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索缚龙》

第28章

作者:云中岳

姜步虚从柘林的北面飞越,绕林向东北搜寻踪迹,直搜至东面,一直不曾发现有人出林。

东面一带旷野杂树星罗棋布,草高及肩荆棘丛生,视野有限,只能看到奔走的人,假使是潜行,就不易发现了,因此必须小心地仔细搜索。

柘林外围的酸枣林高有一两丈,携有俘虏飞越困难,必须砍开缺口钻出,因此他绕枣林寻找踪迹。

他失望了,人仍然躲在柘林内,除非他敢冒险重行入林搜寻,不然休想将人找到。

终于,他发现小径的出口,是一座丈余高的栅门,两侧仍以酸枣树作篱。

小径向东伸,脚印蹄迹隐约可辨,何时留下的很难判定,久没下雨,浮尘厚有四五寸,更增判断的困难。

他坐在一株树下,向远在卅步外的栅门监视观察,栅门紧闭,不像有人在近期内出入过。

踏草声入耳,有人急掠而至。

“你在搞什么鬼?”奔到的四海游龙怒声问:“在赶兔子吗?”

“我又怎么啦?”姜步虚一蹦而起:“还知道跟来,你不算赢嘛!”

“你不追他们,却跑到外面来游荡……”

“追他们?我可没有你那么蠢,哼!那些人里面有会妖术的高手,冒失地追进去.不死才怪,我对救人毫不热衷,犯不着追进去送死。”

“呸!胆小鬼:“四海游龙冒火地叫吼:“要不是听到你的警啸,以为你又有所发现,所以十万火急循踪赶来,不然我早就衔尾穷追赶上他们了,都是你误事,你这混蛋靠不住。”

“你再怪我误事,我必定把你的笨脑袋打成烂柿子。”姜步虚也大叫大嚷:“你他娘的嘴上无毛,做事不牢,人家一大群人押着四个俘虏,你居然像头发疯的牛冲上去救人,我问你,如。果对方把剑搁在孟姑娘的脖子上,逼你丢剑或者赶你滚蛋,你怎么办?”

“这……”

“冲上去,让孟姑娘的脑袋掉下来?”

“你少管!你……”

“混蛋!我能不管?孟姑娘是我要的人,你……”

“揍死你这混蛋!”四海游龙愤怒地冲上,双掌齐出来一记上下交征,同时攻击上下盘,劲道十分猛烈:“你少做梦……”

也许真有天生一物克一物的事实存在。

四海游龙遇大敌勇,对方愈强他愈沉着,但一碰上姜步虚,要不了三句话一激,就急怒交加暴躁不安,拳打脚踢恨不得一下子就把姜步虚摆平,却又抓不住用绝学一击的机会,三番两次被姜步虚整得灰头土脸。

姜步虚逐渐了解他的底细,知道他的武功深不可测,所以给他来软的,针对他的缺点灵活运用激将法,加上巧招双管齐下,每次都得心应手。

这次也不例外,哈哈一笑,险之又险地在他的右掌及体前侧闪,引诱他变招走险继续攻击。

果然所料不差,他眼看一掌即将击实,却又在千钧一发中走空,而姜步虚的身影,却又在掌侧不远处,闪避的距离不足,有机可乘,不假思索地扭身变拍为削,掌似钢刀跟踪猛削.姜步虚的右肋,变招追击快逾电光石火,按理绝无落空的可能,必定一击即中。

岂知眼一花,没看清姜步虚的身躯是如何扭动,如何脱出他的掌及威力范围的,小臂便被不知所来的怪手抓住。

仓卒间感到手臂一震,身形便被一股无法预料,更无法抗拒的诡奇力道所撼动,马步一虚,不由自主向前飞起、摔出。

双方交手速度本来就奇快绝伦,出招封招神意如一,招一出便没有变招的机会,接触太快了,甚至连转念的刹那时间也没有,所有的动作皆由本能的锐敏反应所控制。

所以即使是超尘拔俗的高手名宿,碰上修为相当的对手,也经常有乱了章法拳打脚踢的村夫打架场面出现,因为双方都因太快了而碰撞在一起,变成了以反应相搏,而无法用神意技巧拼搏了。

人飞出,他总算有时间摒除反应而使用神意了,半途控制身躯来一记前空翻,消去冲力单足点地,向下一挫倏然转过身形,顺势大喝一声,一掌拍出,反应极为惊人,掌出风雷乍起,下重手了。

姜步虚果然跟踪追击,却错开一个小角度,奇准地恰好避开他落地转身攻击的掌力正面,身形疾转,贴他的手臂切入:又贴身了,贴上他的右背肋。

卟一声响,右背腰一震,他感到如受万斤巨锤所撞击,挨了一肘,打击力空前猛烈。

没中要害,他受得了,身形前倾,马步不稳而已,还来不及反击,下面双脚已被姜步虚的右脚所绊住。

“这是和我争女人的代价,哈哈……”姜步虚的怪笑声真会令人气疯。

他前仆、滚翻、跃起、愤怒地伸手拔剑……

“左边……”姜步虚的叱喝声入耳。

他连想都不想,旋身左转剑出乱洒星罗,撤出凌厉的剑网,暴射出致命的电芒。

似乎,他和姜步虚早已成为神意相通的最佳拍档.默契圆熟的两个同轴齿轮,动则同时发挥合作的能量。

虽然.他们刚才还拼得你死我活的。

共有四个快速的人影,分别扑向他和姜步虚。

扑向他的两个人,正是与活阎罗现身的五客卿中的两个,一把光芒刺眼的长剑,已化虹而至行将及体,另一把狭锋刀也近身了,挟凌厉的刀气行雷霆一击。

生死间不容发,他掏出压箱子的浑雄剑术。

剑透入化虹而至的如电剑山中,扭身长剑斜移,铮一声封住狂猛的一刀,剑气进发轻雷隐吟,贴刀电射有如激光横天。

退了两步,他横剑屹立凛若天神。

“呃……”手中有剑的客卿向前一栽,在草中挣扎,五指仍死死地抓住剑不放,右胁下的剑孔鲜血如泉水般涌出,这一剑直透胸腹,人体足有八寸以上。

“啊……”刀脱手飞落的客卿,手按住丹田狂嚎,踉跄向侧方冲出,最后摔倒在十步外。

他举剑的手呈现不稳,脸色苍白,一经全力一击,他耗去不少精力。

转首左顾,他心中一宽。

姜步虚赤手空拳,把一个挥舞着霸王鞭的客卿,以及铁拐风雷俱发的地缺孔荣,斗弄得团团转。

三个人像走马灯般飞逐急旋,鞭和拐始终无法获得联手合攻的机会,看似激烈万分,其实毫无威胁可言。

“姜小子,你还有心情逗乐吗?”他忍不住大叫:“你还要不要办正事?”

“急什么呀?谁急谁倒霉……咦!好险!老残废的左手刀很可怕,滚!”

地缺的铁拐对贴身的强敌用处不大,因此对紧蹑在身左的姜步虚攻不出招式,只好用左手暗藏的新月刀进攻,掌中刀正是贴身相搏的最佳武器。

一口气狂攻了七招,一刀比一刀凶险,旋势更急,反而让客卿的霸王鞭找不到空隙递招。

滚字声震耳膜,地缺的左肘已先一刹那被姜步虚扣住了,身形倏然飞起,砰一声被摔飞出两丈外,铁拐脱手远飞出三丈左右,摔了个天昏地黑。

接着是一声狂笑,霸王鞭易手,丢了鞭的客卿臀部挨了一脚,身形追随着地缺的背影飞起。

地缺摔倒,客卿更从上空飞越,砰然倒地。

“每人留下些碎银,绝不饶恕。”姜步虚大叫大嚷,一跃而上。

地缺刚双手撑地撑起上身,便看到叫嚷着跃来的姜步虚,大惊之下重新向下一伏,奋身急滚。

人影来势如电,剑虹划空而至。

霸王鞭疾挥,铮一声铿锵金鸣,剑与人向侧震飞丈外,姜步虚也脚落实地。

“咦?你……”姜步虚看清了来人,脸色一变;

是辛云卿姑娘,怒容满面到了地缺身侧,像保护小鸡的母鸡,徐徐升剑。

‘你可恶!你……”辛姑娘咬着银牙说:喻已经知道孔老的底细,却一而再挫辱他,你……”

“哎呀!我明白了。”姜步虚恍然:“你是说,这……这个老卑鄙是地缺孔荣?”

“你要装糊涂?”

“我想装也装不了,我怎知道这老卑鄙是你所保护的地缺孔荣?似乎我所碰上的高手名宿,一个比一个骄傲,都不屑在我这个初闯道的后生晚辈面前亮名号,这个老卑鄙也不例外,他的飞拐尖和掌中刀,几乎要了我的命,我有权征戒他……”

“你休想!”辛姑娘一剑点出,横蛮地怒叫。

姜步虚飞退丈外,摇摇头苦笑。

四海游龙到了,虎目睁圆狠盯着辛姑娘。

“姜小子,这是怎么一回事?”四海游龙神气地说:“你很怕这个黄毛小丫头,交给我。”

“蹩龙,你不怕?”

“我四海游龙连老天爷也不怕。”

“好,我听你吹牛听烦了,就交给你,千万小心,最好不要接近下风,手最好避免沾上她的衣裙,她踩过的地面你最好避开。”

“什么?你是说?”

“她是万毒宫的小宫主,明白了吧?”

四海游龙一惊,狂傲的神态一扫而空。

“我知道如何对付玩毒的人。”四海游龙迅速收剑入鞘,双手各挟了三支铁翎箭,虎目中杀机怒涌:“我要在四丈以外杀死她,你信是不信?”

“又来吹牛了。”姜步虚之以鼻。

“是否吹牛,即将分晓。”四海游龙双手开始徐徐运劲挥动:“以绝世神功御箭,威力媲美雷霆霹雳,假使我手中有弓箭,百步外我的箭可贯重甲,我知道她会用毒,她已经死了一半了,你走开,看我的!”

姜步虚扭头回顾,看到两具尸体,这才知道四海游龙在短短的一照面间,便杀掉两个具有超凡身手的客卿,杀孽之重,无与伦比

再细看四海游龙行功运劲的气势,他有点心惊,小伙子脸上信心十足的神情,真有杀人于四丈外的磅礴气势。

他所称以绝世神功御箭,绝非虚言恫吓。

“算了,蹩龙。”他对辛云卿的好感仍在,不希望闹出不可收拾事故:“也许你真具有令人莫测高深的绝世神功,不是吹牛,但我与小宫主的小冲突,不希望你介入,用不着你招揽我的是非,走吧:办正事要紧。”

丢掉霸王鞭的客卿,早已逃得无影无踪。

躲在辛姑娘身后的地缺,眼中涌起惊疑又兴奋的神情,不住打量辛姑娘的背影,极感意外地怪眼生光。

“是毒王辛老弟的女儿吗?难怪你帮助我。”地缺狂喜地大叫,急急向铁拐掉落处移动:“快帮我用奇毒毙了这两个小辈,他们是愚伯最可怕的仇敌。”

人影乍隐乍现,超高速移位的人影如幻似虚。

刚伸手拾拐,拐已先一刹那被不知所自来的脚踏住了,还来不及有所反应,颈背一紧,打击光临。

脖子被扣住往上拉,小腹被膝盖撞了一记,五脏六腑受不了,痛澈心脾不知人间何世。

还没看清来人是谁,本能地用上了左手的掌中刀,向身侧的人一拂,余力仍然急猛。

刀仅拂出一半,左手便被扣实了,马步一虚,重心后移,感到身躯倒翻而起,眼前天昏地暗。

砰然一声大震,被摔翻在地,终于看清摔倒他的是姜步虚。

姜步虚擒人的快速身法,把神气万分的四海游龙吓了一跳。

这才明白,一而再被捉弄得灰头土脸的原因,也明白姜步虚身上为何不带刀剑的原因了。

羔步虚原来站在他身边,距拾拐的地缺足有四丈以上,他居然没看清姜步虚的身影移动,居然不明白这四丈余空间是如何跨越的。

反正就这么眼睁睁地看到人影幻没,同时在地缺身边显现,如此而已。

像这种在光天化日下,可令空间和时间消失的人,身上实在不需要带刀剑的,随时皆可以置人于死地,已修至在大太阳下也来去形影无踪境界,委实不可思议。

他一直就弄不明白,与姜步虚多次交手,尽管防守得天衣无缝泼水不入,但结果却无法防止姜步虚的手贴身及体。

现在,他总算明白了。

姜步虚拾起铁拐,拐尾压指在地缺的咽喉上。

“你这老狗一点也不像一个前辈名宿,只是一个卑鄙无耻狗娘养的贱种。”姜步虚咬牙切齿怒火冲天地大骂:“就算你与毒王辛老前辈有深厚交情,也不该陷友于不义,把辛姑娘拖人你的根山仇海中。

你怎能无耻地要求一个小姑娘替你杀人挡灾?毒王有你这种朋友替万毒宫增光彩,他算是倒了八辈子霉。”

“你……你你……”地缺嘎声叫,咽喉被顶住说话咬字不清。

“辛宫主,请不要过来。”姜步虚伸左掌阻止辛云卿接近:“老贱狗,你在江湖横行数十年,杀了多少无辜?又结了多少冤仇?你有权要求朋友的女儿替你担当吗?

你要是说不出足以令江湖朋友信服的理由.我鬼神愁要开杀戒把你弄成一团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蛟索缚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