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索缚龙》

第36章

作者:云中岳

姜步虚似乎忘了身后有一个四海游龙,不时扭头和两位姑娘有说有笑。

终于,他发现了四海游龙愤怒凶狠的目光。

“喂!蹩龙。”他嘲弄地叫:“我看到你的鬼眼珠子骨碌碌乱转,一副心术不正的鬼模样,正是所谓鬼头鬼脑一副贼相,你在打什么鬼主意?”

“打宰你的妙主意!”四海游龙语气充满凶狠:“不宰你此恨难消!”

“你行吗?哈哈……”

“太爷上了你的当……”

“你少臭美。哈哈!大英雄上当,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至于你要宰我的念头,笨得无可救葯,那是荒谬的自杀笨主意,我可不想宰你,宰掉你我就没有够份量的对手啦!无趣之至。”

“你……”四海游龙虎目怒睁,玉顶跃然慾发。

“你想冲上来撒野?哼!”姜步虚脸一沉,不怒而威,玩世的神情消失无踪:“我警告你,别让我失去耐性,尤其不要激起我狠揍你一顿的念头,给我放乖些。要是不愿跟走,受不了我的嘲弄,你的宝驹脚程快,可以加上一鞭逃命,我决不会追你。”

“追你也追不上,哼”

“命是你的,我为何要追你?”

“我根本不相信你已经用定时丹制我。”

“哈哈!你何不问问辛小宫主?”姜步虚大笑:“喂!云卿,要是不给他服解葯,他会死吗?”

“那是一定会死的。”辛云卿掩口而笑。

“所以,他不敢逃跑……”

四海游龙咒骂一声,策马前冲。

“我要揍得你鼻青脸肿:“姜步虚兜转马头怪叫:“这可是你自找的。”

四海游龙吃了一惊,及时勒住了坐骑。

“总有一天,我……”四海游龙咬牙叫;

“你又怎么啦?造反?哼!“姜步虚用马鞭向前面一指,声音提高了一倍:“你走前面领路,我要时时刻刻盯着你,免得你转坏念头,快!”

四海游龙不加理睬,玉顶四蹄屹立如山。

“你皮痒了,我要抽你一百鞭,以为抗命者戒!”姜步虚暴怒地抽出缚龙索。

四海游龙一惊,玉顶从侧方绕出,超到前面去了,不想被缚龙索抽一顿。 ’

“你给我好好记住。”姜步虚厉声说:“你是我的俘虏,胆敢不听我的,我保让你会后悔,我一定把你揍得哭爷叫娘!”

“你这混蛋……”

姜步虚策马前冲,玉顶也急驰,四海游龙只骂了半句,一看不对只好逃。

“不要逼他了,”小魔女真有点不忍。

“我就是要磨练他。”姜步虚无意追赶,缓下坐骑:“这小子鲁莽暴躁,早晚要碰大钉子头破血流;甚至会送命。他这种性情,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大英雄,只能成为人见人怕的豪霸,要不得!”

“哦?你打算……”

“造就他。”姜步虚瞥了后面低头沉思的辛云卿一眼:“他们是相亲的一对……”

“你说什么?”小魔女没听清他的话。

“没什么,走吧!”

他本来想解释,辛云卿很欣赏四海游龙的英雄气概,欣赏就可以产生好感和爱意。

四海游龙显然不可能再死缠住孟念慈,辛云卿比孟念慈强多了,两人才貌相当,不难成为令人羡慕的一双江湖仙侣。

当局者迷,他忽略了辛云卿对他的情意,忽略了辛云卿注视他的绵绵眼波,还真以为辛云卿对四海游龙有好感,所以有意促成这一双美好姻缘。

小魔女性情爽朗,可不像辛云卿那么矜持含蓄,早就看出辛云卿对姜步虚的感倩,所以有意偕事云卿同行,却没发觉姜步虚真正的想法心意。

这也难怪,双方是对头,怎么可能替两人撮合?

午间在一座小市集打尖,两宫的人已先包下了一座食店预留了一桌给姜步虚四个人进食。

姜步虚却另有花招,命店伙计搬一张长凳搁在食棚侧方,两碟菜搁在长凳上,切了一大角硬烙饼。

“你在这里吃。”他双手叉腰,狠盯着四海游龙,凶巴巴地说:“但愿你真能安安逸边吃一顿。”

“你什么意思?”四海游龙气得几乎要跳起来.

“不久之后,你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天杀的!你要我站在这里吃?”

“正是此意,俘虏配上桌吗?”

巨拳疾挥,忍无可忍的四海游龙怒火冲天,不假思索地一拳挥向姜步虚的左颊,劲道如山,如果击中,很可能打掉几颗大牙。

他早就算定四海游龙会情急动拳头,身形急挫,一记霸王肘撞在四海游龙的左肋下,反击之快,真有如电光一闪,四海游龙的大拳头毫无用处。

“呃……”四海游龙吃足了苦头,掩肋急退直不起腰,受不了啦!

胁肋是要害,肘攻又是狠着,力道稍重,至少会撞断两三根肋骨。

“你似乎水远学不乖。”他如影附形跟进,亮了亮大拳头:“我打给你看看!”

“不要,不……”四海游龙急叫,向例急闪。

“吃不吃悉从尊便,哼!”他不再前迫,进人食棚就座。

四海游龙气得要吐血,站得远远地咬牙切齿,强忍饥渴,拒绝进食。

“你故意整他?”辛云卿忍不住低声问。

“玉不琢,不成器。”他饱含深意地向辛云卿微笑:“他是一块好材料,所以他必须养成英雄的风度,云卿,不怪我吧?”

“咦?怎么扯到我的?”辛云卿满脸狐疑:“而且,我一点也不明白你为何要琢他,他是你的对头,他恨死伤了,而你也在折磨他。明月妹,你明白大哥的意思吗?”

“我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葯。”小魔女直摇头:“反正决不会是毒葯,别管他啦!”

辛云卿还想追问,棚外突然传来四海游龙的叫喊声。

全店的食客,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景象吓了一跳。

“哎哟!哎……”四海游龙抱住肚腹,蹲在地上叫喊,痛得头上青筋跳动,真冒冷汗。

“哎呀!这位客官病了。”店伙惊叫着奔出,热心地帮助食客。

“小二哥,别理他。”姜步虚急叫:“我这个随从有老毛病,老毛病经常发作,他受得了,片刻就会好的,你帮不了他的忙。”

四海游龙肚子痛得蹲着跳来跳去,硬撑着免得出丑,要是倒下去,就会满地打滚了。

“正好午时。”姜步虚摇头晃脑,说风凉话:“有人就是不信邪,不信吃了子午定时丹,自以为是叱咤风云的大英雄,所以才痛得鸡猫狗叫变狗熊。”

邻桌两宫的人,都弄不清姜步虚的有意,一个个强忍住笑,干脆不加理睬埋头进食。

片刻,痛楚渐止。

一位旅客在栓马桩上栓坐骑、眼中有重重疑云,缓缓向还没站起的四海游龙走去。

“咦?你老兄不是大名鼎鼎的四海游龙吗?”旅客不胜惊讶的询问:“你怎么如此狼狈?”

四诲游龙那一身宝蓝骑装,有如活招牌。

“滚开!”四诲游龙怒叱。

“咦?你怎么……”

“你少给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旅客勃然大怒,一拉马步要动手了。

“阁下,你最好息怒。”姜步虚到了,斜身切入挡在两人中间。

“这条龙未免太过狂妄无礼!”旅客嗓门够大:“在下也是一片好心,他竟然出口伤人……”

“好了好了,老兄。”姜步虚陪笑:“他已经够狼狈了,痛得像是丢了半条命.一个暴躁狂妄的人,狼狈中很难接受旁人的好意。你老兄也在羞怒中想动手,修养不见得比他好多少,别放在心上,好吗?”

“你老兄话中也带刺。”旅客冷笑:“你是……”

“姜步虚。”

“鬼神愁?”旅客脸色一变。

“错不了。”

“久仰久仰。”旅客悻悻地说,转身向另一家食店走去,口中喃喃自语,大概在说气头上的话。

“你永远学不乖,永远想出风头惹祸招灾。”姜步虚瞪了四海游龙一眼:“要不了多久,你一定会与天下为敌,永远成不了受人尊敬的大英雄。痛够了,你给我乖乖填饱肚子,还要赶路呢:“

证实肚子里的确是定时丹在作怪,四海游龙硬不起来了,痛楚过后,感到饥渴交加,一咬牙哼了一声,到了长凳旁愤愤地进食。

“这才是能屈能伸大丈夫。”姜步虚仍不放松,在一旁嘲弄地说。

四海游龙这一辈子,那曾受过这种难堪的侮辱?愤怒得快要爆炸了,手中的半块烙饼,抉风雷声势向姜步虚扔去。

姜步虚完全料中他的反应,手一抄便抓住了烙饼,虎目彪圆,大踏步迈进。

四海游龙一拉马步,却又有点心虚地向后退。

“你最好骑上你的宝贝马,逃出我的视线外。”姜步虚凶狠地说:“到路上去死,免得我拆散你一身贱骨头,快滚!”’

滚字声如乍雷,震得声波撼人心魄,四海游龙吃了一惊,急退数步。

姜步虚一脚踢飞长凳,菜翻碟破,再将烙饼丢在脚下,哼了一声。

“别让我再看到你!”姜步虚态度又变,变得阴森冷厉:“以免杀你污我之手!”

“给我解葯……”四海游龙大叫:“我就走……”

“哼!”姜步虚转身回座,不加理睬。

众目睽睽,四海游龙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躲起来。

他终于明白,姜步虚吃定了他,而且命在姜步虚手上,不管他是否喜欢,必须接受这事实,愤怒妄动无济于事,反而会遭致更难堪的羞辱。

一睹气,他在墙根坐下,横目瞪眼生气,食物没有了,他必须忍受饥渴。

姜步虚存心不给他进食,食毕便动身北行。

他不敢不跟着走,没有解葯老命难保,那一阵毒发的肚 痛,完全勾消了他想逃走的念头。

在府城南关落店,柏家的人紧张得乱了方寸。

姜步虚已和侠义群雄订了十日之约,他不急。

天色还早,他先在柏家附近转了一圈,老规矩先把柏家的人吓唬一番,这才悠哉游哉的返回客店。

四海游龙被安顿在他的右邻房,他懂得管制这条桀骜不驯的龙,反正跑不了,用不着时时刻刻管束。

两宫的人分别住在两进客院,两位姑娘也不便前来找他,如果发生事故,可以相互策应。

客院有供旅客交际的小厅,厅后是膳堂。

姜步虚刚梳洗停当,店伙在外叩门。

“客官,有人外找。”店伙在门外叫:“目下在院厅相候,姓许,客官是否愿见?”

“好,相烦转告,在下随后到。”他藏妥缚龙索,准备应付意外。

到了房门外的走廊,邻房门口站着脸色难看的四海游龙,虎目向他投过挑衅性的凶狠限神。

“你最好不要去。”他向四海游龙邪笑,一点也不在乎对方凶狠的目光:“姓许,很可能是尚义门许门主,你们曾经是一个鼻孔通气的同道,一丘之貉,如果我揍他,你帮谁?”

“鬼才和他们是同道!”四海游龙怒火又升:“他们最好离开我远一点,哼!”

想起被出卖的往事,这条龙确是怒火冲天。

“如果孟念慈也来了……”

“闭嘴!”四海游龙怪叫,冲入房门,重重地关上房门。

姜步虚冲着对方的背影做鬼脸,心中暗笑。

踏入小客厅,他淡淡一笑,果然所料不差,来人是许门主移山倒海。

另有两个人,一僧一道,都上了年纪,相貌清癯。

僧人真有几分有道高僧的气概,老道也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三个人的神色都不怎么友好。

“呵呵!许门主不是打上门来吧?”他摆出恶劣的浪人姿态,没把对方看成身分甚高的一门之主,但仍然客气地向一僧一道行礼:“这两位世外高人,定然是九仙九菩萨之一,久仰久仰!”

“老袖释慧桓。”老道也客气地稽首。

九菩萨的伏龙尊者,与大悲僧有深厚的交情。

“贫道修真太行,炼丹齐云岭,齐云修士清净。”老道冷冷地自报名号,果然也是七仙之一。

“幸会幸会,两位前辈应该知道在下鬼神愁姜步虚,也知道这次正邪劫数的前因后果了。许门主与两位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见教?”

“老袖仍感迷惑的是,施主的作为,似乎并不怎么合乎道义。”伏龙尊者虽是有道高僧,仍然难脱相护偏袒之嫌:“愚意认为,得意浓时便好休,施主是否该见机及时罢手?”

“大师不像是充调人来的。“姜步虚不悦地说。

“施主之意……”

“两位是示威来的?”

“施主请勿误会……”

“真的吗?大师要在下罢手,为何不叫紫灵丹士负责一切后果?”

“这小辈不可理喻。”齐云修士的修养就差远了,一看情势便知道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蛟索缚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