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索缚龙》

第15章

作者:云中岳

  另外两位走散了的保镖,听到啸声便停止追搜,不再寻找另两位同伴,匆匆向啸声

传来处急赶。

  人都喜欢走容易走的地形,两人沿林缘的矮草区急走,啸声约在三里外,片刻可到,

主子发啸声相召,必须赶快前往会合听候差遣。

  真巧,绕过林的前端,便看到姜步虚的背影出现在甘步外,正脚下踉跄,濒临虚脱

的神态一看便知。

  走在前面的保镖,向同伴打出放轻脚步的手式,伸手向姜步虚的背影一指,随又打

出,悄悄扑上擒人的手式信号,脚下放轻速度加快。

  姜步虚一步一颠,歪歪倒倒向前走。

  两打手则像向蝉接近的螳螂,随时准备挥出可握住猎物的大镰钩,急急接近身后无

声无息。

  三丈、两丈、一丈……姜步虚毫无所觉,大概真力已竭,脚下踏草声浪甚大,耳目

皆已迟纯,不知身后有人接近,不知即将大祸临头。

  到得最近的保镖,急走两步右手伸出了,五指如钩作势抓人,大力鹰爪功是擒人的

最灵光绝技,沾体到手,有如老鹰抓小鸡,手到擒来。

  这瞬间,姜步虚突然止步转身。

  面面相对,几乎撞上了,大铁钩似的五指,距姜步虚的左肩不足半尺。

  “你们才赶过来呀?”姜步虚咧嘴一笑,怪腔怪调:“这比满野找人方便多了,而

且有效,是吗?”

  手急向下扣,五指齐下,保镖反应奇快,先下手为强。

  姜步虚左掌一指,四个指尖指过保镖的右爪脉门,右掌同时挥出,着肉,反击之快,

捷逾闪电。

  噗一声响,铁拳击中眉心。

  这部位不易击中,击中就胜了一大半,保镖连拳头也没看、到,当然不会躲闪。

  “哎……”保镖厉叫,双手掩目踉跄急退,鼻血进流,眼角也有鲜血冒出,这一拳

真可以打掉半条命。

  再伸脚一勾,保镖仰面便倒。

  “轮到你了。”姜步虚向后到的最后一位保镖一指:“我要口供。”

  这位保镖居然沉得住气,毫不惊惶,很可能颇为自负,更可能武功比九杀瘟神、勾

魂无常高明些。

  大喝—声,右掌虚攻一记现龙掌,左手来一招笑指天南,食中两指虚空点出。

  相距丈五左右,可知掌功指力皆可外发伤人于丈五六,算是超凡的火候了,足以跻

身于超等高手之林而无愧色,苦练半甲子也很难达到这种境界。

  姜步虚向下一挫,快要蹲在地上了,强烈的掌风指劲从他头顶掠过,气爆的震波仍

震得头皮发麻,好可怕的掌功指劲,被击中那有命在?

  向前一仆,袖底的蚊筋索电掠而出。

  “翻!”姜步虚的沉叱震耳慾聋。

  他自己也翻,后空翻冲天而起,手中的蛟筋索随他的翻势:抽紧、上缩、收回。

  保镖狂叫一声,也身形飞起,也是后空翻,只是姿势拙劣得很,是被蚊筋索勒住右

脚摔翻的。

  砰然大震,地面似乎也在震动,保镖跌了个手脚朝天,两匝后空翻再重重着地,摔

得天昏地时。

  姜步虚是在原地上空翻腾,也是凌空翻腾两回转,飘落时却不退反进,竟然到了保

镖摔落处,真像一头可任意翻腾的鸥子,完全违反了正常的物理定律。

  一脚将保镖踢得向上蹦,信手抓住发结,将人按倒将头往后扳,压得死紧。

  “扭断脖子痛苦少,扳断脖子保证痛得你死去活来。”姜步虚凶狠地说:“你要扭

还是要扳?说!”

  保镖又不是白痴,敢选扭或扳?扳也是死,谁也不想选死。

  “不……要……”保镖双手伸在头上,按住他抓发结的手,阻止他用劲扳:“有……

有话好……好说,在……在下认……认栽……”

  “你们那两位客卿,招他们的名号。”他沉声说:“不招,扳断你的脖子,绝不容

情。”

  “老……天爷!谁……谁也不知那……那些客卿的底……底细,恐……恐怕除了会

主与……与三位护……护法之外,再也没……没有人知道那些人的来……来历了,他们

足有十人以上,平……平时很少露面。”

  “你说谎!”

  “在下如果说荒,天……天打雷……雷劈,你……你打死我……我也说不出所……

所以然来。”

  这位保留的口供,真的成份有九成以上。

  又是一个不知道的,姜步虚颇感失望。

  “那位与四海游龙交手的老狗,用的是不是天雷掌?”他不死心,继续迫问。

  “在下不……不知道什么叫天雷掌……”

  “你又是不知道,哼!”他手上加了半分劲。

  “哎……不……不要……”保镖惊恐地狂叫“我说的是实情,只……只听说多年前

有一个绿……绿林大王,叫……叫什么雷霆大王尊,会这种叫天雷掌的怪功。”

  “不错。”

  “江湖朋友谁也不愿招……招惹绿林大王,所以真领教过天雷掌的人,我敢打赌,

风云会的老前辈中,绝对找不出一个,你说你会天雷掌,我一定相信,因为我根本不知

道什么叫天雷掌。”

  “去你娘的!”他放手,一脚把惊软了的保镖踢翻,一跃三丈,冉冉而去。

  “救……我……”那位眉心挨了一拳的保镖狂叫:“我的眼………眼睛看……看不

见……了”

      ※        ※         ※

  小魔女不知道姜步虚的用意,还真以为他心怯脱逃。

  本来,江湖人士谁不怕宇内双凶?禁受得起阎王令一击的高手名宿,真数不出几个。

  她芳心大急,也就急起直追。

  凭她的超凡轻功,应该追得最快。

  可是,人群一乱,风云会的人更是漫山遍野涌出,她又不敢冲过人群,怕被缠住脱

不了身,只好往外绕。

  糟了,不但姜步虚失了踪,连活阎罗那庞大的身影也不见了,该往何处追?

  瞎猫是碰不上死老鼠的,她傻了眼。

  白杨坡的群雄,没有热闹好看,也失望地各走各路,到处都有人走动。

  奔下一处草坡,右侧有人急掠而来。

  “小丫头,等一等。”是天涯怪乞师徒:“不可乱跑,风云会布下了不少伏桩,你

如此乱跑危险!”

  “南宫大叔,怎么啦?”她只好止步相候:“伏桩是对付正义锄姦团的,怕什么?”

  “伏魔剑客那些侠义英雄,故意放出风声,引来不少看风色的人,有意捣散风云会

胁迫正义锄姦团姦谋,风云会的狗杂种一定会恼羞成怒,很可能见人就下毒手,你怎能

乱闻?尤其是你……”

  “我又怎么啦?”

  “你和姜步虚一同现身。”

  “是呀!那又……”

  “这几天,你都和他在一起?”

  “是……的……”她红云上颊,也十分得意。

  “你老爹为了找你,快急疯了,眼下还在城里像热锅上的蚂蚁,挤命打听你的消息,

这一来可好,你和姜步虚神气地并肩现身的消息传出……”

  “那又怎样?”

  “你老爹要从急疯,变成气疯了。”

  “这……”她的脸色暗下来了。

  “你……你真是的。”老花子摇头苦笑:“你老爹不许你与那小伙子交往,你却和

小秋子在一起逍遥了几天,那还了得?你老爹不运起九转神魔功,把小伙子打烂才是怪

事,走吧!赶快回城找你娘。”

  “可是……”

  “不要可是,你不希望你老爹,气疯了把小伙子打成肉泥吧?”

  “我……我……”

  “我看得出,你老娘并不反对你和姜步虚交朋友,你最好设法让你娘站在你的这一

边,你老爹心中的火就烧得不怎么旺了。”

  “好嘛好嘛!”她一脸无奈:“但我得先找到他,活阎罗追他……”

  “那小伙子一身奇学,武功深不可测,要你替他担心呀?活阎罗也许真的了不起,

但想追上他要他的命,不啻痴人说梦,无此可能,走吧!可别落在风云会的暗椿手中,

走得愈快愈好。”

  慾速则不达,怕鬼的人,碰上鬼的机会反而多。

  天涯怪乞是江湖怪杰,真才实学并不差,但比起风云十杰与七大超凡高手,那就难

免相形见拙了。

  与宇内双凶和四大残毒相较,老花子也相差了一大截,所以他心中有点忧虑,怕在

途中碰上凶神恶煞,嘴皮子上逞能是一回事,挤老命又是另一回事。

  好不容易找到了至府城的大道,距城还有三五里,路右的树林中,踱出五个狞笑的

人,踱至路中雁翅列阵,劈面拦住了。

  四大残毒,加上一个扮男装戴了面具,看不到脸上表情的太真玄女。

  太真玄女露在面具外的双目,焕射出怨毒阴厉的火花,显然恨透了小魔女。

  慾魔更是羞愤交加,也怨毒交加。

  “可等到你了。”太真玄女狠盯着小魔女,咬着银牙杀气腾腾:“早些天在十里亭,

是谁救走你的?你得从实招来,不然,你将生死两难。”

  “臭花子,你也算一份。”慾魔找上了天涯怪乞:“你这个亦正亦邪的老怪,人人

讨厌的老废物,早些替你除名,日后就会少生是非。”

  “天杀的!似乎你们吃定我天涯怪乞了。”老花子心中叫苦,嘴上却不示弱:“老

花子的名头和武功,虽然比你们差了那么一点点份量,但你们如果想在公平决斗下,替

老花子除名,未免太高抬自己了,你挑我,好吧!老花子就陪你玩玩。”

  打狗棍一领,豪勇地劈面便点,棍风虎虎,竟然破天荒主动向比自己高明的对手枪

攻。

  老花子对强攻兴趣缺缺,善打滥仗,所以称怪。

  老花子反常的举动,反而令慾魔迷惑,向左一闪,拔出铁手却不急于反击。

  “你找死?”慾魔厉声问。

  “就算是吧!”天涯怪乞怪叫,棍一沉,跟踪再次攻击,铁牛耕地走中宫攻下盘。

  “混蛋!”慾魔破口大骂,不闪不避,铁手向下一拂,硬抓到了脚前的打狗棍。

  一声怪叫,老花子收招变招,立即展开狂风暴雨似的册六路巧技打狗棍法,每发一

招一沾即变,八方游走运棍如风,点打挑拨如雨打残荷。

  小魔女却不急于动手,面对威震江湖的太真玄女,她一点也不心怯,任由对方移至

上风有利施放迷香位置,暗中取出一颗丹九放在鼻端磨擦。

  “妖妇,你还是不必知道比较好。”她本来就是嘴上不饶人的刁钻小姑娘,口吻充

满嘲弄味:“你一个与天下七大超凡高手齐名的人,被人打昏却不知道对方是谁,说出

来多丢脸?你敢问,我可不忍心说呢!”

  太真玄女不受激,反而冷静下来了。

  “受到暗算偷击,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阴沟里翻船,并不足奇。”太真玄女已泄

出迷得,等候人倒:“世间十之八九的高手名宿,都有过这种不愉快的经验,我太真玄

女也曾上过多次当,多上一次当不要紧,无损于我的名头声誉。”

  “是吗?那你又何必追根究底?”

  “不甘心呀!小丫头,你的嘴很利很缺德,我会让你知道后果是如何可悲,倒也!

倒……”

  “哎呀!我倒也……”小魔女学对方的腔调,维妙维肖,而且做作夸张地扭扭小腰

肢,摇晃了几下:“路上牛马粪太多,脏死了,我拒绝倒下。”

  她重新站稳了,噗嗤一笑。

  “太真道友,你的解葯被这小魔女夺走了。”血妖在旁点醒发怔的太真玄女:“不

要寄望在迷香上了,拔剑上擒下她。”

  与慾魔游斗的天涯怪乞,向斗人小花子桑小乙打出撤走的手式。

  “小丫头,你老爹找你,你还在这里逗凶魔们玩呀?”老花子一面游走一面向小魔

女示意:“小伙子如果先一步回城,被你老爹碰上,你知道会有些什么后果,谁被摆平

都对你没好处。”

  小魔女心中一震,总算知道事态严重。

  太真玄女飞跃而上,半途拔剑出艄。

  “小泼妇,还我的解葯来!”太真玄女一面扑上一面怒叫。

  残怪陈冲与魔鬼苗光,同时向小乞桑小乙掠去。

  “全留下!”血妖同时急叫,不拔血焰刀,双手箕张,从慾魔的侧方绕出,更助慾

魔堵住天涯怪乞,不许老花子采用游斗术拖延。

  游斗术如果够机警灵活,足以和武功高明一倍的高手名宿,缠斗一两个时辰,甚至

拖上一天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蛟索缚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