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索缚龙》

第38章

作者:云中岳

午餐毕,姜步虚在天厅话家常。

院口,姜步虚的兄长,领着四海游龙进入院子,指指大厅,含笑将四海游龙一推.转身迳自走了。

父子俩点头会意,缓步出厅,站在阶上背着手,神态悠闲含笑而立。

四海游龙眼眶红红地,脸上尴尬的神情,令人感到可笑,脚超不前,甚至有点畏缩,往日威风八面,不可一世的傲态,已消失净尽。

“还不滚过来,希望有人摆驾接你吗?”姜步虚装腔作势,故意板着脸吆喝。

四海游龙一轻迟疑,进退两难,最后一挺胸膛,大踏步到了阶下站住了。

“上来!你又不是傻鸟。”

四海游龙不敢不遵,迟疑地一步步拾级而上。

“哭过了是不是?”姜步虚仍不放松他,似笑非笑回复玩无世的神情。

“儿子,不要戏弄他了。”姜二爷含笑阻止儿子恶作剧:“毕竟你是他的师叔,要有师叔的风度。永秦,屋里坐,还好吧?”

“姜爷爷,永泰给你老人家请安。”西海游龙乖乖地行礼,脸上讪讪地说:“先前多有冒犯……”

“不知者不罪,不怪你。”

“爹,不要宠他。”姜步虚正经八百叫嚷:“他老爹是强盗头子,教子无方,所以天生顽劣鲁莽暴躁,狂傲自大,自以为天老爷第一他第二,四海称雄唯我独尊,早晚他会碰钉子碰得头破血流。”

“你……”西海游龙故态复萌,又要冒火撒野了。

“你看,他就是这副德行,欠揍!”姜步虚脸一沉:“你来干什么?”

“来……来请师……师叔向……向辛小宫主讨解葯。”四海游龙吓了一跳,强忍怒火结结巴巴地说:“快……快要午时了,解葯……”

姜步虚心中好笑,其实午正已经过去了,大概这条楚龙忘了时辰,却没忘了肚子痛。

“你爷爷没宰你?奇迹。”

“爷爷请师叔去见他,说有事相商。”四海游龙不再胆怯,情绪稳定下来了:“爷爷原谅了我爹娘,爷爷很可能自己去走一趟。”

“你应该去叫你爹娘来,哼!你爷爷要我去有事交代,干什么?”

“听爷爷的口气,要我随师叔邀游天下历练……”

“老天爷!你这惟恐天下不乱的闯祸精自大狂,我敢带你去闯荡历练?我一天要揍你三顿,甚至加倍,你敢跟着我?而且你的武功差劲……”

“你以为我愿意跟着你跑腿打滥仗?你少臭美!”四海游龙像被毒鸵咬了一口,脸红脖子粗跳起来:“你没有什么了不起,你只会投机取巧打滥仗。要不是我爷爷,把参悟的什么太素玄专功以柔克刚.传给你专门克制我家的乾元大真力,你根本不是我的敌手。”

“是吗?”

“当然,我怎甘心让你踩在我的头顶上,发施号令作威作福?我又发疯。你最好去向爷爷说,让我自己去称雄四海,我要……”

“你要的是一顿好揍。”姜步虚一闪即至。

四海游龙已经举起了大拳头,准备迎敌,一看姜步虚的邪笑,心中一虚,掉头一跃下阶。

“我不怕你。”奔入院子转身拉开马步,摆出打斗门户胀红着脸挥拳叫道:“等我弄清你那一双鬼手,是如何能如意地翻来转去的秘密,我就可以抢回唯我独尊的地位了,你没有什么好神气的。”

“是吗?”姜步虚背着手徐徐接近,邪笑更浓了:“这次,我要把你整治得服服贴贴,永难或忘,说不定打掉几颗门牙丑死了……”

四海游龙不怕姜步虚发怒,却对他的邪笑感到恐慌,脸色一变,心虚地一步步后退。

“你敢走?哼!”

四海游龙被沉喝所惊,慌张地斜跳两丈。

“师叔,不要这样好不好?”四海游龙愁眉苦脸,心虚气沮:“毕竟你是师叔……”

“你不服气是不是?”

“我……我不敢不服贴,当然你的确比我高明,至少大前天你不费吹灰之力,眨眨间把两个法力.无边的妖仙。整治得像死狗的能耐,就让我心服口服。”四海游龙说的是真心话,这就是他不敢不听任姜步虚摆布的原因所在。

“你的口气就没有半分敬意。”

“冤枉。以后我会听你的,只要你不计较争夺孟念慈的事……”

“我看你是真的皮了……”姜步虚疾冲而上。

四海游龙大叫一声,绕道从侧方跳上廊,奔向厅口。

“姜爷爷……”四海游龙情急求救,几乎与从厅内出来的两位姑娘相撞。

两位姑娘反应快,讶然闪开大感困惑,让四海游龙顺利逃入大厅。

“好了好了,别逗他了。”姜二爷含笑拦住儿子:“你去见你师父,我会照料他的。”

“永泰,你给我出来!”姜步虚向厅内大叫。

“师……师叔……”四海游龙畏畏缩缩向外走。

“你给我记住。”姜步虚说:“没规矩不成方圆;再不改你暴躁无礼的个性,出了差错。我要把你揍得叫皇天,说一不二!”

“例霉!”四海游龙冲他走向院门的背影发牢騒:“这岂不是存心整人吗?连老天爷都会出差错。”

姜步虚去找师父商谈,姜二爷在客厅与四海游龙话家常,总算知道蔡雷两家骨肉乖分的前因后果。

其实原因并不复杂,江湖儿女的一段情爱纠纷而已;

当初雷霆大天尊立寨荆山,啸聚山林也算是一代之豪。

蔡道人的爱女在江湖行道,途经荆州府,得悉一个告我还乡的小有贤声退职知州,在夷陵州下游,被撼天寨的强盗将全家劫走了。

蔡姑娘动了侠念,单剑独闯撼天寨,与雷霆大天尊起了激烈冲突,最后打出了交情,双双陷入情网。

就在蔡姑娘护送退职知州返乡的同时,雷霆大天尊遣冰人赴蔡府提亲。

蔡道人一听爱女曾在撼天寨逗留多日,曾与雷霆大天尊同游,怒火冲天逐走了冰人,提剑要找雷霆大天尊算帐。

结果,蔡姑娘先获得消息,赶赴撼天寨示警,一双爱侣被迫弃寨远走他方潜藏,婚后即隐世做了农庄的庄主,觉得锄犁比刀枪混口食安心多多。

蔡道人不甘心,仗剑走天涯誓获这一双爱侣而甘心。

岁月漫漫,廿余裁岁月依然难以或忘,但心中的恨念,总算慢慢冲淡了。

雷霆大天尊有王个儿子,四海游龙排行第二,随母姓继承蔡家的香烟,奉命外出闯道,也奉命打听乃祖的消息,所以姜步虚才知道线索。

蔡道人晚年,早已将故乡忘了,寄迹天下,极少返回故里,因此雷家虽不断派人暗中等侯,也派人在天下各地寻访,可惜有如石沉大海,音讯全无。

要不是姜步虚这次转向江湖寻觅,蔡道人很可能将含恨而终。

末牌时分,姜步虚从汴河神祠返家,父子俩在内堂,有一番计议。

“你师父怎么说?”姜二爷问。

“师父的意思,希望孩儿带携永泰历练一两年。”姜步虚显得有点无奈:“他老人家准备见过女儿女婿之后,即披发人山清修了。”

“你没答应?你本来就准备走动三年两载的。”

“孩儿当然不便拒绝,只是……只是……”

“只是孺子不可教也?”

“不是吗?”

“为父曾经仔细观察,永泰这孩子是有一点浮躁,可是,儿子,你没发现他的优点吗?”

“这……”

“你不要先人为主,主观地认为强盗的儿子,天生血液里有强盗的劣根恶菌,这种想法很危险,要不得,儿子。”姜二爷正色说。

“爹,要改变一个人已经定型的气质,实在不是容易的事,何况被此又沾亲带故,更为不便。”

姜步虚不胜烦恼:“有教无类,这种圣人的观念不切实际,所以一些大贤,宁可救其次,得天下英才而教之,教英才而不教白痴,可没有大笨瓜肯集天下大姦大恶而教之,教也是白费劲。”

“那你不准备磨练他、教他?”

“孩儿只好尽力而为……”

“那你不胜任,放弃吧!”

“爹的意思……”

“尽力而为,那是不负责任的自欺欺人作法,已经注定了失败的定局。要做,就必须全力以赴,有目标有步骤,势在必成。好吧!为父去向你师父婉辞……”

“爹,这岂不是显得孩儿无能了?”姜步虚苦笑。

“尽力而为?”姜二爷心中暗笑。

知子莫若父,老人家知道自己的儿子靠得住,只是心理上有障碍,沾亲带故教子弟不易,观念上有待克服而已,需要时间克温和调整,并非难事。

“孩儿当全力以赴。”姜步虚一挺胸膛,信心十足:“这小子其实本质不坏,这期间孩儿已不断磨练他,逐渐有可喜的改变,孩儿有把握。”

“你知道责任很重吗?”

“孩儿知道。”姜步虚说:“乾元大真力又称霹雳神功,刚气太重,把师父的太素玄功心法传给他,督促他苦练,在养气持志上下工丰,他会水火并济共上一层楼的,暴躁狂妄的气质定可改变。”

“儿子,你听着。”老人家郑重叮咛:“为父希望江湖上出现一位真正的游侠,不希望产生一个唯我独草的豪霸。出了差错,我唯你是问。”

“孩儿愿负全责。”姜步虚郑重宣示。

“很好,为父拭目以持。”

一早,四匹健马驰近南关。

四海游龙显得神采飞扬,与昨日判若两人,像是脱胎换骨了。

他们是夜间赶路的,一早便赶到开封。

南关距小南门柏家相距颇远,徒步要走老半天。但柏家人手足,有不少城狐社鼠供奔走,消息传递十分灵活,派来监视的眼线甚多。

住在东京老店的两宫男女,一举一动皆在眼线的有效监视下。

但眼线无法跟踪姜步虚四个人的行动,完全不知道四人曾经远走陈留。

回程时,眼线发现了他们,却无法追查他们从何处来,更不可能追查四人这两天的去迹来踪。

总之,柏家的人一看到姜步虚,便感到心慌胆寒。

姜步虚根本不在乎眼线,在客店歇息一个时辰,近午时分,四人出现在南关最有名气的中州酒楼。

姜步虚穿了青衫,不再像一个浪人,有两位俏丽的少女作伴,他也只好穿得体面些,有如玉树临风,修伟的身材平添三分英气。

四海游龙穿得更出色,宝蓝色骑装特别醒目,维伟健壮威风神气,佩了剑流露出慑人的英雄气概,走到那儿都会引人注目。

辛云卿白衣白裙,小魔女一身绿;辛姑娘文文静静,小魔女俏丽活泼。

四个人出现在食客还没大量涌到的中州酒楼,所有的食客皆投以羡慕的目光。

午间不宜喝酒,但仍然叫了两壶意思意思。

四人一面进食,一面有说有笑交谈;明知有眼线在旁窥伺,他们毫不介意。

“师叔,你打算怎办?”四海游龙声如洪钟,有意让有心人听得一清二楚。

“我是开封人,对不对?”姜步虚的嗓门也大。

“是呀!那又怎样?”

“有人在开封称大爷,多方施诡计不断暗算我,谋杀我,欺负我,不是吗?”

“不错,这些狗狼……这些地方豪霸十分可恶。”四海游龙粗话刚出口,被两位小姑娘瞪了一眼,赶忙改口:“而且近乎恶毒,打着侠义英雄的旗号招牌,尽做些卑鄙无耻勾当!”

“所以,我有权报复,我要把他们赶离开封府,废了那些助纣为虐的假英雄。”

“那就动手吧!等什么?”四海游龙傲然一笑:“师叔,我不像你,你废他们,我杀。”

“不能杀,永泰,毕竟上天有好生之德,杀人说不定得打人命官司呢!”

“我也不赞成杀掉他们。”小魔女插嘴助威:“虽然他们都该杀,这些称维道霸的人,横行霸道不知结了多少仇家,咱们废了他们,让他们的仇家找上他们的门,比咱们亲手杀他快意多多。”

“不管杀或是废,早些了断,以免夜长梦多。师叔,我打头阵。”四海游龙虎目炯炯,狠盯着角落一桌的两名大汉:“想起被他们把我出卖给风云会的仇恨,我恨不得一口气宰光他们,方消心头之恨。”

“别急,蹩龙。”姜步虚叫顺了口,蹩龙两字冲口而出:“我给他们充分的时间准备,就希望他们邀来更多的假英维,以便一网打尽,免得日后在江湖上行走,被他们的猎朋狗友騒扰。”

梯口站着两个人,向他们这一桌接近。

这两人真是绝配,一个身材修长,穿了白绸长衫,佩了剑,人才一表。

一个五短身材,穿黑短打扮,佩刀,满脸横肉,三角眼阴森森冷电四射。

“正主儿来了。”小魔女江湖经验丰富:“这位才是真正的李白衣。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蛟索缚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