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索缚龙》

第26章

作者:云中岳

姜步虚与对方武功相差无几,内功修为火候相当,缚龙索绝不可能与长剑对抗,软兵刃有先天上的缺陷。

潜伏的人旁观者清,所以掷剑相助。

一声长啸,剑动处有如天风降临。

“铮!”中年女人的剑首先接触,火星四溅。

砰一声大震,中年女人摔倒在三丈外,剑抛掉了,狼狈爬起飞跃而走。

“铮!”两老人的剑聚集,三支剑行雷霆接触。

“叭哒!”一个老人重重地摔倒在两丈外。

“休走!”他大叫,气息已有不稳现象;

打了他一记天雷掌的老人,已飞掠出三丈外,剑出现豆大的缺口,虎口有血沁出。

一逃一追,瞬即失踪。

被震倒的老人不但虎口进裂,右手甚至抬不起来了,浑身已被大汗湿透,浑身颤抖吃力地爬起。

老人猛招头,看到四周站着四个灰衣蒙面人,四只怪眼冷电四射,凶狠地瞪着他目不稍瞬。

“你……你们……”老人惊骇地问,本能地伸手拾取掉落在身旁不远处的长剑。

邻近的一个蒙面人,是唯一没有剑的人,腰带上却有空鞘,伸脚一挑,剑跳起一把抄住,举起略一察看,试试剑鞘,居然甚为合适,顺理成章据为已有。

老人慢了一步,吸口气缓缓站起。

“原来是你!”对面的蒙面人阴森林地说:“我们是谁,阁下应该心中有数。”

“你认识老夫?”老人强作镇静:“老夫廿年不曾在江湖行走……”

“反正我认识你,就算你在坟墓里躺了一百年,爬出来一露面,我仍然可以认出你是早年江湖四毒中,最狠毒最卑劣的毒心秀士刘与邦。”

“你是……”

“如果我所料不差,分别派人协迫本团弟兄家属,逼本团接受加盟风雷会毒计的人,一定是你毒心秀士所策划的毒谋,你毒心秀士读了一辈子书,只会用知识学问策划毒害人的计谋。

吕会主极乐天君神通广大,能找到你请你出山替他卖命,大概花了不少金银,是不是有一座金山给你享受?”

“你们是正义锄姦团的人?”老人脸色大变。

“不错。”

“阁下,留一分情义,本会并没赶尽杀绝……”

“是吗?当你们把紫灵丹士那些人锄除净尽之后,下一批该消灭的人是谁?”

“你不能用想当然的说法来判断本会的行事……”

“是吗?”

“你们想怎样?”老人戒备地说:“乘人之危?”

“在下已经有杀你的藉口,不能算乘人之危。”

“讲讲理好不好?本会并没与贵团决裂,贵团岂能藉口参与正邪结算……”

“杀你的藉口,与正邪决算无关,紫灵丹士那些人,其实比你们还要可恶,更为阴险。”

“那……”

“你一代老魔,合二人之力,围攻一位初闯道的年轻人,而这位年轻人是本团心日中的朋友、理由充分吧?”蒙面人沉声说:“我反对你指责在下乘人之危,事实上你毒心秀士功臻化境,目下已恢复元气,我遵守武林道义和你一比一公平决斗,你反对吗?”

“公平决斗?亮名号,看你配不配与老夫决斗。”老人态度转为强硬,一比一没有什么好怕的。

正义锄姦团标榜正义,应该不会玩花招。

蒙面人拉掉蒙面巾,露出留了花白虬髯须,以及有一口黄色整齐而尖利的完整牙齿,白眉尾梢上卷的面孔,故意露出尖齿相貌十分吓人。

“八荒狮黄天才?”老人惊恐地叫。

“你还认识我。”蒙面人重新系上蒙面巾:“在下配不配与阁下决斗?”

“不!不要……”毒心秀士如见鬼魅,转身一跃三丈如飞而遁。

第二次跃起,剑光已到了后心,有如电耀霆击。

会天雷掌的老人轻功出类拔萃,逃起命来当然更快。

但在姜步虚面前,却又差了一大截,何况围攻时已耗掉五七分元气,相去更远啦!

一口气逃出里外,惶急中扭头一看,真好,后面鬼形俱无,没有人追来,五行有救。

脚下并没停,刚将头转正,便看到前面出现头脸汗影闪亮的姜步虚,手中没有剑,双手叉腰堵在前面不足三丈,脸上有怪异的笑意。

“你才来呀?”姜步虚笑问。

“我跟你拼了!”老人咬牙叫吼,缺了口的剑向前—指、倾余力身剑合一抢攻,剑上居然可发隐隐风雷,倾余力一击威力依然惊人。

晶芒—闪,缚龙索神乎真神地从袖底飞出,贯入剑气的空隙,闪电似的缠住了老人的右腕脉。

砰砰大震,老人被卷飞、翻腾、摔落,重重地摔了个背脊着地、手脚朝天,地面亦为之震动。

还来不及挣扎,握剑的右肘已被踏住了,脖子被一只手掐住,脑袋被另一只手掌按住右太阳穴,将脑袋向左压扭,力一发便定可以将脖子扭断。

“再不服贴,就扭断你的老鸡脖子。”姜步虚凶狠地说,手上加了半分劲。

“不……不要……”老人想大叫,咽喉被管制只能嘎声透气:“我……我认栽……”

“这还差不多。”姜步虚放手,一蹦而起。

老人晕头转向,挣扎了片刻,才能虚脱地摇摇晃晃爬起,狼狈得像病狗。

“你……你不要欺……欺人太……太甚……”老人含含糊糊地叫嚷。

“咦?你这老贼怎么胡说八道?我怎么欺人太甚了?你欠了我一记天雷掌突袭的债,还没正式讨取,你们三个超等的高手名宿,猝然下毒手围攻,谁欺谁啦?你不是一个狗屁不值的混蛋瘪三,说话可要负责的,是吗?”

“你……你要……要……”

“欠债还钱,我的要求简单吧?”

“上次我打了你一掌,不能全怪我。”老人哭丧着脸说:“连紫灵丹土那群混蛋,也被你鬼神愁整得昏天黑地,我不得不用心机,突下毒手用绝学对付你……”

“你用的掌功好狠毒霸道,是什么掌功?”

“老夫拒绝透露所学秘技。”老人顽强地说。

“你不说我也知道,天雷掌,没错,哼!你是风云会的客卿,客卿全是身怀奇技异能的高手名宿,为了一些金银替风云会卖命,通名号,看你的名号到底值几两金银,快说!”

“老夫从不通名,你把老夫看成野草隐士……”

“狗屁!说!”

老人大喝一声,拍出一掌,由于歇息了片刻,恢复了部分元气,这一掌真力凌厉涌发,果然像是响起一声轻雷,威力惊人。

姜步虚巨掌一伸,神功默运硬接一掌,他一直对天雷掌的底细怀有神秘感,算是第一次正式承受雷霆一击,以便揣摩天雷掌的奥秘。

手臂一震,撼动了马步,但他失望了,对方元气末复,这掌力道有限,无法发掘天雷掌的奥秘。

这瞬间,老人已逃出三丈外。

砰一声大震,他赶上飞端,双脚端在老人的背部的双琵琶骨上,老人重重地仆倒。

一顿拳掌,把揪起的老人打得天昏地黑,他手下有分寸,不会造成严重的伤害。

“哎……哎唷唷……”老人发疯似的狂叫。

“我要口供。”他将老人丢下一脚踏住腰肋,语气凶狠:“那怕把你一身两百多根老骨头,—根根拆散打碎,也在所不惜,招名号!”

“哎……老……夫……”

“招!”

“老夫是过气的……的名宿,那有脸丢人现眼?你……杀了我吧!我……”

俯身抽了老人两耳光,他不甘心罢手。

“你那位同伴的名号,你得招。”他揪住老人的衣襟猛摇:“不招就让你快活。”

“他……他是……”

“是谁?”

“毒心秀士刘……刘兴邦。”老人不敢不招:“往……往昔的江……江湖四毒之一,躲在山东避……避仇廿年,不……不甘寂寞重行出山,他与极乐天君早年小……小有交情,所……所以受聘替……替风云会办事……”

“毒心秀士?晤,听说过这个人,他也会天雷掌?他真姓刘?”

“他当然姓刘,老一辈的高手名宿,有许多仍然记得他毒心秀士,他练的掌功,叫裂石崩云掌,简称崩云掌,在武林掌功中,排名不上不下,还不算是绝技,不是传闻中的天雷掌。”

“你呢?你的是天雷掌?”

“老夫绝……绝不露名号,只能告诉你,我不会天雷掌,也没见识过天雷掌。”

“你是不打算招了?好,我要你哭爷叫娘,用重手法好好整治你,我不信你的老骨头能挨得起拆。”

“不……不要……”

不远处传来一声轻咳,草梢拂动,人影乍现,声出人到速度惊人。

“别折磨他了,要不就毙了他。”九天飞魔怒气冲冲欺近:“我要找你。”共来了三个人,九天飞魔夫妇、另一位是天涯怪乞,三个人都汗光闪闪。

飘渺仙子与天涯怪乞退在老魔身后,脸上有怪怪的笑意,与老魔盛怒的神情相反,似乎有意看热闹。

“我要他招供。”姜步虚放了老人,但并不想逃跑:“老伯。请不要管……”

“你要他招什么供?”

“他的名号、他的掌功。”姜步虚大声说:“他和另一个什么毒心秀士刘兴邦,冒充紫灵丹土的人,出其不意打了我一记天雷掌、几乎震毁了我的心脉,我有权回报他,他非招供不可。”

“我替他回答你的问题,用不着逼他丢人现眼。”

“这……”

“他是早年颇有名气的泰山逸客洪钟灵,算起来还是相当受人尊敬的侠义英雄,只是不保晚节,十二年前谋害了老友擒龙客谢幕天,从此偷偷摸摸干些见不得人的事苟活。

他的掌功不错,是威力惊人的大排山掌,修为精纯所以掌出风雷发,如此而已,他这辈子那曾见过天雷掌?别抬举他了。”

“呸!白费工夫。”姜步虚泄气地说。

“你说什么?”九天飞魔没听清他的话。

“没什么。”他一把揪起泰山逸客:“你给我听清了,下次别让我碰见你,碰上了本利一起还,绝不宽贷,给我滚!”

砰一声响,泰山逸客被摔飞两丈外。

“小子,我找你……”九天飞魔一‘跃而上,伸手便抓。

“我怕你,省些劲吧!老伯。”姜步虚一面叫一面飞掠而走,去势如电火流光。

“你走得了?我要剥你的皮……”九天飞魔怒叫如雷,急起狂追。

人是不能不服老的,至少,世间谁也没真正看到长生不老的活神仙,神仙都是死了的,所以才供在寺庙里吃冷猪肉。

人一定要死的,生与死之间的周期有长有短,也必定有生理上的强弱限制。

练武人的生理,比不练的人的确要强健些,同样有限制,有规律。

勤于练武的人,生理颠峰状态是一世——三十岁。

勤于练先天内(气)功的人,生理颠峰状态是一甲子——六十岁。

除了那些生具异秉,或者大白痴之外,绝大多数的人,都逃不过这先天的生理限制和规律。

越过了颠峰,能保持现状已经难能可贵了,有些人夸夸其谈,说什么武学深如渤海,永无止境,要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就是自欺欺人。

所谓欺人,指的是欺外行人。

九天飞魔练先天真气练得很勤,而且持之有恒,所以一直就在江湖游荡,以为自己了不起。

他的轻功的确值得夸耀,敢吹牛说武林无出其右。

论年纪,他还没满六十花甲,理论上说,他刚到达生理上的颠峰状态。

但他忘了,姜步虚也练的是先天气功,廿余岁的小伙子如日之升.距生理期颠峰期遥远得很,每天都在成长、进步,而且属于生具异秉,获明师真传的年轻人。

先半里,他落后了廿步以上,差了一大段距离。

一阵狂追,各展所学全力飞掠,有如电火流光,快得令人目眩。

之后,他乖乖地放弃追逐。

站在旷野中,目送姜步虚的背影,缓缓消失在远处的野草杂林中,似乎眨眼间背影就消失隐没了。

“我这一辈子,不可能追上他了。”老魔禁不住失声长叹,真有老之已至的感慨。

有则卜余步外高及肩部的草丛中,突然传出一声悦耳的轻笑,随即微风过处,幽香隐隐。

“你把鬼神愁追得像漏网之鱼,九天飞魔果然不愧称当代魔中之魔,威灵显赫,足以自豪了,何必感慨?”辛夫人率领两位明艳照人的侍女,一面说一面排草而出:“那小子的确快,很难追上,丘老,你是怎么一回事,大家都知道,令嫒与他曾经一而再走在一起,把正邪双方的人闹得鸡犬不宁,你为何追得他望影而逃?”

“你是……”九天飞魔老眉深锁,警觉地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蛟索缚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