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索缚龙》

第25章

作者:云中岳

杀戮正式展开,正邪公然决裂。

各种引诱的计谋与手段不再是秘密,双方都将引发的责任推给对方,各自用大嗓门相互指责、走上了誓不两立的不归路。

谁也走不了,也不能走不愿走,侠义群雄们返城布置,风云会隐伏在每一阴暗角落积极准备。

地缺知道自己的缺陷,木脚绝对没有真脚灵敏,即使轻功已臻化境,但绝难与姜步虚这种超等高手比速度,因此先找地方躲藏,候机远走高飞。

风云会的人,都知道鬼神愁可怕,老残废并不怎么相信,经过这次凶狠阴毒的全力一博,总算知道后生真的可畏。

他这老一代的高手名宿,横行霸道的岁月已经过去了,过去了的永不会再来。

他匿伏在邻舍的牲口栏附近,堆放草料的草仓房,眼看活行尸和两三名同伴,急如丧家之犬匆匆逃经仓房。

他躲得更隐密,不随同伴逃走,直等到看清姜步虚与四海游龙的背影.消失在另一方向,他这才放心大胆溜之大吉。

一口气逃出三里外,藉草木掩身飘忽不定,即使追踪术最高明的人,也不可能准确地预估他的去向。

已经离开锦屏山区,接近山西北两三里的城郊,透过草木的空隙,可以看到两三里外的县城。

伏在田野中的小径草丛,留心察看来路的动静,田野寂寂,一无所见,再察看小径两端片刻,也没看到乡民走动。

“小狗大概追赶活行尸去了,我得赶快前往警告副会主。”他喃喃自语,扶弄着短了三分之一的铁拐直咬牙:“丢掉拐尾我不甘心,在尉氏无法找到工匠打造,我得回去找,不然再碰上对头,没有兵刃岂不危险?这该死的小狗,大概已经远出十里外了,可是……”

他必须下定决心,是去向副会主警告呢?抑或是回去拾拐尾?

没有拐尾,铁拐的威力消失大半,碰上强敌,半节铁拐自保也不是易事,更不用说攻击了。

两害相权取其轻,他不能没有兵刃任人宰割,一咬牙,走上了回头路。

重回现场,该是安全的。

回程他仍然采取安全措施,藉草木掩身绕道潜行,相距仅三四里,要不了片刻,村舍在望。

隐身在草丛中向下窥伺,运气不错,三座村舍安静如恒,不时可以看到三两个村民走动,可知已经没有佩刀带剑的人逗留。

事后远离现场,这是江湖朋友的金科玉律,所有的人,该已远走高飞了。

他仍然不敢大意,侦察了许久,确定没有异状,鬼神愁绝不可能仍在村中逗留,心中一宽,小心地绕走,从村舍的西侧接近。

隐身在广场西端的树后,大喜过望,运气真好,那半段拐尾,静悄悄地摆在广场的东北角小沟旁,乌光闪亮吸引目光。

拐尾一半已斜滑入小沟,如果滑下沟去,就得费事寻找了。

他隐伏在西侧,必须越过广场拾取,心中一兴奋,就忘了危险,木脚一点,轻灵地跳入广场,欣然向东北角走去,脚下轻快,人逢喜事精神爽。

刚越过广场中心,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干咳。

他大吃一惊,干咳声似乎发自耳后。

他是成了精的老江湖,反应极为敏捷,挟在胁下的断拐随身而转,向后挥出自保,前冲八尺才倏然转身。

广场中心,站着叉手而立的西海游龙,虎目神光电射,凶狠地死盯着他。

他倒抽一口凉气、心中一寒,几乎难以相信眼前的事实,以他这种超拔的高手名宿来说,怎么可能被人踢近身后而一无所觉?要不,就是这个四海游龙,真的有龙一样能耐,能够飞腾变化。

心中一震,猛然想起必须先有兵刃,倏然急转身躯,想先拾回拐尾装上再说。

糟了!小沟旁站着鬼神愁姜步虚,手中轻晃着拐尾,身上仍然穿着破青衫,脸上有令人莫测高深的邪笑,不怀好意地向他扬手打招呼。

“蹩龙,没错吧?我说过这老混蛋一定会回来的,这不是回来了吗?”姜步虚缓缓向前迈步:“这老混蛋的铁拐,弹射的装置十分精巧,找兵器名匠打造,一个月不见得能制造妥当,他舍得丢吗?你就是没见识,吵吵闹闹逼我拼命追,论经验见识,你那能比得上我呀!”

“就算你的经验与见识比我丰富一百倍,我仍然可以把你打个半死。”四海游龙气呼呼地说:“你吹牛说比美神机妙算的诸葛亮,狗屁!至少,你说活阎罗会来的估计,就靠不住。”

“这怎能怪我靠不住,兔崽子们全逃掉了,消息传出,活阎罗又不是像你一样的大白痴,他还敢来吗?不过,如果他能及时召集足够的人手,认为足以把你我埋葬掉,他会来的,一定。”

谈笑间,一前一后把他堵住了。

“你两个小狗,真以为吃定老夫了?”他拉开马步举起半节铁拐戒备,色厉内荏:“老夫横行天下半甲子,身经百战杀死无数强劲的高手……”

“半甲子又算得了什么?乌龟活了一千年,依然是一只乌龟,绝对变不了龙。”姜步虚嘲弄地说:“我敢武断地说,半甲子以来。你所杀死的强劲对手,绝对不是凭你的武功光明正大杀死他们的,你只是一个阴毒无耻的谋杀犯,我却要用光明正大的手段公平杀死你。”

“姜小子,没有你的事。”四海游龙嗓门大得很,拔剑出鞘:“他是我的,我不要他死,我要活的,用他来做人质,你听清了,不许你插手。”

“你不要以为你的嗓门大……”

“理直气壮,当然嗓门大。”

“狗屁!”姜步虚笑骂。

“把拐尾还给他。”

“什么?你要……”

“我要这老狗心服口服,也要证明我的武功比你高强。”四海游龙抢着说,拍拍胸膛豪气飞扬,真有不可一世的英雄气概。

“你吹起牛来了。”

“刚才你和他搏斗,死过一次几乎丢命,我要让老狗全力施展,让他重施故技,才能证明我比你高明,证明我的真才实学比你浑厚,你只能凭小聪明打滥仗,根本不配和我真才实学见真章,丢给他!”

“你这混蛋吹起牛来脸一点也不红,我算是服了你。”姜步虚又好气又好笑,将拐尾向地缺一抛:“这老狗卑鄙阴毒,你这混蛋也相去不远,正是半斤八两,棋鼓相当,好吧!就让你如愿。”

地缺接住拐尾,火速装上。

“你们在胡扯,有何用意?”地缺一面装拐尾,一面惑然问。

“用意?”姜步虚取出缚龙索:“拖延时刻呀!很简单吧?”

“拖延时刻?”

“是呀!活阎罗不久会赶来的,他才是咱们的目标,这条蹩龙和你一样,出手就用绝学出其不意猛袭,一下子就想把对手摆平,但这次保证也不至于立下杀手,他打算把你活擒交换人质,上啦!你可以尽量施展。”姜步虚一抖缚龙索:“你如果想逃走,得问我肯是不肯。”

“你们打错主意了。”地缺冷笑:“不错,活阎罗副会主的确预定在此处,与派至各处搏杀紫灵妖道的弟子会合,但此地有警,所有的人都不会来丁,你们等吧!枉费心机。”

“是吗?不久自有分晓。”姜步虚轻松地微笑:“我相信你们在山上一定派有了望的人、发现这里只有一两个人打斗,必定将信号传出,活阎罗擒走了盂家的女儿,必定藏匿在附近某处地方、躲避紫灵丹土大群高手追搜。

他发现没有大批的人前来搜寻,必定高兴得要死,—听只有一两个人交手,必定好奇地赶来察看。

老狗,你似乎并不怎么了解活阎罗的个性、可知你在风云会的地位并不高,虽则你的武功并不比活阎罗差,杀人的技巧,甚至比他高明多多。”

“废话少说!”凹海游龙等得不耐烦,大声催促:“老狗,在下要进招了,准备好了吗?”

“老夫早就准备好了,你随时都可以进招……”

“那就看招!”

剑似乎突然幻化为无数急剧进射的电虹,排山倒到海似的走中宫排空直入,澈骨裂肤的剑气浪涛似的狂涌,每一道电虹皆狂猛地直射要害。

“铮铮铮!”地缺封住了三剑,暴退了六步。

第四剑似乎速度增加了一倍,地缺采取闪避移位虚接手法躲闪,先机全失,沉重的铁拐竟然崩不开轻灵的长剑,接招的勇气沉落,被逼得八方狂乱地闪避,只能用游斗来勉强支持。

一代高手名宿,完全递不出招式。

姜步虚说得不错,四海游龙一出手就用绝学,出其不意猛袭,一下子就想把对手摆平。

这一照面间的狂风暴雨式狂攻,猛烈凌厉锐不可当,地缺的拐尾,毫无机会指向中宫。不可能独得弹出拐尾的机会。

三番两次,几乎被连绵吞吐的电虹及体,游斗也阴象环生步步见险。

旁观的姜步虚,也感到有点心惊。

铁拐的重量超过长剑三倍以上,而且拐长了两尺,出招的劲道倍增。

按理以老残废的内功火候运拐,绝对可以轻易崩开直线从正面攻来的长剑,争取空门乘机反击回敬,可是,竟然无法震偏长剑三寸以上。

“这蹩龙剑势之狂野,委实匪夷所思;御剑真力的浑厚,也极为惊人,他真有威震江湖,傲视武林的本钱。”姜步虚心中嘀咕,无形中提高了戒心。

看一场武林高手的搏斗而能留心体会,必定获益匪浅,虽然没有亲自搏斗所获的经验来得宝贵,但也比自己苦练体会有益多多。

看到四海游龙大发神威的豪勇表现,他对四海游龙的真才实学改变评估,不敢再掉以轻心。

同时,也从中找出别人无法了解的优点与缺点。

“用你的弹拐呀!老狗,你左手的怪刀怎么也用不上呢?贴身就可以出手哪!”姜步虚在一旁怪叫:“你喏大年纪,又有一段假脚,影响步法的灵活,用游斗支持不了多久的,快下毒手呀!老狗。”

他恨透了地缺,弹拐与新月掌中刀极为阴毒,要不是四海游龙坚持出手,他真想亲手废了这老残废消一口恶气。

地缺并非用游斗周旋,而是被逼得狂乱地闪避,不但无法抓住弹出拐尾的好机会,甚至没有丝毫抢人近身的机会,他在旁大叫大嚷,更增心理上的压力,愤恨交加中,激起阴毒的念头。

风雷大作中,突然传出一声真气进爆的异鸣,四海游龙的剑尖,把地缺的右胯割裂了一条血缝。

哎一声惊叫,地缺向左震出、失足、摔倒,倒地处,距姜步虚仅一丈左右。

滚动中,拐尾破空化虹飞出。

一声长笑,姜步虑仰面躺倒、前滑。

拐尾并非射向四海游龙,而是猛袭姜步虚。

拐尾速度太快,无法用肉眼分辨,按理定可一发即中,相距太近了。

不但拐尾落空,从姜步虚的胸腹上空飞越,姜步虚的右脚,反而贴地端在地缺的左肩上。

这一脚,反而救了地缺的老命。

地缺倒滑尺余,滚身而起,恰好躲过四海游龙赶到的一招金针定海,危机间不容发,几乎贯入右大腿把地缺钉在地上。

姜步虚一跃而起,大喝一声,身形斜飞,有如电光一闪,速度骇人听闻。

砰一声大震,把四海游龙撞得扭身摔倒。

姜步虚也倒了,一滚而起。

“你这混……蛋……”摔倒的四海游龙大骂,以为姜步虚争功要抢擒地缺。

咒骂声嘎然而止,利器破空的厉啸传到,足有十件以上速度惊人的暗器,从两人的上空几乎贴体飞越,厉啸声令人闻之心胆俱寒。

假使姜步虚撞晚了一刹那,两人身上最少也将贯入三枚可破内家气功的霸道暗器。

“到屋子里去!”姜步虚急叫。

四海游龙不假思索一跃三丈余,两起落便钻入最近的一座农舍。

发射暗器的人,共有四个之多,问时,人影如潮水般一涌而至,再不见机暂避,第二批暗器恐怕更难躲闪,两人都得留下摆平在地上。

四海游龙以为自已的轻功宇内无双,所以绰号称可飞腾变化的龙,却看不清姜步虚的朦胧形影,远在五丈外便失去姜步虚的踪迹,而两人几乎是同时撤走的。

“姜小子……”四海游龙入屋便大叫。

农舍的外厅简陋,设备少景况一目了然。

“别叫,咱们中了头彩!”通向院子的走道,传来姜步虚的语音:“先避一避,另找处所收拾他们。”

“什么头彩?”四海游龙顺从地窜入走道。

“风云会的会主来了。”院子里出现左手抓了一声曲尺长尺余宽木板的姜步虚。

“哎呀!这岂不是正好宰他吗?”四海游龙跳起来:“混蛋!你竟然莫名其妙领头逃跑,你……”

“你他娘的混球!来了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蛟索缚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