滴滴的语调中,含有强烈的反抗意味。

“喝!你给我来这一手?”慾魔狞笑。

“因为你要求保证就是威胁,你知道我是一个对威胁有反感的人。”

“好了好了,咱们犯不着伤了和气。”慾魔心不甘情不愿地让步:“你能对付得了她老爹九天飞魔吗?那家伙难缠得很呢!开封的侠义道混蛋,就不敢公然找他算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蛟索缚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