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索缚龙》

第31章

作者:云中岳

七匹健马扬起滚滚尘埃,在落日余晖下冲入卢铺镇。

领先的骑士是四海游龙,他那身宝蓝色骑装极为抢眼,宝马玉顶也最为神骏,足以称七匹坐骑的领队马。

卢铺镇在县城北面十里左右,是本县的三大镇之一,虽然位于官道要津,但距城过近,很少有旅客在镇上投宿落店,除非旅客赶不上宿头误了脚程。

几家小食店都可以留宿错过宿头的旅客、没有正式的旅舍,按理是不可能有阔绰的旅客投宿。

而这七位雄纠纠气昂昂,佩剑带刀却没有行囊马包的旅客,天快黑了也不该出城北行赶夜路,更不至于在镇上歇宿。

七皮健马再镇民的惊讶注视下,冲入镇尾在路右的一家宅院前,一字排开勒住了坐骑,气势汹汹。

“就是这里。”骑土神刀门门主断魂刀客,用马鞭向紧闭的院门一指:“三个人:助拳人大力神范宏、走狗花花太岁阳起风、荡女桃花仙史。至于其他三五个风云会的二流货色,不必计算在内。

断魂刀客这次损失最为惨重,死了最得意的门人关中狂客陆南星。

他有五位亲传弟子,关中狂客是成就最高的大弟子,也是他预定的衣钵传人,未来的神刀门门主。

因此,他成丁主战派最强硬的急先锋。

其他五位骑士,都是他神刀门的子弟。

以他的名头声誉,花花太岁概略相等,高也高不了多少。

但与辈份高声誉赫赫的大力神相较,他就不够份量了,他能禁受得起花花太岁的射天指猛攻,决难挡得住大力神的大力金刚掌重击。

四海游龙扳鞍下马、拍拍宝马五项的脖子挂缰在鞍,玉顶自行退至路旁,不需神刀门的子弟特别照料。

“陶门主,要不要打进去?”四海游龙气大声粗,虎目中燃烧着怒火。

“他们是一代黑道之雄,应该会挺起胸膛出来的。”断魂刀客手按刀靶,杀气腾腾:“花花太岁,你我旗鼓相当.出来吧!走不掉的,我等你!”

五位神刀门弟子,开始鼓噪骂阵。

院门开处,出来了七个人,人数相当,谁也休想倚多为胜。

果然不错,为首的是大力神范宏,这位与七仙九菩萨齐名的黑道名宿,气色比往昔差多了。

早些天在北面的歇马营,面对大悲僧依然威风凛凛,今天在杀气腾腾的四海游龙面前,神气不起来了。

花花太岁气色更差,腰带上插了一把普通的长剑,自从宝刀缚龙索被姜步虚夺走之后,一直就找不到趁手的兵刃,与人拼搏,武功不能完全发挥长处,见了四海游龙,真有如老鼠见了猫一样沮丧畏缩。

桃花仙史是武功最差的一个,但比神刀门的弟子却又高了一级半级。

陶门主真要找上她,想在百招之内胜她并非易事,如果没有几分真才实学,怎能成为掀起这次开封正邪结算风波的首谋者之—?

“光棍打九九,不加一。”大力神咬牙说:“咱们远走高飞承认失败,你们追来就不上道。”

“老狗!你们从开封衔尾紧追算是上道;在下追你们,却是不上道。哼!天下的道,都被你歪曲了,你算什么狗尿前辈?不要脸!”

四海游龙继续怒骂:“回答在下两件事,在下放你们一马,不然,必须有一方的人摆平在这里,在下的要求合乎道义吧?”

“该死的小辈,你以为吃定老夫了?”大力神受不了羞辱,愤怒地拔剑出鞘。

“你心里明白。”四海游龙手动剑出鞘:“在孙家农庄,好像没有几个人能平安地接下我四海游龙二五剑,连贵会倚为长城的阴司三使者,三人联手也仅能支撑七八招,最后碎剑望影而逃。你与阴司三使者有过命交情,你一定知道他们三个懦夫逃往何处,是吗?”

“老夫只是替他们助拳的人,离开孙家农庄各奔前程,怎知他们逃往何处去了?你追来就为了这件事?”大力神口气一软。

“这事附带的小事。阴司三使者是贵会的重要人物,必定随同吕会主亡命,能找到他们,就可以找到吕会主。吕会主是在下要知道下落的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最重要,那就是孟姑娘到底囚禁在何处?两件事,在下的要求不算苛,阁下如果不合作,那就挺剑上,你不上我上!”

四海游龙咄咄迫人,剑徐徐上升:“四海称雄,唯我独尊!杀!”

一声怒吼,大力神一剑封出,“铮”一声暴响,火星飞溅。

大力神天生神力,剑上的力道极为惊人。

但双剑相接,无法震偏四海游龙的剑,可知四海游龙剑上的劲道,决不弱于他御剑的神力,各不相让,像是粘住了。

接着两人同声沉此,双方的左掌同时从剑下方吐出。

大力金刚掌至阳至刚,掌出风雷俱发,与四海游龙吐出的殷雷隐隐掌劲,在剑下接实。

人影乍分,四海游龙挫退一步。

劲气迸爆中,大力神飞退丈外,仰面摔倒来两记狼狈的后滚翻,在尘埃飞扬中斜窜而起,跃登屋顶如飞而遁,一照面便吃足了苦头。

花花太岁大吃一惊,心胆俱寒,扭头向后飞奔,往屋内一钻,从屋后溜之大吉。

桃花仙史慢了一步,刚飞纵而起,熠熠刀光电射及体,刀气侵骨。

“妖妇纳命!”断魂刀客陶门主的沉喝似焦雷。

这一带没有村落,附近全是荒郊旷野,地广人稀,距官道已在五、六里外。

大力神的神力首次碰上劲敌,威力万钧的大力金刚掌,被四海游龙更强劲的掌力所克制,左手已有点移动不灵,落荒而逃。

他一门气逃出五里外,在杂树野草丛生的旷野狂奔。

晚霞渐消,天快黑了,正是逃生的好机会。

蹄声入耳,从面里徐,枣骝玉顶夺蹄飞驰,有如星驰电掣,马上的宝蓝色光影极为鲜明。

他心中一寒,折向往矮树丛中狂奔。

喀勒勒!喀勒勒……

蹄声接近了左后方。

他不由自主地向有飞奔,奔人及肩的草丛。

喀勒勒……

蹄声传自右前方。

他向下一伏,喘息如牛。

喀勒勒……

蹄声绕着大圈子响,地面亦感到震动,圈子愈缩愈小。

枣骝五项已从飞驰转变为小走步,所绕的圈子逐渐缩小。

马上视界可以及远,躲在草中的大力神心中愈来愈慌,心跳亦随蹄声的接近而加快。

“我要把你拖回县城,说一不二!”四海游龙声如洪钟,震耳慾聋。

他知道躲不住了,四海游龙早知道他躲藏的地方。

“老夫认栽!”他跳起来厉叫:“老夫只是助拳的人,放我一马!”

人马的影子出现在十步外,他觉得马上的四海游龙真有魔鬼般的可怖。

“助拳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我有权直接了当杀死你!“四海游龙阴森森的语音更令他害怕:“但我不要你现在死,我要把你拖回城交给孟老伯。孟老伯丢了女儿,他知道该怎么处置坑害女儿的凶手。”

“老夫仍可一拼,你来吧!”他颤抖的手吃力地将剑举起。

“我来了!”

“不!不要过来……”他狂叫、跟路后退。

“我会先扭断你双手的大筋。”枣骝玉顶一步步向前接近。

“不!你……你到底想怎样?”

“想要你答复所提的两件事。”

“我……”

“答不答悉从尊便,反正命是你的。”

“我……我不能出……出卖朋友……”

“那就得赔上老命,生死见交情,可敬!”

“吕会主躲……躲到卢庄去了,他料想你们不会重返那座柘林。孟姑娘也由二位法师,带往卢庄藏匿。”

他崩溃了,他不想死:“卢庄的主人,是早年的独行大盗黑风太保卢奎,与厉鬼苗光颇有交情。厉鬼出卖朋友,以威迫利诱手段逼黑风太保合作。借他那地方藏匿,打算再召集人手埋葬你们。”

“记住,有多远你就走多远,不要妄想到卢庄告警,才能保住你的老命,哼!”

蹄声急骤,枣骝玉顶绝尘而去。

花花太岁非常聪明机警,大力神上屋逃命,他却像老鼠似的窜人屋内、从屋后脱身。

断魂刀客是侠义英雄,怎敢像歹徒恶棍一样,挥刀闯入民宅行凶?他真押对了宝,顺利地溜之大吉。

钻出镇尾,他又迟疑难决了。

向北逃回开封,能逃过侠义英雄的追杀?

他真后悔,不该在大局不可为之后各自逃命的,应该继续追随吕会主同进退,至少人多可以壮胆,随大力神远走高飞,确非明智之举。

毫无疑问地,侠义英雄们己开始乘胜追击,分头搜杀逃散的人,斩草除根永除店患。

假使风云散了,也会这样做的。

一咬牙,他豁出去了,越野南行,下定决心往卢庄找会主归队。

大力神靠不住,走在一起早晚会遭殃,老魔接不下四海游龙三两招,跟一个输家在一起,毫无希望。

绕过城东郊,已是星斗满天,黑夜是最好的掩护,不会有凶险啦!即使追来的人是四海游龙,也奈何不了他。

前面灯光闪烁,透过草木的宰隙,他知道前面有人家,饥渴交加的感觉突然强烈起来。

他与大力神几个人,就是躲在卢铺的民宅中找食物而遇险,食物还没准备停当,四海游龙就找来了。

卢铺有侠义群雄的眼线,这里应该不会有吧?

经过孙家农庄的半天搏杀,再拼命逃走,精力即将耗尽了,连一个二流高手他也应付不了啦!

人生地不熟,只能循灯光走。

不久,屋影入目,真不错,是一处小小的三家村;每座农宅都有灯光,可能村民正在晚餐,饮食有着落了。

奔近第一家农舍,冲过晒麦场,毫无顾忌地闯进敞开的院门,急急越过院子,饥渴交加,他仅可能争取时间。

站在大开的大门外,他倒抽了一口凉气。

简朴的厅堂内,有几个与环境毫不相亲的女郎,因他的突然出现而停止谈笑,全用含有怜悯意味的目光向他注视,似乎认为他是前来乞讨的花子。

他认识一个人,所以大吃一惊。

不久前的一个傍晚,在歇马营的小店内,他与大力神阴司三使者在一起,与大悲僧几个对头打交道,宣布正邪双方正式决裂。

一点不错,现身用悲天悯人的口气,劝双方不要走极端的女郎,正是这位风华绝代的美娇娘。

那时,他色迷迷地想入非非,因而受到警告。

他不知道这位风华绝代的女郎是何来路,却知道必定是他惹不起的人物。

假使他知道这位女郎,是万毒宫的宫主辛夫人,不转身逃命才是怪事。

“从村东南的小径走,约四里左右便是卢庄。”辛夫人和气地说:“你可以赶几步找吕会主归队。在这座小村落歇宿的人,都是与双方无关的江湖人士,不会伤害你,但也不便留客。在衬落内,你是安全的,出了村,就得靠你自己的运气了,你请吧!”

他知道,饮食的事告吹了。

另两家农舍的江湖人士,可能更不好说话。

风云会败没,墙倒众人推,来看热闹等结果的江湖人士,有几个是真正严守中立的。

“你是说,沿途有危险?”他硬着头皮问。

“应该有,阁下。”辛夫人肯定地回答他:“你们双方都仍然拥有足以一搏的实力,事情还没了结,换了你,你敢松懈吗?”

“请问,外面有那些人……”

“抱歉,无可奉告。八一黑,第三方人土谁也不愿犯忌在外走动。”

“这里又有些什么人?”

“右邻一家,有九天飞魔一家老少,和镇八方骆英几个大豪,你可以和他们打个招呼,他们的消息或许灵通些。”

一听有九天飞魔在,他吃了一惊,如果小魔女要找他算帐,麻烦可大了。

“承告了。”他惶然退走,居然知道说话要客气,往昔的狂傲气势一扫而空。

“不客气,祝你幸运,希望你能碰上自己人。”辛夫人怜悯的口吻,显然对他的处境十分同情。

他刚离开,不远处便出现了九天飞魔夫妻俩的身影。

辛夫人客气地出门相迎,将九天飞魔夫妻迎人厅,客套一番,侍女奉上香茗。

辛夫人母女大概好洁,所用的食具茶具都是从万毒宫带来的。

辛云卿曾款待过姜步虚,所用的茶具是精品中的精品。

九天飞魔曾经见过辛夫人,但并不知道辛夫人的底细,在这里落脚时,才由他的妻子飘渺仙子尚惜春,亲自前来拜望,这才知道辛夫人是万毒宫的女主人。

飘渺仙子与辛夫人玉修罗,是同一代的女英雄,只是不曾见过面,套两句老话:闻名久矣!只恨无缘识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蛟索缚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