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索缚龙》

第13章

作者:云中岳

小径沿途栽了柳树,而且形成绕村的柳林,不但是风水林,也是有效的防火林。

郊野杂林野草丛生,田野不论麦子或高梁,天旱时一起火,势如燎原不可收拾,必定没及村落。

但有了外围的柳林,火势就会被柳林所阻而中断,村落可保安全,那些饱含水份,而不含油脂的柳树,只会冒烟而难以起火燃烧。

柳树也难以隐身,细条枝叶不能提供隐蔽,她站在小路旁的柳树下,老远便被对方看到了。

小魔女也看清了对方,心中的愤怒减弱了些。

是天下四凶之一的一见魂飞百里飞、狼狈为姦的无我人妖陈忠礼、花花太岁阳起风、云雨神宫宫主巫山神女、无双秀士王士秀、以及大名鼎鼎的荡妇桃花仙史,六个男女脚下甚快,沿小径快步而来。

不是侠义群雄,凶魔们赶尽杀绝理所当然,因此她先前的愤怒减了许多。

她一点也不在乎这些凶魔,怕的是侠义群雄中的七仙九菩萨。

假使她知道这几个凶魔,曾经打她老爹九天飞魔的主意,曾经与她老爹较量过,就不会掉以轻心了。

可是,她并不知道那天她老爹曾经到十里庄找她。

她更不知道一见魂飞四个凶魔,追不上她老爹之后,转而在她身上转恶毒的念头。

心中一宽,这六个凶魔对她不构成威胁,举目向北眺望,大白杨树下的八个青衫客,已分为数处,悠闲地相互交谈。

相距两里地,居高临下,应该可以看到村外走动的人,但八个青衫客,似乎一点也不介意。

一见魂飞武功与名头,在六个人中首屈一指,因此神气地走在前面,真有司令人的气概。

远在百十步外,六双怪眼早已投注在她身上了。

她真应该走避的,至少也该将这些人往村郊引,人多势众,她还没有以一比六的能耐。

她不能示怯走避,她的心还留在姜步虚身边呢!

村西,又传出犬吠声。

即使轻功已修至化境的超凡高手,想经过村落而不引起犬吠,那是不可能的事,地行仙恐怕也难办到。

这表示后续有人,群魔分批涌到。

一见魂飞六男女,眼中有怪怪的神情流露,相距十余步,便相互打手式传递信号,终于在三丈外止步,六个人脸上都没有明显的敌意。

“小魔女,你在搞什么鬼,弄什么玄虚?”无我人妖首先邪笑着问:“你老爹满城乱跑找你,你却跑到城外鬼鬼祟崇出没,是串通好了愚弄人吗?到底玩弄些什么阴谋诡计?”

她心中一宽,原来这些凶魔不是冲她而来的,也不是冲姜步虚而来,不然他们早该进村了。

“看热闹。”她心中一动,信手向北面两里外的大白杨一指:“怎么啦?犯忌啦?”

“哼!这里的事,看热闹犯了大忌。”一见魂飞脸色一沉,语气中充满凶兆:“管不该管的事,有如自掘坟墓,你说,你老爹已经偷偷地来了?”

“家父一代魔道至尊、那有闲工夫管你们的事?”她不屑地撇撇嘴:“就算他老人家要管,她不会偷偷地来去。”

“你丘家的人,最好置身事外。喂!老夫有件事问你。”一见魂飞神色不再冷厉,甚至有了笑意,是属于黄鼠狼向鸡拜年那种笑。

“本姑娘该回答吗?”

“事关难解的仇恨,你最好回答。”

“你问什么?”

“从慾魔和太真玄女手中,救走你的人是谁?是你老爹吗?”

“要是家父,那两个狗都不吃的东西,那有命在?我爹不宰掉他们才怪!”她得意地说。

“说的也是,你老爹其实除了轻功稍过得去之外,不论武技内功,都比四大残毒差那么一分半分,绝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把你轻易地救走,是谁?”

“你管他是谁?”

“小魔女,早晚你会说的。”一见魂飞阴笑,向同伴打出走的手式:“慾魔与太真玄女绝不会放过你的,必须小心提防,回头见。”

六个人同时举步,鱼贯沿小径向北走。

一声娇笑,小魔女突然向侧方飞射三丈外。

同一瞬间,六个凶魔同时飞扑而上,成一列扑出,两端最快,意在包抄。

一扑落空,六个老江湖居然估计错误。

“我早就知道你们不要脸。”小魔女再退两丈,破口大骂:“一群毫无高手名宿风度的狗男女,眉来眼去一肚子坏水,只会偷鸡模狗玩弄阴谋诡计,瞒得了本魔女的法眼?

为保持你们的前辈声誉名头,敢不敢与本魔女一比一公平决斗?百里老狗,我向你单挑。”

眼前没有旁人作证,六比一,那有公平单挑的机会?她说的是废话。

偏偏有人证明她说的不是废话,小径人影电射而来。

“我这里有五个人,正好一比一单挑。”四海游龙震耳的嗓音传到:“咱们都是成名人物,公平决斗谁死谁倒霉。”

五个人:四海游龙、孟念慈姑娘、许门主移山倒海、吴天一剑、妙手海平。

上次在大街上,一见魂飞用调虎离山计,引走四海游龙,这时仇人相见,份外眼红,,五个人电射而来,冲势狂野。

“你是我的!”四海游龙最先到达大叫,身为前辈的昊天一剑,整整落后了十二步。

大叫声中,无畏地挥剑猛扑一见魂飞,根本没将老魔左近的五同伴放在眼下。

一见魂飞右侧的无我人妖勃然大怒,一声怒dl,斜刺里截出,左大袖一挥,拂云袖风雷骤发,右手一抄,霸道的龙爪功随袖虚空抓出。

“该死!”狂冲的四海游龙怒吼,快速的身形一顿,身形半转,剑发漫天电虹进射,剑气进爆势如崩山,强行锲入袖风爪影内。

嗤嗤两声裂帛响,无我人袄的左大袖断裂而飞,身形急向侧方暴退,右手几乎被剑触及手爪。

龙爪功可以硬抓刀剑,但却在四海游龙的剑尖前几乎断指。

昊天一剑恰好到达,剑已在手却不愿乖机攻出。

“你本来就有断袖之癖,这可名实相符啦!”老剑客嘴上缺德,在旁扬剑狞笑:“不服气就拔剑上,老夫不想乘人之危占你的便宜,老夫不好此道。”

幸好孟姑娘远在三四丈外,找上了桃花仙史,没留意这一面的变化。

一个老前辈,在好友的女儿面前说这种话,老脸往那儿放?可知这位老剑客的德性如何了。

四海游龙一剑震挥人妖,豪勇地重新扑向一见魂飞,霸气十足,气吞河。

一见魂飞真有魂飞魄散的感觉,上次他引走四海游龙,并非出于甘心情愿,而是交手时吃了亏,不得不溜走的。

尤其是近身发射,发则必中的三颗铁蒺藜,射中四海游龙的胸腹,不但伤不了毫发,反而被震落劳而无功,总算知道这条龙身怀绝技可怕极了。

无我人妖乘隙发起攻击,一见魂飞便知道要糟,但已来不及策应,也没料到无我人妖一照面就当堂出彩,一看四海游龙狂野地冲来,只感到心胆俱寒。

“撤!”老凶魔狂急地下令,飞掠而去。

“我不信你还能逃得了。”四海游龙怒叫,剑隐肘后无所畏惧地穷追。

上次在城里追逐,被老凶魔逃掉,心里一直不痛快,这次在郊外,看老凶魔要往那儿逃。

一见魂飞像是人精,怎会笨得落荒而逃?折向全力飞掠,奔向房舍凌乱的小村。

“穷冠莫追:“昊天一剑急叫:“妖妇的迷香厉害,村中房舍参差易受暗算。”

所有男女凶魔,皆不约而同往村里逃。

双方都是高手名宿,武功修为相差有限,利用房屋隐身偷袭暗算,追的人失败的机会多一倍,所以说穷寇莫追。

四海游龙心中有数,不得不恨恨地停止追赶,向凶魔们的背影大声咒骂,以消心中的怨气。

小魔女聪明刁钻,也往茂草中一钻,这些人是冲姜步虚而来的,她必须将这些人引开。

透过草隙向北望,白杨树下的八位青衫客,正好奇地向下面观望,但并无离开前来察看的打算。

“这些人到底是何来路?”她心中自问:“也许,与一见魂飞这些凶魔有关。”

她发现四海游龙五个人,正越野而走,去向正是坡顶的大白杨树。

“也许,我该去看看。”她想。

接着,她陡然失惊。

六个凶魔躲入村落,姜步虚也在村内。

“糟!”她失声惊叫,向村边的农舍狂奔。

强敌不追,六个凶魔心中大定,重新聚集在村边,目送四海游龙五个人扬长而去。

“咱们要不要前往助威?”花花太岁迟疑地问:“显然,伏魔剑客那些人,已经闻风赶来捣乱了。”

“不前往行吗?”一见魂飞向两里外的白杨树林张望:“咱们都是摇旗呐喊的人,份量只有那么重,如不前往听候差遣,日后那有好日子过?”

“是呀!尤其是我们这些刚加入的人,处境更恶劣。”桃花仙史美丽的面庞,出现无可奈何的神情:“当初我们伙同点龙一笔,绑架许门主的女儿,向那些浪得虚名的侠义道狗熊,报复华山受挫的耻辱,那曾想到涉入风云会在开封的事?

情势不由人,咱们不得不接受你们的驱策,你百里老哥的名头威望,比咱们几个人高得多,在风云会的地位,似乎也高不了多少,违抗差遣日后没有好日子过,我们岂不更惨?走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咱们认啦:“

这位大名鼎鼎的荡妇,还真有女光棍的气概。

江湖十豪强与天下四凶这些人,固然威震江湖名号响亮,但比起四大残毒和七大畸形人一类超凡的名宿,份量就差了不少斤两,桃花仙史与无双秀士在一见魂飞面前,也只有唯唯否否的份量。

桃花仙史有意发牢騒,立即引起无我人妖的不快。

“女人,你少给我胡说八道。”无我人妖一照面便被四海游龙削掉衣袖,早己感到脸上无光,乘机找人出气:“要不是你们这群三流货色,鬼撞墙似的恰好在这里寻仇绑架,无端惹起风波.咱们怎会遭遇许多意外麻烦?要是你们不愿接受驱策,可以一走了之呀!”

无双秀士一脸尴尬,拉拉桃花仙史的衣袖,用眼色示意不可再多言,以免多言招祸。

“咱们走得了吗?”无双秀士神情落漠,语调有气无力:“点龙一笔陈老兄,仅表示奔得太累,想休息一天半天,便挨了残怪陈冲两耳光,受到严重警告,不得偷懒,这还是残怪陈冲认为冲同宗份上,揍两耳光从轻发落呢!换了在下不姓陈……”

“很可能被揍得半死。”花花太岁冷冷地说:“眼下执行调度的人是四大残毒,大权在握,直接受会主指挥,有权处理内外事务,惹火了他,谁也没好处。”

“他们四个人,包括活行尸和太真玄女,早些天在十里亭,被四海游龙和救走小魔女的神秘怪人折辱,有气没地方出,咱们可就跟着受气倒霉。”一见魂飞也乘机发牢騒:“算了,王老弟,俗语说:事到头来不自由。既然你们惹了祸,咱们替你承担起来,彼此都有好处,受些委屈,值得的。咦?小魔女她要干什么?”

他们所站立处,正是姜步虚养伤的农舍前晒麦场,可以透过树隙,看清百步外小魔女现身后的一举一动。

小魔女正急急飞掠而采,急如星火。

“她要妄想向咱们再次挑战。”无我人妖咬牙说:“咱们打她的主意,她竟然一而再主动送上门来,可恶!让我好好整治她。”

如果这家伙知道,小魔女敢恶斗四海游龙和孟姑娘,就不敢说这种大话了。

“我来。”巫山神女信心十足地说:“我用云雨香擒她,你们出面方一失手伤了她,在她老爹面前就难以交代了,那老飞魔要发起威来,四大残毒恐怕也奈何不了他。”

他的老伴飘渺仙子尚惜春,更是有名的心狠手辣的雌老虎,只有完整的小魔女,才能逼老魔公母俩就范。”

“我暗助宫主一臂之力。”桃花仙史自告奋勇:“先站在上风,等机会算计她,我的迷香是十大绝品之一,比宫主的云雨香威力差不了多少呢!”

“也好。”巫山神女不敢太过托大。

事实上,桃花仙史的迷香,并不比云雨香差,迷倒人的速度甚至更快更灵光些,同时使用迷香的人,彼此心中有数,尽管口头上谁也不服输。

两人左右一分,列阵相迎。

小魔女眼看六个凶魔全在农舍前现身,心中焦灼自不待言,心中一横,便横定了心,愤怒地冲人晒麦场,立即毫不迟疑地撤剑。

但她总算能控制情绪的冲动,剑一引倏然止步,凤目瞥了并肩分立的两荡妇一眼,警觉地向上风移位。

“给你们十声数滚蛋!”她冷冷地说:“赶快到白杨树林与你们的人会合,不许在村落中生事连累村民,不然本魔女……”

无我人妖正在气头上,大概这辈子从没有人胆敢对他说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蛟索缚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