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索缚龙》

第32章

作者:云中岳

这里,矮林外有高林,视界不良,根本就没具有作为生死决斗场的条件。

这些人,也不是听号令进退的兵勇,人一乱,就各散西东。

没有需要死守的根基,碰上硬对手就八方逃避,没人加以管束,爱到那里就到那里。

极乐天君选对了地方、假使撤出林外逃避,旷野中人那能与健马比脚程?不全军覆没才怪。

而在这里,要脱身并非难事,把所有的人都引入林来,再逃出去就不怕被大群的人马追逐了。

四海游龙像一头愤怒的疯虎,一口气冲抵第一座棚屋,途中雁钥刀势若电耀霆击,劈翻了在经路上出现的五个对手,冲入棚屋前的空地,长驱直入勇悍绝伦。

棚屋前,活阎罗与血妖鲁雄、厉鬼苗光、卢大爷,以及四名打手,刚列阵停当。

“四海称雄,唯我独尊!”四海游龙在三丈外止步,举刀沉喝声如震雷:“活阎罗,把孟姑娘平安地交给在下带走,我饶你,而且拍拍手走路,如果不……”

“该死的孽龙,本副会主与你誓不两立!”活阎罗痛心疾首地厉叫,阎王令向前一指:“你……你为了一个女人,杀了本会许多弟兄,我和你拼了!”

四海游龙狞笑道:“你是非拼不可的,也注定了非死不可的,你要知道,要找一个具有惊世声威,拥有左右江湖盛衰实力、武功登螃造极而又敢拼死的人拼搏,而且能在众目睽睽下杀死他,这种机会太少太少了。

吕会主和你活阎罗,就是我踏破铁鞋要找的,具有上列条件的人,所以,我一定要杀死你的,我要让天下江湖同道知道,是我消灭了横行天下号令江湖的风云会。我,四海游龙才是名符其实的盖世之雄。”

活阎罗几个人,只感到毛骨悚然,这才知道事态严重,这才知道这次血腥事件的根由。

举目四顾,附近己没几个人了,杀声和叱喝叫号声渐远,双方的人正在林中奔东远北,你追我赶难分敌我。

不时可以听到左近草木丛中,传出求救的呻吟,不时飘来一阵阵血腥味。

原来紧跟着四海游龙进退的幻剑功曹,也不知道追人追到何处去了。

八比一,众寡悬殊。

但活阎罗却感到心底生寒,激怒的情绪一扫而空,不敢发起围攻,举起的阎王令反而不够稳定。

再定神打量眼前这位威风凛凛的年轻人,老凶魔不由机伶伶打一冷颤。

四海称雄,唯我独尊!这才是志在雄霸天下的盖世之雄形象,不知要有多少高手名宿在他的刀下倒下去。

鲜血和尸堆将会把他报送至声威霸权的最高峰。

大江两岸,有不少高手名宿倒下去了。

风云会的根基在大江,应该知道这个事实。

现在,来到大河两岸,立即有不少高手名宿倒下了,而风云会却首当其冲。

非拼不可,非死不可。

“你是个杀戮狂!”活阎罗嘎声叫,自己也感觉出叫声走了样。

“彼此彼此。”四海游龙居然有礼地欠欠身表示受教:“阁下绰号称活阎罗,你威震天下能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以杀戮得来的,你这狗杂种少在我面前充人样。

我宰了你活阎罗,至少有一大半江湖同道为我喝采,为我的杀戮而喝采,你不配指责我是杀戮狂!”

“你……”

“混蛋!你不下令围攻,要站在这里和我斗嘴皮子吗?”四海游龙一反常态,不主动攻击:“你应该在贵会弟兄的尸体前,举起阎王令发誓替他们报仇,将我四海游龙碎尸万段,对不对?”

附近,有风云会弟兄的尸体,也有侠义英雄的遗骸,四面都有搏斗的声浪传来。

“你们的事与我无关,我要求退出。”卢大爷向前走了两步,哭丧着脸申诉,一脸无辜相:“我只是冲苗老兄的交情,假我这地方让他们办事,我……”

“闭嘴!”四海游龙沉叱:“你这狗东西没有一点英雄气概,你只是一个玩弄诡计的怕死混蛋。咱们昨晚就住在你的庄院里,你所做的事在下一清二楚。

说与你无关?哼!你谋害了鬼神愁,用诡计伤了小魔女和另三位姑娘,你庄里躺了六七十个半死不活的庄丁打手,你敢说与你无关?你简直无耻……”

相距不足一丈,正是劈空掌力威力最可怕的距离。

卢大爷突然双掌连环拍出,是风乍起,重施故技,用七煞撼心掌绝技突下杀手。

“你在班门弄斧,哼!”四海游龙屹立如山,挺立以胸腹承受掌力。

一见魂飞曾经面对面用铁蒺藜突袭,三枚霸道铁蒺藜着反弹劳而无功,掌力绝对没有铁蒺藜袭击力聚于一点的威力大,及体便一泄而散。

卢大爷大骇,作势急退。

“去你娘的!”

刀光一闪,卢大爷的脑袋飞起三尺高,鲜血一喷,尸体仰面便倒。

冷酷无情的一刀,把活阎罗吓得心胆俱寒。

“这家伙是个疯子!”活阎罗惊怖地狂叫,像发风一样的倒纵入棚屋,从棚后如飞而遁。

血妖和厉鬼也胆裂魂飞,向两侧滚倒。

长啸震天,四海游龙狂冲而上。

这两位大名鼎鼎的残毒,看到四海游龙的狰狞杀相,和惊心动魄的刀光,怎敢抗拒?采用最正确的行动保命:滚倒躲避。

四个打手型大汉却不够机灵,反应不够快,掠慌地举刀剑封架,不知道主人活阎罗早已经走了。

刀光狂野地锲入、分张,血雨缤纷,人体分裂,人影一掠而过,裂尸掷倒。

四个人,没有一个是完整的。

“你飞不了天!”已消失在棚后的四海游龙大叫。

追势并不快,而且活阎罗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矮树丛内,不知去向。

“你会带我找到极乐天君的。”昂然急进的四海游龙喃喃自语,脸上涌起令人发寒颤的笑容,从另一方面追踪,从容不迫并不急于追赶。

棚屋例方的矮树下,钻出姜步虚和小魔女四位姑娘。

“这条蹩龙还真有几分霸才霸气呢!”姜步虚神色有点不安:“如果我说他一点也不在意孟姑娘的生死,你们相信吗?”

“像他这种具有人龙条件的人,很容易获得很多人凤的爱慕;但如想获得四海称雄唯我独尊的霸权,可不是容易的事。”

小魔女居然郑重说出一番大道理:“目下机会来了,孟姑娘算什么呢?以后,会有比孟姑娘强一百倍的人凤爱慕他,他又何必介意孟姑娘的生死,而轻易放弃雄霸天下的机会?我们撒手不管吧:大哥,除非你真对孟姑娘有意……”

“胡说八道:“姜步虚笑骂道:“我本来就不管他们的事,所以躲在这里避风头,谁知道他们又回到这里拼命,我那有能力阻止意外发生?。

现在乱得一榻糊涂,碰上任何一方的人都可能发生误会,不如重新躲到地窟里,等平静之后再出来,这就准备下去躲……”

话未完,他一跳两丈。

对面树影中一声急叫,闪出天涯怪气师徒。

“姜小子慢来!”天涯怪乞大叫:“是我老花子……”

姜步虚已准备身形再起,擒人的手已经伸出,闻声刹住脚步。

“你的狗爬术不错呀!”姜步虚调侃老花子:“我正打算打断你的狗腿呢!对付鬼鬼祟祟的人,最妙的办法就是揪出来揍一顿。两位是跟这些人来的?”

“昨晚就来了,好辛苦。”老花子向两位姑娘一翻怪眼:“你们两个丫头胆大包天,你们的老爹老娘昨晚几乎急白了头发,还不赶快脱出是非场?

你们两宫的人已经决定采取联合行动,在外面等卢大爷算帐,弄不好很可能与风云会冲突,极乐天君不会坐视卢大爷遭殃。”

“卢大爷已经死了。”小魔女指指不远处的尸体:“他又想扮猪吃老虎,被四海游龙砍掉他的头。”

“极乐天君是否能活着离开,还难以逆料。”辛云卿也表示不想立即离开是非场:“不可能与两宫的人冲突了,他自顾不暇呢!”

“笑子,你过来,有件事找你商量。”老花子不理会两女唠叨,向姜步虚招手,示意避至一旁说话。

“什么事?”姜步虚走近,两人向外移。

“干嘛神秘兮兮?”笑魔女跳脚叫:“南宫大叔,是见不得人的事吗?”

“多嘴婆!”姜步虚嘲笑小魔女的口头禅脱口而出:“男人对男人的话,姑娘们最好不要听。”

“啐!”小魔女当然不便窃听,乖乖地回避。

“想去救孟姑娘吗?”老花子拉着姜步虚远走几步,突然低声提出爆炸性的问题。

难怪老花子要躲开小魔女,要让小魔女知道,保证会醋海生波。

“我为何要救她?”姜步虚颇感意外:“我看她老爹并不焦急,甚至认为幻剑功曹有意制造危机,利甩四海游龙打前锋,以达到他们的目的呢!

我看穿了他,所以放手不再干预;本来我也打算利用她来达到我的目的,后来想通了,我的目的是找紫灵丹士和道全法师,求证一件事,其实不必利用她,也可以达到目的。”

“这个……你找紫灵丹士……”

“恕我不能说。”

“可是……”

“咦?我不明白,你们江湖四乞与侠义英雄之间,多少有点意气用事,面不和心也不和,似乎,你似乎十分同情他们呢!”

“我承认江湖四乞,都对紫灵丹士那些所谓正道人士,心存芥蒂不以为然。”天涯怪乞苦笑:“但与极乐天君那些人比较,侠义英雄们虽然并不可爱,至少这些人还不会作恶多端。孟姑娘如果不能脱出魔掌,日后的江湖风暴必定更为猛烈。”

“你是说……”

“风云会设有一处或两处秘密训练爪牙的地方,有计划地掳劫各门各道的有利用价值的男女,加以特殊的训练,也作为日后该会的忠实爪牙培养所。

极乐天君知道,江湖人士对子女的生死并不怎么介意,想利用孟姑娘胁迫幻剑功曹或紫灵丹士,事实上效果有限,甚至毫无效果。

但如果把各方的高手名宿子女,训练成风云会的忠实爪牙,结果如何?这就是迄今为止,极乐天君一直不曾利用所掳获的人质,提出乍为胁迫价码的原因所在,他根本就没有胁迫的打算,不图近功而着眼远利。

“唔!确是够狠够毒!”姜步虚脸色一变:“总有那么一天,孟姑娘会打出孟世家的旗号,替风云会誓死效忠,成为风云会的重要执事人才,甚至会向她老爹递剑。”

“这是可能的,该会的祖师堂三法师,就有令人移心变性的能耐,三妖道就是训练特殊人才的主事人。”

天涯怪乞诚恳地继续说:“小老弟,你不希望这种可悲的事发生吧?真要等到那一天到来,你的处境并不比幻剑功曹好多少,风云会必定全力对付你,日子是很难过的。

“你的意思……”

“把孟姑娘救出,防患于未然。当然,如果极乐天君死了,三法师也去见阎王,风云会瓦解土崩,这种可悲的事就不会发生了。

老花子冷眼旁观,除了你插手之外,决难挽救日后江湖更惨烈风暴,紫灵丹士那些人消灭不了风云会的首脑,四海游龙也靠不住。”

姜步虚感到有点毛骨依然,真有那么一天到来,日子的确很难过,届时风云会的实力,将庞大得足以主宰江湖,不难查出他的根底,那么……

风云会的人,就曾经打小魔女的主意,今后不会轻易罢手。

“你知道人质藏匿的地方?”他问。

“老花子辛苦了一夜,蛇行狗爬累得半死,老天爷也该大发慈悲,赏给一些酬劳呀!’天涯怪乞得意地说:“只是我老花子有自知之明,没有你参予,谁也休想成功,所以……”

“好,我答应你尽力,但没有保证。”

“连老天爷也不会给任何人保证,废话!”天涯怪乞大喜过望:“但千万别让丫头们知道。”

“为何?”他信口问。

“你少给我装糊涂。”天涯怪乞怪腔怪调:“小丫头对你生情,提起孟姑娘就冒火,把孟姑娘看成最可怕的情敌,要让她知道你要去救孟姑娘,保证会坏事。”

“那就把她们哄走……”

“你去哄哄看?保证会引起她更大的疑心。”天涯怪乞直摇头:“最好不要轻试,小丫头心眼多,机伶慧黠,愈哄愈糟,我敢给你打保票,她一定正在盘算如何套你的口风了。”

“也该试试呀!不试怎知?”

两人故作轻松,泰然自若谈笑着回到原处。

“我要猜三次,猜那些人怀些什么鬼胎。”小魔女果然先发制人,风目亮晶晶在两人的脸上搜视:“辛姐,你认为姜大哥是不是真正的男子汉?”

“那还用问吗?多笨的问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蛟索缚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