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索缚龙》

第04章

作者:云中岳

姜步虚对四海游龙的印象并不坏,虽则对这位称龙的年轻人深怀戒心。

回到凉棚重新坐下,有意无意地留心两村姑的动静。

他已看出两村姑化了装易了容,疑心她们是快剑派来的人,心中怀有成见,也就油然生出敌意。

两村姑在小店的凉棚落坐,低声嘀嘀咕咕交谈,小村姑不住向他注目,晶亮的明眸神情相当复杂。

两个村姑过来了,在姜步虚的对面排凳坐下。

“你知道他们的人愈来愈多。”中年村姑沉静地说。

“是的,人愈来愈多。”他笑笑。

“你怎么还不走?”

“走?为何要走?”’

“远走高飞呀:总不能等他们潮涌而至把你困死吧?蚁多咬死象,好手也伯人多。”

“我如果就此远走高飞,他们就会神气地自以为理直气壮,把我追到尽头,谁也受不了。””

“那是可能的,英雄们的行事,不会有始无终,他们是十分可敬的。”

“而且,我刚刚创名号,刚站起来,为了保持我的声誉,保障我的名号,我必须站得四平八稳,坚强地屹立应付一切危难,接受一切挑战。

所以我不能退缩,不能胆怯,不能逃走,一定要撑过这段扬名立万最艰难时期,撑过了,鬼神愁在江湖有了份量;撑不过,姜步虚就成为江湖笑柄,永远爬不起来。”

“需要有人扶一把吗?”中年村姑热切地说:“江湖上的成名人物,不论正邪,不论侠魔,他的成功,必定背后有不少人替他撑持,或者摇旗呐喊。”

“但我也相信,每一个成名人物,扬名立万前的第一段艰难时期,都是凭自己的努力和血汗撑过的,没有一个真正的雄霸天下人物。是在名家高手卵冀下创出自己的局面的。”

“这……确也如此。”中年村姑点头会意:“所以,每天都有许多壮志凌云的人踏入莽莽江湖,每天都有许多英雄好汉资志以投死在江湖。

真正能成功也脐身高手名宿的人并不多,每一个成名人物背后,都背负着痛苦和辛酸,付出不少血汗代价。”

“我知道,但我仍然感谢大嫂的好意。”他由衷地说:“所以,我必须挺起脊梁,无畏无惧地迎接挑战,撑过这段艰辛时期。”

“也好。记住,必要时,我们母女是站在你一边的。”

“母女?”他一楞。

定下神正想追问。村姑母女已经回到邻店进入店堂,不再在凉棚逗留。

“她们是何来路?”他自言自语。

北面,蹄声得得,尘埃徐扬,”三位骑士正策马小驰,渐渐走近。

天涯怪乞师徒地头熟,越野抄近道飞奔,把即将收获的麦田践踏出两条道,从十里庄的北庄门冲入。

庄内静悄悄的,很少有人在外走动,决非因天气炎热而躲在家里,而是这些胆小怕事的村民,知道既将有祸事发生,或者曾经受到警告,乖乖地躲在屋子里避灾。

奔近东庄门,两人吃惊地止步。

庄门外不远处,就是南北大官道。

庄栅门是大开的,门内二、三十步的出庄车径中间,六个人各分南北面面相对,神情都相当沉静,但即使没有任何举动,旁观的人也可以看出双方的敌意来。

北首,是个相貌威猛的中年人,身后的两名随从,更粗壮得像门神,像金刚。三人都佩了剑,背手而立,脸上有令人莫测高深的笑意。

南首的三个人,同样一表非俗,也是一主两从打扮,也都佩了剑。

两方的人,都不约而同扭头注视冲来的两花子。

“喂!南宫花子,见了鬼吗?”北首的威猛中年人含笑打招呼:“你算是三生有幸,快过来见见孟大侠,不要说你不认识武林五世家之首,威震江湖的一代大侠幻剑孟小子吧?”

天涯怪乞闯了一辈江湖,当然认识幻剑功曹孟守仁,上次在街所碰上的孟姑娘,就是这位企家大侠幻剑功曹孟守仁的爱女孟念慈。

话说得平和毫无火气,捉侠嘲弄的意味却十足。

“要说不认识那是骗人撒谎,说认识却又是实情。”天涯怪乞一面说,一面点着枣木棍走近苦笑:“我天涯怪乞又邪又怪,与孟大侠气不对味不同,幸好没因为名利有冲突,所以还不致于见面就打破头。

老魔,你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悄悄遁过河了?小丫头呢?”

“大概你在渡头等。”老魔说。

“是呀!在柳园口渡。”

“我却是从上游乘马过来的,赶上啦!”

盛暑时节,久没下鱼,黄河水位一天天直降,河面宽不过二里左右,水深及肩而已。

有些等不及渡船的人,干脆脱掉衣裤徒步往来,乘马而渡更是保险。

而每年雨泛的季节,河水暴涨,河上烛浪排空,惊心动魄,渡船也不敢冒险行驶,河两岸断绝了往来,交通断绝极为不便。

开封的城墙高有三丈,兵家必争之地城墙不得不加高。

而黄河的河床,却高出城墙两尺,所以后来李自成攻开封,攻不破就挖堤决水灌城,全城陷入水中,淹死了几十万人。

对面的幻剑功曹淡淡一笑,虎目中渐现杀机。

“丘老魔,你过河来看热闹,实在不怎么聪明。”幻剑功曹也话中带刺:“你与点龙一笔那些杂碎毫无交情;这时赶来不怕瓜田李下吗?”

“我九天飞魔过来看热闹,是因为我高兴。”老魔一阵阴笑:“至于我九天飞魔所行所事,从不理会旁人的看法,更不在乎瓜田李下犯嫌,所以我是魔,魔中之魔。是否聪明,那是见见智的世俗看法,只要我认为聪明就够了,谁说我笨我都不介意。”

“丘老魔,何必呢!”幻剑功曹采取低姿势:“当年华山决斗,你老兄置身事外,目下只是余波荡漾,实在不需劳动你老兄出面干预……”

“喂!你幻剑功曹可是领袖群伦,声誉极隆的名宿,可不要信口开河乱开黄腔,指鹿为马,你说话要负责的。”

“你……”

“我说过我要干预吗?”

“这……”

“我说过是来看热闹的,没错吧?”

“可是……”

“不要可是,我九天飞魔虽不是金口玉牙,但说话算数,那需要你代替我说话声明?岂有此理。你们藉口华山决斗余波,纠众趁机大张挞伐,难道不许别人旁观看热闹?是不是怕有些见不得人的事暴露难堪?你说!”

老魔声色俱厉,咄咄逼人。

“丘老兄,你是知道的,道不同不相为谋的人,彼此必定多少有些成见,一旦在情势混乱时在场看热闹,谁也不敢保证情绪稳定,小风浪也会变成暴风雨。”

“那就做出一些光明正大,合乎义理可以留传后世做榜样的事让人看呀!”

“点龙一笔……”

“你给我少胡说八道,点龙一笔恐怕早就逃出千里之外了。”

“他们……”

“我是指你们正在进行的阴谋。”

“这……”

“姜步虚只是中州镖局刚辞工的车夫,他在中州镖局干了四年掌鞭,算起来也该是快剑柏鸿翔的乡亲近邻,你们是这样任意凌辱乡邻的?

阴豹用足以致命的九阴搜脉残害他,他废了阴豹一臂一鼻并不算过份。你,把手摸按着你的心。”

“什么意思?”

“们心自问呀!谁对谁错?老实说,你幻剑功曹如果出面,凭你的身分名头,你简直就在侮辱你自己。哼!我警告你,只要你站出去.我九天飞魔也必定挺身而出,我说话算数,你最好是相信。”

“好吧!我不出去总可以了吧?”幻剑功曹得意洋洋地说。

“我就在你身边看着你。”

“丘老魔,你上当了!”天涯怪乞大叫。

“我上什么当?”老魔问。

“伏魔剑客与洛阳双杰亲自出马,马上就到了。”天涯怪乞苦笑:“这个狗屁功曹把你拖在庄子里,你连看热闹的机会也没有啦!”

九天飞魔脸色一变,粗眉深锁。

“伏魔剑客来了?可能吗?”老魔似乎不肯相信:“快剑够请这位大菩萨的份量吗?”

“不信老花子的话,你会后悔。”

老魔哼了一声,大踏步向庄门走。

幻剑功曹向随从一打手势,也举步向外走。

四海游龙徐徐策马北行。

他人生得英傻孕伟,鲜衣骏马英气外露,到任何地方都吸引人们的注目,再加上目无余子,到处都会引起人们的反感。

小小一件问路枝节,也引起一场风波,可知他是存心生事,到处惹事生非以提高知名度的闯祸精。

离开十里庄不过二里地,迎面来了两匹坐骑,骑士是女的,漂亮的轻绸制装饰华美的遮阳帽,泛着珍珠色,穿的紧身女骑装是月白颇为抢眼,剑插在鞍袋旁。

右面超前一乘的女骑士,小蛮腰间多了一具月白色,绘了一个双剑交叉图案。

那是武林五世家,湖广桐柏山孟世家的标帜,在江湖朋友的心目中颇具有权威性,也是剑道名家的象徵,在武林有其地位。

由于遮阳帽加有边饰,对面平视不可能看到下领以上的面部,无法分辩出那女骑士是美是丑。

但从月白色的骑装估计,必定是年轻的女性,玲珑的身材,也说明女骑士具有矫捷的身手。

宝蓝色极为抢眼,炎阳下,月白色似乎更为抢眼,反光度更为强烈。

官道宽阔,可宽四车并驰,行人与马匹皆循道去行走,走在行道树的浓荫下,各走各的不可能有争道碰头的事发生,除非有一方故意生事。

相距仍在十步外,四海游龙突然勒住了坐骑,鼻中哼了一声,马鞭向上一拂,一段树枝应鞭断落。

马鞭直悬在手腕上,双手齐动,枝叶纷坠,手中剩下三段拇指粗四寸长的树枝。

这片刻,两位白衣女骑土已到了路对面。

“喂!你干什么?”四海游龙突然向路对面的女骑土高叫。

异性相吸,两个衣着光鲜的人也目光相吸,这是正常的反应。

两位白衣女骑士,早已从帽饰的流苏空隙中,留意蓝得刺目的色彩,当然早已看清人才一表的骑士面貌,因此更为暗中留神。

路外侧,是一片灌林丛,因缺了雨水滋涧而萎象毕露,混生的杂草形成不便走动的蔽地。

白衣女骑士勒住了坐骑,前一位女骑土一掀遮阳帽,露出明艳照人的面庞,柳眉一挑,凤目中有怒意,被激怒的面庞一点也不吓人,反而增添了三分吸引异性的神彩。

“无礼!”女骑士可没有姜步虚那么好说话,一言不合便小性大发。

人与人之间,第一印象十分重要,四海游龙人如临风玉树,对女性早有强烈的吸引力,既使无礼,也容易获得女性的原谅。

至少,女骑士掀帽露出面庞的心态,便足以令人回味,用故意装出来的怒意,以掩饰内心的秘密,看不出真正问罪责备的意思。

一声大喝,三段树枝幻化为三只球形怪影,连环飞旋而出,射向女骑士的马头。

女骑士正是幻剑功曹的爱女孟念慈,也就是在大街上与老花子和小魔女冲突的孟姑娘。

只不过那天她穿了黛绿衫裙像个淑女,今天穿了骑装便像武林女英雄,同样明艳美丽,绝代风华。

孟姑娘大怒,也吃了一惊,看不清是何种暗器,不但速度快,旋转更快速,已完全失去树枝的形状。”

路宽四五丈,飞行的距离过了中段速度不减,后劲惊人,马匹绝对禁受不起一击。

她的反应极为迅疾,一抖缰拉高马头,马急退三步,马头拉高时暗器不再构成伤害了。

她对四海游龙有好感,本来就是少女怀春的一段尴尬岁月,对英俊的异性相当敏感,四海游龙却用这种手段来吸引她,未免太不解风情啦!

怒火真的上冲了,正要跃落兴师问罪。

“哎!狗娘养的……”路外侧的灌木丛传出惊呼怒骂,一个刚钻出树丛的蒙面青衣人,被第三根树枝掠过右肩外侧,衣裂肌伤,手一松,掉落一枚淬毒的三棱镖,转身重新钻入灌木丛,如飞而遁。

“是暗算你的人。”四海游龙据鞍微笑:“我在这一面可以从树隙中看到他的形影,情急走险似乎志在必得呢!”

侍女已飞跃下马,但无法追赶暗算的人了。

“是毒手三郎尤成全的毒葯镖,小姐。”侍女拾起镖说:“毒蝎五娘的义弟,没错。毒蝎五娘与点龙一笔同谋,这些人一定还潜伏在府城附近兴风作浪。”

“谢谢你啦!”孟姑娘接过镖向四海游龙道谢,脸上红云益—增三分明艳。

误会了对方,免了一场灾难,又羞又喜的可爱神情,让对面的四海游龙目定口呆,魂不守舍的傻态令人发笑。

年轻小伙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蛟索缚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