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索缚龙》

第35章

作者:云中岳

工场三栋大宅静悄悄,只有一栋大宅内有人走动。

那是以五湖散仙为首的侠义英雄们歇息处,里面的人正忙碌地救死治伤。

跟来看热闹的江湖群维,早已看出情势恶劣,不宜作壁上观以免殃及池鱼,一哄而散不想等结果了。

因此,这些人并不知道正邪双方,最后用何种方式了断,料想主事人紫灵丹士不在,不会有结果。

工场内并没发生进一步的搏杀,局外人无法知道到底发生了何种变故。

四海游龙气冲冲地到达工场,手中剑血迹斑斑,护臂套上的两把巴首不在了,发出就无暇回收。

他的箭袋中,铁翎箭仅剩下四支。

没有人跟随他行动,其实没有人跟得上他。

工场外侧的柘林内,百余匹健马散布在四周。

唯一迎接他归来的,是他的宝马玉顶。

亲热地轻抚闻声驰近的宝驹,他的目光落在大宅门外两个警卫身上,两警卫神色漠然,把他看成陌生人。

他本来就不理会这些人,仅与孟家的人打交道,需要他领导时他才出面,这些人是否肯听他的指挥,他毫不介意,因此在搏杀时他任意的奔东逐北,独来独往不管是否有人跟在后面进退。

迄今为止,十方行者一直不曾为了计算小魔女的事,专诚向他道歉,昊天一剑那些人也很少理睬他。

连局外人也已经看出,真正出尽死力的人是他。

紫灵丹士那些人皆在玩弄阴谋上耍手段.即使双方的主力狭路相逢遭遇,也各找对手一哄而散。

除了他,真正肯拼命敢拼命的人并不多.

神刀门是肯拼敢拼的人,结果是全军覆没。

不肯拼敢拼的人,常会获得幸运之神眷顾;肯拼敢拼,死得最快。

他牵着玉顶,走近门外的警卫。

“孟姑娘被救回来了?”他冷冷地问。

“是的。”一名警卫也冷冷地回答。

呼出一口长气,他飞身上马。

“蔡兄,不进去看看孟老前辈吗?”警卫这才显得焦急:“孟姑娘他……”

“不必了!”他断然拒绝:“我问过毒蝎娘,她也是看守人质的警卫,招出八个人质,事实上受到优渥的待遇。

而你们这些所谓正道侠义英维,对一个不相关的人也用酷刑凌辱,对一个小晚辈毫无羞耻地加以计算。诸转告孟老伯,我在县城等他一同返乡。”

“蔡兄……”

玉顶扬蹄,向棚口急驰。

他所指对一个不相关的人用酷形凌辱,指的是姜步虚在柏家的遭遇;对一个小晚辈毫无羞耻地加以计算,指的是十方行者对付小魔女的事。

这里已没有他的事了,唯了待办的事是护送孟姑娘一家人返乡。

“孟姑娘受了伤!”另一名警卫情急大叫。

他吃了一惊,勒住坐骑转头回顾。

他唯一的关切,唯一的眷恋:孟念慈。

“是被鬼神愁制了经脉,连紫灵丹士老神仙也无法疏解。”警卫抓住机会,简单明了地说出原因。

兜转坐骑驰回,他扳鞍下马,大踏步往里闯。

另一座大宅的屋角,姜步虚隐身在暗处不住摇头。

“这大白痴似乎真的英雄过不了美人关。”姜步虚自言自语:“真是当局者迷,他居然对所有的事不起疑心。我会弄到你的,我不急。”

站在床边,四海游龙脸红脖子粗。

包括孟姑娘八个人,他都详加检查过了,以最高明的导气搜脉术一而再试探,全都证明主要的玄门任督二脉,的确有明显的不顺现象,却又不知道变化出于何种原因,说不出所以然来。

说不出所以然,当然无法疏解,也不敢用真气导引术尝试,难怪他脸红耳赤。

四海称雄,唯我独尊?他连爱侣的经脉如何被制也不懂,如何唯我独尊?

“水泰,真的无法疏解吗?”下床整理衣裙的孟念慈,羞红着脸不安地问。

“惭愧,我真的无能为力。”他总算知道谦虚了:“姜小子这该死的家伙,可能真有些鬼门道令人莫测高深。”

“那么,我是非到柏家等候他不可了。”孟念慈叹了一口气,脸色不正常时青时白,双手呈现颤抖:“如果知道他在何处,你会去找他吗?我担心的是,你奈何不了他,他一而再戏弄你,他才是唯我独尊的天下之雄。”

像一记焦雷,一记闷棍,狠狠地打在他的头上,爱侣竟然也把他看成弱者,毫不留情打击他的自尊。

也许,这是老实话,老实话通常会伤人。

出于爱侣之口,比锋利的刀更具威力。

“我会找到他的!”他气冲冲地往房外走:“我会把他像牛一样牵来,他不配和我争天下之雄,更不配和我争女人!”

“昊一真人和白老伯,知道他在何处藏身。”孟姑娘跟在他身后出房,没看到他脸上怒涌的杀气。

“好,我去找五湖散仙,找昊天一剑!”

“永泰……”

“不要为我担心。”他愤愤地说,没留意孟念慈变异的嗓音,没看到姑娘惨变的脸色,大踏步走了。

玉顶轻快地驰入卢庄的东庄门,栅门大开,偌大的庄院,外面竟然不见有人走动。

这是通向柘林工场的庄门,平时只有本庄的人往来。

柘林打打杀杀,卢庄本来没受到波及,但工场内死了不少无辜的打手,连卢大爷也成了冤死鬼。

抬回不少受伤的人,以及中毒等候恶运的一些庄丁,按理,庄内应该闹翻了天,必定有不少人哭哭啼啼的。

可是,一片死寂。

四海游龙固然骄傲自负,鲁莽暴躁,一但碰上真正的凶险情势,他反而显得机警精明。

没有人在外走动,他提高了警觉。

一姓的村庄,必定有祠堂。卢庄的祠堂颇为壮观,连进叠厢占地甚广,足以容纳全庄子弟在内聚会。

他在祠堂前下马,挂上鞍玉顶宝驹便自行离去。

踏上阶,拍拍巨大的门廊核,发觉居然是石制的,这一带罕见能制石拄的大石。

仔细察看紧闭的三座大祠门,心中疑云大起。

小村庄的祠堂,犯得着大花工本,建造如此壮观坚牢有如城门的大祠堂?

警觉心更为提高,他仰天吸入一口长气,伸脚推推中门的门扇,沉重的内部裹铁门扇向内启。

里面暗沉沉,神案上面更暗,空敞的厅堂由于门宙紧闭,显得幽暗阴森,视界不良。

“姜小子,你给我滚出来!”他向幽暗的厅堂大叫:“难道你想变兔子,等我把你赶出来吗?”

“嘻嘻呵呵……”里面传出嘲笑声,笑声不高,含含糊糊,真有点像姜步虚嬉皮笑脸时,所发的嘲弄怪笑声。

他哼了一声,用脚推开另一扇门,由于光线增加了一倍,里面的光度也增加了,已可看清巨大的厅柱,以及大神上面的华丽各式法器。

“你不打算滚出来吗?”他沉声问。

笑声消息,看不见任何活动的物体。

“太爷不想浪费时间搜屋。”他冷冷地说:“我去做火把往里丢,别人能在工场的房舍放火,我当然能烧仇家的祠堂。

反正我已经宰了卢大爷,他已经用不着这座祠堂了,最好连庄子也一起烧掉,我本来就是杀人放火的专家!”

他再冷笑一声,转身便走。

劲风呼呼,有物从厅内飞出,一声怪响,一张长凳在他的背部四崩五裂。

不错,很像姜步虚戏弄他的手法。

一声怒叫,他转身飞跃人厅。

“蹩龙小心……”他转身跃出的刹那间,外面不远处传来他熟悉的叫声。

没错,是姜步虚!

姜步虚在屋外,正向他提出警告。

这一叫,救了他的命。

心念一动,神动功发,跃出的身躯缩小,浑身成了金刚不坏的物体,同时,长剑也出鞘,撒出了重重剑网,劲烈的剑绵绵爆发,风雷乍起。

足有二、三十件可怕的暗器,从三方向他集中攒射,穿透劲烈剑的异啸惊心动魄,击中身躯像是暴雨打残花。

没有人能从这种暗器阵中幸存,猝然的突袭足以将天下第一高手送下地狱。

一见魂飞的铁蒺藜也可以破内家气功,面对面突袭也伤不了他。

神功启运,天下间除了少数特殊暗器之外,想伤他不是易事,暗器近体便会反弹崩飞。

砰然纵落,来一记侧滚翻,身形刚升,剩下最后四支的铁翎箭已先行破空,人影矢矫,有如电火流光,射出厅外砰然坠地,再向前翻滚,手脚一伸,蜷缩如猬。

没有人追出,却传出濒死者的叫号,有人被铁翎箭击中,而且不止一个人。

他蜷缩在广场前缘的石阶下,像是死了。

片刻,踱出一个面目阴沉的中年人。

“没错,他死了!”这人审视片刻,向厅内兴奋地大叫,再一跃下阶向他扑落。

人影暴起,剑光似奔电。

中年人的头飞起,尸身仍向前飞出。

踏上阶,拍拍巨大的门廊核,发觉居然是石制的,这一带罕见能制石拄的大石。

仔细察看紧闭的三座大祠门,心中疑云大起。

小村庄的祠堂,犯得着大花工本,建造如此壮观坚牢有如城门的大祠堂?

警觉心更为提高,他仰天吸入一口长气,伸脚推推中门的门扇,沉重的内部裹铁门扇向内启。

里面暗沉沉,神案上面更暗,空敞的厅堂由于门宙紧闭,显得幽暗阴森,视界不良。

“姜小子,你给我滚出来!”他向幽暗的厅堂大叫:“难道你想变兔子,等我把你赶出来吗?”

“嘻嘻呵呵……”里面传出嘲笑声,笑声不高,含含糊糊,真有点像姜步虚嬉皮笑脸时,所发的嘲弄怪笑声。

他哼了一声,用脚推开另一扇门,由于光线增加了一倍,里面的光度也增加了,已可看清巨大的厅柱,以及大神上面的华丽各式法器。

“你不打算滚出来吗?”他沉声问。

笑声消息,看不见任何活动的物体。

“太爷不想浪费时间搜屋。”他冷冷地说:“我去做火把往里丢,别人能在工场的房舍放火,我当然能烧仇家的祠堂。

反正我已经宰了卢大爷,他已经用不着这座祠堂了,最好连庄子也一起烧掉,我本来就是杀人放火的专家!”

他再冷笑一声,转身便走。

劲风呼呼,有物从厅内飞出,一声怪响,一张长凳在他的背部四崩五裂。

不错,很像姜步虚戏弄他的手法。

一声怒叫,他转身飞跃人厅。

“蹩龙小心……”他转身跃出的刹那间,外面不远处传来他熟悉的叫声。

没错,是姜步虚!

姜步虚在屋外,正向他提出警告。

这一叫,救了他的命。

心念一动,神动功发,跃出的身躯缩小,浑身成了金刚不坏的物体,同时,长剑也出鞘,撒出了重重剑网,劲烈的剑绵绵爆发,风雷乍起。

足有二、三十件可怕的暗器,从三方向他集中攒射,穿透劲烈剑的异啸惊心动魄,击中身躯像是暴雨打残花。

没有人能从这种暗器阵中幸存,猝然的突袭足以将天下第一高手送下地狱。

一见魂飞的铁蒺藜也可以破内家气功,面对面突袭也伤不了他。

神功启运,天下间除了少数特殊暗器之外,想伤他不是易事,暗器近体便会反弹崩飞。

砰然纵落,来一记侧滚翻,身形刚升,剩下最后四支的铁翎箭已先行破空,人影矢矫,有如电火流光,射出厅外砰然坠地,再向前翻滚,手脚一伸,蜷缩如猬。

没有人追出,却传出濒死者的叫号,有人被铁翎箭击中,而且不止一个人。

他蜷缩在广场前缘的石阶下,像是死了。

片刻,踱出一个面目阴沉的中年人。

“没错,他死了!”这人审视片刻,向厅内兴奋地大叫,再一跃下阶向他扑落。

人影暴起,剑光似奔电。

中年人的头飞起,尸身仍向前飞出。

“我等你们出来!”他将剑高举,向厅门大吼:“四海称雄,唯我独尊!懦夫们,我四海游龙要斩绝你们!”

埋伏偷袭失败,里面的人不得不出来了。

他一怔,疑云大起。

五湖散仙和昊天一剑,斩钉截铁的告诉他,鬼神愁躲在祠堂里睡觉歇息,卢庄的人怕得要死不敢赶人。

又说,风云会的人已经逃掉了,残余不足廿人,往南逃返回湖广山门重整旗鼓,今后必将潜踪匿迹,不敢暴露身分了。

眼前涌出的人,却是会主权乐天君、两位大法师、一剑横天、泰山逸客、快活刀田野……共有主十人之多,风云会的残余精锐全在此地。

这里距工场近在咫尺,侠义英雄们的消息如此差劲?可能吗?

终于,脑海中灵光乍现。

现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蛟索缚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