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索缚龙》

第05章

作者:云中岳

  一天天过去了,柏家的朋友们不但不会散去,而且朋友愈来愈多。

  邪道人士也闻风而至。

  每个人都在找鬼神愁姜步虚。

  鬼神悉的绰号像平地一声雷,向江湖轰传;也赫然成为震惊天下的风云人物,一朵

平空冒出来的武林奇葩,谁也弄不清他的来龙去脉。

  可怜的伏魔剑客,成了众矢之的。

  十天半月过去了,鬼神愁的下落有如石沉大海。

  在柏家聚会的群雄,紧张的心情也日渐放松。

  也许,鬼神愁伤发死掉了。

  也许,他怕侠义道的人数太多而远走高飞了。

  但见多识广的伏魔剑客,知道灾祸早晚会降临的。

      ※        ※         ※

  搜捕点龙一笔一群邪道凶徒的行动,也进行得如火如荼,却劳而无功。

  开封是中枢大埠,人口近百万,交通四通八达,商旅往来如过江之纫,任何地方都

可以隐藏。

  加以侠义道人士之间,肯无条件两肋插刀衷诚合作的人并不多,甚至有些人因利害

攸关而坚拒合作。

  以四大镖局来说,没有一家愿替快剑卖命,中州镖局的熊局主,甚至展开杯葛行动。

  任何一家镖局,都不愿无理性地与邪道人物结怨,想要他们干预业务以外的恩怨是

非,等于是广树仇敌砸自己的招牌,不是生意经。

  而江湖行业中,有许多与邪道人士有关,等于是邪道人物的庇护所,侠义道人士根

本打不进他们的圈子。

  伏魔剑客与许门主一群人,在这圈子里有仇人而无朋友,可知搜捕行动的失败是必

然的事。

  侠义道人士以柏家为中心,城南是他们的势力范围,控制面不大。

  城东,是邪道,魔道,黑道人士的活动区。

  九天飞魔一家老少住在大梁老店,无形中成为魔道人士的注目中心,老魔代表那些

性情古怪、行事藐视世俗、是非界限模糊的所谓离经叛道人士,扬言代表第三者冷眼旁

观情势的发展,看侠义英雄们,如何以合乎道义的方法,解决他们与一个无辜车夫的纠

纷。

  必要时,就会站出来主持公道。

  风雨慾来,都在等候姜步虚的出现。

  鬼神愁的绰号,行情一天天看涨。

      ※        ※         ※

  姜步虚根本不在府城,他回到陈留老家养伤。

  五剑合力一击,他确是饱吃苦头,剑气所聚几乎毁了他的玄功内丹。

  任何高手名宿,在猝不及防受到突袭,决难幸免。

  真不巧,他师父已在他动身返府城的当天,应霍山一位朋友的邀请飘然而去,何时

返祠无法预料。

  蔡道人脚下不便,不良于行,千里迢迢远赴霍山,归期自难预料。

  这天晚间,父子俩在静室人定,一个时辰之后,这才点起菜油灯,静室出现朦胧的

幽光,寂静的静室真有阴森的气氛流露。

  “打算动身了吗?”他老爹问。

  “是的,爹。”他伸伸手脚坐在蒲团上,神情显得悠闲懒散:“明天。”

  “找那些人报复?”

  “因势利导,无所谓报复。藉他们扬名,他们也是事非得己,情势不由人,倩有可

原。豪强们的作为,还能希望他们遵守道义?

  像他们这种嘴脸和手段,已经算是比较温和的了,比他们凶残恶毒百倍的人多着呢?

所以我不打算开杀戒。”

  “那你打算……”

  “继续利用他们兴风作浪,或许能从他们身上,找出雷霆大天尊的线索。”

  “儿子,你师父的事,你不觉得可疑吗?”

  “爹的意思……”

  “你师父要求你查雷霆大天尊的下落,却要亲自与雷霆大天尊了断,为何不有事弟

子服其劳由你出马?你师父脚下不便,行吗?”

  “这……”

  “其次,你师父只将太素玄功传给你,只告诉你雷霆大天尊的内功叫乾元大真力,

善用绝学天雷掌,却没将克制该两种绝学的武功传给你,你师父能克制吗?”

  “我想,师父一定认为我们家的大轮回手,足以克制天雷掌,太素玄功必定可克乾

元大真力,所以……”

  “问题是,你师父并不知道我们家传大轮回手真正威力,他怎知道你足以克制天雷

掌?除非你师父另有克制的绝技。”

  “也许吧!”

  “所以,日后假使你真的找到了雷霆大天尊,赶快返家报信,可别逞能,我不希望

你让雷霆大天尊用天雷掌或其他绝技打死你。”

  “我会小心的。”

  “那我就放心了,儿子,尽快追查,你已经为此花了五年光阴,我不希望你为了报

师恩,一辈子在寻仇觅踪中浪费生命,早日了断回家种庄稼,知道吗?”

  “孩儿将尽全力,早日返家。”

  一切小心,你已经死过一次了,我不希望有第二次,歇息去吧!”

      ※        ※         ※

  已牌正,姜步虚踏入寄宿的小食店,后面跟入五个男女占据了食厅。一“他的行囊

仍在店内,有人在这里等他不足为奇,但这五个人,却令他大感意外。

  应该是快剑的爪牙,却料错了。

  “是你们呀?”他向店主和一名小伙计,挥手示意要他们回避,独自与五男女打交

道:“你们不赶快逃离开封,大概活得不耐烦了,你们知道快剑找来对付你们的人;是

些什么大菩萨吗?”

  五个人,赫然是点龙一笔、桃花仙史、毒蝎五娘、毒手三郎、无双秀士……

  除了毒手三郎,其余四人都是熟面孔。

  但四个人在他仅留下模样的印象,因为那天黑衣大汉,是将他打昏后带走的,之后

便将他交给另一批人间口供。

  而问口供施刑的人,都成了白痴。

  所有的人,都没将他与那天现身的妖怪联想在一起。

  “咱们的消息灵通得很,甚至那天在这里,你与他们交手的经过,咱们也一清二楚,

如果咱们真的害怕,早就远走高飞啦!”点龙一笔沉着地说,态度相当客气:“姜老弟;

咱们是专诚在此相候,请随咱们前往某一处地方,与咱们的主事人见面,欢迎老弟参加

咱们的行列。”

  “没兴趣。”他断然拒绝:“在下与那些人的过节,自己会设法了断。”

  “姜老弟,请听我说……”’

  “你才该听我说。”他脸一沉:“你们的手段,比他们更卑劣更可恶;我不找你们

算帐,已经情至义尽,你们居然妙想天开,邀我入你们的伙,岂有此理。诸位,给你们

片刻工夫远离十里亭,别让我再看到你们!”

  “姜老弟,咱们是诚意来找你商量的……”

  “我和你们这些滥货,没有什么好商量的。”他冷冷一笑:“我对玩弄阴谋诡计来

暗的深恶痛绝,所以对你们的印象坏透了,你们还不滚?”

  毒蝎五娘是最阴狠的人,也是江湖上有名的玩毒专家之

  另一个女人桃花仙史,则是使用迷香的高手,上次在大街上暗中泄放迷香,把武功

比她高明十倍的许姑娘弄翻,使用迷香的技术十分高明。

  用毒与用迷香的人在一起,即使伏魔剑客在场,也不见得稳占上风,武功再高强的

人也是枉然。

  “小老弟,话不要说得太难堪。”毒蝎五娘冒火地说:’邀你入伙,是看得起你,

知道吗?”

  “就算我不识抬举好了,大嫂。你们再不走,更难堪的话就要出口了!”

  “你敢?别以为你能在伏魔剑客的剑下逃命,就敢在咱们这些人面前卖狂。”

  “你这老虔婆给我听清了。”他开始骂人了:“你们一群杂碎也许真的了不起,而

我鬼神愁决不是你们几个人所能威胁对付得了的。

  假使你们胆敢不自量力想来硬的,那我一定会把你们整治得哭爹叫娘的。哼!你们

还不滚?”

  手一抄,他抓过桌上摆的一筒木箸,抽出五根亮了亮,表示他要用木箸对付。

  “我来教训他!”无双秀士怒叫,踏前两步。

  微风从大开的店门吹入,姜步虚在食厅内侧,他眼神一动,哼了一声。

  “那位一身媚骨的女人,你的桃红纱巾假使动一动,我一定在你迷死人的五官上,

留下一些记号作见证。”他大声警告。

  上次许姑娘被掳,交手的经过他一目了然,便已知道有人在一旁施放迷香,所以特

别留了心。

  无双秀士的迈步,神情一点也不像要上前拼命的人,用意是吸引他或分散他的注意,

让桃花仙史施放迷香,五个人的眼神与表情的变化,难逃他的法眼。

  在江湖混了五年,他已经是老江湖中的老江湖,见识与验极为丰富?这些人的诡计

怎瞒得了他?

  凭这五块料,五比一也决不是伏魔剑客的敌手,居然敢他面前逞能,此中定有阴谋。

  阴谋除了迷香、毒葯、暗器之外,就只有五个人淬然合了,却由无双秀士一个人从

容上前,当然此中定有古怪。

  桃花仙史不信邪,桃红色的纱巾向上提。

  一根木箸破空飞出,连站在对面的无双秀士也没发觉。

  “哎哟!”桃花仙史尖叫,接着传出木箸快速飞行的破风声。

  木箸穿透了桃花仙史的左耳轮,出现一只小洞孔,鲜血涔涔而下。

  “下一次,射瞎一目”。他冷酷地说:“决不留情,独眼仙史迷不了男人了。”

  毒蝎五娘的左手,徐徐移至背后。

  “大嫂,你的手大概不想要了?”他虎目中神光电射,狠盯着脸色不正常的毒蝎五

娘:“独臂也许比独眼幸运些,所以你愿意丢臂而不丢眼。”’

  “你这天杀的小狗……”桃花仙史沾了一手血,发疯似的咒骂。

  “我要毁掉你的门牙”他怒叫,大踏步而上。

  “罢了,咱们走!”点龙一笔向后退:“姓姜的,不是朋友,就是仇敌,咱们等你。

多一个人便多一份力量,有咱们这些人联手对付那些侠义英雄,比你一个人被他们搜杀

好一千倍,想想吧!老弟。”

  “回去告诉你们的主事人,要他千万不要把鬼神愁当作仇敌。”他大声说:“你们

已经陷害我一次,千万不要有下次。”

  五个人狼狈退走,桃花仙史在店门转身,手捏住耳孔止血,怨毒地死瞪了他一眼。

  “你记住,我决不放过你!”桃花仙史的媚目中,怨毒的眼神令人心悸。

  “你该担心我鬼神愁是否肯放过你!”他也凶狠地说:“下次,哼!”

      ※        ※         ※

  姜步虚重返十里庄的事,很快地传抵府城。

  小南门柏家,突然紧张得人人兵刃不离身,警卫增加两倍,院门外把守的人,从一

个变成四个。

  大白天,当然不怕有人公然打上门来。

  当姜步虚出现在南大街柏家附近时,所引起的騒动是可想而知的。

  他后面,跟了三个充眼线的打手,畏畏缩缩跟踪不敢接近,消息早已传出了。

  出面交涉,眼线通常是不出面的,份量不够。

  他青衫飘飘,与往昔粗俗大汉的形像完全不同,认识他的人,仓卒间还真不敢主动

打招呼,怕认错人。

  四个把门打手事先己得到消息,看到姜步虚出现在大院门的前面街道,仍感到惊惶。

  打手们的武功还不配列二流,碰上了一个能废了魔爪洪钧的魔爪,在伏魔剑客五人

用剑全力一击,依然活得好好的人物,怎能不惊怕?

  如果打上门来,最先倒霉的人,一定是只能仗人多打滥仗的打手们。

  上次,姜步虚就是从里面打出来的,倒霉的一流名宿阴豹李长与被废了右臂,捏掉

鼻尖,目下仍在客院养伤呢!这辈子算是完了。

  “你们别慌。”姜步虚站在街旁,冲着惊怕的打手邪笑道:“我又不是强盗,在开

封我鬼神愁不至于登门抢劫,所以,我会在晚上来,一定。”

  四个打手胆气一壮,居然挺了挺胸膛。

  “你最好不要来。”其中一名打手壮着胆说:“咱们有专门对付你的前辈。”

  “是吗?请来了那座庙的神圣呀?”

  “哼!反正……”

  “反正比伏魔剑客强,是吗?”他笑得更邪了:“喂!那贺老狗还在吧?他是不是

每天晚上都在做恶梦?他知道我一定会找他讨债的,欠债的人日子难过得很呢!哈哈哈……”

  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蛟索缚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