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索缚龙》

第24章

作者:云中岳

四海游龙的声威,再次提升至颠峰。

他的轻功非常了得,横行三丈直上五寻轻而易举,直线飞射有若劲矢离弦,穿枝人伏有如飞车。

枝浓叶茂杂草及肩的树林中,绝顶轻功大打折扣,反而没有轻功差劲的人方便,蛇行鼠窜却可派大用场。

加以逃走的人多,想盯牢特定的目标困难重重。

而且,活阎罗逃走的经验与见识,绝不是出道两年的四海游龙所能企及,三追两追,不但活阎罗踪迹已杳,连一些狐犬爪牙也形影俱消。

心高气傲的四海游龙不死心,发疯似的满山穷理,有如盲人瞎马,不知身在何地。

锦屏山的最西端,是一连串向西伸张,起伏坡度甚小的旷野,里面散落着一些贫苦农户的村屋。

古老破败的农舍比贫民窟的房屋更简陋,稍有身分的人不屑在这种地方落脚,却是相当安全,不引人注意的藏匿所在。

风云会就有不少人,在这一带藏匿。

姜步虚昨晚不在六福客栈度宿,无意中逃过一劫。

他在城内城外活动打听消息,找出不少线索,因此出城南行,消失在锦屏山的山林内,跟踪的人白忙了一场,完全失去接触。

那两个具有天雷掌绝学的客卿,是他必慾获得的目标,其他的恩怨是非,他毫不介意,因此对正邪两方的计谋行动不加理会,那不关他的事。

他也打听出侠义群雄暗中积极准备的消息,紫灵丹土与道全法师,也是他的目标,这两个老道的掌功也像是天雷掌。

侠义群雄站明处不难找,所以他并不想操之过急。

风去会站在暗处神出鬼没,得多花工夫寻踪觅迹,务必先把两个客卿找出来,以免夜长梦多。

风云会的首脑人物,就藏匿在锦屏山南乡一带发施号令,潜伏在城内的人只是一些次要人物,他不想在次要人物身上浪费工夫。

大白天,烈日当头,想隐下身形寻找无此可能,必须多花时间逐段慢慢侦查。

侦伺一处农舍许久,直没有发现有可疑的人出外走动,他等得不耐烦,决定放弃另找目标。

刚想离开潜伏侦伺的树丛,东面树林传出簌簌枝叶急动尸。

两个刀剑在手的中年人狂奔而出,向卅步外的农舍飞奔,大汗澈体气喘如牛,狼狈已极。

虚掩的农舍柴门,突然抢出两男一女。

“是这几个三流混蛋,躲得真稳当呢!”他心中暗叫,可找到躲藏的巢穴了。

是花花太岁与巫山神女,另一个是无双秀士。

无双秀士不是三流高手,而是二流,花花太岁与巫山神女,却是一流中的一流高手名宿,甚至已跻身特等之林。

在他的心目中,这些人只配称三流。

“咦?你们怎么啦?”花花太岁急问:“为何如此狼狈?你两个像是见了鬼。”

“见的不是鬼,是龙!”奔得最快的人上气不接下气,但总算咬字清晰。 “胡说八道,什么龙?”

“四海游……龙……”到了晒麦场的人脚下一软,几乎摔倒。

“咱们被他打得落花流水。”后到的人叫:“罗副会主接不下他三招,大家小心,他追来了!”

花花太岁是极为自负的人,但一听副会主活阎罗也接不下三五招,自负不起来啦!

“你们不往会主处撤,怎么把人引来这里?岂有此理。”花:花太岁冒火了:“想把咱们拖在一起倒桅吗?罗副会主呢?”

“人都逃散了,怎知道。”先到的人往柴门走:“口渴得要命,喝口水再说。”

“你说人追来了……”

“可能而已……”

两人的语音末落,远处已冲出有如疯虎的四海游龙。

“我不信你们能上天入地。”四海游龙怒叫如雷,来势如电:“上天入地是龙的能耐。”

躲在另一端的姜步虚,听了个字字入耳,心中暗笑:这条狂妄鲁莽的蹩龙口气不小,怪有趣的。

他觉得,自已对这条蹩龙的好感愈来愈多了。

像个无形质的幽灵,他悄悄向农舍移动。

逃不掉,就必须拼老命。

“布阵擒他,沉着些。”巫山神女是最镇静的人:“事急可以入屋脱身,没有什么好怕的。”

两个逃来的人无法沉着,躲在一旁发抖;

无双秀士的武功,是最差劲的一个,怎敢逞英雄迎接火杂杂无畏地冲来的龙?连剑也不敢拔出,闪在一旁直流冷汗,心中发寒。

花花太岁抽出缚龙索,立下门户严阵以待。

巫山神女背着手避在一旁,含笑俏立像个旁观者,笑容又俏又媚,足以令男人心动神摇,果然不愧称一代尤物,艳名满天下的云雨宫主。

“容不得你撒野!”花花太岁怒吼,缚龙索幻化晶虹,先下手为强,射向狂冲而来的人影。

缚龙索长有四尺,可作长鞭使用,注入内力,可将人的腰一勒两断,抽打时可像钢刀一样将骨肉劈开,可软可硬极为霸道。

这家伙的射天指,是指功中最厉害绝技,由于内功已臻化境,指力可在丈八左右伤人。

当代的武林名家中,能修至这种境界的人屈指可数,能在一丈左右伤人,已算是名家中的名家了。

这一索全力一击,磨盘大的巨石也会触索中分。

可是,来人是身怀旷世绝学的四海游龙。

四海游龙长驱直人,急如星火。

大手一抄快逾电光石火,奇准地抓住了抽来的缚龙索,顺手一挥,马步略沉。

“哎……呀……”花花太岁狂叫,身形飞起,丢掉索手舞足蹈不住翻腾,砰一声大震,摔落在两丈外,滚了几滚一跃而起,脸色泛灰惊布慾绝。

四海游龙站在巫山神女面前,虎目怒睁不住冷笑。

“我要知道活阎罗的藏匿处,你非说不可。”四海游龙声色俱厉,像俯视着羔羊的猛虎:“你尽管装出局外人的淑女像,我同样会下手不容情辣手摧花,说!”

“我知道你这条龙十分了得,天下无双,所以我藏拙表示你呀!”巫山神女的媚笑更动人更可爱,一点也不在乎他狞猛狂怒的神情:“罗副会主不在这里,也许我会带你去找他,当然你的态度要和善些,你对美丽的姑娘们,难道总是这么凶巴巴的?”

四海游龙突然晃晃脑袋,不住眨眼。

侧方不远处的一株槐树下,传出一声轻咳。

“力拔山兮气盖世,楚霸王有乌骓与虞姬,宝剑名马佳人,这是英雄希望拥有的三宝。”姜步虚饱含嘲弄的语声震耳慾聋。

“蹩龙;你眼前的不是佳人,而是可他的毒蛇,你嗅到的香味是云雨香……”

巫山神女指掌齐出,在四海游龙的胸腹行致命的攻击。

“哎……唷……”发出尖叫的反而是巫山神女,手指慾折掌心如裂,痛得跳了起来。

四海游龙像呆瓜,双脚钉牢地面,双眼发直脸泛红潮,挨一指一掌便略为晃动一下,直挺挺地捱揍,双手下垂毫无不手的迹象。

“鬼神愁……”花花太岁大骇,一蹦便冲人农舍溜之大吉。

两位被迫得真力已竭的仁兄,更是心胆俱寒,老鼠般窜走了。

无双秀士总算够朋友,奋力踹了四海游龙一脚,这种跃起飞踹的力道极为凶猛,必定可将人的腰脊端断,十分凶狠霸道。

四海游龙仅上体向前略晃,脚下丝纹不动。

“还不快走?”无双秀士向巫山神女低喝,一跃三丈如飞而遁。

巫山神女怎敢再撒野?狼狈飞逃。

姜步虚大踏步而至,取出一粒小丹丸,在四海游龙的鼻端磨擦片刻,退在一旁向四面搜视。

四海游龙片刻方移动双脚,作深长呼吸。

“你他娘的像个大白痴。”姜步虚在不远处,用怪腔怪调的口吻嘲骂:“更像伸长脖户等候挨刀的呆头鹅,死了宠物的神经病,你一定是想美人想疯了,现在眼前还可以涌现大白羊似的美女幻象,血脉贲张像追侣的花面大青狼,鼻子里还可以感觉出袅袅余香,喂!绮梦醒了吧?大白痴!”

四海游龙像被踩了尾巴的猫,激动地跳起来。

“我要剥她的皮,这贼婬妇可恶……”四海游龙不理会姜步虚的冷嘲热讽,咬牙切齿举目四顾。

最后逃的巫山神女背影,还在东面百步外的林隙一闪即没。

“追不上了,蹩龙。”姜步虚急叫,阻止四海游龙追赶。

“混蛋!我不领你的情。”四海游龙怪叫。

“真的呀?”

“我已经发现警兆,已运功自保,任何人也伤害不了我,你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哼!这条缚龙索可破内家气功,一定可以勒断你的狗脑袋,你还死鸭子得把嘴硬呢!”姜步虚一跳挑起花花太岁遗落的缚龙索,信手缠在腰间。

缚龙索算是宝物,很可能真是猛兽蚊龙的筋所制造,比他的牛软皮冒充蚊筋的索强千万倍。

花花太岁用这根宝刃,杀了许多武功比他更高明的对手。

现在,他有了趁手的宝刃了。

“小孩的玩意,你还拿来当宝?”四海游龙仍不输口:“我现在有急事,你我的帐,日后再算!”

“你有什么狗屁急事?天掉下来了?”

“这……”

“去你娘的!你一个七尺高狗熊一样的大男人,表现出吞吞吐吐娘娘腔,实在让人受不了,要吐。”虽然没真的吐,却装出呕吐的怪相。

可把四海游龙气得跳起来,伸手拔剑。

“杀掉你这狗娘养的混蛋!”四海游龙拔剑咒骂。

姜步虚一跳三丈,哈哈怪笑。

“不耽误你办急事,哈哈!看你那情急的鬼样子,一定遭了祸事,你滚吧!咱们的帐明天再算,那个什么幻剑功曹的女儿,早晚我要……”

“去你的娘!你什么都别想要。”

“咱们走着瞧,你不是跟在她孟家的人身边做护花使者吗?她们呢?”

“活阎罗那王八狗杂种,在路上打埋伏,像一群疯狗,我一个人照顾不来,孟姑娘被太真玄女乘乱掳走了,所以我拼命追赶。”

“你他娘的混球,怎不早说?”姜步虚直摇头:“风云会早就找算擒几个有份量的人质,逼紫灵丹士那群混蛋屈服,幻剑功曹是侠义群雄的主将之一,他的女儿正是有份量的人,活阎罗把她弄到手,这次正邪结算胜了一半啦!

你这个大白痴,还不赶快去找?你害苦了那些侠义群雄,这就是狂妄逞能的结果,去你娘的!”

四海游龙脸色泛青,撒腿便跑。

“大白痴,你往那儿找?”姜步虚跟在后面大叫。

“去找活阎罗。”

“活阎罗在何处?”

“不……不知道。”

“满山乱找?”

“我……”

“去你的!你真是个大白痴啊?你为何不雇请几个村大,满街敲锣寻人?比你这样鬼撞墙似的乱跑有效些。”

那年头,家中有人走失,通常会雇请几个人,张贴启事敲锣喝,这种人是专业性的,算是正当的行业。

“你少给我说风凉话……”

“求求我,怎么样?”

“求你什么?混蛋!”

“求我带你去找人呀!”

“你……”

“求我并不丢人,不求你就得上吊。”

四海游龙倏然止步,铁青着脸。

“好吧!我就求你。”四海游龙怒叫,脸红脖子粗。

“唷!你像吃错了葯,那有用这种态度求人的?”姜步虚笑吟吟地挖苦他:“你好像恨不得一口把我吃掉,你行吗?你的嘴并不太大嘛!吞得下我吗?”

“你少废话,不要惹火我……”

“唷!你还要喷火?你想怎样?”

“混蛋!我已经求你了。”

“求我什么?”

“求你带我去找人。”

“晤!这还差不多,为了女人,你抛掉自尊情有可原,跟我来。”

“找不到人,我跟你没完没了。”

“你少臭美,我本来就跟你没完没了。”

“你……”

“哈哈哈……加快两步。”

一个自以为处身局外,冷眼旁观的人,一定得保持冷静,方能掌握各种变局。

姜步虑就是这种人,没有心理负招,他对揍人和被人揍的恩恩怨怨不放在心上,所以能掌握变局。

四海游龙却是当局者迷,急躁的性格也容易误事。

姜步虚早就知道歹徒们藏匿的几处隐秘农舍,曾经在几处地方侦伺,他的目标是那两个不知名号底细的客卿,对其他的人不感兴趣,一而再不见两客卿的身影,他辛苦地在各地奔忙。

现在,他必须打上门去了。

一口气奔至山南麓,前面的林缘,出现一处有三五农舍与几处牲门栏的三家村,一阵犬吠迎接他两个不速之客。

几个在屋外活动的村夫小孩纷纷走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蛟索缚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