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索缚龙》

第37章

作者:云中岳

姜步虚,手中的缚龙索有如灵蛇。

院门口,四海游龙双手叉腰像门神。

“这些家伙没有半点人样,真可耻!”四海游龙的嗓门像打雷,那像是吃了毒葯定时丹的人?

“哎唷……”第一个暗器名家厉叫,人还没站起,右掌背挨了一索,手掌骨裂,皮开肉绽。

四个暗器名家的平衡感还没恢复,虽然能爬起,但还在摇摇晃晃歪歪倒倒。

耳内某一种器官受到怪异的音波震得起了变化,就会遵致平衡感暂时失控,笑声虽止,短期间难以恢复正常。

每个人的右手掌,皆被抽了一索,右掌算是报废了,碎骨头是很难愈合复原的。

“让我想想看,要不要毁掉他们的左手?”姜步虚阴森森的语音充满凶兆:“他们的左手仍可发射暗器,以后不知有多少真英雄被他们的暗器所残害……”

五个人一哄而散,向院门口飞逃。

“我这一关过不了的!”四海游龙大喝。

过不了就跳墙,五个人亡命跳墙逃生,毁了一手已经受不了啦!再毁左手岂不变成了废人?

“这些怕死鬼简直丢尽了武林人的脸面,哼!”四海游龙大声挖苦。

“蹩龙,你还要参加他们吗?”姜步虚笑问。

“去你的!你……”

“赶快回去睡觉,子时快到了,哈哈哈……”

四海游龙一咬牙,转身便走。

于时,子午定时丹一天发作两次,一子一午,准得很。

午间四海游龙吃足了苦头,赶忙回房应变,准备接受子时的痛楚考验。

九天飞魔第一次和颜悦色,招待这位曾经让他火冒三千文的鬼神愁。

辛夫人母女也在座,有老魔在座,两个一心想做丈母娘的女人,不再勾心斗角。

“这些人真是愈来愈不像话了。”九天飞魔不胜感慨直摇头,居然不再表现愤怒的神情:“任何犯忌的事,都会不择手段一一 出笼,难怪江湖上道消魔长,侠义道后起无人。像紫灵丹士大悲僧这种人,早该真正跳出三界外苦修,何必还在江湖现世?”

“这叫做狗急跳墙呀!”辛夫人也不生气,心平气和:“不会有下次,我会布下万毒大阵等他们,他们这种出入意外的伎俩,确也令人防不胜防。”

“这都是沾了侠义英雄这块招牌的光,伯母以为他们应该规规规矩打交道,所以上了他们的当。”姜步虚笑吟吟毫无愠色,他本来就是一个大量的人:“其实他们并没有赌命的决心和勇气,只想迫伯母接受他们的条件而已。

只要伯母采取行动,他们就会挟尾巴滚蛋的,他们不会再来丁,他们知道吓唬的把戏可一不可再。”

“那可不一定哦!”九天飞魔说;“他们目下唯一可用的伎俩,就是出人意外,你断定他们应该不会来,他们就偏偏来。”

“喂!”小魔女不想听这些无趣的事,向姜步虚叫:“你把那条蹩龙,像押犯人一样押来,到底想打什么主意?你烦不烦?”

“我与他有一段公案未了,得早些解决。”

“到底是什么公案?透露一点嘛!”

“天机不可泄露……”

“别卖关子,大哥,说啦!”辛云卿不甘寂莫,叫大哥叫得怪顺口又俏又甜。

“暂时不能说。”姜步虚口风紧得很:“明天我要带他走,可能的话,三五天才能回来,一方面是这件事必须早办妥,了却最重要的心愿。

另一方面是,给侠义英雄们,有充裕的时间招兵买马,我要一劳永逸澈底击溃他们,以免日后牵缠不休,我要他们提起鬼神愁就发愁。”

“你要去三五天?去何处?”小魔女一惊,急急追问。

“带四海游龙走呀?”

“啃!你倒会用心机避重就轻呀!我问的是要去何处?”小魔女鬼精灵,抓住主题。

“反正不远。”

“不管你走多远,反正我跟你跑一趟,我留在这里,一天我要到柏家闹三次,甚至五次。”小魔女得意洋洋,明白表示留在府城的后果要他负责。

“要去的人不是你。”姜步虚不理会她的勒索:“我倒是想请辛小妹跑一趟,有辛小妹在,蹩龙才会相信真被定时丹控制了,有姜太公在此的作用。”

“你请我,我好高兴。”辛云卿大乐:“只是,我那有什么定时丹?”

“哈哈!万毒宫的小宫主,什么丹都有,你肯去,谢啦!”姜步虚转向辛夫人说:“伯母请放心,没有凶险”。

“你真不要我去呀?”小魔女怪腔怪调做鬼脸,笑容更怪:“真的?”

“好啦好啦:我伯你的花招。”姜步虚真怕她等得不耐烦,在府城闹事:“丘伯父伯母,请两位老人家授权给小侄。”

“授什么权?”九天飞魔笑问,老人家当然知道爱女难缠,全宫的人都管不住小丫头,留在府城那还了得,保证会闹翻天。

“捧令嫒的权。”姜步虚笑着说:“她皮得很,离开你们,她像脱了缰的马,谁还管束得了她?”

“那是你的难题,哈哈:我养了她这么大,烦都烦死了,好不容易有人插手管,我可一身轻松啦!”九天飞魔大笑,一语双关。

“为免那些英雄们,趁我不在时撒野,天快亮,我去柏家跑一趟、吓唬他们一下。”

“好哇!我和辛姐;起去。”小魔女兴头来了,不理会管束的问题,摩拳擦掌欣然叫:“来而不往非礼也;咱们把柏家的地皮翻过来!”

“不许胡闹”九天飞魔板着脸:“一切得听姜小哥的安排,你们不是去做强盗,可别让他们找到藉口向江湖呼冤,知道吗?”

五更初,开封府城仍在沉睡中。

柏家虽然旦夕戒备森严,但天快亮了,不是夜行人活动的时间,难免有点大意疏忽。

大院门虚掩.把门的两个警卫,必须监视街两端,以及特别留意对街屋顶的动静。

街两端监视容易,夜间不会有人行走,一头野狗走动,也难逃眼下。

但对街的屋顶却不易发现有人活动,人跳下街,一冲便到了院门。

上次姜步虚騒扰柏家,就是从对街接近的。

风云会的人,也潜在屋顶黑暗角落待机蚕动,是入侵的良好通道。

姜步虚这次也从对街接近,但换了方式。

两个警卫分别坐在门外两侧的石鼓上,真不容易接近。由于天快亮了,难免显得懒散些。

姜步虚突然出现在对街的屋顶,时而蹲伏,时而站立,时隐时现形影难辨。

隐现数次,终于被警卫发现了。

“咦?对面屋顶有东西在动。”发现的人一蹦而起,向同伴招呼。

“没有呀!”问伴也跳起来凝神察看:“你是不是看到猫了?或者眼花?”

“没有呀!”同伴也跳起来凝神察看:“弥是不是看到猫了?或者眼花?”

“我发誓,决不可能是猫。”发现的人坚决表示看到了东西,为了求证,小心地移步接近街心。

两位姑娘像猫,沿街边悄然接近。

“最好上去看看,的确有物活动。”认为是猫的人说,也不由自主向街心移动。

“要上你上,我可不想自找麻烦。”已到了街心的人说,向屋上搜视。

屋脊后面,徐徐升起一个人头。

“是人!”这位仁兄惊叫:“退回去发讯……”

两位姑娘身形似电,到了两人身后,纤掌如山,一劈掌击中耳门。

“废了!”小魔女向辛云卿招呼,将昏厥的人拖至院门口。

废了易如反掌,背部身柱用内力一震,震毁了督脉,身柱神经一断,便成了只能躺在床上的废人,比杀了更凄惨,这种惩治人的手段相当狠毒。

小魔女一而再受到伤害,家传宝剑逸虹还没有追回,正所谓恨重如山,所以下手狠毒之至。

姜步虚一跃而下,推开院门大喝一声,飞身跃起,踹倒了绘有四君子园案的照壁,折人垂花门,狂笑声中,奔人大厅前的大院子。

来硬的,直接打上门。

两位姑娘连声娇叱,打烂了厅廊的两盏大灯笼,踹倒了三座大厅门,这才心满意足退至姜步虚身后,拔剑在手向后面戒备。

各处大乱,老半天才有人赶到。

客院里新近陆续赶到的人为数不少,这些人根本不相信一个初出道的小辈,能有击败七仙九菩萨,以及对付得了宇内双凶的能耐。

两个冒失鬼来得最快,大概是想有所表现,怒吼声中,冲向仰天狂笑的姜步虚。

“什么人敢前来撒野?”最先抢到的人怒吼,来一记猛虎扑羊,双爪狂野地走中宫探入,表现得勇气十足,狂猛悍野目中无人。

姜步虚双掌一分,奇准地架开双爪,双掌一合,来一记钟鼓齐鸣,有拳左掌在两耳门重重一击,耳膜破裂人也被打昏。

“这种货色也敢逞能。”他怪叫,抓起昏厥的人,砸向扑到的第二个人。

那人吃了一惊,闪身躲避,恰好落入姜步虚算中,先一刹那到达定位,一把扣住右臂扭身便摔,砰一声大震,背部着地。

姜步虚不放手,再次大喝一声,将人抡飞一匝,向急涌而来的人潮砸去。

“鬼神愁在此,来人多多益善,上!哈哈哈……”姜步虚舌绽春雷狂笑大叫,声震屋瓦。

“不要冲上,列阵!”有人大叫。

姜步虚双手叉腰,有如天神当关,等候对方列阵,不住嘿嘿怪笑。

人群即将合围,惊地长啸震天,缚龙索起处风雷骤发,两位姑娘的两支剑八步风生,冲向崩了门的大厅,出其不意的淬然攻击,让对方措手不及。

合围的阵势一冲即垮,首当其冲的八个人,被缚龙索抽得皮开血绽的,就有五个之多,另三个被跟上的两支剑刺倒了。

将所有的人引出,三人反而攻人厅登堂入室。

又是一阵大乱,屋内鸡飞狗跳。

钻出一处小院,劈面碰上了紫灵丹士与道全法师,还有五名高手,刚从一座房屋内狂奔而出。

“住手!姜步虚,你不能这样……”紫灵丹士狂叫,剑起处风雷乍起。

老道不敢不挥剑自保,姜步虚已不由分说扑上了。

“铮”缚龙索崩开攻中宫的一剑,居然发出金石的铿锵清鸣,身形切入,巨掌疾挥。

老道来不及闪退,“叭!”一声挨了一耳光,被打得昏天黑地,仰面斜退。

后跟的道全法师刚发现紫灵丹士身形闪开,还没看清变化,天太黑了,刚将剑递出,右腿已被缠住了。

巨大的掀力及体,一声惊叫,被扔飞出丈外,手舞足蹈有如在风中狂舞。

两位姑娘乘机钻隙超越,剑左右分张,刺中两名连人影也没看清的高手,飞跃续进。

后面的三名高手大骇,功臻化境的两老道打先锋,一照面便倒了,太可怕啦!见机扭头狂奔,重新钻入屋中溜之大吉。

“闹够了,走!”姜步虚向两位姑娘下令,领先跃登屋顶。

再闹下去,必定群众合围,把他们堵在某一处绝地,可就是走不了啦!

他们从右邻撤走的,还出第三家大宅,后面敢追来的,只有五个人,轻功身法相当惊人,追了个首尾相连,急如电火流光。

一声长笑,姜步虚倏然止步转身相候。

“送得够远了,诸位。”他收了缚龙索,站在屋脊等侯五人到来。

星光下,他认得五湖散仙和十方行者两个人。

另三人都是年届花甲的人,手中都握有连鞘长剑。

“施主太过份了,太过份了!”五湖散仙悲愤地厉叫,不像一个有道全真。

“你给我闭上含血喷人的狗嘴!”姜步虚破口破口大骂:“只许你们一而再派人到客店行凶,不许在下报复,你这是什么狗屁道理,居然说我过份?”

“你……你……”

“我又怎么啦?”他厉声反话:“我给你们十天工夫准备,你们却迫不及待派人行凶,玩弄阴谋诡计,你还有理?呸!”

“去的人并非咱们授意,而是他们激于义愤,而迳自前往……”

“混蛋!不要强词夺理,我不吃你们那一套。我鬼神愁不是不讲理的人,但同样会被不讲理的人激怒,你给我半斤,我还你八两,以牙还牙互不相亏。

今后,你们再胆敢前往玩弄阴谋诡计,我将加倍回报,捣毁柏家见人就下毒手,说个定还得放上一把野火,绝不容情。回去转告你的人,不要再耍花招,记住了没有?”

一个身材修长的人,将五湖散仙拉回,越众而出,冷冷一笑。

“小辈,你说完了没有?”这人的嗓音阴森森带有鬼气,有—股令人心悸气沮的气势流露。

“说完了,阁下又有何高见?”姜步虚不为对方的气势所慑,嗓门大气壮声粗,流露出泼皮相,没有半点名家高手的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蛟索缚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