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索缚龙》

第33章

作者:云中岳

上一次交手,活阎罗三招便挂了彩,并不表示他比四海游龙差得太远,而是当时目的不在歼灭志在擒捉人质,也因急怒而大意失手。

这次,他特别留心不再躁急,一沾即走小心翼翼,希望能制造致命一击的好机。

这一来就像是游斗,表面上两人全力施展险象横生,事实却是有惊无险,四海游龙还真奈何不了他。

血妖与陶门主的恶斗,反而显得激烈无比。

两把刀漫天澈地狂舞,三丈方圆内全被血色与青色流光所笼罩,砭骨的刀气进发劲道远及三丈外,人影与闪烁刀光令人目眩。

第三者休想进入威力圈中插手相助,因此陶门主的七名子弟,只能在外围提心吊胆地戒备。

厉鬼苗光已看出苗头,四海游龙并不如想像中那么骁勇了得,活阎罗足以缠住这条龙,而陶门主所带来的七个人,似乎不像是真正的高手。

“咱们上吧!陈兄。”厉鬼向残怪叫道:“咱们先清除那些小辈,以免碍事。”

“也好,会主来了之后,将会发现这里已经不需担心,只有死人需要料理啦!”残怪欣然同意,向陈瑞夫妇一打手式:“鬼王,你夫妇俩请不要闲着好不好?助副会主早些打发孽龙升天,以免夜长梦多。”

陈瑞脸色一变,冷冷一笑;

“那狂小子根本不曾使用绝学拼搏。”陈瑞指指八方迫攻的四海游龙:“咱们任何人加入,都会引起他的杀机,保证谁上谁死,要是不信邪,你老兄何不试试?”

陈瑞夫妇是唯一知道四海游龙具有绝世神功的人,怎敢硬着头皮往鬼门关里闯?

“你们四大残毒的声威,比我夫妇低不了多少。”陈瑞的妻子冷冷地说:“真才实学甚至高出一分半分。试试一定会死的,你们本来就是这小狗的手下败将,千万不要逞能试尝加入,你残怪上去准死,可不要用激将法把我夫妻扯进去垫棺材背好不好?”

残怪受得了,厉鬼可就怒火上冲啦!

“会主花重金请你们来看热闹,简直是最大的浪费!”厉鬼咬牙说:“陈兄,咱们就上,让这位浪得虚名的九幽鬼王,知道本会人才济济,比他高明的人多的是,咱们上!”

残怪本想伸手拦阻,但厉鬼已先一步向激斗中的飞舞剑光冲去,也就争步奔出,左右齐上。

“愚蠢!”陈瑞抽口凉气说。

四海游龙听活阎罗说会主将到,因此心中早有打算。

他要等极乐天君到来后,再大发神威,剑上只用了三分劲,已经把活阎罗逼得八方游走,主宰了全局。

假使活阎罗不用游斗术争取时间,决难支持十招八招。

双方都在等,都有意拖延,都在争取时间。

如果有第三者加入,必定打破平衡局面,不论是那一方面的人加人,都会引起激烈的变化。

厉鬼与残怪不知厉害,冒冒失失地突然加入,受不了激鲁冲动,一头撞进了鬼门关。

“不……要……”活阎罗看出危机,狂叫着喝阻,仓卒间神功骤发,阎王令被迫行雷霆一击。

来不及了,四海游龙一声冷叱,剑上风雷强烈三倍,剑光有如九天劈下的进射电光。

“呢……啊……”惨叫声随狂乱的人影进发,从左右冲人的人影争剧反弹而出,洒出满天血雨,身躯反弹飞抛。

“我跟你拼了!”活阎罗厉叫,阎王令再次不顾一切狂挥。

“你死吧!”四海游龙再次沉叱,剑光疾射,响起一声破空的轻雷,光华炽烈三倍。

“铮!”阎王令接触剑尖,沉重的令比剑重两倍,竟然被剑震得向侧荡去,光华排空直入。

“咱们拼了他!”其他六名爪牙厉叫着举剑挥刀,发狂似的一拥而上。

“不可……”陈瑞狂叫。

叭达达怪响,厉鬼与残怪抛起的尸体摔落,腹裂胸开死状极惨。

活阎罗则暴退丈余,仰面便倒,咽喉现孔颈骨亦断,这一俭神乎其神击中不能中的要害部位。

剑光如万道金蛇乱舞,每射出一道电光,就响起一声轻雷,狂风大作,轻雷殷殷,四海游龙的依稀身影不易看清,剑光则强烈刺目惊心动魄!

人潮蜂涌而至,三法师最先达到。

“天雷霹雳……住手!”最先掠到的老道惊叫,意思是叫四海游龙手下留情,情急大叫,起不了任何作用。

叫声中,三个老道右手有七星剑,左手有拂尘,情急救人疯狂地扑上了。

人体飞掷,电光更为强烈,像是天地混沌。

风吼雷鸣,殷雷声惊心动魄,天地变色,尘埃飞扬。

血妖鲁维与陶门主,已被四海游龙剑毙活阎罗三个人所发的轻雷声所惊,停止恶斗向门坊察看,恰好看到六名爪牙被剑击中、挑飞,只惊得毛骨悚然。

接着是三位法师投入,风吼雷鸣的异象,把旁观的人吓得发寒颤。

见多识广刀法称神的陶门主,也感到澈体生寒。

响起一阵震耳的金鸣,人影四分,罡风徐止,雷声渐敛,血腥令人作呕。

六个爪牙的尸体抛向六方,是被剑挑飞的。

四海游龙站在尸堆中,脸色苍白大汁如雨,但举剑的手稳定如铸,气息有点急促,虎目彪圆,久斗之后依然威风凛凛。

三个法师分立三方,本来苍白的脸部变成灰色像是死人面孔,三支七星剑仍然发出隐隐震鸣,三支拂尘只剩下秃柄。

血妖鲁雄如见鬼魅,惊恐地后退,突然转身狂奔而遁,被死尸吓破了胆。

从此,四大残毒正式从江湖除名。

唯一幸存的血妖,也从此失踪。

“你……你这家伙好……好残忍……”对面那位老道嗓音不稳定,气色太差表示呼吸也出了差错:“你……你练成了霹……霹雳神功……你是雷……”

“我残忍?你混蛋!”四海游龙大骂:“三比一,接着六个人一窝蜂而上,我不杀他们,铁定了要被他们乱剑分尸。然后,你们三个狗养的牛鼻子老道联手狂攻,居然说我残忍,你简直混蛋加三级,呸!”

“你……”老道气沮,想发威却又心虚。

“我知道你们,神巫教三仙师,三个无所不为阴险恶毒的妖仙,曾移山倒海驱神役鬼。”四海游龙嗓门特大,威风八面:“我亲眼看到你押解着孟姑娘,躲入这处柘林地窟区,沿途施展妖术呼风唤雨,装神弄鬼吓人。

现在,如果你们使用妖术,我四海游龙必定斩尽杀绝为世除害,说一不二。你们九个人,最好不要倚多为胜……”

“蔡老弟,咱们也上去九个人……”陶门主大叫。

“没你的事!”四海游龙不客气地一口拒绝:“不许再有混战的情形发生,混战一发生人都走散了,这些胆小鬼四面八方一走,曾误了在下的大事,我要正大光明逐一产除他们,一剑一个绝不留情!”

三位妖仙情急救人,结果,一个人也没救到,反而让六个爪牙加快送命。

雷霆一击,灾情惨重!

霹雳神功,真有雷霆的惊世威力。

九幽鬼王陈瑞夫妇俩失了踪,被四海游龙的绝世神功惊破了胆。

其实,除了老道之外,其他的人根本不知道霹雳大神功是啥玩意,也没有人听清老道所说霹雳神功四个字的意义。

因为连见多识广的陶门主,也没听说过这种神功。

九幽鬼王陈瑞夫妻之的以溜走,并非被霹雳神功四字所惊走的。

四海游龙并没省答复老道的质问,老道的问题并没引起众人的注意,众人之所以惊骇,是被四海游龙杀人技术的残忍凶狠惊破了胆。

陶门主碰了一鼻子灰,乖乖闭嘴。

“原来你就是四海游龙。”老道的口气,似乎并不感到意外:“小辈,你并不是紫灵丹士的人,平空冒出你这么一个可怕的煞星,完全破坏了本会歼灭侠义群雄的大计,你……”

“闭嘴!少给我摆出受宽屈苦主面孔逞口舌之能!”四海游龙威风八面大叫:“不错,我就是我,与你们双方的人无关。你风云会的狗屁大计,影响了我四海游龙的利益,一切后果必须由你们负责,唯一解决之道是必须有一方去见阎王。

你们已获得充分的时间喘处,精力已复,现在,一个一个上,我四海游龙盖世之雄,不希望我的对手是懦夫胆小鬼。

你们必须像个英雄一样,公平地一比一拼死活,不是你们死光,就是我四海游龙摆平在这里,你上!”

他简直就在说废话,三个法师猝然霹雳一击,也几乎力尽崩溃,谁还敢和他一比一作英雄式的拼死活?

“你这孽障为了一个女人……”

“为女人丢命甚至丢江山,平常得很。”四海游龙抢着说“你们胆敢劫持孟姑娘,想利用好来迫我,犯了最大的错误,必须为误错而付出可怕的代价。

你们为了一个女人,可以付出百十条人命作代价,我四海游龙为了一个女人,杀掉百十个人又有何不可?

反正你们愿意付,我就了杀,甚至洗村屠城,在我来说,都不算是严重的事,我在等你们的会主,带更多的人来让我杀。”

“大法师,把孟念慈交给他好了。”穿男装的太真玄女在一旁大声说:“他和鬼神愁都不是紫灵丹士的人。副会主由于心怀激忿,不顾属下兄弟们的反对,坚持掳劫孟念慈,不在乎得罪第三方的人,而至损失了许多弟兄,副会主也因而送了命。

把人交给他,要他置身事外,他如果拒绝,毙了孟念慈再和他拼命尚未为晚。”

太真玄女的用意很简单,把孟姑娘带出来谈条件,以人质的生死作为谈条件的本钱,进退裕如可以主宰情势。

她认为将刀架在孟姑娘的脖子上谈条件,必定可以挽回眼前的颓势。

“好,去把她押来。”大法师不得不出此唯一策略,目下人手不足,进退两难,委实没有放手一拼的勇气。

“孟姑娘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最好准备承受蔡某的霹雳搏杀!”四海游龙语气极为凶狠。

“阁下不要欺人太甚。”大法师怒火上冲:“不要逼风云会集中全力,以破釜沉舟的决心,明暗俱来和你决死,就算你有三头六臂……”

“老道,你也不要料错我四海游龙的决心。”四海游龙凶狠地说:“也许你会动用一两百个敢死好汉,或者出动五百,甚至一千的人来对付我,我却不信把这五百或一千个敢死好汉斩光杀绝之后,还有人敢来找我送死。

你们这些人争名夺利也许表现得非常勇敢,但勇于送命的决不会有上百上千之人。你就没有被我一剑宰掉的勇气:“

咄咄逼人,霸王面孔的气魄表露无遗。

大法师心虚的神情,也溢于言表,还准备回敬几句场面话,但一触及四海游龙杀机炽盛的虎目,只感到心底生寒,打一冷颤,硬将话咽回腹中,咬牙切齿向太真玄女挥手示意,太真玄女急急走了。

气氛紧张,双方的人屏息以待。

片刻,紧张的气氛,因太真玄女的重现而濒临爆炸边缘。

“大法师,大事不好!”太真玄女老远便尖叫:“地窟是……是空的,人质与看守全……全部失……失踪……”

“混账!你们胆敢戏弄我四海游龙!”四海游龙爆发了,手一动长剑出鞘。

一声厉吼,三位法师同时双手齐挥,蓦地狂风乍起,烟雾涌腾,利器破风声慑人心魄,刺鼻的异味随风飘散,眩目的闪光有如乱舞的金蛇。

三妖仙先前来不及施展妖术,现在总算抓住机会了。

夸口说狠话吹牛是一回事,面对事实又是另外一回事。

四海游龙并非真的不怕妖术,对迷香毒物更深怀戒心,大喝一声,左手迅疾地拔出有臂套的小匕首,贯入烟雾涌胜的暗影内,从斜方向飞跃而起,远出三丈外再折向抄三妖道的退路,不敢从烟雾中穿越。

陶门主更是心惊,领了七名弟子急退。

三法师七男女不见了,四海游龙也不知追向何方。

烟雾终于消散,陶门主看到一名妖道的尸体,肚腹贯入四海游龙射出的小匕首,锋尖向斜上方穿透了腹膜。

想必是仰面用鱼龙反跃身法退走,被匕首贯入腹部向上斜穿而透腹膜,一击致命。

跟随三法师听候使唤的人,并非是超尘拔俗的高手,当然也不是普通的随从侍役,必须有事时能派得上用场,至少能看守捉来的人质,行动时能配合得上三位法师。

四个随从两男两女,两女的身分地位相差悬殊。

太真玄女人称南海妖女,蓬莱宫的一宫之主,武功修为与名头,比四大残毒有过之而无不及。

另一位毒蝎五娘,就着得太远了。

毒蝎五娘是开封绑架主谋点龙一笔的同谍,与点龙一笔只能算是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蛟索缚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