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索缚龙》

第34章

作者:云中岳

紫灵丹士和道全法师走了,这两位仙不敢不前往应约。

包括孟姑娘在内的八个人质,经过高手名宿的澈底检查,发现不但任督二脉有异,连其他十二经脉也有异象。

谁也不知道是被何种手法所制,没有人敢自告奋勇疏解,谁也不敢负疏解错误的责任。

两老道一走,五湖散仙与大悲僧十方行者,气势汹汹到了两宫的人占住的大宅前。

天涯怪乞师徒首先外出,九天飞魔与辛夫人也神色冷然步出门外。

双方都不友好,气氛一紧。

“我想,有人要思将仇报了。”天涯怪乞嗓门特大:“老花子多管闲事,今天恐怕过不了关。”

“就算你今天过得了关,日后也将日子难过,南宫老弟。”九天飞魔也声震四野:“多年前,老夫与十方行者曾经搞得很不愉快,所以在开封他一看到我的女儿,就油然兴起歹毒的报复念头。

老弟,这些人惹不得,惹了保证灾祸连绵不断,管他们的闲事那还了得?呵呵!老花子,这可是你自找的,怨不得人了!”

“谁要是不讲理。”辛夫人阴森森地接口:“我玉修罗决不饶人。我不过问他人的阴谋诡计,但这些阴谋诡计必须不损害到我辛家的人,而且,我对恩将仇报的人深痛恶绝:“

明白地表示三方面组成了联合阵线,也明白地表明进行强力的反击,任何人挑衅,等于是挑起另一场恶斗。

五湖散仙的门气总算温和:“贫道要知道诸位援救敝同伴的经国,不得不前来打扰。孟姑娘八个人,根本不明白诸位是如何把她们救出的,只知突然神智昏迷,醒来便受到诸位的控制了。”

“如何将人救出,那是鬼神愁的事,他不会泄露本身的所学。我老花子其实也弄不清他所用的手段。”天涯怪乞冷冷地说:“老道,你想证明什么?”

“想证明我们是风云会的人?”九天飞魔沉声说。

“丘施主主勿火上添油。”五湖散仙提出警告。

“难道不是吗?”九天飞魔不在乎老道的警告:“昊一真人,你们肚子里那点点牛黄马宝,老夫一清二楚,你何不明明白白说出你们所要说的话来?”

“丘老哥,你这种推论我老花子不敢苟同。”天涯怪乞抢着说:“他们的人被风云会正正当当擒走,这不会是假的吧?”

“是不假。”

“那……”

“风云会崩溃在即,大势已去,为避免对头赶尽杀绝,因而采取平安交还人质策略。”九天飞鹰大声说:“这就是两国相争,战后交换俘虏的老把戏。老花子,这就是他们的意思,认为咱们穷途末路,不得不耍手段把人质交还给他们。昊一真儿老夫没猜错吧?”

“有此可能,不是吗?”五湖散仙冷冷地反问。

“如果老夫否认呢?”

“贫道要证据。”

“老天爷!一切皆不出鬼神愁所料,这小家伙委实令人佩服。”天涯怪乞苦笑:“我这个成了精的老江湖,见识和智慧都不如他这个初闯道的小伙子,惭愧!老道,鬼神愁早已料到你们会玩这种把戏。”

“贫道不该要证据吗?”

“该,真该。”天涯敢乞举手一挥:“所以,咱们把看守人质的两个爪牙弄来了,名号颇为响亮的巫山云雨神官宫主巫山神,她的口供绝对可信吧?你信不信?”

“那得看怎么样问口供。”

“好,咱们当天下江湖同道之面,问这位名号响亮的巫山神女怎么说。”天涯怪乞用大嗓门宣布,广场四周的江湖群雄纷纷向这里移动。

“喂!有那两位问口供专家,肯大公无私地一献身手?欢迎相助。”

“且慢!”五湖散仙脸一沉:“贫道要把人带走郑重地讯问……”

“放屁!”走近的一名豹头环眼的中年人,怪眼一翻历声叱骂:“你一点也没有一代高手名宿的风度,说的话不带半点人味。

哼!人不是你们擒获的,你凭什么要带走?是不是怕在这里公开讯问,暴露你们正邪双方的阴谋?抑或是摆威风给江湖同道看?”

“孽障可恶!”五湖散仙勃然大怒。

“你最好安份些,不要用屎尿糊自己的脸!”中年人双手叉腰,大环眼怒张:“你如果敢撒野,我要不把你整得哭爹叫娘,就取销我八荒瘟神的名号!”

八荒瘟神,比九州毒王更令人害怕的魔道巨擎;九州毒王用毒,八荒瘟神施瘟役;用毒还可以控制少数人的死活,瘟役会死人一大堆。

五湖散仙打一冷颤,大悲僧与十方行者脸色骤变。

小魔女与辛云卿,肩上打着巫山神女和无双秀士,大踏步走出门到了广场,将人往地上一放。

“人还没弄醒。”小魔女踢了昏迷不醒的巫山神女一脚,退至一旁:“片刻就会醒来,是好是分开问门供,一个一个问……”

“小丫头,你不要在班门弄斧,看我八荒瘟神的手段,我是问口供的专家。”八荒瘟神走近,在百宝囊中掏法宝:“大罗天仙,也会乖乖地把他的八辈子前生往事,巨细无遗招出来!”

怒啸震天,群雄惊恐地急急退回原位。

“吕会主来了!”有不少人同声大叫。

足有了三十位男女,风云会的残余赶来了。

极乐天君和两位法师领先.三十位男女气涌如山冲入广场。

五湖敬仙与两僧急撤、大宅内的伏魔剑客一群人,纷纷抢出列阵,正邪双方的实力依然相当。

天涯怪乞与两宫的人,也涌出列阵戒备。

八荒瘟神从容不迫,退至一旁袖手旁观。

紫灵丹士和道全法师不在,五湖散仙昊一真人便成了主事人。

极乐天君盛怒而来,按理双方已经过多次大规模拼搏,目下已是决定性的最后残局,双方见面唯一的情势是尽快全力生死相决,结束最后的残局。

可是,极乐天君却不曾立即发起抢攻,对方已占据中枢长骗深入,不发起抢攻极为反常,不合情理。

“紫灵丹士为何不出来?”极乐天君厉叫:“五湖散仙,你在弄什么玄虚?”

“紫灵道友不在。”五湖散仙脸色不正常:“这里,贫道可以作主,要和要战,吕会主划下道来,没有什么玄虚。”

“是你策划毁了本会的中枢?”

“是鬼神愁所为,与贫道无关。”

“不是四海游龙那畜牲?”

“紫灵道友控制不了四海游龙,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八荒瘟神向九天飞魔打手式,然后缓步上前。

“喂!你们怎么啦?”八荒瘟神大叫:“你们两方死仇人敌面面相对,所说的话怎么像在打哑谜?咱们这些作壁上观的人,怎么听不懂?”

九天飞魔惜春宫的人,首先向屋内退。

万毒宫的人,也和天涯怪乞师徒向后撤。

广场侧方站出出两个年约半百出头,穿了村夫庄但佩了剑的人。

“八荒瘟神,阁下不明内情、当然听不懂啦!”那位佩了光秃秃的佩剑的村夫朗声说:“他们不是在打哑谜,而是情势失去控制,不得不用默契来打交道的权宜手段。”

“你知道内情?”八荒瘟神问。

“概略知道。”

“说说看。”

“早些时候白杨坡风云会与正义锄姦姦团约会,被四海游龙和鬼神愁捣乱,不欢而散,情势便失去控制。

因此双方的主脑人物,利慾熏心认为对对方都具有潜在威胁,必须破除成见暂时采取暗中合作,先除去潜在的威胁保障自己的权益,牺牲一部分正义感特别强烈,以及态度极端强硬的人,以便将潜在威胁的人引出,所以订了一个什么临时协议。

这临时协议只有少数人知道,我敢和你打赌,这所谓潜在威胁,一定指正义锄姦团,你心不信?”

“我当然相信。”八荒瘟神说:“我明白了,由于控制不了四海游龙,又钻出一个多事的鬼神愁,情势因而失去控制,所以才有目下的结果。

老兄,他们恼羞成怒了,再不走就得遭殃啦!哈哈哈……谁敢追来,我八荒瘟神要他死无葬身之地,哈哈……”

长笑声中,钻入屋中形影俱消。

极乐天君身后,跃出八个暗器名家,四个扑向八荒瘟神,四个扑向两位村夫。

八荒瘟神走了,两村夫也飞掠而走。

四周的江湖群雄,见机一哄而散,咒骂着逃出工场,以免遭池鱼之灾被杀灭口。

两宫的人从屋后撤出,穿林而走。

八荒瘟神赶上了九天飞魔,一面走一面咒骂。

“喂!瘟神。”天涯怪乞赶上叫:“你在后面洒放瘟役,谁来善后?你……”

“你别胡叫好不好?”八荒瘟神笑了笑道;“八荒瘟神已经年近古稀,你看我像个古稀老人吗?”

“哎呀!你……冒充的?”

“他姓黄,黄天中。”九天飞魔替天涯怪乞引见:“他的武功不怎么样,更不会使用瘟役,但他的老哥八荒狮黄天才,却是功臻化境的天下八大神秘尚手之一。”

“要不是冒充瘟神,那些混蛋不发疯似的进攻才怪。”黄大中就:“所以我要丘老哥赶快走。风云会有不少可怕的暗器名家,一拥而上暗器齐飞。你们就算有万毒宫撒毒,自己也难免有损失,犯得着吗?”

“我猜,那两位仁兄一定是正义锄姦团的人。”天涯怪乞肯定地说:“他们一直就不露面,神出鬼没隐身有术,只有他们才知道正邪两方订了临时协议,果然神通广大,难怪正邪双方都把他们看成潜在威胁,不惜暂且放下深仇大恨,暂时合作对付该团。”

“丘老,你们有何打算?”后面的辛夫人高声问。

“去看看鬼神愁.与两老道交涉的结同,如何?”

“好,小心他们近来……”

“放心啦!工场内短期间不可能平静、协议的秘密揭开,受骗的人怎肯甘心,保证吵吵闹闹没完没了,那有时间来追我们”

九天飞魔信心十足地说:“而且,四海游龙还在里面追寻孟念慈,假使闯进工场,不天翻地覆才怪,那小子任何人也控制不了他!”

“姜大哥例外。”小魔女信心十足地说。

紫灵丹士与退全法师,在侠义道中声誉极隆,名列九仙,武功与道术皆出类拔萃,是这次正邪勾心斗角的主事人、可以冠冕堂皇拒绝任何人的胁迫。

他们可以不理会姜步虚的要求,将约会置之不理,侠义群雄不会怪他们处理不当。

但情势不由人,不由他们置之不理。

姜步虚选择现身的时地极为适当,众目睽睽有目共睹,两老道位高辈尊,能拒绝吗?

何况有八个人被制了无人可解的经脉,能置之不理吗?

最重要的是,两老道有对付得了姜步虚的自信,而且认为大局已定,风云会的威胁已除.估计错误,以为姜步虚是唯一的遗患,正好一举加以清除。

两人并肩沿小径北行,一面走一面低声商量对策。

“咱们如果不能活捉他,孟姑娘八个人后果难以逆料;”道全法师的门气,并不如想像中那么乐观:“就算能活捉他,他横定了心不解孟姑娘八人的禁制,宁可同归于尽,咱们同样束手无策。混账东西!他吃定我们了。”

“放心啦!道友。”紫灵丹土却显得信心十足:“这小辈初闯江湖,而又缺乏雄心壮志,表示胆气不足,胆气不足的人必定怕死,他决不会宁可同归于尽。哼!只要擒住了他,我要他生死两难,看我怎样摆布他。哼!”

“你真能确定对付得了他?”道全法师正色问。

“那是一定的。”紫灵丹士信心十足:“上次我急于救人,那一掌没能运足全劲,他也幸运地藉势前冲减少受力,所以能逃脱摧心腐髓大劫。

道友,我可以明白告诉你,这小辈除了巧斗出色之外,武功修为根基差得远。只要你能有效地替我堵死他的逃走之路,我一定可以活捉他,要他神形俱灭。相信我,道友。”

“希望如此。”道全法师语气中仍然有点缺乏信心:“虽然不会有旁人目击,希望用不着我插手,毕竟你我的声望地位,联手向一个初出道的小辈攻击,会引起江湖朋友的非议,影响咱们的威信。”

“道友,你可不要误事啊!”紫灵丹士皱着眉头说。

“我会做我该做的事。”道全法师苦笑:“咱们都活了一大把年纪,看破世情,明时势知利害。这次咱们结合同道开封之行,大多数人此行名不正言不顺,恐怕只有贫道和昊天一剑白施主。是受害最重,理直气壮必须参予讨公道的人。按理,贫道应该全力以赴,与风云会誓不两立。”

“道友,你后悔了?”

“后悔什么呢?”道全法师叹了一口气:“我不是说过,活了一大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蛟索缚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